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呼[520.biquge520.xyz]呼~~~

风声呼啸,四周林野朝着漂浮半空的陆良生抚动的袖口倒伏,地面的泥土碎石随着风势吹飞、晃动,趴在地上的金色光影扭曲挣扎,隐隐看出一点人的轮廓,一缕缕发丝像是金线在风里散乱飞舞。

“陆良生!!”

扭动的人影金光四泄,似乎抬起了脸,向着上方漂浮的老人嘶吼:“万灵阵已经破损,天上各路星宿均已下凡降世,你不是黄帝,你阻止不了!”

那光影忽然抬手,掌中升起金光化作宝塔的轮廓,向上一抛,遇风长大,眨眼间化作一座宝塔,轰然落去地上,呼啸的风声、泥尘顿时都在瞬间静止。

疯狂摇摆的树枝渐渐停下,陆良生降下地面,掐着指决演算天干地支,发现这座宝塔竟除了能困住神仙妖魔,还能镇住天干地支的变化,强行将袖里乾坤威力消减到最小。

“本国师还以为你们只会在庙里心安理得享受供奉,看来还是有些本事。”

对付有神职果位的正神,人间术法基本没用,陆良生也就不用费心思想弯弯道道的各种术法来用,按下两侧印有阴阳的乾坤袖,单手一摊,显出一尊印玺,望着那方起身的人影,指决点去上面。

声音犹如雷声滚滚而去。

“托塔天王李靖!”

崆峒印泛起神光,随着陆良生的话语射去前方人影,将其笼罩,“身为正神,私自携法宝投下法相下凡,欲念不达,意图祸乱人间,削你在凡间高上神霄托塔天王之神位,不受庙观香火之力!”

指尖划过五方天帝,往前一引,天空轰然响起巨雷,令得不远的城墙上,一个个士兵抬头望着飞速聚集的阴云面面相觑。

“打雷?要下雨了?”

“今日天气怎么了?刚才起大风?这会儿又是打雷,怕不是等会儿要下暴雨了吧。”

“初夏嘛?暴雨也是常态?莫慌莫慌,继续巡视。”

轰!

又是一记雷声落下?被神光笼罩的人影驱使落在远处的宝塔,却是发现只能驱使分毫?在地上晃了晃便没了动静?与之前返回天上的魔家四将所描述一般无二,难怪昊天不让封神之权再次落入凡间帝王手里,否则依靠香火祭祀成神的前人恐怕都要听对方所用。

‘可恨,要是某真身能下界?岂会落到如此狼狈。’

金色人影咬牙?双手撑着神光向外一震,身形猛然间拔高,冲去云霄返回天庭,然而,那边?陆良生指决牵引着崆峒神力点去眉心,双唇轻启?轻喝:“剥!”

飞去半空的人影身形一滞,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嘭的闷响,摔在地上?除去神位的神力?封神之前的托塔天王?依旧有在昆仑学过五行之法,法力尚存,虽说是法相降世,多少还是有法力的,神力一失,运转法力顿时沉去地下。

“想跑!”

这时,蛤蟆道人跳下徒弟肩头,“当老夫不存在?”

落地的蟾身膨胀数圈,脑袋像是充气般,瞬间变得巨大,张开蟾嘴,整个身子都向后仰了仰,猛地一吸。

荒草、泥土一块块剥离,倒卷飞离地面,形成漏斗般的形状飞去蛤蟆口中,地下的那抹黯淡的人影也被硬生生扒了出来,卷去半空随着周遭剥离的一切,一起落进张开的蟾口之中。

蛤蟆道人当即闭上嘴,身形回到原来大小,倒吸的风声戛然而止,泥尘跟着重新落回地面。

嗝儿!

感受到嘴里的异样,蛤蟆打了一个饱嗝儿,朝地上连连呸了几口,吐出些许青草、细石,这才摸了下肚子。

“师父?”陆良生抬手击散那边的玲珑宝塔,偏过头来。

看到徒弟投来目光,蛤蟆道人摆了下手:“知道了,为师从未吃过神仙,先感受一下。”

说着,阖上豆大的蟾眼,慢慢磨着嘴,像是在细细品味什么,片刻,颇为不舍的张开嘴,朝陆良生脚下吐了一声。

“嗬忒!”

之前吞进去的人影落到地上翻滚,陆良生抖开宽袖,将地上的法相吸进袖里,结出法印点在袖上的阴阳转了一圈,那上面的阴阳图案也跟着转动起来,将里面的托塔天王封印困住。

做完这一切,这才看去蛤蟆道人。

“师父,你可有获取什么讯息?”

“嗯。”蛤蟆道人再次闭上眼,坐去地上,像是将刚刚得来的东西,在脑中重合,过得一阵,缓缓睁开眼,声音比刚才严肃了许多。

“良生,看来比你曾经猜测的要严重的多。”

阴云散去,柔和的阳光照过满头银发,陆良生拖着微微佝偻的身子也跟着坐下,苍白的眉毛皱起。

“师父看到了什么?”

“漫天诸星、诸神都来了,他们好像穿过天上一个窟窿全都托身降世来到了人间,数量太多,为师看不过来......”

睁着眼睛的蛤蟆道人,好像看到了陆良生看不到的画面,浑身都在微微发抖,眼珠子好像跟着某个画面不停的左右晃动,然后,陡然哆嗦一下,浑身湿漉漉,瘫软下去,喘着粗气,抬了抬蛙蹼,让陆良生不要碰他。

“先让为师休息会儿.....呼呼.....”

白花花的肚皮上下起伏,几息之后,蛤蟆道人这才重新开口:“良生,那个窟窿.....是当年妖星撞出来的,为师刚刚看到了,看到它从更远的虚无里飞来,不知怎的偏来了这边,为师怀疑,它是被那帮神仙故意引来的。”

“唉,为师真是老了......光看一下当时的场景,就感觉快喘不过气来.....要知道,为师当年何等威风......”

蛤蟆的话语声里,一旁的陆良生缓缓仰起脸,看去天上白云如絮飘过,吹来的风,犹如焚火有些灼痛他皮肤。

“陆元当初没能阻止妖星降世,世间混乱不堪,结果他不知道,妖星其实天上那帮神仙弄下来的......现在妖星没有了,混乱没有如约而来,那帮神仙坐不住,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下凡,要不是还有万灵阵挡着......”

陆良生紧咬着牙关,阖了阖眼,从地上起身,将还在地上比划蛙蹼的师父放去肩头,转过身走去前方城墙。

‘接下来的路,不好走了,但总归还是有办法。’

穿过厚实的城墙,回到人声喧哗,却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的城中百姓里,过去此时正在争吵的李府。

书房。

盛满茶水的杯盏呯的摔去跪在地上的身影旁边,李渊气得说不出话来,负着手来回走动,有时停下,指去跪着的李玄霸,几欲开口,又咽了回去,继续走动。

捏着绢帕得窦氏想说什么,此刻也不敢随意插口,毕竟自己这儿子又闯祸了,伸手过去捏住他耳朵。

“玄霸,你怎么.....唉.....你出手怎能不知轻重啊,那是韩柱国的外甥,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爹往后怎么跟人家交代?”

耳朵上的疼,李玄霸根本不当一回事,仍有母亲捏着,不过听到‘玄霸’二字,忍不住提醒道:“娘,别叫玄霸,我改名字了,叫元霸!”

“好啊!你还改名,长能耐了!”

李渊气得就要跑去扭开密室暗门,过得片刻,提了那把虎头剑怒气冲冲过来,就被迎来的窦氏拉住,指着那边打开的暗门,吼道:“什么时候开的?你给老娘说清楚!”

房里顿时一片鸡飞狗跳,看的李世民、李建成目瞪口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