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黑暗之中,流云一直盯着雷炎,等他目光看过来,上下扫视一番,那里还是之前那种空洞无神。

他实力恢复了,流云愣了一下,怵地转身,闹了个大红脸。蛇尾不安的扭动,默默掐了个诀,红云出现,将自己的身躯笼罩了起来。

雷炎也是有些不安,摸了摸鼻子。

等流云将之后的情况一一道来,雷炎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那,留给我们迁移这些人的时间,只有十年的样子。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只能加快脚步。”雷炎心里约莫算了一下,时间到算可以,只要不出太大的事故,一切都还来得及。

“离开这一处空间,你应该能够感受得到尊位的加成,届时,你就不能留在囚笼之外了。”

“尊位给我,未必能够发挥得出最强战力。”雷炎苦笑了一番。

“不过,我们要怎么从这里出去?”

“这一处空间,应当是那疯狂之眼的躯壳,不过他的已经被被消灭了。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探查过了,这是一个直径万丈的大圆球,单纯的空间,没有任何的事物。”

雷炎催动体内的血炎,火焰燃烧,多了一丝光亮,还有一丝温暖。

“目前没有发现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出去,它的身体很强硬,我们还是等恢复之后,从入口处强打一个出口来吧。”

“好。”

这次雷炎过来,是带来了大量的能源紫水晶,流云一直在吸收其中的能源。

两人在这一处虚无之处歇息,只有流云那边能量波动比较显眼。

当他身体恢复的八九成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脊椎,发出一股疼痛。好似有什么,要被从中抽离出来一般。

“你怎么了?”

他在感应这自身的变化,另一边的流云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情况。

“不知道,只感觉有什么要从我体内出来。”雷炎身躯微微扭动了一下,后被一个虚影出现,然后一点点分离出来,实质化。最终落目的,是一根三尺多长的植株体,好似是某种树木的躯干,看起来朴实无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不过看到这一幕,雷炎瞳孔猛然一缩,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便涌现。

“这是什么?”

雷炎扭头看了会流云,眉头微微一皱:“我一直以为小时候那件事是个梦。”

“那次在一个山洞之中,这根树木,以及一条蛟,还是龙一般的生物盘在上面。当时它们好似融入了我的身体之中,之后,就再也没有声息。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个梦。”

“它,在生长?”

两人盯着这根树木,上下一般大,在这个虚空之中,上下缓慢的生长着。下方延伸之下,已经能够看到一根根须一直延伸下去,上方则是没有了任何动作。

“它这是要,扎根在这个空间之中?”雷炎似乎在问自己,而后一个肯定的答案出现。他似乎,能够感受到这一根木的想法,甚至于感觉到了一股乏力,力量以及体内的生机,好似被抽离了。那木的生长,伴随着他的衰弱。对方,似乎与他是一体的存在,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有那么一种扎根的渴望。

“你的生机,在流失?”

雷炎的气息在衰弱之中,而这根木的生长,不过尺许的根须出现。

“我能感受到它的想法,我想带它去下面扎根!”

“好!”

雷炎靠近过去,伸了伸手,有些犹豫,最终一把抓住了这一根木。这一瞬间,双方好似融为了一体,他的气息恢复了一些,之前那种虚弱的感觉好些了些许。

疯狂之眼已经被消灭了,留下里的躯壳,是一个万丈直径的空间,虽然宽广,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很快便能抵达。脚步落在‘地面’上的时候,一股吸力传来,好似确确实实站在地面上一样。

木的根须,一接触到这一地面,便钻了进去,尺许多散开,看起来坚硬无比的地面,好似无法阻挡它一般。

“呼!”

雷炎坐在地上,一口气松了,汗水滴落。就这么几十个呼吸的时间,他体内的生机被抽走了大半。

咕咚!

黑葫芦内的清水灌入腹中,他心中念头一动,倒出了一些水在地面上。地面似金非金,似土非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并没有如空间兽的身体一般石质化,或许是死亡时间不够的缘故。地面有些许龟裂的痕迹,万丈直径的方圆,地面弧度不大,水流渗入,消失无踪。

不过扎根地面的树木又往里扎了一些,上方两个鼓点生长出来,两个嫩芽生出,成为了这一处空间的一点点绿色。

歇息了会,雷炎给一边疑惑的流云解释了一下自己以往的遭遇。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另一个蛟龙的生物呢?”流云双目红光闪现,好似要看透雷炎的身体一般。

半晌,流云柳眉微蹙,手指在长剑上一抹,血液流出,弹了一滴在雷炎的身上消失不见。而后又掐了一个口诀,在自己的双目上一抹。

流云的血液融入身躯之后,不多时,雷炎便感受到了身上的一些刺痛,很是灼热。随着流云的目光,终于在他的后背上,浮现了一个好似生长在其中的图案,然后一点点的分离了开来。那是一条三尺多长的生物,好似一条幼龙,双角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鼓包,身下竟是有着九个鼓点,鳞片看起来很是薄嫩。

从他体内出来的这条幼龙,眨巴眼睛,看了看眼前的两人,然后活动了身体,缠绕回了那扎根在地上的树木上,闭上双眼,很是虚弱的模样。

“没见过这样的龙,你感觉如何?”流云微微摇了摇头。

“没什么感觉,好似天生就该这样。”

“休息一下吧,看看它们有没有什么变化。”

雷炎盘膝坐在地面上,盯着前方的植株和附在上面的幼龙,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流云在一边等了一会,见没有什么异样,便继续吸收能量,恢复自己的实力。

数日的时间,转瞬即过。

已经恢复八成的流云微微松了一口气,睁开双眸,便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自己。

“干嘛这么看着我?”

雷炎顿了顿,摸了摸鼻子看向边上的那棵树。

“我,能够感受到,这一处空间,可以为我所用,通过它。”他伸手指着那没有丝毫变化的树。

“如果你与它融为一体,而它扎根在这一处空间之中,通过它掌控这一处小空间,倒也算合理。你试试,看能不能打开入口,我们进来那么久,红药她们该着急了!”

相比起他,流云倒是没有太大的意外。

“应该可以,不过只能够打开一小部分,我尝试过,需要大量的念力,以我这个时候的意念,没有办法彻底掌控这一处空间。”

说罢,他意念连接这一株小树。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哪怕只是感受到了这个存在,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极大地压力。

“开!”

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他只能掌控一小部分的样子。

那道门户,在离这里最远的地方,有些松动,他催动之下,念力大幅度消耗。在念力消耗八成之时,那边出现了一条裂缝,不过数尺宽。

“你留在这里好好融合这一处空间,我先出去。”

两人离得近,流云咬了咬嘴唇,轻轻地在雷炎的脸上点了一下,随后抽身离去。红光消失,那一个裂缝消失。雷炎长长松了一口气,有些呆讷的坐在原地,良久,便继续与那一株小树沟通。

——

飞出那个空间,流云拍了拍自己晕红的双颊,长出了一口气。

“大尊!”

外面几人飞快迎了过来,红药上下扫视了一番:“雷炎兄弟呢,怎么没有出来?”

几人等了好几天的时间,见到流云平安出来,皆是松了一口气。除了红药,其余的人都不怎么将雷炎放在心上。

“他还在里面,我们,已经把这个囚徒消灭了,大家以后可以轻松一点了。不过,迁移囚笼里生灵的进度,得要加快,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她大致将事情给众人叙说了一下,隐藏了四空的存在,只说了九灵的意念与她沟通了一番。众人心中有些惊讶,倒也算平静,毕竟已经做好了准备。

简单安排了一下,几人便打算离开。

“那大尊,这个,是不是需要带走?”

一人指着疯狂之眼留下来的躯壳,这一个躯壳,价值远比一般的龙族尸体要高。

“这个,留在这里吧。它,已经是有主之物了。”

“难道,是,是雷炎?”这人面色微微一变。

“把这个独眼消灭,他是主力,战利品,自然是他的。”流云声音微微一冷,扫视了几人一眼。

“是!”

那人点了点头,冷汗滑落。以往流云、四季和陌古三位大尊存在的时候,流云是最少出面的一位大尊,自四季离开,陌古战死,流云才站出来。相比之下,她的威慑力要低许多。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都行动起来吧,先把囚笼内的生灵转移出去吧。”

众人没了声息,按照之前的分配,各自离去。

独目空间之中,时间流逝好似没有任何的意义,一切宛若都是静止的一般。直到,一缕风,出现在这里面。

雷炎长长出了一口气,四周风流从他身边出现,而后微风四拂。

“既然我可以在这里待着,那么,它们应该也可以?”他打开了黑葫芦,里面东西杂乱不堪,大部分东西被一股脑丢了出来。包括,在里面深受限制的噬空蛊一族。百多名体积庞大的噬空蛊,在里面一直处于半沉睡的状态,身体丝毫没有成长。长此下去,它们的身体会逐渐削弱。

“主人!”

三名破空阶的噬空蛊最先从失神中恢复,四下熟悉了一下。

“这地方,虽然什么都没有,但胜在自由一点,不似这葫芦里面那么多约束。你们在这里居住的话,可以?”

“再好不过,这里空间如此宽阔,我们的族员可以在这里生活,只是,这里空无一物,也是无法长久生存繁衍的。”空一如实说着。

“我这只有一些能源紫水晶,你们也先拿去吧。至于其余的,就比较难办,我们身处的地方,应当是这附近最为荒芜的一片区域,那些资源,比较难以获得。”

黑葫芦之中,存放的一些事物水资源,已经很久没有补充,长久消耗,已经没有多少储存了。

“可以的,有这些能源紫水晶,普通的族员,便可以维持一定的生机,坚持几百年问题不大。但是想要繁衍,还需要其余的食物……”

“只能先委屈你们一段时间了。”雷炎叹了一口气。

“是!”

三名噬空蛊互相望了望,并没有太多的言语。百多名纯种血脉的噬空蛊在四周定居了下来,远离最中间的一部分。

“是时候该出去了。”雷炎看着那一棵小树,它已经与这一处空间融合了不少,应该足够使用了。剩下的,便是水磨功夫,需要很久来彻底融合。

在这里面,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外界也不知道如何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