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不过在场的另外两个男性约翰与克劳斯却都不似其他两人的反应,克劳斯是还沉浸在血脉觉醒状态之中,对这来人的声音和香气都没有反应。

约翰却是闻到这股香味不由皱了皱眉头,带着被人打扰享用美食好心情的不满看向来人,却是眼神一变,带着几分戏谑。

约翰此时的想法用前世电影里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大威……”,不是,串戏了。

无论是他的神性视觉还是超凡感知,都看出眼前这个看起来美丽的不似凡人的女性真的不是人,而那股香气闻起来确实很香,可其中隐藏的一股子“骚味”却在约翰面前无法掩盖。

“这位女士,打扰别人享用美食可不是淑女应该做的事情……”

听到约翰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回应,玛丽安娜不由愣了一下。

还第一次有人类男性在自己的美丽容颜和魅力下是这样的反应,要知道,即使是那些性取向不在女人身上的男人,亦或是女人,也会身不由己的被自己血脉里带来的魅惑力量所吸引。

这跟她想的剧本不一样啊?

于是玛丽安娜只能露出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来缓解尴尬,好在马上就有人主动给她解围。

就见那个矮个子侍者埃文上前一步,脸上带着崇拜的热切笑容,躬身施礼:

“美丽的玛丽安娜女爵士,欢迎您的光临。”

然后回头为约翰他们介绍说:

“两位尊敬的先生,这一位是我们沼泽镇最美的一朵玫瑰花,来自加西亚的玛丽安娜女爵士,不,应该是整个弗拉尔达都找不到高贵的玛丽安娜女爵士这么美丽、善良又有着高贵身份的女士……”

约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加西亚是斯巴尼亚本土的一个海滨城市,但是并不十分知名,且以多民族聚居和外来人口复杂著称,最适合隐藏身份的人来借用安排一个合适的出身。

显然眼前这个外表清纯实际妖气暗藏的女人在本地的名声极大,或者声望很高,就连这餐厅的侍者都是对方的簇拥。

而看旁边那想要说话却不善言辞的凶悍厨师,显然这种簇拥还不止一个人。

看出了约翰的冷淡,美丽的女贵族展现出自己的热情好客。

“作为沼泽镇的本地人,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来请两位年轻的绅士们吃一份美味丰盛的午餐呢?哦对了,我的名字是玛丽安娜·德·格拉西亚斯!”

约翰用丝绸方巾擦了擦嘴,然后看向女贵族说道:

“很抱歉,我们刚刚用完了午餐,休息片刻,就要去镇上游览一番……”

玛丽安娜在心里暗骂一声,然后一笑说:

“没关系,正好我也不是很饿,不如由我这个本地人,来为两位绅士做个向导?”

约翰本待拒绝,不过又想到了什么,然后微微点头:

“那再好不过。”

玛丽安娜趁热打铁的说道:

“不知道两位绅士是来自哪里?”

谁知约翰却好似不解风情一般冷淡无礼的说:

“我们的身份不好暴露,所以还是只当一个普通陌生人好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们的身份。”

说完就转过脸不再与面前美女有视线交流,只等着克劳斯从血脉觉醒过程中苏醒。

这样的态度,让一向在男性面前无往不利的玛丽安娜呼吸都为之一滞,后面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只能露出一丝讪笑掩盖自身尴尬。

然后却又在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猎物如此反应,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完全对自己不感兴趣的目标,活了一百多年带来的沉稳谨慎也按捺不住一颗想要挑战刺激的心。

也不怪魔女动心,而实在是这两位年轻英俊的贵族青年在她的眼里太过美味了,那浓郁的青春气息和带着极致诱惑的灵性都在时时刻刻诱惑魔女的感官,扰乱她的心绪,尤其是那个闭目失神状态的美男,那身上因为特殊状态而掩盖不住的是龙血的味道吧?

尽管约翰为两人掩藏起了他们血脉带来的超凡魅力,但是他们旺盛的生命力依旧让两人比一般成年男性包括正式超凡者在内男人们更具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对于魔女来说就好像是加强版猫薄荷于猫一样的情况。

而且如此浓郁的龙脉在玛丽安娜一百多年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见,作为超凡世界一种比较普遍的超凡血脉,龙裔虽然多见,但是多是低级魔物和野兽,比如之前他们吃的那种火龙蜥蜴。

而眼前的男人似乎是龙脉力量刚刚觉醒,显然不会有太强大的实力。

所以这样的男性身上的精力绝对是大补且美味,尤其是对于她这样的魔女来说,就是一个行走的人形超凡药剂,时时刻刻在向外散发极致的诱惑力。

打定主意的玛丽安娜连午饭或者说早餐都不吃了,就这么在餐厅等待对方。虽然一向生活精致奢华的她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委屈,但能够成功享用两个极品的精气,那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完全是值得的,又何况只是饿上两顿而已?

等待克劳斯苏醒这段时间,约翰倒也没有闲着,而是对侍者埃文开口问:

“不知道沼泽镇这里有什么奇闻异事,还请你给我介绍一下,也好有个大概了解。”

说着就再次抛出一枚金币。

可能是倾慕对象就在眼前,所以埃文这个有点小英俊的侍者也努力表现直接,接过金币就妙语如珠的将自己所知道的和听说过的全都说了出来。

酒馆的酒保和餐厅的侍者这类人一半都是每个地方消息最灵通的人士,外地人想要在本地打听什么事情,花点小费找这样的人打听基本没错。

这就跟约翰上辈子古代想要打听本地的人和事,一般都会找酒店客栈的伙计这类贩夫走卒的道理是一样的。

很快在侍者埃文的热心介绍下,约翰对于这座城镇甚至包括弗拉尔达首府帕尔玛城在内的这片殖民区的大致情况都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这种本地人的介绍无疑要比从纸面上收集的情报看起来更具细节,二者结合,约翰对弗拉尔达的了解也更加全面,也对自己获取这片殖民区的把握更加充足。

玛丽安娜在一旁也表现出听的很入迷的样子,在埃文说道精彩的关键点时,更是很配合的惊呼出声或是做出以手掩嘴的惊讶表情,或许在普通男人眼中绝对是吸引心神的美景,但在约翰眼中,却觉得这位的表演绝对是堪称极好的捧哏材料,都能够上某云社舞台演出的那种。

不过约翰的表现也是应了那句歌词,“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明显心神根本就没放在这个美艳动人又清纯的少女身上,而是只关注侍者埃文所说的各种传说、故事。

这不免让玛丽安娜在心里颇为气苦吗,却又不好表现出来,憋着一口气险些憋出内伤。

而玛丽安娜楚楚可怜的样子和之前的捧场,却让埃文心里大感振奋,心中妄想着,或许自己也能吃上一口香甜的软饭,然后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美人、爵位与财富三丰收,成为沼泽镇人人羡慕的埃文爵士老爷?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