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游戏王者第二百七十六章节外不得不生枝男子心中大骇,不明白面前这条巨大无比的神龙到底是什么时候降临在此地,又是为何来到这里的。

昆仑派的弟子呢?都去哪里了?

他心中骇然的同时,不忘左右观望,他实在不明白,这种庞然大物莅临昆仑山,居然没有被任何弟子发现,就这样让对方肆意的对着自己释放着压迫感,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如果衔烛之龙不动,又或者他的触须不在半空之中上下翻飞,男子姑且还不至于吓成这个样子。

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人,都会对于这种远古传说中的神物抱有足够的敬畏之心,而当真正看到这些神物的时候,却往往畏惧要大于尊敬,这主要是因为对方视线和巨大的身躯带来的压迫感实在太强,强到一旦被对方盯上,便感觉自己将要魂飞天外,内心之中颤抖不已。

原来那个人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有一条龙。

男子心中微微发苦,感觉自己恐怕是真的要交待在这里了。

衔烛之龙的一双龙目就这样毫无表情的盯着看似极近,相隔却有数百米的男子,然后缓缓张开了龙口。

龙吼声是什么样子的,他有幸在有生之年听到了一次。

有些像虎吼掺杂了象声,这声音极为浑厚,听起来却有一丝尖利在其中,振聋发聩!

伴随着这声无比巨大的龙吟,一股肉眼可见的蓝色冰息,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男子面前,瞬间将男子的身体吞没。

男子闭上眼睛,认命了。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预计之中的瞬间冻毙,也没有被龙息的伤害变得形销骨立,他就这样站在原地,心丧若死。

一秒、两秒、三秒……

男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正殿当中,周围哪里还有其他人或者龙的影子?

又是梦?

男子的心神有些失守,就这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呆呆的发起愣来。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人一旦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梦境的影响,往往就会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真实性。

比如,这里是不是还是在梦境之中?

可……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男子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忆起自己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

那名昆仑女弟子应该是真的,她给自己带回了银票,告诉了自己那两名弟子见财起意的过程。

神婆第一次来应该也是真的,自己把银票交给她,她和自己说话的过程当中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而第二次来到这里的神婆便不是本人了,难道自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进入幻觉的吗?

只能说这个男子对于写轮眼还是不太了解。

齐贞的精神力的幻术,其实就是在男子转头看向自己眼睛的一刹那发动的。

而在那时候,面前的这个神婆也好,变成男子模样也好,都是假的。

自然也包括两次出现在男子面前的衔烛之龙,都是假的。

第一次的幻觉,是为了隐藏齐贞自己的行踪、面貌、目的,甚至一切。

而当男子在正殿的座位上“醒来”,彻底进入到第二层幻觉之中,则是为了让他能够拿出雷灵珠,方便齐贞可以将这东西偷偷带走。

另外,第二层幻境可以和第一层发生连锁反应,达到现如今的效果,让男子开始怀疑人生。

总体的流程便是如此。

齐贞凭借精神力结界躲开对方的攻击,然后在极近的距离内发动了两层幻术,第一层幻术当中,齐贞假意和对方商量,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光在对方脑海中模拟正殿中的巨龙,同时也要不断补全第二层幻境。

然后男子受到巨龙的惊吓,在第二层幻术中醒来,齐贞便找准了对方拿出雷灵珠的那个时刻,偷偷的将东西顺走,然后再一次幻化出对方的弟子,让他可以忽略自己的雷灵珠已经消失不见这一事实。

至于第二层环境当中的衔烛之龙,其实算得上是齐贞有意为之的一种尝试,在他说出“放龙咬你”这句话的同时,就相当于在对方的心里构建起第一层幻境中出现的那头衔烛之龙的心理预期。

这就是引导,引导对方的心里向着对方最害怕或者说最恐惧的方向来发展,也是齐贞对于幻术的一种研究和应用。

就像看恐怖电影的时候,观众总会跟着导演的建构的剧情一步步的向下推进自己的思路,然后就在观众向着千万不要去哪里/做什么的时候,剧情一定会就此推进下去,在某个场景之中,也会给观众一种,这里一定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就一定会发生的宿命感,就这样一步步带着主角和观众一起,走向吓人的不归路。

当齐贞所幻化出的昆仑弟子走出正殿的时候,男子的心里一定会对龙的出现有着充分的心理预期,齐贞只需要根据他的这种心理将衔烛之龙构建出来就一定会影响到对方,这种幻术的释放效果,要比看电影那种楞代入的感觉真实的多,但是对于齐贞自身精神力的消耗,却少了很多。

这也就是所谓的顺势而为。

齐贞真正的行为,一直隐藏在幻术之下,当二人只有半步距离的时刻,发动幻术之后,齐贞其实并未离开,在他从神婆变成男子的刹那,齐贞才真正隐藏起自己的身形,而这个时刻,男子眼中的齐贞,其实就只是他臆想出来的罢了。

接着“齐贞”在对方的招数下变成了个千疮百孔的皮球,此时的齐贞便已经躲在了一旁。

第二层幻术开始,他敲响了正门,开门之后,和对方发生交流,取了雷灵珠,然后再次开门,而齐贞真正离开的时间,在幻术之中并不是在男子之前,而是在男子“离开”正殿,发现烛龙之后。

目的,自然是为了自己的幻术可以充分的发挥效果。

至于为什么会有第二层幻术开始昆仑派弟子敲门进来的环节,则是一个巧合。

就像齐贞没有办法在一个小红帽的故事中突然变出一个变形金刚一样,他也没有办法凭空就变出这么一个对方认识的人出来。

也就是说,这个长相平平无奇的昆仑派弟子,的确存在于现实当中。

为了让自己幻术的发动更具有合理性,以及让自己获取雷灵珠的行为更加顺理成章,于是这个原本就准备着向自己的师尊汇报工作的昆仑派弟子便成了倒霉鬼,被齐贞和李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逮住,然后查了一个底朝天。

所以才会有昆仑派弟子敲门这一出。

男子自然没有心思再去探查雷灵珠是否在身上,他此时的思绪还完全停留在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这件事情上,甚至对于齐贞的出现还在将信将疑,只能说他还是太不了解写轮眼的特性,以及幻术的强大。

就在这个功夫里,齐贞已经和李强二人御剑离开了。

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极为短暂,在齐贞和李强经历了全程的人眼里,也就不过是齐贞敲门走进去,和对方说了两句话,对方发动了攻击,齐贞躲开,施展幻术,开门再关门,拿了雷灵珠,开门离开。

过程称不上惊心动魄,但是无疑对齐贞精神力的消耗巨大。

这也是齐贞从开始到现在,第一次通过自己的精神力量,来构建一个幻术场景和整个幻境情境的行为。

只不过旁观者只有李强而已。

男子在正殿中怀疑人生的时间,足够齐贞和李强找到孟然,然后返回蜀山了。

然而二人却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反身向着山下而去,他们的目的地是半山腰的某个昆仑派的附属门派。

之所以要用“某个”这个含糊不清的称谓,是因为齐贞也没有从那名昆仑弟子的口中,得到关于这个门派的详细信息,按照这个弟子所说,一般情况都是由正殿中的男子和对方联系,自己只不过是作为一个跑腿送信的人,在两边互相传话而已。

这边是自己的师尊,那边是谁他却从来未曾见过,唯一能确定的便是对方也是昆仑派下属门派之一,仅此而已。

是的,这名弟子原本想要向四方大脸汇报的事情原本就与齐贞和李强没什么关系,从来就是为了此事而来。

而他所要汇报的内容,连齐贞也有些大惊失色,以至于齐贞和李强都不用商议,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置之不理,小队必须要管!

但是从这名昆仑弟子的口中所得到的情报还是太少,齐贞想要找到这个门派再多了解一些。

这也就是为何二人在拿到雷灵珠之后马不停蹄的开始寻找这个门派的最重要的原因。

齐贞有预感,以系统的尿性,这个门派不会太好找,结果却也实在想不到居然困难到了如此地步。

二人几乎是御剑飞行过了昆仑山的每一片土地,光是昆仑派附属的门派就找了三四个,大都实力不强,然而齐贞二人却一无所获。

直到天黑之后,二人才终于有了发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