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点马庄这么大的产业不是说丢就能丢的,庄翼一直以来早出晚归都在忙着生意上的事。

而乔桥的度假庄也需要打理,青峰想着大海和玉衡离不开乔桥,便主动去青阳城处理这份家业。

其实不算是处理,毕竟现在乔家几人的动向已经被女皇监视了起来,她若有大动作定会令人生疑,所以乔桥让青峰把度假庄直接迁到了楚宣的名下,算是楚宣的私产。这样以女皇的心思,一定会以为是她用这样的方式贬低楚家。

赵大海窝在屋中养身体,若非乔桥强制,这个身体远比常人健硕的男人早就想满处溜达了,如今偌大的府里白天仅有三个主子,连末啼都在做着交接的工作,所以乔桥的日常不是陪着赵大海和孩子就是跟白玉学古琴。

许是乔桥身材样貌过于娇小绝丽,给人的威慑性不大,白玉面对她要自在许多,偶然弹累了古琴还会随她一起去看看玉衡。

小小的玉衡很安静,见人爱笑,哭了饿了哼唧两声,少有能听他哭的时候,许是睁眼后看到的就是乔桥,对母亲极为的喜欢,一旦被抱起来就冲着乔桥又笑又叫。

都是自己的孩子,乔桥避免不了的会想起安儿。

她的心不是石头长的,可她深知若真的把安儿跟楚宣分开,那等于是逼着楚宣和楚老太太去死。

这段时间她一直不去想,在赵大海面前也尽量的掩饰,毕竟生孩子容易亏损身体,养足月才能保证孕带口完全愈合,心情也是十分重要的。

偏偏,乔桥的异样看在了另一个人眼里。

末啼刚从西风营的官衙回来,便在自己的院中的紫荆树下看到了一蓝衣翩翩男儿,顿时惊讶的问:“九皇子有事?”

白玉转身点头。

末啼吩咐侍从上茶,将人请到院角的藤蔓凉棚之下,三月底的温度尚属寒凉,可今天天气极好,碧空无云,淡淡的花香拂过,令人心生愉悦。

白玉坐下,饮了口茶水,这才慢悠悠的开口,“你悔吗?”

末啼一愣,不解,“何意?”随之恍然一笑,“自是不悔!”

“西风营是由你一手创办!”

“我所求的已达到,我的能力亦被证明,除非是想翻转天地,否则再进便有生命之险。”他表情淡然,虽有惋惜却是真正的不悔。

求仁得仁有何怨乎!

“如此甚好,倒可以专心于家庭、于妻主!”白玉抿唇勾了勾嘴角,“不如手谈一局?”

末啼应诺,在一局之后,白玉果断的起身悠悠离去。

看着棋盘,末啼转而一笑,出门来到了海云院。

白天的时间乔桥大多都在陪着赵大海,他进屋之时正好看到小女郎靠在男人的臂膀下,用软糯糯的声音念着书,见他到来,侧头一笑,粉扑扑的脸蛋饱满剔透,好看又甜美。

“大海兄今日感觉如何?”他撩摆坐到矮椅上,着重看了眼赵大海的脸色,古铜色肌肤的汉子在家养了几个月虽没特别的白皙,倒十分的健康,若非唇色比之前还是淡了点根本看不出生过孩子了。

便是倚在床头,肌肉虬结、背阔胸宽,那份如虎狼般的气势亦令人心惊。

“挺好的!”赵大海爽朗一笑。

“那也要乖乖躺着休息,不可随意招风!”小女郎按住他的胸口,嘟嘴再三叮嘱。

她偷偷看过,所谓的孕带口类似于剖腹产的伤疤,自肚脐往外延伸,挺长一条子的,如今恢复成粉色的细线,离完全愈合无痕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赵大海揉了揉她的发顶,笑容幸福。

末啼眸子闪动,待和两人聊了几句便去看了看侧屋的玉衡,直到快用餐,乔桥出门吩咐春夏摆膳,他才凑过去低声道:“可否聊两句?”

乔桥一顿,是该聊一聊。

成亲半个多月了,她一直刻意忽略末啼的存在,其实对他对自己都是不负责任的。末啼不比白玉,白姣曾言,白玉所求只是一个全新的安身之地,便是以后她回到现代,以白玉的身份和白凤国这个靠山,他不管是在赤凤国还是回去都能过的悠闲自得,还可以借由无法忘怀妻主为借口无需再嫁,但末啼不行。

两人来到院中小竹林铺设的幽静小道,乔桥先开口,“你可能已经察觉到什么了!”

末啼没想到小女郎会主动和他提及,须臾,他声音晦涩,“你是说你不属于凤天大陆亦不属于云隧道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吗?”

乔桥顿时惊讶,她知道末啼洞察力极强,没曾想竟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还是说……你有办法回到属于你的世界,并且是带着你的夫郎们?”

眼瞅着小女郎张着嘴半响无语,望向他的目光是浓浓的崇拜,末啼无可奈何一笑,西风营明面上转到了非莫容手中,实则尖端的信息网还是由他掌控。

想调查一些境况极为容易,再加以分析,不难猜出乔桥的来源。

这事说是稀奇,其实并不稀奇。

白凤国几百年前的事故记录的清清楚楚,只是识的白凤国古字的却寥寥可数,所以在拓摹之后,唯有末啼破解了这个秘密,但因涉及了乔桥,又须防备着女皇,是以他从不曾跟人提起。

女皇会演戏给他们看,他亦会配合,毕竟关系到乔桥的生命安危。

“那……那你还嫁给我?”乔桥收敛了震惊的表情,蹙眉不解的问,“如果我们离开了,你怎么办?”

“你怎知我不是心甘情愿嫁给你!”末啼神色微暗,笑意轻浅,“也许我会被女皇忌惮猜疑,一辈子苟苟且且,这是我的命!可若我不嫁,有可能就因为某个可笑的理由命丧皇宫。”

不知为何,乔桥心中有些难过,他狭长的眸子里虽带着笑,更多的是对自己生命的漠然和孤寂。

“况且,我自洛北城见到你,便心中有了你,那为何不嫁呢?”他说着,真正的笑了起来,唇下的红痣分外耀眼,趁着平凡的面容熠熠生辉,注视着她的双眸璀璨夺目。

乔桥又是一愣,便听,“莫要在伤心了,乔桥,我不知你因何纠结,但凡事有失必有得,我心悦你,嫁给了你,不论未来!白玉求的是安宁,同样得到他想要的!包括楚宣,他一直以来为了楚家而活,若真跟你离开事后他定是悔不终生,所以及时割舍才是对你和他最好的方式。至于安儿,你该明白,他是楚宣、楚老太太和楚家共同的希望!没有人可以面面俱到,谁都能照顾好!”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