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在以先祖的名义高喊冲锋的那一刻,阿尔泰斯其实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虽然这样做对于身为一名王子的他来说是不合格的,更是不顾大局的表现,但在冲锋的路上,他反而有种释怀的感觉。

因为即便他于此战死,也总比那噩梦中眼看大火将起,目睹王都沦陷、万民绝望哀嚎的景象要好上太多。

至少,这一刻,他是眼见邪恶入境。

为了科米尔、为了自己的人民!

携王国之剑、率卫国之兵!

以满腔热血仇愤、与敌俱灭的殇情!

而奔赴那浴血的黎明!

然后,他就恍然真的见到了黎明,见到了那头青铜龙许诺的援军,携着初升的第一缕阳光,自东方的雷明峰上朝着谷地绵延无尽的恶魔大军俯冲而下!

这原本应该是一件令人振奋不已的事情,但阿尔泰斯的心情却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有着莫名的沉重与歉疚。

因为他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虽说单以施法者自身施展的传送术能够运送上千数目的大军已经是他生平仅见,但这数量和此刻充塞整个谷地的恶魔大军来说,完全就是杯水车薪。

不过

“依旧感谢你们驰援,只可惜,看样子因为情报的怠误,今日注定要一起战死在这里了。”

阿尔泰斯喃喃着,从城墙坠落后脑袋中便一直在嗡鸣,只有手中的长剑完全凭借着肌肉记忆机械式的挥动着。

“李维斯冕下!这里!”身旁突然传来一声振奋而欣喜的呼唤。

是那只名叫爱尔琳妮的半精灵。

与阿尔泰斯不同的是,爱尔琳妮即便在最绝望的时候,也永远相信着她内心所信仰的那头巨龙,相信那位辉耀之龙能给所有人带来守护与救赎。

更让这位科米尔王子惊讶的是,明明万军丛中这样的呐喊并不能传递多远,可雷明峰上那头似乎精神有些萎靡的银龙却似乎依旧听到了来自自己战斗修女的呼唤。

李维神情微振的抬起脑袋,终于瞧见了城门破口处的那群陷入重围的军队,宛如闷雷般的声音就开始回荡在山谷间

“噢!看样子我的小修女遇到了一点点麻烦。”

于是在守军们的瞩目与恶魔们戒备的目光中,这头体型最大的银龙深吸了口气,张开了那双遮天蔽日的翅膀,自山崖上腾空而起。

而随着他的俯冲而下,仿佛山川之上的北风与雪也被他带了下来。

所过之处,万物成霜。

然后一声笼罩整个山隘漠口的吼声就如进攻的号角般响起

“吼!!!!!”

明明没有任何实质的寒霜吐息喷吐而出,可是沿途抬首的恶魔们就发现自己的脚下被迅速蔓延的寒霜所没过,向着他们的身上凝结,就如同溺水者,出于本能的向苍空伸出手。

只是转瞬间,一大片如同兵马俑般的冰雕就迅速成型了,并随着李维的飞行不断朝着西方城门口传播过去。

而当霍兹带着八百铁骑自山坡俯冲而下时,甚至都不用刻意挥砍,仅凭着坐下魔导载具的冲击力就跟打保龄球似的,漫天破碎的冻肉四溅飞洒而出,场面壮观至极。

后方没有被这诡异的寒冰吐息殃及的恶魔们刚要越过倒霉的冰雕同胞们堵截这些魔导骑兵,就被赤铜龙赛克斯喷吐而出的强酸洪流所吞没下去,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融化在了那可怕的人工合成堪比王水的强酸溶液当中。

可让阿尔泰斯一众人傻眼的时,天上另一头金龙的金焰吐息就是朝着他们这一块儿劈头盖脸的轰了过来

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就要死在‘友军之围’的误伤中时,却发现这金色的火焰不但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灼烧的痛感,反而有种如同沐浴在温泉中暖洋洋的感觉,身体上的创伤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甚至还有些原本以为已经死定了的重伤员,一脸懵逼的从尸体堆中爬起,茫然四顾,怀疑自己的灵魂是不是那么倒霉的直接降临下位面的血战战场了

当即就有不少人懵逼了,他们只知道金龙有火焰和弱化两种吐息,什么时候金龙的吐息还带神术的治愈效果了?

就在他们担心前方的恶魔会不会也因此受益时,却发现那些恶魔们全都如同被火焰点燃的蜡烛,嘶声尖叫痛苦哀嚎着。

阿尔泰斯提起已经满是豁口的宝剑,然后对着身旁的侍卫道

“吹响反攻的号角!”

希尔瓦菈斯“重振我们的旗鼓!”

阿尔泰斯与不远处的风语者统帅希尔瓦菈斯对视一眼

“在先王的见证下,这号角将见证着人类与精灵不计前嫌握手言和的时刻!

希尔瓦菈斯握了握手中的长刀

“也将见证我们拔剑并肩携手作战的英姿!

科米尔王子下令道

“杀出去!夺回失陷的提凡顿正门与女墙!

“接应我们的援军!为难民们的后撤争取时间!”

“为了先祖的荣耀!”残存的紫龙卫们重振旗鼓。

“为了米斯卓诺逝去的荣光!”幸存的风语者们也重新拾起战刃。

“呜”

时隔千年之后。

苍凉的号角再一次

也许是最后一次

响彻于这被遗忘的深谷之中。

就在阿尔泰斯和希尔瓦菈斯以为他们即将要迎接那头巴洛炎魔的致命打击时。

就看到那头巍峨的银龙也朝着这边,朝着那头巴洛炎魔俯冲而来。

可是那种两个巨无霸大冲撞的画面却是没有发生,反而在他们的目光中,似乎产生了一种极其怪诞诡异的视觉断层。

在黎明晨光的映照下,那头银龙接连像是凭空消失了两次!又出现在更近的地方。

第一次消失后,银龙的身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披蓝色奥术师长袍的人类身影。

他衣蓝如海、肤白胜雪。

俊美无俦面庞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困倦,眼袋下浓厚的黑眼圈更显眼神深邃无波,而额头正中菱形的赤色宝石更添一抹神秘色彩,唯有口中呢喃着阵阵繁奥的咒语声。

而每一次消失,他的身周就会出现一圈二三十个各种璀璨的‘法球’。

每当这时,他奥术袍上相应数量的金色符文就会黯淡下去一些。

当他第二次出现时,神周炽烈的法球共鸣之下,有如一轮银白的球形闪电,以至于都有些看不清他的身影。

“再见。”

那是李维最初的问候与最后的告别。

身处人群内的温雷娜敢发誓,那恐怕将是她一辈子都难以忘怀也无法企及的施法造诣与绚烂的画面。

巴洛炎魔似乎也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刚将斩首剑指向来犯的银龙,就要施展他最强大的类法术。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刺目的雷鸣,至少超过五六十个奥术劈头盖脸的轰在了巴洛炎魔的脸上。

如同一把雷霆长枪贯穿了这头恶魔的身体,各种类型的奥术效果此起彼伏的在这头懵逼的巴洛炎魔身上爆发开来。

另一头,浑身冒着残余奥术辉光与热气的李维轰进满是恶魔的战场中,方圆百尺内凹坑中的恶魔瞬间被残留的奥术魔能所蒸发。

“喔”

而他背后的那头巴洛炎魔甚至连像他‘兄弟’那般的遗言都来不及说上一句,就在哀嚎中‘嘭’的一声,脑袋当场炸裂,崩碎的颅骨壳与脑浆子溅了四周恶魔们满头满脸。

然后失去头颅的恶魔之躯缓缓倒下,发出一声宛如山崩的轰鸣。

许是这秒杀巴洛炎魔的一幕太过震撼,以至于战场上恶魔的攻势当即就出现了片刻的停滞。

在李维身周的那些恶魔更是本能的后撤。

他们虽然并不是很畏惧死亡,却畏惧强大的力量!

毫无疑问,此刻眼前的这头‘银龙’。

有着俾倪全场的可怕力量!

但唯有李维自己知道,他现在到底有多虚

为了在第一时间解决隐患并降低伤亡,他直接动用了这三十年来的学习成果。

他复盘了当年那头名为‘卡洛斯’灵吸怪与腐毒女士抗衡的手段。

即有着法术极效加成的环环。

两者相加的结果,就是他将自己的时间帧延长了近半分钟时间。

而在这所有人视觉中他都直接消失了的时间里,他可以凭借着身上的储法符文积攒出让当年卡洛斯都为之瞠目的奥术数量。

但凡是都有代价

极效的奥术叠加释放,导致短时间内魔能得积蓄达到了一个可怕的临界点,若不是他及时停手,他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和后果。

此刻的他只觉精力消耗一空,眼皮仿佛有千斤重

‘好好想睡一觉啊’李维内心呻吟着。

此时可能只要一只怯魔鼓起勇气在他眼睛上捅一刀,他都要当场嗝屁。

可事情没有如果。

怯魔也没有这种勇气。

别的魔也没有。

平缓下那叠加到近乎沸腾的奥术魔能,李维高举法杖下令道

“冲锋!占领外墙制高点!

“钢铁魔像团火力支援!”

下一刻,霍兹率领的铁骑发出齐齐发出野性的嚎叫。

萨博特机关发射机的轰鸣真的如同滚滚雷鸣般响起……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