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怀着必死之心落入黑光中的风廉,一离开羽人族的视线,立即涌起强烈的求生**。

这个彻底的黑暗中,无比阴寒,冷寂。

除了自己的心跳声,风廉没有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感觉自己的心脏随时都有可能会突破自己的胸膛,找眼前飞舞……

眼睛在这里,已经失去任何作用,睁眼闭眼都一样。

处于这样的冷寂中,风廉一开始觉得很享受,终于可以逃离喧嚣,放下所有心事,安静地享受自己的心情。

可是很久之后,风廉感觉自己的身体还在不断下坠,周边却没有任何变化。

这种孤独感让风廉越来越烦躁,甚至想通过自残来告诉自己,我还活着!

“出来陪陪我!”风廉从灵界将段富贵给扯出来。

段富贵的疯病并没有半点好转,再次来到让他发疯的黑暗中,神智反而变得清醒了不少,不断颤抖,喊道:“我怕,我怕黑,我好怕……”

喊了一会,他居然嚎啕大哭,像个受尽惊吓和委屈的孩子,让风廉都觉得有些心痛他。

“你还是回去吧!”风廉刚要把段富贵放回灵界,突然发现自己与灵界断了联系,跟上次一模一样。

“见了鬼了,怎么又遇到这种要命的状况。”骨戒中根本没有多少晶石,连药材和灵材都没有多少。他将几乎多远的物资都留给余毓雅了。

这段时间,他已经将源气爆满的“征服”令牌抽走了三分之一,如此下去,他非被“饿死”不可。

风廉还是第一次遇到身上没有大量晶石和丹药的情况,心情一片烦躁。

“鬼,是的,见鬼了,我看到了,在那里,我好怕!”段富贵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风廉抓住他的手,轻轻抚摸他的头,说道:“乖,别怕!”

段富贵猛地抱住他,哭喊道:“爸爸,别离开我,我好怕……”

风廉一阵无语,只能想方设法安慰他,因为身体不断坠落,根本没有着力点,所以他根本没法摆脱段富贵的“缠绕”。

“你干嘛!”风廉怒吼。段富贵的眼泪溅到他眼中,一阵刺痛,让他仿佛回到了在碎裂域黑森林的那一幕……

段富贵哭得更大声,抱得更紧,生怕他会离开自己。

风廉双眼疼得让他都想把自己眼珠子挖出来丢掉,剧烈的疼痛感让他身体不断抽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疼痛感才慢慢消减。那种不断坠落的感觉立即消失。他感觉自己就躺在松软的绒被上。

段富贵这个胖子如一条胖蛇一般,缠在自己身上。哭喊的声音渐渐衰弱,感觉他已经精尽力竭。

风廉慢慢睁开眼,四周都是各种各样古里古怪,又无比狰狞的面孔。它们没有身体,没有头,只有与真人没什么差别的面孔,表情还很丰富,怪不得段富贵如此害怕。

“这胖子能看到这些?他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风廉现在首先要搞清楚这里的状况。

这里所有的事物肉眼可见,但是神识却无法探测。神识扫过,一片空白!

他起身,伸手抓向一个脸庞,可是根本没有触摸到任何东西,但是他的手上的血肉却瞬间消融,只剩下散发出彩光的骨头。

风廉吓得赶紧抽回手,手臂又完好如初,但是他体内的源气竟然少了将近两成。略一推算,风廉发现,如果自己的手臂受损到刚才那种程度,修复所

需的源气,跟他刚才损耗的源气一分不差。

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手臂受损,身体并没有任何知觉,只是识海内的生命树很轻微地抽搐了一下。损失的源气,跟他修复手臂所需的源气分毫不差。

“这恐怕是世间最可怕的囚笼了吧。诡异得超乎想象!”风廉不敢再乱动,仔细观察周边的情况。

这世界有点像冥界阴面的炼狱山丘,大地起伏不定,山丘上门光秃秃,在半山腰上有一些纯黑色的野草,再往下,是灌木,到了山谷中,才有乔木。长得并不高大,但都很笔直。

风廉取出无名刀,慢慢伸向一副面孔,无名刀器魂传来痛苦的哀鸣,他赶紧收回。

连续试了数十种方法,他都不能离开自己站立的这个位置一米之外。时间越长,向这边汇聚的面孔越来越多。

那些面孔像是有着极低的智慧,汇聚过来,并不是要伤害风廉,而是在它身边小心翼翼地观察他,对他充满了好奇的样子。

躺在他身边的段富贵竟然入眠了,风廉赶紧摇醒他,因为后者沉睡后,他的生命力居然在快速流逝。

醒来的段富贵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脸色苍白,双唇不断颤抖。

“段胖子,我们怎么离开这鬼地方,你快想想办法。”

这么问一是想让段富贵不要再生出睡意,风廉知道他的习惯,只要进入思考转态,他就无比专注,很可能连自己是谁都有可能会遗忘。

二是风廉病急乱投医,现在身边哪怕出现一头猪,他也会有此一问。

段富贵喃喃自语道:“回家,我要回家,往这边走,可以回家……”

风廉大喜,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如何出去?”

“这是暗黑世界……”敢喊了一句,段富贵突然蹲在地上,痛苦地撕扯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风廉没再逼问他,而是回想自己对暗黑世界的认识。其实他也就听过一次关于暗黑世界的讲述。

那是在冥界流云域的陵墓内。他被雨家的人逼入一头暗黑魔兽的体内。之后句芒给他讲到了暗黑世界。

远古时代,句芒和共工与祝融等人大战,战败后被祝融等人追杀,无意闯入暗黑世界,被暗黑魔兽追杀。眼睛看不到的他们只能四处奔跑逃命,结果共工速度太快,一头撞断了暗黑世界的擎天柱,让天池的水倾斜而下,差点毁了整个繁华世界……

他也就知道这些内容,其余的一无所知。

许久后,口吐白沫的段富贵慢慢清醒过来,双眼不再浑浊,变得很明亮。他看着风廉,似乎想起了自己抱着风廉喊爸爸的画面,老脸居然红彤彤……

他有些埋怨地说道:“我好不容易从这里逃出去,你小子又把我给带进来,你得对我负责!”

风廉听这话,怎么觉得有点馊味,苦中作乐地笑道:“你要我怎么负责?娶了你吗?”

段富贵泛起一身鸡皮疙瘩,气道:“少废话,把你体内的九幽冥炎释放出来,就能抵御这些暗能量的侵蚀!”

风廉惊讶地问道:“暗能量,那是什么东西?”

段富贵给了他一个鄙视你的大白眼,说道:“暗能量,当然是暗物质特有的能量。神力,知道吗?神力就是暗能量!”

风廉大吃一惊,自己苦苦寻觅的答案居然这么从段胖子的口中说出。

风廉以最快速度平复心情,露出一副虚心求教的表情,问道:“暗能量是

怎么产生的?”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知道暗能量从哪里来,他才能随时调用神力。现在他已经深深爱上了神力,那是他保命,决胜的关键手段。

段富贵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当年我从一个古墓中,得到一本札记,里面有关于暗能量的一些记载,但不是那么完整。里面说,暗能量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

“星辰为何能运行,修者为何能容纳超越自身承受极限的力量,全都是暗能量在推动。札记中还说,每个人体内都有暗能量,那就是灵魂。”

风廉又问道:“生命和灵魂有什么关系?”

段富贵说道:“所有生命产生的前提条件,就是要有魂印。魂印就是生命的入场券,有了魂印,才可能获得灵魂的青睐,有了灵魂,才能产生出生命。

“你见过灵魂吗?你的神识能感知到灵魂吗?不能!所以灵魂就是暗物质,也是暗能量。任何生命体激发力量,依靠就是灵魂的暗能量。”

这点跟风廉原先演算的很接近,经过段富贵这么一说,风廉似乎找到了激发神力的方法,但又感觉很模糊,没能清晰感知。

段富贵见风廉没继续发问,催促道:“还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段爷我难得心情好。以后再问,我可不会回答你,这些话题已经触碰了天机,会遭报应的。”

风廉赶紧问道:“暗黑世界中,隐藏着什么秘密,你是如何进来,又如何逃离的?”

段富贵突然变得很伤感,好久才说道:“我们一家世代盗墓,血脉中已经被诅咒之力腐蚀,根本没法清除。后来,我在一座古墓中得到了那本札记,里面除了关于暗能量的记载,还有一张通往暗黑世界的地图。

“于是我就跟我父亲一起进来了。就是想要借助暗能量清除我们血脉内的诅咒之力,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再遭受天谴。

“我们进入暗黑世界后,才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一片黑暗。后来我们遇到暗黑魔兽,父亲为了保护我,与暗黑魔兽死战。却意外地发现,吞食暗黑魔兽的精血,能让眼睛看到暗黑世界的场景。

“但他还是死了,因为暗黑魔兽的精血是良药,也是剧毒。只有经过一次次炼化,才能服用。我后来服用的魔兽精血因为炼化得不够彻底,识海被腐蚀,这也是我经常发疯的原因。”

风廉问道:“我直接服用过暗黑魔兽的精血,怎么没见中毒?”

段富贵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风廉,不相信地摇头道:“不可能,不可……那你说,暗黑魔兽的精血是什么颜色?”

风廉想起在流云宗陵墓内获得的精血,说道:“跟我们的血液差不多,就是多了点点银白色。”

段富贵摇头道:“那不是暗黑魔兽的精血,暗黑魔兽的精血就像溪水一样清澈,只是比溪水更有质感,更沉重一些。”

风廉突然想起碎裂域黑森林的遭遇,那一潭水池里的水跟段富贵的描述一模一样。后来他与魅言岚师徒三人进入的那个黑森林,也有一潭池水。但是那里的水明显比前者缺少质感。

他一下子想明白了,当年在碎裂域黑森林中,见到那具骨架是暗黑魔兽的骨架,滴入他眼睛的就是暗黑魔兽,或者说暗黑植物的血液。才让他的眼睛特别好用,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细微之处。

段富贵突然跳起来,说道:“你说的那种血液我知道,你居然把它给杀了,你的罪孽比我要深重多了!你这么还不死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