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下午两点,太阳依旧炽热,但相比于中午那会,却是多了一丝丝微风。

“走!出发!”

破烂候拍了拍李杰的肩膀,豪气冲天道,语气中满满的全是兴奋。

京城里的胡同很多,有那么一句谚语,‘有名的胡同儿三千六,没名的胡同儿赛牛毛’。

尽管李杰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但是被破烂候这么三绕两不饶的,没过一会,就来到一处陌生的胡同。

得亏李杰的记忆力不错,否则还真把他给绕晕了。

又走了一阵,前面没路了,走到了一个死胡同,不过破烂候却依旧往前走着,李杰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走进之后方才发现,这里居然别有洞天。

临近死胡同附近的位置居然开了一道侧门,如果不是特别留心,还真发现不了。

‘有点意思。’

‘这里不会是什么黑市吧?’

李杰如是想到,然而很快破烂候说的话就否定了他的猜测。

咚!咚!咚!

“莲姐,您在家嘛?我小侯啊,收破烂的小侯!”

咚!咚!咚!

没过多久,门后便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脸色苍白,身形消瘦,面带病容的老人。

“咳……咳,小侯,咳……咳,这位是?”

老人说了仅仅说了几个字就咳了好几声。

破烂候笑着解释道:“这位是我的一个小兄弟,自己人,您就放心好了。”

老人点了点头,随即侧着身子道:“快进来吧。”

李杰眉头微皱,他除了在武学上是大宗师之外,在医术上同样也是造诣非凡,单从外表上看,眼前的这位老人已然是病入膏肓了,只怕是药石无医。

‘咦?’

走进院门,李杰方才发现,这里面居然是独门独户的小院,虽然面积不大,但是放在当下却是难得。

破烂候一言不发的跟在老人身后,面色略微有些沉重,脸上的兴奋劲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人的步子走得很慢,破烂候没有去扶,也没有催促,李杰见状大概踩到了一些事情,这户人家恐怕和破烂候早就认识了。

来到正厅之后,老人伸手指了指桌上的物件。

“小侯,东西在桌上,你给估个价吧。”

一个造型精美的瓷杯正静静地伫立在破旧的老木桌上,显得格格不入。

直到这时,破烂候的眼神里方才泛出一丝神采,只见他一个箭步走上前去,轻轻的拿起桌上的小杯,犹如抚摸情人一般,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杯体。

‘原来是这东西,怪不得破烂候激动的不行。’

破烂候手上拿的是斗彩灵芝云纹杯,斗彩又称逗彩,始于明宣德年间,发展到成华年间‘斗彩’的技艺达到登峰造极。

曾经创下2.81以港币的天价成交记录的鸡缸杯,全称便是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虽然鸡缸杯价值过亿,但是它实际上只是成化皇帝的饮酒器具而已。

成化皇帝热衷书画,有一次他欣赏宋代人画的《子母鸡图》,看到母鸡带着几只小鸡觅食的温馨场景,非常有感触,就在这幅画上题了一首七言诗,表达了母鸡对小鸡的呵护之情。

也许正因为如此,成化皇帝萌发了要做成化斗彩鸡缸杯的心愿。

由于鸡缸杯是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对烧制的要求极高,成品率非常低,只有上品才会供奉入宫,次品全都被销毁,因此流传到民间的数量极少。

所以,鸡缸杯才能两次刷新华夏瓷器拍卖纪录,一次是14年的2.81亿港币,一次是99年的2917万港币。

当然,破烂候手上拿的并不是鸡缸杯,而是以成化年间的斗彩灵芝云纹杯为模具,精心烧制的仿品。

李杰之所以一眼就能瞧出来这杯子是仿品,那是因为他见过太多的真品。

成化斗彩瓷器是景德镇御窑烧制的,成化皇帝朱见深是弘治皇帝朱佑樘的爸爸,而李杰第二个世界所经历的时间线正是弘治、正德年间。

虽然御窑厂的瓷器很难得,但是对于位极人臣的李杰来说,那些精美的瓷器不过是玩物罢了,不说普通的斗彩瓷,就连鸡缸杯他也有一个。

可惜副本里的东西带不出来,否则李杰只要返回大明世界,让属下去景德镇御窑厂打包一批瓷器,到时候除了珍贵的鸡缸杯,其他的成化斗彩瓷完全可以批发卖出去。

破烂候细细把玩了一刻钟,擦了又擦,看了又看,嘴巴都咧到后根子去了。

“小子,来,给你开开眼!”

李杰摆了摆手,不以为意道:“一个仿品有什么好看的。”

“哟!”

破烂候眉头一挑,他没想到李杰居然能不上手就瞧出这是仿品,当初他第一眼瞧见的时候,还以为遇到了真品呢。

“有点门道,来,来,您给掌掌眼!”

李杰接过杯子,先是摸了摸杯身,试试手感,随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

成化斗彩冠绝古今,开一代彩瓷先河,为后世所仰慕,康雍乾子孙三代对成化斗彩尤为推崇,其中又以雍正时期的御窑仿制的最为精美,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虽然杯子底部的年款不见了,但是如此精美的仿品,不出意外,大概率是雍正御窑烧制的。

“首先,杯体上的纹饰就有点不对劲,笔法虽然老练,但是却太过呆板,匠气太足,不够活泼,应该是画师临摹出来的,而非原创。”

“另外,这杯子的胎土虽然也是极佳的材料,但是相比于成化斗彩却差了一丝,成化斗彩的胎釉陶炼得极其精细,胎土几乎不含任何杂质,胎釉非常光润,摸起来的手感就像羊脂玉一般,温润、柔和。”

“通过这两点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这杯子是仿制的,但是这杯子做的几可乱真,除了雍正时期的御窑,其他两朝大概是烧不出来的。”

啪!啪!

破烂候听完李杰的评价,毫不吝啬的献上了掌声。

“可以啊!你这都是跟谁学的,对了,听你刚才那么说,莫非你见过真品?”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