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最新网址:

“兵不厌诈?”小狸猫手指捏着下巴琢磨这四个字。

“双方对弈,用胸有成竹的姿态面对一点没有把握的事,对方自然摇摆不定。但这个时候还不足以让他胆怯到放手,”钟伶悠悠说道。

随即看去白轻盈,甜蜜一笑,“所以得让哥哥,再燃一把火,推波助澜一下。”

说到这,小狸猫似乎完全明白了:“奥,白轻盈前后的态度变化,让对方彻底胆怯,他一定猜测,钟伶你有什么必然能赢这场赌局的办法,所以才能说服了白轻盈!”

“嗯!孺子可教!”钟伶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她,顺势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

小狸猫躲开他,并厌恶看了他一眼:“女孩子的头别随便摸!”

钟伶一听,忙看着白轻盈一脸嚣张大笑着:“哈哈,男孩子的头也不能随便摸!摸了得要娶了他哦!”

白轻盈一听,恹恹无力争辩:“不跟你们俩小鬼玩闹了,我都困死了!”

钟伶快速跑去他面前,弓起背:“要么我来背哥哥,你可以在我背上先睡一会!”

还没等白轻盈说什么,小狸猫的白眼瞬间翻上天:“我天,你们要不要这么肉麻啊,还有一个我在啊!”

白轻盈绕开钟伶快步朝前走去。

……

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赵思辰浑身瘫软,加上白酒的作用,身体软烂如泥。

残月架着他回房,将他小心放倒在床上。

残月正准备帮他脱鞋子,赵思辰一把将她拉在身上,嘴里胡乱念叨:“高蓝,你别走,别走!”

残月心口一凉,也只是片刻,便用宠溺的语气道:“我不走,不走!”边说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赵思辰这才嘴角上扬,十分满足呢喃着:“我成亲了,终于成亲了。”

待他声音渐渐隐去,残月才从他身上下来,帮他褪去靴子和衣衫。

帮赵思辰盖好被子,自己端坐在桌边,守着高堂红烛,守着自己的公子……

睡到半夜,赵思辰感觉口渴,迷迷糊糊睁开眼,见房间里灯光依旧闪烁,他挣扎坐起来。

恍见一袭红装的人,趴在桌边睡着了。

赵思辰扶着微微晕沉的额头,缓缓走过去,低声道了一句:“委屈你了……”

随即俯身,将残月抱在怀里。

将她轻轻放在了床上,盖好被子。

自己回到桌边喝了口水,回头望了一眼床上的人,缓缓离开房间。

残月这才睁开眼睛……

新的一天,太阳照常升起。

残月早早起来,去隔壁房间服侍赵思辰起床。

赵思辰笑说:“这些活,以后你都不需要干了!”

残月努嘴一笑:“这些话,以后更加需要我干!”

赵思辰看着残月那张脸,伸出手,缓缓抬起她的下巴,语气恳切而真诚,许是想到了分房睡的事,总得给个说辞:“残月……给我一点时间,我——”

“公子,不急!我等!”残月完全明白赵思辰要说什么,所以她不需要赵思辰为自己解释……

赵思辰缓缓松开手,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

收拾妥当,两人便去吃早饭。

两人独自住在这新房宅子里,并未跟长辈住一起,所以自在了不少。

吃饭间,残月问:“今日要见莫少芝他们吗?”

赵思辰没有停止吃东西,继续慢悠悠嚼着。

片刻,他抬起头,看了看远处花园里的白鹤,微一蹙眉:“那鹤什么时候放的?”

残月随他目光看去:“奥,估计是谁送来的吧?要我去问问管家吧。”

赵思辰不咸不淡:“不用了,挺好的,就是怎么只有一只,太孤单了吧。”

残月应和:“那我再让人弄一只来。”

“嗯!”赵思辰端起碗,喝光了最后一口,“你刚刚是问莫少芝吧,我想了想,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就先晾他一会吧,我怕自己演技不太好,暴露了……高蓝的踪迹可不好了。”说起高蓝,赵思辰还有一丝卡顿。

残月垂眸:“好,那需要我去应付吧,怕她们拦不住——”

赵思辰一把拉住她的手:“不需要,你现在是我赵思辰明媒正娶的夫人,不需要再抛头露面了!”

“哦!是我考虑不周,不该不顾及公子的面子……”残月以为赵思辰怕丢自己的颜面。

赵思辰温和摇头道:“不不,残月你误会了,我是心疼你,单单就只是心疼自己的夫人,想多体贴你一些,没有别的意思。”

“哦,是我多想了。”残月垂眸低语。

赵思辰这才松开手,起身,背对她的时候,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随即道:“你昨晚没睡好吧,自己去休息下吧,我得处理些生意上的事了。”随即拂袖离开。

残月一脸惨淡的坐在那里,她在内心幽怨道:这婚成的是不是就是个十足的错误……起码以前还能陪着公子,帮着公子做任何事情。而不是被扔在这深闺之中,毫无用处。

残月开始将这所有的一切归之于高蓝的多事:“高蓝,你凭什么安排别人的生活,凭什么!”

……

“起床了!起床了!”

莫少芝一起床,便敲着每个人的房间,快速催他们起来。

直到每个人打着哈欠,顶着鸡窝头,出现在了他面前。

蒙翊尤为不习惯,张嘴打着哈欠道:“额~我说莫少芝,这天都还没亮透呢!你叫我们起这么早?!”

莫少芝一脸严肃:“等会还要下去吃早饭,吃完早饭我们就去见赵思辰,我已经没有那么的耐心了,若是他还不见我们,我……我就——”

难得见沉稳的莫少芝失控,白轻盈一下捂住他的嘴巴:“好好,我们这就去,莫兄淡定,淡定。”

小狸猫和衣美对视一眼,抿嘴偷笑。

他们下了楼,快速吃了点饭,就急匆匆赶去十月阁。结果,十月阁大门紧闭。

白轻盈向前敲了半天,终于出来一人。

新月伸出头一脸嫌弃道:“怎么又是你们?”

白轻盈昂首:“对,就是我们,我们已经按照你家公子所安排的做了,他现在也该出来见我们了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