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可能击败他的破绽,连帝祁都不得不感慨这一群宇宙成道者的智慧和眼界,的确是不俗。

帝祁站在原地看着这一群弱十阶成道者,忽然露出一抹淡然,“你们要与朕较量,那么,便一起上吧。”

一尊尊伟大的宇宙存在笼罩光彩中,道纹弥漫,目光齐刷刷笼罩在帝祁身上。

气氛凝结。

远处的底层战场,一尊尊巡察使、成道者也纷纷侧目,目光投向这一边,感受到了其中的凝重气氛。

魔女之夜,凝聚的邪恶黑暗力量,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恐怖!

这是一种宇宙世界中的非常强大思维力量,这些来自人性所恐惧的怪物,总是以他们最害怕的形象出现。

我思故我在。

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出现了什么。

轰!

轰轰轰!

有一尊伟大的渊蓝神域古老存在划破虚空,“想不到,还未到最终时刻,就有这样的意外存在,让我出手么?”

“潘帕斯!”

“是祂,竟然降临了!”

所有至高议员转头看去,露出一抹惊骇,看向一个矮小、丑陋的类人型七八岁小孩,但没有人因为他的相貌而轻视他,甚至因为他的降临而恐惧。

所有人都知道,在渊蓝至高议会中,潘帕斯是不同的,是唯一的,和他们其他议员不是一个维度、次元的血脉体系存在,是渊蓝一族同层次的强者。

潘帕斯,另整个渊蓝神域为之恐惧的古老名字。

祂是三百七十万年前曾经是一片超级星宇河域的宇宙古老无上统治者,渊蓝神域掌控这一片土地之前的古老史前霸主统治者,相当于恐龙一样的远古霸主生物,曾经雄霸在三百七十五年前的这片土地上。

祂之前沉睡在‘米希尔之暗林’的古老星宇古遗迹中,被三大渊蓝神域的天尊复苏,冻结了他即将衰老的寿命,一直生活在渊蓝神域中。

祂是渊蓝至高议会的第一议员,连三大天尊都要用敬语称呼的存在,在那个曾经无敌的时代中,被称之为文明终焉的制裁者,绝望的涡流潘帕斯。

“没有想到,我作为直接影响战斗大局的王牌,却直接降临了。”潘帕斯自虚影中降临,只是淡淡一句话。

祂是常人体型的一米三身高,这个小孩正坐在一个金色雕纹王座中,他的指尖在撑着一颗堪比地球的巨大星球高速旋转。

呼噜噜——

一颗星球在他的食指上高速旋转,像是一个陀螺。

旋转一颗星球,这副恐怖的宇宙天文景象,在祂眼中,仿佛简单得就像是一个学校篮球场上的学生,在指尖旋转着一颗篮球。

只不过他一米三的小孩体型,坐在一个王座上,指尖旋转着一颗巨大的浩瀚星球,有种一颗细菌在举起一座喜马拉雅山的体型差距感。

“你影响到我玩玩具了。”潘帕斯露出一抹小孩子才有的不满,“你说,我应该怎么打死你?”

“你的这里,不太好使?”

帝祁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闪过一抹怜悯。

潘帕斯的神色瞬间凝固。

帝祁却渐渐露出一抹玩味,仰头看去,“不过,你把整颗星球旋转在指尖,称之为玩玩具?我本以为这个莽荒土地上都是一些低等的土著,却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小孩拥有不错的血脉和天赋,终于出现了一个能看上眼的,出现了一个耐打的。”

周围的渊蓝神域古老存在,都面色彻底大变。

潘帕斯,最讨厌其他人说的脑子有问题,最讨厌其他人说他是小孩。

这尊古老的存在,据说是当时那个时代的两尊强大成道者,为了延续更新种族的血脉,产下的变异子嗣,结果潘帕斯的变异血脉太过强大了。

他一出生就抽干了父母的能量,成为了一尊强大的弱九阶,生而神圣,不到十年就直接突破成为了九阶。

但因为是变异血脉的太过强大畸形,有强烈致命残缺,导致潘帕斯的脑子智商只有寻常孩子的水平。

日复一日,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伴随着潘帕斯的越发强大,他的睡眠都产生了足够恐怖的宇宙异象,有一天睡觉醒来,他睡眠时的呼吸已经把自己的父母杀死。

没有了父母的照看,在他统治三百七万年前的古老宇宙时代中,简直是残忍的暴君,都难以形容这个稚嫩的孩子。

他要求无数的文明逗他开心,给他讲故事,给他寻找有趣的玩具,如果有不愿意就要被杀死。

这就是三百七十万年前,终焉的制裁者,绝望的涡流潘帕斯....的故事。

“根据古遗迹的探索统计,那个时代中,整个高等文明的数量,对比同期减少了30%!他一个人就毁灭了数万的文明数量,是难以想象的宇宙暴君。”有一尊渊蓝议员低声开口,“这尊存在,连三大天尊平常都不愿意驱使,因为他的性格,执行任务会造成太多灾难和风波。”

“眼前,这一尊魔女之夜的黑暗情绪生物,要被活活打爆了。”有人低声说,这是毋容置疑的答案。

帝祁转过身,笑道:“渊蓝神域的出来了,你们堕落者文明呢?”

轰!

一道白色的空气通道划破天霄。

带着凌厉如刀刃划破钢铁的尖锐声落下,又降临了一尊难以想象的堕落钢铁神鸟,光彩堪比日月,气流喷射,看向帝祁道:

“如果说,之前的那个魔女,是邪恶暴虐的无意识杀戮魔物,你这个魔女,便是众成道者因为恐惧,而诞生的假想敌。”

“你,是所有成道者的内心恐惧所凝,你拥有所有成道者都梦寐以求、却不可能存在现实中的超凡血脉!”

“你,外表是帝王相,实则是众成道者凝聚的恐惧形象,所汇聚的相貌!”

他诉说着。

这是他们内心的恐惧。

眼前这一尊帝王长相的年轻人,是一百多尊成道者凝聚的黑暗恐惧形成的生物,代表他们最畏惧的东西。

甚至,可能已经不是一百多尊成道者了,在这里吸收了太多恐惧,已经不知道强到了什么程度。

“原来如此,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帝祁淡淡回了一句,也不辩解,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一头钢筋大鸟,“你也很强大,但你不如那一个小孩。”

钢铁巨鸟名为宇撒,此时闪过一抹青筋。

他的血脉强大是毋容置疑,但的确比潘帕斯差一线,但他那种强大暴虐的力量是影响到智慧的。

潘帕斯现在的脑子,还有自己的清晰神志,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作为拥有目前所知最强的破坏力血脉的超级怪物,稍有不慎连自己都会被破坏掉。

“堕落文明,还有渊蓝神域,先处理掉这个家伙吧,你们把他解决了。”宇撒转过身,饶有兴致的看向潘帕斯,“我盯着他...最终的时刻终于来了,我要看看那一尊古老时代,被称之为最强的怪物,到底有多强!”

渊蓝神域面色也微微一变,表示先围剿魔女之夜的这个怪物。

毕竟潘帕斯虽然是自己人,但他的脾气怪异暴躁,可能连他们这些自己人都打死。

一尊尊古老的存在也不废话,纷纷对帝祁动手,种种道法闪烁光辉,有雷霆炸裂,有暗黑沉淀,有神圣光辉,有邪恶如渊。

无数的道法气息覆盖。

这样的打法很是简单,就是直接击穿对方的吸收上限,以绝对的力量将其轰杀。

“游!”

帝祁轻喝一声,在这一场浩瀚大浪中寻找一线最薄弱的落脚之处,然后以龙脉吸收能量。

咔擦一声。

即使如此,也瞬间被击碎吸收能量的皮肤,露出鲜红的血肉和骸骨。

他遭受重创,身体迅速分割,化为无数的量子在其中游荡,又躲闪了一部分攻击,最终无法躲避的才强行使用九转玄功硬抗,快速吸收下来。

“假想敌又如何?强大到难以想象又如何?拥有完美的无数血统又如何?”

一尊尊存在屹立在虚空苍穹之上,看着这一尊自己内心最恐惧的情绪凝聚的敌人。

也的确带给了他们恐惧。

那种血脉完美得可以逆天,根本不存在现实之中。

“但再生能力很强,需要继续轰击。”一尊存在抬起双手。

轰!

轰...隆隆!

物质在解离,空间像是气泡一样坍塌凹陷。

即使是再强大无敌的超凡血脉,也抵不过纯粹的能级碾压,如果碾压不了,就代表能级还不够。

“就是这样。”

无尽的撕裂中,帝祁在飘荡游走,穿梭在间隙中,抵挡一切,笑道:“你们如果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话,这种零散的力量的话,就太另我失望了。”

钢铁神鸟模样的无上古老存在,忽然摇头道:“这等能量的轰击,足以击杀一切,即使你是邪念汇聚也足以泯灭,即使是我,也要在这种集火中受伤濒死。”

“真的么?”

下一目,四面八方围剿的弱十阶道法纷纷袭来,铺天盖地。

“大罗天经。”

但帝祁弹指之间,撑起了一柄无形的金灿灿道伞,上面是无数金色的血脉插件。

无数围观的弱十阶都感觉到了上面有种熟悉的血脉气息,这一柄古伞仿佛遮蔽了宇宙,一瞬间找到了所有道法的间隙,弱点,将其统统轻柔摊开。

“那是我的道法!”

“那是我的武学!”

一伞横空!

弹射吸纳所有的道法。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无比目瞪口呆,仿佛见到了鬼一般,这个黑暗情绪的恐怖生物,果然不可常理衡量,他竟然在学习所有人的功法。

仿佛潘帕斯不是最令人恐惧的,这眼前的才是真正的怪物。

“果然不是活物,这真我们所有人内心恐惧凝聚的怪物!怎么恐怖、怎么无敌、怎么夸张怎么来!”

远处袁渊呆若木鸡,整个人都惊住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