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重生日本当神官正文卷第1077章赏罚而待到其他人全部回来,秦和清二话没说,直接把脸色阴沉的柏木清司给丢进了壶中世界,利用壶中世界的封禁力量来断绝他最后逃走的可能,然后才把目光落到了织田信长和随同他一起走过来的真达罗两人身上。

“你们没有什么要说的吗?”秦和清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淡声问道。

“说什么?”织田信长反问道“说我们怎么会成为邪鬼王的手下?这个之前在真达罗向你传递消息的时候,就已经说明过了吧,还想要我们再说什么?”

“是,真达罗在给我消息的时候确实已经说明过是邪鬼王强迫你们,你们才不得不服从对方。但,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吗?”秦和清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不是这样还能怎么样。”织田信长一副这就是我真实想法的样子追问道。

“比如,借刀杀人。”月儿在一旁嗤笑道。

“借刀杀人?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要真是那样的话,我又何必在事前专门让真达罗给你们传递消息,告诉你们邪鬼王来袭的这件事?”织田信长摆出一副我很委屈,但我就是不表现出来的倔强模样是,昂着脑袋的质问道。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没办法确定,借刀杀人的这个计划究竟能不能成功,所以要为自己的性命加上一层保险,这样一来,即使邪鬼王真落败了,你也可以凭借送消息的功劳而保住自己的性命,并一举两得的摆脱邪鬼王的压制,重新获得相对的自由。”跟着一顿,也不等织田信长或真达罗在说话反驳,就继续说道“不亏是当年能够搅动战国风云的霸者,即使变成了鬼,你的狡猾奸诈之处也依旧没改变多少,不得不说,你的计划成功了。”

织田信长没有说话,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就那么保持着之前的模样注视着秦和清,等待他的下文。

“我这个人恩怨分明,不管你一开始是出于何种目的指派真达罗把消息传递给我,但功就是功,我不会因为你的别有用心而抹杀你的功劳存在,所以我这次不仅会饶了你的性命,还会对你进行嘉奖——”说着,秦和清就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真达罗的身后,单手在其肩膀上一按,一提,一团柔和的能量光团就被他从真达罗的体内提取了出来。

“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随后秦和清用手抓灭手中的光团,看着神色间带着些许疑惑和迟疑的真达罗淡声说道。

“……那你应该奖励织田大人才对,为什么最后拿到好处的人是我?”真达罗默然片刻,看向秦和清不解道。

同时织田信长依旧没有说话,拿着莫名的眼神注视着秦和清。

“因为你是消息的直接传递人。”秦和清解释道。

“那我也是受了织田大人的指示。”真达罗争取道。

“所以,我饶了他的手下,没有把他仅剩的这些士兵全部干掉。”秦和清看向不远处被珊底罗指挥的织田残军道。

瞬时,织田信长表情再次一动,彻底的说不出话来。

“还有问题吗?”秦和清收回目光,织田信长和真达罗问道。

“没有了,大人的处置很公平。”织田信长深深的注视了一会秦和清,淡声说道。

“那就解散吧。”

“是。”

然后织田信长也不废话,或者说不想在看到秦和清那让他生厌的嘴脸,带着手下越发稀少,甚至连百人都不足的残兵离开了这因为秦和清和邪鬼王的战斗而变得残破不堪的十字路口,朝着自己的落脚点赶了回去。

“我们也回去吧。”目送了他们片刻的秦和清扭头对身边的几人说道。

随后众人也不多言,离开十字路口返回了酒店。

……

“鲇川,交给你个任务。”回到酒店后的秦和清冲鲇川说道。

“做什么?”鲇川好奇的询问道。

“把柏木清司的魂体吞噬掉,将他脑海中藏着的那些信息和秘密都给我挖出来。”秦和清注视着鲇川因为精神力强大而显得特别明亮璀璨的眼睛正色说道。

“可以。”鲇川没有拒绝,想了下点头答应了下来。

“辛苦你了。”

然后秦和清也不再多说什么,心思一动,将鲇川、月儿、雨女还有神乐四人送进了壶中世界,只留下毒岛冴子留在身边,陪他继续过这个充满雨水的周末。

“怎么了?”秦和清一把抱住在他把人都送进壶中世界后,就主动凑过来跨坐到他腿上,并用双手环住他脖子的毒岛冴子疑惑道。

“吻我。”毒岛冴子没有解释,而是语气呢喃的命令道。

并且也不等秦和清反应,就主动低头吻住了秦和清。

秦和清错愕,继而满怀趣味回应起来。

……

直到好久之后。

“刚才你是怎么了,竟然那么主动。”床上,身体半靠在床头的秦和清看着怀里披头散发,一副刚刚进行过重体力劳动模样的毒岛冴子询问道。

“敌人太少了。战斗结束的也太早了。”毒岛冴子意态慵懒的动了动头,回答道。

“没杀爽?”秦和清恍然道。

他到是忘了,毒岛冴子那不知该说是变态,还是应激反应的特殊体质了——即杀的越多,战斗越激烈,越尽兴,她的情绪和某方面的欲念就会越强烈,越敏感,甚至是直接让她达到最理想的状态。

所以如果碰到战斗却又不能尽兴时,就也会跟普通人玩游戏玩得最高兴的时候,游戏机却突然坏了一样,感觉很是不爽和郁闷,想要找别的事情发泄一下。

也就有了毒岛冴子这回的表现。

“嗯。”

“那你以前碰到这种情况是怎么解决的?”秦和清沉默了一下,又表情怪异的追问道。

“洗澡、打架,或自己想办法解决。”毒岛冴子别有深意的看了秦和清一眼,回答道。

“打架?和咒禁道的人?”秦和清干干的笑了一声,半是转移话题,半是闲扯的继续问道。

“外面的人太弱,又练得都是竞技武道,所以想要发泄,就只能找同属于特殊人士的咒禁道中的战士来对练了,这样即使把人打死了,也不用担心会惹上太多的麻烦。”毒岛冴子回答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