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红发男本就有伤,又接连被砍,最后还遭刺穿胸口,虽然和心脏保持了距离,但根本扛不住,所以光荣的……昏厥过去。

没错。

他还活着。

主要是实力强,经得起折腾。

只不过,君常笑崩溃了。

一直以为张三就是自己的父亲,结果来了个终极大反转。

仔细算下来,狗剩这是第二次弑父了,虽然未遂,但心里肯定很自责。

这不。

蹲在医疗舱外,双手抱头,脸上写满痛苦。

“宗主。”

张三走来,安慰道:“不知者无罪,莫要给自己压力。”

“刷!”

君常笑突然起身,直接把他脸摁在墙上,咆哮道:“你既然知道真相,为什么不告诉我!”

“唔……”

张三整张脸都快被挤压变形了,并崩溃道:“我还不是为君宗主着想吗,毕竟杀父弑母这种行为,但凡有良心的子女都会倍受道德伦理的摧残。”

君常笑沉默。

得知红发男就是父亲后,回想刚才自己一顿乱砍,当时感觉挺爽,可现在……贼扎心贼难受。

不要误会。

狗剩难受并非因为红发男,而是因为公孙若离,毕竟已将其当作了真正的母亲,做儿子的却在面前杀了父亲,她又得承受多大的痛苦。

尤其!

明明知道真相!

这些天,母亲是怎么扛过来的!

前段时间,君常笑明显感觉到公孙若离有意回避自己。

起初也没当回事,甚至认为可能和父亲相逢,二老需要单独相处来培养曾经错过的情感。

现在思考起来,恐怕一来是怕露馅,二来是不敢去正视杀了父亲的儿子。

君常笑判断的没错。

公孙若离就是有这两种心态,甚至每每想起红发男被抹杀那一幕都会痛彻心扉。

为了儿子。

她承受了太多的痛苦。

值得庆幸的是,红发男反复横跳并没死!

那么。

弑父的罪名自然就不存在了!

坐在医疗舱里公孙若离盯着呼吸逐渐归于正常的红发男,憔悴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微笑。

自从拿张三来冒充,每次都是强颜欢笑。

“娘。”

君常笑走进来,自责道:“对不起。”

“吾儿没错。”公孙若离回头,一脸溺爱道:“无须道歉。”

“我……”

“儿子。”

公孙若离打断,笑道:“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这个笑,由内而外。

看到母亲那很开心的样子,君常笑心里顿时好受不少,并笑道:“不错,我们一家三口整整齐齐的团聚了!”

“恭喜恭喜!”

张三拱手道。

然而,当他跟随君常笑走出来,又一次被摁在墙上,并听后者咆哮道:“你丫占了我多少便宜!”

狗剩终于回过神来,这些天白喊他爹了!

“宗主!”

张三崩溃嗷嚎:“我也很无奈啊!”

“哼。”君常笑松开手,道:“回去后自己去戒律堂受罚。”

“啊?”

张三顿时瘫在地上。

成为堂主后,他对整个宗门还没全面了解,但却对戒律堂记忆深刻,因为灵兽堂堂主好像因为爆衣服,被袁公子送过去,路上不停哭闹,想必非常可怕!

……

红发男昏迷半个多月。

期间,公孙若离寸步不离在旁边照顾。

说实话,她是很开心,但每天看着那张脸,想到抛弃自己和儿子,本来消散的恨意立马又回来了。

“咳!”

红发男终于醒了。

当他睁开眼睛,看到公孙若离,满目愧疚道:“抱……抱歉……我……”

“刷!”

公孙若离将他揪起来,并把一碗汤药递到了嘴边,冷冷道:

“张嘴。”

“啊!”

红发男很听话。

喝完汤药,苦的整张脸都扭曲了。

“噗通!”

公孙若离将他丢下去,起身道:“每天三副。”

见她要离开,红发男直接抓住了手,道:“能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吗?”

“……”

公孙若离驻足,明眸泛起了怒意。

她很想转身给这负心汉一拳,但考虑到刚苏醒过来,还是强压下念头,淡淡道:“若非怕儿子背负杀父的罪名,你早就已经死了。”

“是啊。”

红发男自责道:“弃你们而去,我罪该万死。”

“知道就好。”

公孙若离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若离。”

躺在病床上的红发男看着那逐渐远去的曼妙背影,艰难地开口道:“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

公孙若离不语。

出医疗舱后,长舒一口气。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没什么大碍。

女人啊。

内心果然很复杂。

……

“那个……”

得知红发男苏醒后,君常笑来探望,坐在旁边犹豫一会不知说什么好。

差点杀了两次。

如今以父子身份相见,实在尴尬的不得了。

红发男倒是没有这种心态,相反,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实力甚至比自己都强,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欣慰微笑。

“吃橘子不?”

“不吃。”

“哦。”

君常笑沉默下来。

“儿子。”红发男愧疚道:“爹不是一个好父亲。”

“过去的都让他过去吧。”君常笑道:“如今最重要的是一家人整整齐齐,开开心心。”

“开心么?”

红发男沮丧道:“恐怕不可能了。”

“什么意思?”君常笑立马看出其中一定有蹊跷。

“为父当年太托大,孤身一人去挑战天魔皇,最后不仅输给了他,还输掉了男人最重要的东西。”红发男悔恨交加道。

“啊?”

君常笑下意识将目光挪向下面,暗暗惊道:“不会吧!”

红发男见状,知道这货理解错了,急忙解释道:“输掉了男人的尊严,也输掉了自己的良心。”

“……”

君常笑恍然大悟。

拜托,有话直说不好吗,非要误导我!

“呸!”

系统吐槽道:“是宿主思想龌龊,怎么能怪别人!”

“哎。”

红发男一声叹息道:“在你刚出生的时候,为父希望你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最后自己却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尤其……曾杀了你的弟子。”

说到这里,痛心不已。

“他还活着。”君常笑道:“无须自责。”

活着?

红发男愕然了。

当时的情况,他记得清清楚楚,那全身钢铁的家伙被烈火焚烧殆尽,别说肉身,连灵魂都保不住,怎么可能活着?

“请不要纠结于往事,我们谈正事吧。”君常笑突然严肃,道:“天魔皇藏在什么地方!”

面对儿子挺突然的问题,红发男都没考虑,果断回答:“天王域,熔岩之渊!”

--

PS,预计5章之内,结束。

这几天实在没什么状态,又不敢写太快,怕写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

有什么坑没填的,本章说提醒下。

实在填不上的,又圆不回来的,请自行脑补。

我自己倒记得一个坑,柳司南石棺里的妻子能不能复活,虽然和主线没什么关系,但毕竟是高层长老,所以后面应该会给个结果。

阅读网址:n.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