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秋杀的气息逐渐浓郁。

一场飘飘洒洒的秋雨始终没有止息。

李梦舟坐在破落巷小院屋檐下的门槛上,望着雨珠连成线,在他眼前坠落,啪啦啪啦地声音很是让人舒服。

“转眼便已入秋啊。”

这个时节正是他决定走出树宁镇,朝着都城出发的时候,也是行走在推开玄妙之门的路上。

恍惚间,离开树宁镇已经一年之久。

也不知道小富婆王盼儿和崔债大哥现在如何了。

还有在花城的林少云和莫莲。

奈何沿天河的路上,并不会经过花城,否则李梦舟真想回去瞧一眼。

遗憾的是,白虹镇里有简舒玄要杀他,虽然简舒玄在跟萧知南打过一架后,便没有了动静,但若是李梦舟绕远路去花城,简舒玄肯定也会跟着,保不准会给林少云带去麻烦。

哪怕绕一下路并不算什么,但李梦舟身边处处都是危机,林少云虽是武夫,但归根结底也只是普通人,若是牵扯上修行世界的事情,那无疑是灭顶之灾。

就算姜国有修行者不能杀害普通人的律法,但也没办法完全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而且江湖武夫在严格意义上也不算普通人,山门修士倒是好一些,山野修士可不会有太多顾忌。

虽然李梦舟不觉得简舒玄会拿林少云做威胁,但他也不敢去赌。

谁知道除了简舒玄之外,暗地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眼睛在注视着他。

而在等待赵三刀把刀锻造出来的期间,李梦舟最迫切的还是希望能够在孤山客的指点下,让修为更进一步,否则这份机缘便浪费了。

萧知南在孤山客的指点下,虽然依旧没有跨过五境的门槛,但也已经很接近,剩下的就是纯粹看她自身的悟性了,跨过五境那道门槛,或许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近些日子里,白虹镇貌似又多了不少江湖人士和修行者,皆是风尘仆仆的样子,但由于白虹镇里本来就有很多江湖武夫和修行者,便也没有人特别在意这些事情。

但李梦舟却隐隐嗅到了一股肃杀之气。

这些突然涌来白虹镇的江湖武夫和修行者,必定来者不善。

在李梦舟或刻意或无意的观察下,他发现那些江湖武夫大部分都聚在一起,而他们手里握着的全是刀,就连那些修行者也都是使刀的。

白虹镇里突然涌来这么多刀客,李梦舟第一时间自然就联想到了赵三刀的身上。

哪怕白虹镇在姜国知晓的人不多,可赵三刀毕竟曾给赵无极锻造过刀,也曾被宗师盟和江湖人士争夺,在寻常百姓的印象里,或许白虹镇很偏僻,也没有什么名气,多数都被忽略,可在清楚赵三刀本事的江湖人眼里,白虹镇绝对不是陌生的。

赵三刀以锻刀出名,那么现在有很多刀客来到白虹镇,理所当然会跟赵三刀有关。

只是李梦舟没想到,居然也会有修行者来找赵三刀。

只因赵三刀在全身心的帮李梦舟锻刀,根本不见客,那些江湖刀客也没有过分打扰,或许也是碍于赵三刀在江湖上的名气,若非必要,便也不愿轻易去得罪。

但这只是暂时的。

赵三刀一生中锻造出了三把宝刀,非是他总共只锻造出了三把,而是有三把刀与众不同,皆是在他能够观想到天地灵气后锻造出来的,附含了灵性的刀,自然不再是凡品。

而运用天地灵气来锻造宝刀,对精神也会有很大的消耗,虽然赵三刀一直都没有停止自己打铁的事业,但寻常时候都是没有运用天地灵气,锻造一些百姓用得着的东西,做着跟寻常铁匠没有区别的活计。

他那第三把刀是月前才刚刚锻造出来的,现在是江湖人闻风而来,但李梦舟却很清楚,赵三刀那第三把刀已经被销毁了,而这第四把刀是属于李梦舟的,在这些涌来的刀客弄清楚情况后,肯定会争夺那把刀。

对此,李梦舟虽然很无奈,但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刀让出去。

还有大约十日,那把刀就会被锻造完成。

到时候白虹镇里必然要变得很热闹。

在李梦舟苦恼的时候,秋雨纷纷里,白虹镇再度来了很多穿着不同服饰,有男有女的年轻人。

他们皆撑着伞,手里也都握着剑。

握着的剑不一定是剑修,但他们一行人里面却有剑客。

一位纵然下着雨,却依旧撑伞看书的青年男子。

这般人物,莫说在姜国,整个世间都是少有,他当然便是梨花书院的北藏锋。

“白虹镇里倒是透着些怪异,修行者和江湖武夫的数量甚至隐隐有超过普通百姓的趋势。”

跟北藏锋并肩而行的谢春风略有疑惑的说道。

谢宁撇嘴说道:“都是些二境小修士,虽有达三境者,但真正的高手没有五指之数,像白虹镇这种方圆没有人迹的鬼地方,也就只有野修愿意来。”

北藏锋神情平静地低头看着书,但他的声音却紧接着响起,“镇子里有不止一位跨过四境门槛的修士。”

谢春风和陆九歌自然也觉察到了,面容都有些肃穆。

谢宁微微一怔,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虽然发愤图强的刻苦修行,进步可观,但也至今没有跨过四境门槛,自然感知不到白虹镇里真正隐藏着的修行强者。

“这里有剑修!”南笙低声轻呼。

她也是跨过四境门槛的大修士,虽然境界尚且不稳定,但也远比谢宁看得清澈,而且蒹葭苑本来便与离宫剑院很友好,对于剑修独有的气息并不难察觉到。

他们初到白虹镇,也没有直接神游探知,纯粹是感知镇子里的修士气息,便也发现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情况。

“看来这白虹镇还真不简单,只因位置偏僻,倒是被忽略的太狠。”

有梨花书院的弟子点燃了寻踪香,此时上前朝着北藏锋说道:“师兄,这镇子里好像没有山外人。”闻听此言的人皆是一怔。

陆九歌思忖片刻,说道:“我们得到消息赶来此地,虽然花费了不短的时间,但山外人应该不可能这么快就撤走,而且看白虹镇里的情况,如此多的修行者聚集,山外人不可能放任不去掠夺。”

这也是让得谢春风他们没有想通的。

他们从都城出发,一路上没有放过任何可能存在山外人的城镇,就连深山里的村落都特意跑一趟,所以他们手里的寻踪香也消耗的很快,但一路上诛杀的山外人其实数量也并不多,虽然整个姜国境内肆虐的山外人加起来也不过数百,可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李梦舟和萧知南也是走得这条路线。

虽然是一路直行,而且抱着后面肯定还会有人经过,便也没有特意去那些漏掉的城镇里搜寻,但也算解决了不少山外人,跟在后面的北藏锋和谢春风,遇到的山外人当然也不会太多。

坻水郡是蒹葭苑的地界,除了单独行动的月从霜,和陆九歌、南笙一行,别处自然也有其他蒹葭苑弟子,既然确信白虹镇里有山外人,便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想来这期间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未曾神游探知,倒是不易被人发现,但似北藏锋和谢春风这般天才人物,自然也容易被旁人感知到。

一直潜藏在白虹镇暗处的简舒玄便注意到了他们。

在坻水郡他最忌惮的当然便是那位蒹葭苑的海棠山主了。

五境大物的神游意识自然是很远的,都城和坻水郡的距离也能一眼望见,也就意味着,其实薛忘忧只要愿意,是能够神游坻水郡的,海棠山主身在坻水郡,当然也能神游都城。

而白虹镇自然也在神游的范围里。

简舒玄之所以选择在白虹镇里对李梦舟出手,且认为都城里没有人察觉得到,非是因神游距离的问题,而是白虹镇容易被忽略,哪怕是五境大物,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注视着整个世间,而是想要看哪里,神游意识便直接抵达,沿途很多事情是很容易被忽略的。

前有天枢院暗探在,能够及时回报李梦舟所在的位置,而白虹镇里没有天枢院的暗探,都城便也没有办法得知白虹镇里的情况,就算想要神游到此,也找不到准确的目标。

可但凡白虹镇暴露在蒹葭苑海棠山主的眼睛里,那简舒玄就很难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了。

薛忘忧的年纪大了,视野有些模糊,或许就算明知李梦舟在白虹镇,他也看不真切,但海棠山主不然,况且白虹镇就在坻水郡的极外围,不管有多靠外,终究是属于坻水郡的,只要海棠山主想,她随时能够看到白虹镇。

海棠山主的眼睛在坻水郡无处不在,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主要在于看运气好不好,毕竟若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海棠山主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注视坻水郡的每个角落,而像白虹镇这种地方,若非有山外人的事情,海棠山主怕是永远都不会注视到这里。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是在寻找坻水郡里山外人踪迹时,海棠山主观察了坻水郡里每个角落,才注意到白虹镇的存在。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