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茫茫大尖群后,一人拔刀。

第一声,出鞘,战刀划过死铁勾钉的声音,浑厚、结实而激烈。声发处在人肩背,而真正裂响出来的点,像是在半空某处。

而后,尾声锐,如空气中最薄最利的刃。

源能覆在周遭一整片冰原上,压在低空,几乎凝成实质的声波,绵延不绝,如同海面的细浪,层层叠叠往前推,渐次越过大尖群的头顶,传至前方。

就这样,伴随着声波的前推,整个黑压压的大尖群,恐怖而狰狞的异族巨阵,仿若有序,一层一层地回转,看向那个人和他手里的刀。

拒绝者的侦测图像只能拍到战场全局或局部的整体情况,拍不到地面细节,所以,他们根本看不到韩青禹。他们现在看到的画面,只是溪流锋锐后方追来的那个大尖群,突然停住了,然后,溪流锋锐的阵列,也渐渐停住了。

“他们,要在这里决战了吗?”

“也是啊,与其继续前进,撞上阻截防线,同时被前后夹攻,还不如先在这里一战。”

“可是,他们不能陷入阵地战啊!”

一旦陷入阵地战,溪流锋锐就注定看不到牵引场了,然后,刚看见曙光的整个南极战场,一切的希望,也都会跟着破灭。

一时间,各种担心、绝望、建议、询问和讨论,疯狂地传递,整个前线后方,蔚蓝的通讯系统在不到二十秒内,即冲破了最大负荷。

接着,又不到两秒,克莫尔议长果断下令,关闭了全球各方面军的直连线路,去你们爷爷的吧,问问问。

“请问……嘟。”通讯恢复,拒绝者紧急向温继飞发问,但是,频段在一瞬间被温继飞切开了。

生气了么?

还是绝望了?

还好,拒绝者方面还有与战地记者艾希莉娅和伊恩的直接联系。

“那边现在什么情况?”通讯员着急的询问。

“我不知道。”远远望着那个停下来的大尖群,眼神木然而又有细小的光在萌动,艾希莉娅思索着说:“但是,我想……”

我想,也许是他吧?不管是恢复后的他,还是不是。

艾希莉娅太熟悉那个人了。

不过,因为关系军情,她暂时并没有说。

…………

事实上,这一刻整个溪流锋锐也只有温继飞,是真的看到韩青禹了。

米拉队长虽然也有狙击枪和狙击镜,但是此时,她人在低处,正快速寻找射击位呢,这就是狙击手的素养,不先问战场发生了什么,而是先找自己的战场位置。

然后,吴恤知道是谁来了,因为他也是巅峰超级,而且跟那个人很熟悉。另外锈妹、贺堂堂、小王爷……大概也都有所猜想。

“草!”看见青子的一瞬间,温继飞突然整个紧绷到极限的神经,“啪嗒”,如弦跳一般,松弛了一下。

像一块头顶的巨石被移开,又像是放弃了所有多余的挣扎,任凭它砸下来。

反正人都来了,原以为失忆后的韩青禹,还挺听话的呢,至少没啥主意……失误了,既然这样还想什么?就这样,干吧。

而后,温继飞的情绪,又一下突然变得混乱不堪起来,他撑得太累了,一瞬间想哭,想笑,想骂街,想打招呼,想问……左手持枪顶肩,温继飞抬右手,快速切入个人通话频道。

溪流锋锐最高级别通话权限,现在在温继飞的手里,所以,他不需要青子主动接听。

…………

“终于特么的看我了。”大尖群停住了,回头了,韩青禹心里想着,抬头,目光向面前终于与他相对的大尖巨阵看去。

要是这个距离再近一些,他就得仰着头了,还好,还有一些距离。

“怎么还不冲过来?!在等戴呃的命令吗?不会是怕我吧?这些东西好像不知道怕的。”暂时仍只能看到大尖群,还没看到溪流锋锐,韩青禹心里其实有些着急。 : :

就这一瞬间,“轰!”大尖群集体异动,作势向他冲来。

…………

温继飞最终还是没有来得及开口跟韩青禹说一个字,通话器开着,他猛然转头,“帮他!”

只是一声拔刀声而已,温继飞并不能确定青子现在的情况和状态,至于他一个人站在大尖阵后这种行为,就算实力没恢复,他大概也干得出来。

就算是恢复了,让他独自面对这样庞大一个大尖群的冲锋,也一样危险啊!毕竟就算是人类巅峰战力,防御力也依然不足。

所以,温继飞急了,管他妈是不是不能陷入阵地战,也先不去考虑牵引场,他不顾一切喊道。

随声,“颂颂颂颂颂……”

溪流锋锐三个阵列,全部快速完成转向。

身体转向。

刀兵所向。

大尖群后有人,可能是一个人,一个能让整个大尖群停步的人,一个能让温继飞在今天这个战场,这种情况下,喊出反冲帮他的人。

他会是谁,溪流锋锐的人用刀把都能想出来。

只是,他恢复了?所有人都在猜,在想,心底的激动才刚起来,又被自己强行摁住。因为这一路,太苦了,太苦之后人连希望都怕,怕会失望。

唯一不犹豫的只有行动,源能爆发,阵列启动。

这一下,反倒是大尖群,陷入两面夹攻了。

当然,两面之间,溪流锋锐还有不短的距离,而韩青禹,很近。

密集的大尖群乱了一下,大致都觉得应该回头迎击,又不能放心的回头。

那个人的威胁很大,它们知道,那个人是谁,戴呃也刚说了。

冰原战场,通过极点牵引场的路上,诡异的一幕:

连片狰狞高大的黑甲,双手持握着柱剑,想是咬自己尾巴的慌张小动物一样,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最终,它们形成了一个看着勉强合理的站位,全阵左右两分,侧站位。一部分偏转角度向后,主要面向溪流锋锐来的方向,另一部分则侧向韩青禹这边,大体阵型四分,以背相抵。

这样,韩青禹就看到对面冲来的溪流锋锐了。

溪流锋锐的将士们,也看见那个持刀的身影了……

一时间,什么情绪和感慨都来不及表达,只有越是疯狂的冲锋的脚步,在诉说他们有多想,再和他一起战斗。

“是,青少校。”艾希莉娅对着通话器,木木地说道。

“……”对面愣了半秒:“他恢复了?!”

“不知道。”米拉回过神来了,快速转头看一眼伊恩,两人心领神会。

同时间,温继飞的通话器里,韩青禹的声音传来,坚定而不容质疑说:

“别过来,保持距离,小心布置对背后的防御。”

韩青禹刚才听到那句“帮他”了,所以他知道,自己正在和瘟鸡通话。他也有听战场情报,知道前方还有一个巨大的大尖群,一旦这边陷入混战,很可能会过来。

他还知道溪流锋锐要继续前进,他们要的是突破,而不是消灭,不能耽搁太多时间。

还有,他一路看见的,死战后的战场,沿途倒下的兄弟……已经太多了。

“等我过来。”韩青禹说。

等等,这混账是在指挥么?

“好。”可能是有人帮着决策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温继飞下意识就应了。

指令传出,溪流锋锐三阵,带着犹豫,令行禁止,停步结阵布防。

此时,他们离大尖群还有一定的距离。

因为这个突然的变化,大尖群又骚动了一下,短暂的迟疑后,留了小部分戒备,把更多注意力转向一侧,那个人。

“怎么了,瘟鸡?!”锈妹当然也看到青子了,因为不理解温继飞为什么突然下令全军停步,不去帮他,她有些着急,语气也不好。

“他说他过来。”温继飞说这一句的时候,是全军团通话。

于是,带着期待和巨大的担心,所有的目光穿过大尖巨阵,向那边看去。

这是一个很厚实的大尖群,分列后的阵列也很长,它积累了一路上多道防线剩余的大尖,虽然其中红肩很少,但是数量,实在太可怕了,黑压压的一片,令人窒息。

“……来了。”

“随时准备冲过去。”

“明白。”

韩青禹动了,依然背负三把武器没有出手,单手横持死铁战刀,他迈步向前走来,脚步渐渐加快。

150米,100米,50米,20米……

“嗷!”终于,一具泛蓝大尖嘶吼着,从阵列中冲了出来。

其实它们刚才接到戴呃的指令,是等,观察等待,拖延时间,等待红肩回援,前方大尖群集结完毕,而后再做两面夹攻。

但是,这里的大尖毕竟绝大多数都是低级存在,面对压迫,它们做不到完全理解和服从。

助跑,爆发,泛蓝大尖沉重的身体如一颗炮弹发射,少许腾空,双手持剑朝韩青禹劈来。

“哗!”溪流锋锐阵中一阵惊呼。

这要是以前的theKing,他们当然不必这样担心,但是现在,他们也不知道,韩青禹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们都看过那个小憨批,看了好久了。

“呼!”韩青禹收刀,再挥臂,挥出去的不是刀刃,而是刀面。

“砰!”死铁战刀的刀面,重重地拍在泛蓝大尖胸膛。

一瞬间,铁甲塌陷,泛蓝大尖身死空中,如被是魔挤压的血肉,从铁甲裂缝中迸射出来,巨大而沉重的身躯,以比来时更快数倍的速速飞走,重重砸进大尖群里。

好像恢复了?

至少恢复了一些。

溪流锋锐的将士们想着。

如果是佩格芒特也在这里,他就会说:哈哈哈,肯定恢复了,至少他那个很装很讨人厌的样子,已经恢复得彻彻底底。

而后,他就会看见,可能是人类历史至今,最装的一幕。

…………

大尖阵中。

在泛蓝大尖被击飞的刹那,几乎没有间隔,又两具大尖,已经跃斩,扑杀而至。同时间,整个两侧的大尖群,开始向韩青禹压缩过来……

“啪!”

“啪!”

腾空的那两具大尖,持剑的双手突然间垂落,而后它们的头颅垂落,身体在空中失去控制,自由落体,砸在冰面上。

死了。

都死了。

这一次,青少校甚至没有挥刀。

“……”至此,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了。

他们期待King的恢复,如他以前那般强大,但是,这是什么?!

没有人来得及感叹或者发问。

因为,青少校穿阵前行的脚步,并未停止,他已经走进了大尖群,跨过地面大尖的尸体,仍在往前走。

两面的大尖群,也像是终于疯狂了,蜂拥扑向他。

“啪啪啪啪啪……”其实没有声音,又或者说,没有战斗的声音,而只有大尖沉重的躯体,倒下的声音。

青少校前行方向的两侧,那些疯狂前扑的大尖,一具一具在倒下。

一片一片地倒下。

一排一排地倒下。

少的一次两三具,多的一次十几二十具,一路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向前绵延着倒下……

它们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直接攻击。

有的身体在冲锋中突然僵直,身体惯性向前,一头栽倒。

有的直接咔地一声,双膝重重跪在冰面上,而后,头部咔的一下垂落,就这样跪在一旁死去。

“这是什么啊?”

作为一种很擅长想象的生物,人类对源能战斗力的期待和幻想,一直都有着很高的极限。

但是这种幻想,不管再怎么变态,一直都还是有迹可循,有战斗逻辑和规则的,那应该是源能的强势碰撞,毁天灭地……

而不是突然变成巫术和魔法。

似乎有些许疲惫,青少校还在往前走,一路,大尖群还在倒。

已经完全没有人能理解了。

但是有一点,在蔚蓝未来的历史书上,是可以确定和记录的。

之前,人类一直苦于自身高端战力对普通大尖的杀伤效率不足,就算是超级战力,也没有范围杀伤,可能全世界也就波臣将军的链锤和陈不饿军团长的斩红刀,能稍微高效一点。

现在,人类源能武力史第一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出现了。

它叫韩青禹。

有很多绰号,theKing,the青少校,那个混账……人间兵器。

“怎么样,看清了么?”此时的小王爷,早已经偷偷换上了刚才他说不要的生命源能块,和吴恤等核心团队的人一起,站在温继飞身边问。

“嗯,你们记得青子以前能在一定范围操控死铁吗?”端着广场的哀歌,目光没有离开狙击镜,温继飞点了一下头,接着喉咙动一下,说:

“那些大尖的右侧肩后,铁甲凭空出现裂痕,折出一块三角状的死铁,向内刺……”

“我想应该是那块铁片,刺穿了肩胛骨,刺进了那个菱形红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