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最新网址:

艰难的局面。

更是应该要稳住自己的节奏。

特别是当比赛来到了中盘之际,这第二轮的攻击,正是稻城实业高中最应该把握住的机会,一点点的积累,一瞬间的爆发,这是国友监督对自家选手们的期待。

“是,监督!”

面前位置上,早乙女、卡尔罗斯、山冈、矢部等人都是立即挺直了自己的身躯朗声应道。

“嗯”

看到这一幕的国友监督也是缓缓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

在另外一边。

一垒侧,青道高中板凳席面前。

“阿信,接下来就是第二轮了,对面很有可能会改变进攻模式,和去年一样,我们还是要提前做好一些准备会比较合适一点。”

准备着即将上场的青道众人。

刚刚穿戴好捕手护具的御幸便是用着一抹认真的表情看着一旁的茂野如此说道。

“啊,我明白的,一也,这一局里我们就增加一点坏球吧,前面的球数控制的还不错,这里可以稍微多投一点,来调整一下态势,如果顺利的话,终盘就可以稳稳压制下来了。”

茂野点了点头,应声回道。

一名卓越的王牌投手。

要学会控制自己的球数。

不只是说直球和变化球的交替切换。

更是在好球和坏球上尤为重要。

坏球就不是说不能投。

在某些情况下。

坏球的数量稍微增加一点。

反而可以让投手的投球空间变得更加宽阔起来。

压制的余地同样会变得更大起来。

在这一点上。

作为全国闻名的王牌投手,经验极其丰富的茂野是比任何一个投手都要来的清楚。

后面位置上,之前帮助着御幸穿戴护具的两位小萌新捕手也是在认真听着两位队伍里大前辈的交流。

之前的配球。

然后现在进入到中盘里的配球。

在这里所要刻意增加的坏球。

‘是想要稍微拖一下稻实的节奏呢。’

‘想要让稻实抓不准茂野前辈的投球轨迹。’

由井和奥村瞳孔里都是各自闪烁出一缕明悟的神色,然后看着自家两位前辈的背影,面容上不禁浮现出一抹钦佩的神色而来,不只是技术和器量,这种灵敏的思维和默契的配合,真的是顶尖投捕所应该要具备的基本素质。

今夏结束后。

两位前辈就要退役了。

队伍里就是剩下着那两位二年级的投手前辈,以及他们两位捕手。

谁能够接替这两位王牌投捕前辈的位置成为下一届青道队伍攻防核心。

就是要看他们四人里。

谁可以更进一步跟上茂野、御幸的脚步了。

“那么,我们上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过半的赛程。

接下来要迎来的是稻城实业高中的第二轮清垒序列。

踩在投手丘之上的茂野轻轻蹭了蹭地表之上的泥土,抬首望去,那所映入到眼帘里的山冈和成宫等稻实选手们的身影,茂野的眉宇间便是浮现出一缕浓重的煞气而来。

“第五局下半,稻城实业高中的攻击,第四棒,一垒手,山冈君。”

固然上一局里卡尔罗斯敲出了一支安打,但因为被拿下夹击双杀缘故,打顺并没有进一步延续下去的稻实,在这第五局里仍然还是以着第四棒作为先头打者登场。

正面踏步而上的身影。

于主视角里。

看着山冈那魁梧壮硕的身影。

“哼!”

茂野眉毛微微一扬,那微躬的身躯,浑身的肌肉也是在这一刻随之紧绷起来。

虽然还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但山冈的打击水准。

无疑也是来到了一流水准的强度。

搭配上他的力量。

是足以威胁到茂野信这个级别的投手。

以往是因为打点不够细腻,技巧不够精湛,茂野是可以轻易的压制下来,但这一次的决赛显然不同,技巧变得更加精细起来的山冈,茂野就很难利用之前的套路来压制住这位四棒了,上一轮打席里也仅是结果看起来比较顺畅,实际上的对决过程还是比较凶险的,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在上场之前。

茂野和御幸交流要进行节奏变动,增加坏球数量的缘故。

因为在这一局。

“plyaball!!”

稻城实业一定会抓住这可以称作是机会的进攻回合来强压青道守备。

“第一球!”

绷紧的心弦。

那用力攥紧在掌心之上的金属球棒。

瞩目的角度里。

“阿信!”

‘嗯!’

这几乎就是既定的选择。

几乎就是在主审裁判的话语落下之际。

投手丘之上。

茂野那豁然挺直的身影。

“咻!”

随之所高扬起来的臂膀。

定点于高空之上的小球。

侧前踏动出去的步伐。

挥洒之际。

一道靓影从这里奔驰而出。

驾临的本垒上空。

那紧贴着内角边缘地带的光影。

明显比较偏内的弧线。

这都有点坏球意味的球路轨迹。

然而,打击区之上的山冈那凝视的瞳孔,所捕捉到的轨迹,只要是比较微妙的弧线,山冈都不打算放过,节奏要区分,这没错,但该压制的球路,就一定要果决出棒!

身为一名打者。

更是稻实高中的四棒。

“轰!”

那凶狠踏步出去的步伐。

“唰!”

抬高的准心。

迅猛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高点绽放的亮光。

“彭彭彭!”

与空气摩擦炸裂所发出的响声。

“果然出棒了!”

这几乎是不超出本垒之上御幸的预料。

强硬拦截的球棒。

顶角的位置里。

“乓!!!”

这所被蹭到的球锋。

半是依靠小球本身的球威,半是依靠角度上的高点压制。

没能够算准的高度的山冈。

稍微失却一点准心的打击。

但胜在足够迅猛的这一击。

“轰!”

应对着那荡漾开来的气浪。

“嗖!”

球影闪烁。

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极速飞跃过了内野范畴。

所直接驾临的左外野高空位置,虽然够快,够狠,但这明显偏离的正向轨迹的歪曲弧线。

坠落下来的小球。

径直落到了边界之外。

“界外!”

落地发出的重响。

垒审的裁定话语也是随之高声落下。

‘还真来啊,虽然有所准备,但那样的球路都出棒,还真有你的啊,山冈。’

固然心理有准备。

也提前预料到这样的展开。

但看到刚才那个球路。

山冈都不带犹豫的直接出棒。

和上一个打席判若两人的选择。

投手丘之上。

茂野还是双眼微微一眯,瞳孔里流露出一缕淡淡寒芒而来。

‘既然这样的话!’

之前所拟定的战术。

在这里正好就是贯彻到底的时候!

茂野浑身上下浮现出一缕凌厉的煞气。

“轰!”

所前踏而出的步伐。

“咻!”

飞扬而起的臂膀。

‘虽然你们很强,但是,我更强!’

澎湃的威势。

随之飞闪而出的那一道亮光。

耀现之余。

突入到近点位置。

“嗯!?”

提前折射的轨迹。

“滑球!”

高角位置向下弯曲滑入进去的小球。

“唰!”

打击区之上。

山冈那眼神一凝。

落点做出的判断。

可惜的是。

较之前面。

茂野这一球明显稍偏一点的控球。

将落点压制在坏球边缘上。

“不好!”

“乓!”

固然是跟上的速度。

却是偏离的角度。

落下的一声巨响。

“!!”

那所带来的巨大偏差感。

无法适应的情况下。

“咻!”

那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界外!”

非常鲜明的三垒界外球。

都不需要太多的瞩目。

这便是落下的裁定话语。

“第三球!外角偏低位置!”

直接窜连起来的攻势。

而且还是在追逼之后。

茂野要在这一局里所奠定下来的局势。

哪怕是稍微耗费一点力度。

“一也!”

“嗯!”

刻意偏离的站位和姿势。

“咻”

“嗯!?”

“咚”

“坏球!”

“第四球!外角偏高角度!”

“咻!”

就是故意压制在外角边缘上的坏球。

提前折射进来的球影。

较为直接却又有点难以判断的球路。

“唰”

“乓!”

屡屡被克制下来的打击。

“砰”

“界外!”

连续投出来的坏球弧线。

“很好!”

“接下来,第五球!”

已经是充分拉扯开来的空间。

趁着山冈还没有调整回来之前。

“正中位置,掌心球,来吧,阿信!”

御幸这果断比划出来的决胜暗号。

“嗯!”

在看到之际。

比及那山冈摆定好打击姿势那一刻。

“嗖!”

茂野那又一次豁然挺直的身躯。

所直接朝前摆动的臂膀。

刹那间的球影震动。

比及那打击区上的山冈还下意识里遵照着前面两三球节奏出棒时刻。

“不好!”

“唰”

堪堪舞动出去的黑影。

那映入到眼帘的漂浮球路。

根本还是在远端之上的小球。

“啪!”

先是掠过的球棒。

后是没入进来的小球。

连带着那下坠的曲线。

“可恶!是掌心球!”

因为突然增加的坏球牵制。

导致一下子没有回转过来的山冈。

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小球从自己身侧窜过,径直钻入到身后御幸的球套里,应对着那落下的清澈响声。

“好球,打者出局!”

那主审裁判也是快速举起自己的右手拳头,高亢喊道。

“第五球!在连续的坏球牵制之后,青道投捕所直接选用的决胜掌心球,漂浮的球路,完美的速差,还有那临近本垒的极致下坠曲线,打击区上的山冈君做出了误差较大的判断,出棒空挥,被直接拿下三振出局数!!!”

“niceball,茂野君!”

“OK!OK!一出局,一出局。”

“就是要这样的气势啊!”

“哟西!四棒镇压成功!接下来还有两个!”

“冲吧,暴君殿下!”

应对着那激昂的解说话语,看台之上青道高中的应援团们也是随之掀起了一阵极其热烈的声援而来。

“第五棒,投手,成宫君。”

交汇线的处理。

各自王牌的第二轮打席对抗。

第四次正面对上的茂野和成宫。

‘嘿,很有一手的嘛?阿信,一也,想要将节奏控制下来么?本王牌偏偏不会如你所愿啊!’

从打击准备区里缓缓站立起来的成宫鸣。

踏步走上的身影,挺拔的身形,那明亮的瞳孔里所流露出的一缕锐利的光彩。

于对上之际。

“playball!”

做好的打击准备。

然而。

茂野和御幸对视一眼。

那所作出的选择。

其‘无耻’程度远远超出了这位东京王子殿下的预料。

“啪!”

“坏球!四坏球,保送!”

不是很明显的坏球。

却多少是可以读出来的一点刻意。

全部压低在外角边缘的直球。

出棒?

风险太高!

不出棒?

茂野和御幸一样不介意保送你。

这很是直白的态势。

‘魂淡家伙!’

几乎就是在那第六球再次贴着边缘没入进来的那一刻。

那必须要强行忍住的冲动。

在那主审裁判的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投手丘之上的成宫鸣表情变得倏然一变。

躲避正面对决?

不!

这不是茂野和御幸的风格。

不说此刻拥有压制优势,哪怕是劣势里,茂野和御幸这对投捕从来就没有胆怯过任何一次正面对决。

但这里的坏球选择。

是基于战术上的选择。

更是因为打席还轮到了身为先发投手的成宫鸣。

既是为了后面的配球考虑。

也是为了尽可能多消耗一下成宫的体力。

‘这可是战术哦,鸣!’

看着那似是带着很不愉快表情,恶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然后才甩掉球棒朝着一垒跑去的成宫鸣。

茂野轻轻扶正自己的帽檐,眼角处于这一刻流露出一缕淡淡的笑意而来。

“诶?直接保送了成宫君吗?”

“应该说是成宫君看球看的很仔细吧,毕竟是决赛,也到中盘了,茂野君控球也的确是有点压力的。”

“在这里坏球数增加了,不是什么好事情吧?”

“唔?反正也是下位打线了,还解决掉了四棒,问题不大啦。”

“就看稻实后续如何应对了啊?”

甚少有人可以看的穿的战术意图,稻实那边,除掉国友监督可以在第一时间里把握到之后,有且仅有成宫、多田野这样的投捕多少有点感觉,那些一般观众们就不需要提了,于他们的视角看来,这就是普通的四坏保送。

有且仅有那寥寥少许眼光毒辣的观众在这一刻暗暗点了点头。

这是比赛中必要的选择。

高中生里可以有这样的思维和判断。

真的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包括前排的那些职业球团的球团们眼神里的那一抹神色变得愈发满意起来。

谁不愿意在今年秋天收到一个真正的王牌投手呢?

而且还是全方面素质都极强的那一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