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天地变色,或者说那位暮色级别的传奇亡灵法师利用半截手臂造成的漆黑领域已经让周围变成一片独立的空间。

自从黑色蔓延至脚下,林刀刀便忍不住颤抖起来。永夜之召清脆的响声如同来自幽冥死神的低语,血光再现,一抹紫色印记瞬间在眉心凝成。

“哦?血脉已经开始觉醒了吗,没有经过教导也能觉醒如此完美的天赋,千年之前你说机缘天定,谁能抢到便是谁的机缘……”

“林刀刀!千万不要认输啊!如果你输了,总有一天你的剑会砍向林幺幺!”

周身一颤,林刀刀眼中似乎恢复了几分清明,圣光箭矢与石化诅咒同时落下,即便如此,伊莉莎与娜浔依旧没有说话的主动权。

灰色光幕升起,尤图斯手中多出一截魔杖,魔杖顶端的灵魂宝石传递着属于灵魂魔法的波动,弱不禁风的光幕正面迎上圣光箭矢,竟是毫发无伤接了下来。

“不许,干扰,伟大的,神谕使者!”

尤图斯冷厉的语气满是警告,转身之间眼中灵魂之火甚至只是一次跳动,便让司徒情愣在原地。

“注视着你们的希望堕入黑暗,或许是比看不到希望更加绝望的事。人类,这一次,命运不站在你们这边。”

扬手一道灵魂冲击朝着司徒情而去,这样的变数根本不应该存在,尤其是眼前的人族少女竟然仅凭声音便能干预神器对林刀刀的控制。

“叮!”

永夜之召划破空间,仿佛这片黑色领域无法对其造成影响一般,不等灵魂冲击出手,便已环绕在司徒情周身。

灵魂之火的注意力似乎落在永夜之召白色倒钩之上:“是你的意识,还是神器本身的意识……如果是你的意识,应该无法完全发挥神器的力量……”

尤图斯低声自语,而后突然如同狂热的信徒:“完美的神器融合,如此完美的融合,再也不会有任何情况导致宿主与神器分离,黑暗神器已经与你合二为一,人类,你们口中的救世主,再也不可能踏入光明的阵营!”

声音落下,局势似乎已经明朗,纵然拥有神器星辰之怒,可伊莉莎的攻击对尤图斯来说只是花点功夫便能解决的麻烦,但尤图斯也没有经历去解决眼前的麻烦,枯瘦如柴的身影隐藏在斗篷下,便如同一座雕像站在林刀刀眼前,消失的半截手臂缓缓恢复,但全身魔力似乎依旧源源不断涌入脚下的黑色土地,通过永夜之召缓缓进入林刀刀体内。

场面突然之间沉寂了下来,尤图斯似乎一直关注着因为魔族气息进入体内而不停颤抖的林刀刀,双眼之中灵魂之火跃动也越发快了起来。只是看到林刀刀身后的司徒情,尤图斯脸上的笑容却又渐渐散了回去。

“这片黑色领域会逐渐吞噬你的生命,人族,你不应该自作聪明留下来的,你以为多留下来一个人便能改变现在的一切?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作为神谕使者转化的见证,然后用灵魂作为祭品,成就真正的神谕使者!”

“不许……伤害她!”

永夜之召再一次挡在司徒情面前,而后便听林刀刀的声音消失。右眼之中血色盛开,漆黑的裂缝如同无尽深渊弥漫着死亡气息,身体愈发开始颤抖,在场四个人,谁都看得出来林刀刀此刻的痛苦。

“这场仪式该了结了。”伊莉莎眼中升起几分不忍,可星辰之怒却是已然升起几分莹光。

“既然神谕者即将堕入黑暗,那不要神谕者也没什么区别!”

一旁的海妖不知在思考什么,听到伊莉莎的话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注视着林刀刀身后的司徒情。黑色领域成形的一瞬间,她便已经面色惨白,此时此刻,她似乎已经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个小姑娘不应该死在这里。”娜浔莫明说了一句。

“海妖也相信人族的爱情?”伊莉莎不屑问道。

娜浔深吸一口气:“海妖鄙视人族的虚伪,痛恨人族的冷漠,但相信最刻骨铭心的爱情。她应该得到海妖的尊重,可惜了。”

“帮我挡挡,这一箭准备时间应该有点长。”

伊莉莎说着闭上眼睛,娜浔闻言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手中白光一闪便凝成一截白色魔杖。

“可惜了,诅咒之眼!”

黑色空间,一抹灰色光芒陡然升起,一直维持着仪式的尤图斯眼中升起几分警惕。虽然眼前的海妖实力只是传奇初期,但海妖一族一直有着针对灵魂的魔法存在,这样的魔法对于他这种骷髅法师来说能造成更大伤害,骷髅法师的灵魂本就脆弱。

灰色光芒凝聚,最终化作一颗硕大的眼睛悬停在空中,眼睛睁开的瞬间,尤图斯当即挥手,一堵如同描绘着一切罪恶的墙壁陡然升起。

伊莉莎终于睁开双眼,伴随着眼中精光闪过,手中的星辰之怒不知何时已经悬停在眼前,周边的黑色领域开始消散,继而化作一抹如同星海璀璨的光芒。

“黑暗神器本能的力量可以抵挡传奇以上的魔法,那么,作为攻击力更在黑暗神器之上的星辰之怒,本能一击足够完成任务!”

声音消失,周围已然彻底化作星海,这一刻的星辰之怒,仿佛便是星海本身,甚至引动着星界之中所有关于星辰的力量!这里,本来就属于与星辰!

这一箭,不在乎是否伤到尤图斯,只为……完成本来的任务,杀掉林刀刀!

尤图斯脸上的表情终于多了些惊惧,神器的力量无从想想,这是从上古开始便有的真理。

司徒情却是突然笑了,随即泪如雨下。

缓步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来到林刀刀眼前,任凭自己倒下,而后挂在林刀刀身上。

“放心吧,就算你变成另一个人,我也不会让你死,林刀刀,一定要记住我,记住一个叫司徒情的小姑娘,一直在心底默默记挂着你。”

箭芒闪过,司徒情痛呼一声,溢出一缕血迹,看着同样吐血的林刀刀,司徒情缓缓闭上眼睛。

“不管人族还是魔族,没了心都是活不成的,但是你,却从我这里偷了一个。”

神器的负面情绪突然消失了,林刀刀重新睁眼,右手手腕上的小石头也不知不觉消失无形。

少女闭着眼睛,嘴角依稀保留着几分痛苦与笑意,只是身体已然逐渐失去温度。

一柄要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林刀刀连同司徒情,一同消失在原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