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都市之逍遥医仙第六百三十四章吸功大法?轰!

白发老翁这一段对神殿不恭敬的话,在众火神宗弟子脑海中炸裂开来。

他们全都惊呆的看着白发老翁,难以置信白发老翁的决定。

“刘师叔祖,神殿神通广大,我们在这灭杀神殿弟子,会不会被神殿知晓?到时候可就是灭九族的大罪啊。”有火神宗弟子提出质疑。

一群火神宗弟子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不是他们怂,实在是神殿的威严,神圣不可侵犯。

白发老翁冷声道:“现如今,隐门战乱,神殿忙着对付妖族大军,每天死伤的神殿弟子数以百计,岂会关心一个刚入神殿不足一年的弟子。

何况,我们今天把这里的人全都杀光,随即逃之夭夭,神殿的人又岂会知道是我们干的。

倘若我们不杀此仇人,等他通知神殿,搬来救兵,到时候我们真的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

这一番言论,顿时让火神宗弟子清醒了大半。

觉得白发老翁说的非常有道理。

此事不杀了姓陆的,到时候先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现如今,神殿在隐门都自顾不暇,哪里有闲心管一个刚入神殿不足一年的弟子?

胆子在不知不觉当中,大了起来。

“刘师叔祖,我们都听你的,你今天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有人大声喊道。

一人下定决心,便有更多人的下定决心。

“刘师叔祖,我们都听你的。”

“今天一不做二不休,弄死这姓陆的,也算是为我们火神宗千年传承报仇了。”

那些原本跪在地上的火神宗弟子,顷刻间,全都站立起来,口中喊着诛杀陆子风的言论。

白发老翁抚须一笑,这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

毕竟诛杀神殿弟子事大,万一自己这边有人有二心,到时候把事情败露出去,神殿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他修行一百多年,达到如今这个成就,实属不易,可不想被神殿给震杀了。

“姓陆的,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是自己死,我留你一个全尸。

二是我动手,千刀万剐,形神俱灭。”

白发老翁凝视着陆子风,阴冷的笑道。

诛杀神殿弟子,这在他以往,想都不敢想,没想到今天有机会,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

陆子风呵呵一笑:“考虑到你们逃亡到世俗界来,也不容易,本来想饶你们一命。可惜啊,你们不懂得珍惜,反倒还变本加厉,胆敢刺杀神殿弟子,既然如此,那就不能留你们了。”

“哈哈哈......”

白发老翁苍然一笑,感觉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姓陆的,我知道你实力不错,年纪轻轻就迈步了先天境,即便在隐门,那都是佼佼者。

可你不要忘记了,纵然你天资卓越,但没成长起来之前,那也是一只幼小的雏鹰,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面对强大的敌人,随时可能被捏死。”

“是吗?”

陆子风耸了耸肩,“那我倒要试试我这只雏鹰能不能弄死地上的恶狼。”

“狂妄。”

白发老翁脸色一沉,再也忍不住怒火。

当即出手,免得节外生枝。

别看白发老翁老态龙钟,但此刻身体动起来,比年轻壮小伙都还要矫健。

身体一转,顷刻间便到了陆子风身前,一掌轰出。

掌风比十级台风还要恐怖,站在陆子风身后的陈家弟子竟被这股掌风吹得连连后退。

轰!

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陆子风的胸口。

可让白发老翁震惊的是,自己手掌在接触到陆子风身体的一刻,全部的力量竟然被化解的一干二净,更可怕的是,自己丹田内的真气也在源源不断的往手掌间涌去。

那感觉就像是:对方的肉身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他体内的真气全部吸光。

“不好!”

察觉到情况不对劲,白发老翁第一时间收回了手掌,往后倒退了数十步,全身心都警惕的看着陆子风,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你这是什么功法,竟然能化解我的全部力量,甚至还想吞噬我的真气?”

陆子风此刻也有些懵。

他原本是想要利用肉身抵抗住白发老翁这致命一击,试一试现如今自己的肉身修行到了何等境界。

可在白发老翁手掌中的真气接触到自己身体的那一刻,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丹田处的那颗金红色球体突然躁动起来,像是一匹饿狼看到了猎物一般,疯狂吞噬白发老翁掌间的真气。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以前从未有过,搞得陆子风心里满肚子疑问。

他眼神看着白发老翁,心中突然有了想法。

嘴角一笑,道:“我修行的是什么功法,恐怕你还无权知道,今天便是

你的死期,省得你为祸人间。”

话音刚落,陆子风手掌便朝着白发老翁探去,速度快到极致,白发老翁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陆子风抓住了肩膀。

于此同时,陆子风调动体内那颗金红色球体。

果然,这次金红色球体再次躁动起来,体表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通过陆子风的手掌,竟然在疯狂的吞噬白发老翁丹田处的真气源泉。

“竟然还真的可以。”

陆子风心中一喜,控制体内金色球体,加大了吞噬力度。

白发老翁感觉到自己的本源真气正在疯狂外泄,脸色大变。

想要用力甩开陆子风的手臂,可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使不出丝毫力量,像是一个病了好多年的病人。

“你这是什么妖法?”

白发老翁惊恐的问道。

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恐怖的事情。

妖法?

陆子风呵呵一笑,“这是专门对付你们这些丧尽天良,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的仙法。”

不到两分钟,白发老翁体内的所有真气,被陆子风吸了一个精光,整个人精气神全无,面色苍白,一下子仿佛老了几十岁,皮肤褶皱的程度和死人差不多。

反观陆子风,却是神采奕奕。

他发现,金红色球体竟可以把白发老翁的真气转为为自己的本源真气,尽管转化的效果不是那么强,大多数的糟粕会被挤压出球体内,并随着经脉消散在空气中,但比起自己吸收天地灵气来增强实力,确实强了很多倍。

“这怎么有种武侠中吸功**的感觉?”

陆子风心中喃喃,“若是利用这种吸收他人本源真气的方法增强实力,相信过不了多久,自己的实力便会有飞一般的增长。”

想到这,陆子风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低头看着早已经被自己吸干的白发老翁,即便自己不杀他,估计也活不了几天了,冷声道:“自作孽,不可活,这也算是对你惩罚。”

说完,手掌一松,白发老翁瘫倒在地上,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是陆子风心狠手辣,实在是对付非常之人,就得用非常手段。

若是对这些闹事者心软,将来死的便是更多的无辜老百姓。

火神宗弟子看到白发老翁倒在地上,全都吓呆了,心脏砰砰直跳。

刘师叔祖可是他们队伍中实力最强的,修为达到了凌空境。

原本就指望他对付陆子风的,现在不但没杀了陆子风,反倒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陆大人,饶命啊,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吧。”

火神宗弟子不是傻子,知道自己这次惹到了大麻烦,这姓陆的远远比他们之前听说的要强很多很多,完全不是自己等人可以对付的,立即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饶你们?把你们放走,去祸害更多的老百姓吗?

就你们这群蛇蝎心肠,见风使舵的家伙,永远不会改变。

竟然还口口声声说世俗界的人是贱民,那我这个‘贱民’就要替天行道了。”

陆子风祭出了自己的“昊天锤”,朝着跪在地上求饶的火神宗弟子,接连轰出好几锤。

眨眼间,数十位火神宗弟子倒了在血泊当中,全都一命呜呼。

早已经奄奄一息的白发老翁看到这一幕,吓得心脏狂跳,血压迅速增高,最后血管爆裂,痛苦而亡。

陈家众人屏住了呼吸,在这一刻,竟也震惊的大气都不敢出。

如此杀伐果断的手段,说实话,他们也被吓住了。

毕竟在华夏,杀人可是头等大事,更何况这种大面积的杀戮,活了这么大半辈子,就从未见过,有种活在影视剧中的感觉。

但众人也知道,如今世道乱,官方早有文件下达,若有闹事者伤人性命,可以无条件反击,不管是打伤或者是打死闹事者,都不需要承担任何的刑事责任。

陈德孝虽说早已经猜到陆子风实力高强,但从未想过,高强到了这种地步。

举手投足之间,就灭了火神宗数十人。

其中有一位还是先天四境之上的高手,两位是先天二境高手。

此等手段,即便是父亲陈南轩亲临,恐怕都不及十分之一。

‘幸好之前够机灵,没有得罪陆先生,否则今天就是陈家数百子弟的忌日。’

陈德孝暗自庆幸,抬头看着陆子风,语气恭敬道:“陆先生,多谢你出手,今天若是没有你,我们陈家将遭遇灭顶之灾。”

“陆先生,请受我陈家子弟一拜。”

陈德孝带头跪在地上,磕头一拜。

这一拜,他心甘情愿。

随着陈德孝一拜,陈家子弟一一跪倒在地,磕头道:“多谢陆先生的救命之恩。”

陈静望着陆子风,眼神复杂。

之前的仇人,陡然间,

竟变成自己家族的大恩人,一下子,她有些接受不了,但最终还是跟着一起跪在了地上。

因为,今天的恩情,比起之前所受的欺负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

陆子风愣了一下,连忙搀扶起了陈德孝,“陈前辈,你这是何故,我说了,此事都是因我破了护村大阵而起,要不然,这些人也进不了村。

我帮忙出手,合情合理,无需客气,你快叫他们都起来吧。”

陈德孝说道:“陆先生,我实力虽然不如你,但我基本的眼力见还是有的,那火神宗的刘师叔祖实力起码是四境之上,甚至是五境强者,他若是和门下数十弟子合力破阵,护村大阵被破,那是早晚的事。

所以,你担得起我们陈家子弟的这一拜。”

“德孝说的对,陆先生,你是我们陈家的大恩人,别说是一拜,就是三拜,都理所应当。”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老宅中传出。

众人闻言,皆扭头朝老宅大门里看去。

只见一仙风道骨,身穿灰色长衫的老者踱步走了出来,在他身边,跟着陈家小辈弟子陈宇。

“父亲,爷爷,族长......”

陈家子弟见到来人,纷纷打招呼。

陆子风知道,此人估计就是陈家老爷子陈南轩陈大师。

不愧是阵法大师,一身气质不同寻常。

“见过陈大师。”

待陈南轩走进,陆子风抱拳问候道。

身边的童胜男跟着微微欠身,表达足够的敬意。

“陆先生,你可不要折煞老夫了,在你面前,我可不敢自称什么大师。

刚才这里的情况,我在闭关室都看见了,那火神宗的刘师叔祖乃是凌空境强者,若不是你将他治服,恐怕没有人是他对手,包括我。”

陈南轩摆手说道:“若是不嫌弃,你、我同辈论处,称呼我一句陈兄即可。”

短短几句话,姿态放的很低,足见对陆子风的尊重。

陆子风听完,直接就愣住了。

对方可是百岁高龄,年龄比自己的太爷爷估计都要大,叫陈兄?怎么感觉那么别扭呢。

“陈老爷子,这称呼不太合适吧?”陆子风尴尬一笑。

陈南轩一本正经的说道:“谁说不合适,武道界,达者为尊,你实力高强,远胜于我,按道理,我应该称呼你一句陆前辈,现在让你称呼我陈兄,说起来,还是我占便宜了。”

陆子风知道陈南轩不是胡说八道。

在隐门,这种实力为尊的情况更为明显。

神殿之外的人,见了神殿弟子,谁不应该恭敬的叫一声“大人”?

但陆子风对这种称呼却不太感冒。

他还是习惯按年龄称呼彼此,显得更加接地气一点。

“陈老爷子,你说的虽说有道理,但我可能不太习惯,所以,我还是称呼你陈老吧。”陆子风笑道。

这一番话,让陈南轩对陆子风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年纪轻轻,有如此成就,却不骄不躁,谦逊有礼,此等心智实属难得。

这一刻,他竟有些敬重起陆子风来。

这种敬重,并非是因为陆子风的实力,而是因为他的心性。

“哈哈......”陈南轩哈哈大笑,道:“陆先生,既然你不习惯的话,那随你如何称呼都行。”

陆子风点头一笑,指着还跪在地上的陈家数百弟子,说道:“陈老,你们陈家子弟的感谢我已经收到了,让这些人都起来吧。”

陈南轩扫了现场数百陈家子弟一眼,说道:“大家都起来吧,今后无论在哪里,都要记住,陆先生是我们陈家的恩人,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们。”

“我们都记住了。”

陈家子弟异口同声道,接着朝陆子风磕了最后一个头,站了起来。

“陆先生,外面血腥味太重了,我们还是进屋聊吧。”陈南轩邀请道。

陆子风倒也没客气,点了点头,带着童胜男跟在陈南轩身后,朝老宅内走去。

就在这时,陈静忽然大叫起来:“爷爷,父亲,不好了,二叔昏迷了。”

众人一怔,纷纷朝昏倒在地的陈德忠身边围了过来。

身为儿子的陈宇更是快步奔跑在父亲身边,把父亲扶在自己怀中,“父亲,你没事吧?”

陈南轩停住脚步,回身走到陈德忠身前,询问道:“德忠这是怎么了?”

陈德孝说道:“父亲,德忠被火神宗的刘师叔祖打伤了。”

“我瞧瞧。”

陈南轩蹲下身体查看次子陈德忠的伤势。

别看他是阵法大师,但对医术方面也是很有研究的。

可当查看完陈德忠的伤势后,他神色变得郑重起来。

fpzw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