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李明源看着不断向他走来的湘梦,心中有了片刻恐慌,他开始节节后退…

“你,你什么时候?武,武功如,如此厉害了?”

李明源颤抖的声音询问着。

湘梦眼中血红一片,剑在地上拖动,发出火花,她不断向前走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明源。

李明源看了一眼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冷面,用颤抖的声音,呼唤着无影

“无,无影,快,快来保护朕…”

无影听到李明源呼唤他,他颤巍巍地站起来,向李明源靠近,但他心里很清楚,他也无能为力,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成了一个废物,没有了一丁点武功。

他已经将全部武功给了湘梦。他没有想到有一天湘梦会与他们是敌对的啊!

索罗奇见湘梦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李明源,知道她对李明源有着浓烈的杀意,急忙仗义地挡在了李明源的前面。

湘梦挥剑便向索罗奇砍去,她早就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再跟他们废话,只要杀了李明源,她的仇算报了一大半了。

因为湘梦不是傻子,她很清楚,如果那天悠悠草原被灭,真的是李明源,那么她那天在云峰城外见到无心他们几个,便绝对不是巧合。

如果说李明源一个人杀了悠悠草原那么多人,湘梦自然不相信,他必然有同谋,而他的同谋便是无心,冷面还有无痕,只要杀了李明源,无心便必死。然后她再去乌奇城杀了无痕,她的大仇便算报了。

湘梦如此想着,啥顾虑都没有了,向索罗奇猛攻过去,索罗奇虽然有点功夫,可是湘梦身上却有无影吸取的好几个人的功夫在里面,功夫自然无比强大。

索罗奇只有后退的份,就在索罗奇闪开湘梦剑的片刻,只见湘梦的剑,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急转,向李明源再一次刺了过去…

这一招来了个快—狠—准,李明源躲闪不及,眼见湘梦的那一剑,直奔他的心脏而去…

“皇帝哥哥小心…”

索罗奇大叫…

“皇上…”寒冰惊呼…

可李明源再躲闪依然来不及了,他只有等死的份…

此时的李明源,嘴角微笑,闭上了眼睛,心想,罢了,罢了,金浦寺大师深苦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就让朕结束这一切吧!如此朕也不用再担心有人会将真相公诸于众了,也不用在怀着愧疚之心,惶恐不安了。

可谁知就这千钧一发之时,只听“噗”的一声,无影推开了李明源,挡在了李明源的面前…

“无影…”疼痛迟迟未到,李明源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大声喊了一声,他此时仿佛明白了,为什么湘梦的武功那么高,原来是无影已经没有了武功。这就说明无影将内功传给了湘梦。

湘梦她虽然被气的有些疯癫,但她也有自己的原则,不是乱杀无辜的人,短暂的清晰,让她知道,无影他是无辜的,因为悠悠草原被灭时,她在“云峰城”并没有看见无影。

也许是这短暂的清醒,使湘梦暂时停了下来…

“无影哥哥,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啊…我的头好痛,好痛…血…好多的血…啊…”

湘梦突然抱着头,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了,头痛欲裂,让湘梦脑海中的幻觉越来越多…

忽而出现悠悠草原血流成河的画面,忽而是鬼魅嘲讽的话语

“你以为李明源他真的把你当朋友吗?你真以为无心他喜欢你?哈哈…他们是在玩弄你。他们灭了你的家族,还在利用你,傻呼呼的帮他们对付老夫,哈哈…”

………

“啊啊啊啊…”湘梦感觉自己的头,好像要炸开一般疼痛着。

李明源此时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无影,心情复杂极了,他曾经也无数次想杀了无影,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可是如今他却为自己受伤,甚至奄奄一息,李明源有些不知所措与感激之情。

因为如果不是无影替他挡了这一剑,可能如今躺在地上的,便是他李明源了。

“无影,无影,你没事吧!朕,朕这里有医书,朕马上去找药材救治你。你等着,等着朕…”

李明源有些慌乱,他蹲下来,扶起无影,手忙脚乱地翻着他手里的医书…

“没有,没有,怎么没有,寒冰,快,快帮朕找找,有,有没有帮无影止血的方法,快…”

李明源哆嗦着,颤巍巍地喊着,还在呼唤无心的寒冰。

此时的李明源,忽然有点不希望无影死,他感觉自己有些老了,害怕失去…

无影虚弱地抬起手,抓住李明源颤抖的手,摇了摇头,拉过李明源的手,开始在他的手上写着字。

“对不起,对于小皇子的死,我一直很内疚。我其实当时想带他出来的,可是我却下手重了,失手杀了他。我欠你一条性命,如今还给你…”

“不,无影,朕是恨过你,也想过杀你,可是朕现在不想你死,你给朕振作一点,朕马上便可以找到方法救你了,你给朕撑住…”

一颗刚强的心,此时却脸上挂满了泪水,李明源着急地想抽出手,翻着那本神秘医书,想找到救治无影的方法。

李明源此时才相信索毅王爷的话,魔鬼深林里这些人,看似冷酷无情,实则很仗义,只要付出了真心,他们便会不顾一切地为自己。

无影抓着李明源的手不放,接着写到:“皇上不用再费事了,我的伤我自己清楚,如今也只能是强撑一口气,回光返照而已…。”

“不,不,不是的,一定还有办法…”

李明源摇头不敢相信地说着。

……

而寒冰见无心一直没有反应,但湘梦却一直在痛苦地打滚,他不忍地走过去,扶起湘梦,关切地询问着

“湘梦,湘梦,你还好吧!”

可就在此时,湘梦的眼睛豁然间亮了起来,她的脑海里再次出现了鬼魅嘲笑自己的声音,江苏

“哈哈…傻子,傻子,你真是一个傻子…”

“被人玩弄的白痴,哈哈…”

“无心他根本不爱你,他只是喜欢看你傻呼呼的样子…”

“李明源,无心,冷面,无痕,包括寒冰,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她们都不告诉你,就是看你白痴的样子,哈哈…。”

声音一声盖过一声的嘲弄,让湘梦彻底崩溃,她大喊一声:“啊…既然你们都骗我,那都去死吧!”

湘梦喊完,向寒冰猛拍出一掌,寒冰猝不及防,一掌被湘梦拍出去跌落在地上…

她咬牙站了起来,提着手里的剑,一步又一步的向李明源和无影走去。

李明源心知躲不过,站起来,大吼着:“杀,你杀吧!将所有人都杀了,你便可以消停了,来,杀吧!杀了朕,杀了这里的每一个人…”。

湘梦看着李明源身上满身的鲜血,她的目光下移,移到了无影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湘梦忽然感觉自己下不去手了。

无影露出虚弱的笑容,向湘梦招了招手,湘梦情不自禁地走上前,蹲了下来…

“你受伤了?”

湘梦淡淡地询问着,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

无影拉过湘梦的手,在她手心写到:“你可知道,我喜欢你洒脱的性格,我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认你做个妹妹,感受你的快乐与爱憎分明,可是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你还记得我们的雪山之行吗?那几天却是我人生最平淡,也是最开心的时光。你记住,你是一个好人,你是天下间最好的一个姑娘,无心的眼光没有错…”。

就在此时,索罗奇忽然从地上爬起来,也许他感觉到了湘梦已经入魔,想趁着湘梦没有注意,给她一剑,他从地上爬起来,拿起一把剑,向湘梦刺去…

对与错往往都在一瞬间,就在湘梦快要醒悟的时候,索罗奇不知道,他的这一剑,再次让湘梦疯癫起来…

无影看着持剑而来的索罗奇,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湘梦,无影的身上,便再一次受了致命的一次伤害…

“不,无影哥哥…”湘梦条件反射一般地大喊一声…

“醒了?”

“我,我怎么在这里?”

“你昏迷了,我将你从雪山带了出来,结果发现你发烧了,喝了它…”

“这,这是什么?”

“药”

“废话,我岂会不知道这是药?问了等于没问”

“怎么?是怕我害你?那你可要好好猜一下,你昏迷不醒的这七天里,我可以杀你多少次?我有必要多此一举,用药,毒死你吗?”

“谁,谁说我怕你毒,毒死我了,我,我不过想,想让它凉凉,再喝罢了…。”

………

“呀!怎么如此冰凉?你就不知道汤碗是需要喝热的吗?”

“刚刚你不是还说,让它凉凉再喝吗?怎么这会又说要喝热的了?如此前言不搭后语…”

“这药什么时候煎的?”

“七天前”

“七天前,你煎的药,为什么现在才给我喝?难道大夫没有说一天三顿吗?”

“说过,只是你一直没有醒,没法给你喝药,这不,你刚醒,我就把药递给你了吗?”

“我这些天是怎么活过来的?”

“你没死…”

“我是怎么退烧的?”

“我一直在照顾你,直到你现在退烧…”

“你就是用七天前煎的药,来照顾我的?”

“那你还想怎么样?我都七天七夜没有好好合过眼了,我已经尽力了”

“什么人呢!说什么照顾我,难不成你七天七夜不睡觉就盯着我,啥也不干呢?哼…”

“谁说我什么也不干?我给你换雪了…”

“雪?换什么雪?”

“是,大夫说,不能让你持续发烧,要给你降下温度来。于是,我便到雪地里取了一些雪,只要你发烧,我就抓一把雪,放在你的额头上。我平均一盏茶的时间,便会试一次。只要发烧,我就会抓一把雪放你额头上,看来还挺管用,你真的降下温来了…”。

“我就没有说冷?”

“有啊!你有说过好十遍冷,我也给你加了十床被子啊!”

“白痴,白痴,我现在发现魔鬼深林,不光有杀手,居然还有白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服侍鬼魅那个恶魔的…”

“师傅他也从来不感冒,不发烧啊!”

“你,好,算你有理。鬼嘛!怎么可能感冒,他连人都不是。我不跟你理论了,寒冰呢?”

…………

与无影在边塞经历的一切,还有无影的奇葩照顾,一幕又一幕在湘梦脑海里闪现,她放声大哭起来,痛苦让她再一次崩溃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