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喝完酒,钟致岩送何海雅回去,她借着酒意靠着钟致岩,手搭着额头,醉眼朦胧地说:“今天的酒真是厉害,头晕得不行,你送我上楼,我怕摔。”

何海雅柔声柔气地说着,钟致岩看着窗外笑,“这不太方便吧,怕摔让人下来接呗。”

听了这话,何海雅坐正了,看着钟致岩说:“我已经不和刘谷雨住在一起了。”

钟致岩歪嘴一笑,“开玩笑开玩笑。”

何海雅又要靠过来,他拿出了手机,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

“我送你到门口。”

何海雅冷哼一声,“又是老爷子有事?”

“唐沁找我。”钟致岩小声地说。

“她找你干什么?”何海雅不满地问。

“她查我的岗不是正常嘛。”钟致岩笑着说。

何海雅更加生气,转头望向窗外。到了小区门口,何海雅要下车,钟致岩拉住她,“别生气,明天我再来接你?”

何海雅没有回答,甩开了钟致岩的手直接下车。车门关上,钟致岩松了一口气,对司机说:“开车吧,回家。”

车开走了,何海雅才往小区走去。在她快到走到小区门口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影。

刘谷雨站在何海雅面前,“我想和你谈谈。”

何海雅吓了一跳,但很快镇静下来,“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说完,何海雅要往走进大门被刘谷雨拉住。

“你干什么?”何海雅回头问。

“谈谈。”刘谷雨低声说了两个字。

何海雅忍住怒意,在原地站定。

“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都可以改。”刘谷雨一开口就说。

何海雅在心里冷笑,她早该料到刘谷雨要谈的是什么。

“没什么要改的,谷雨,我们之间已经没感觉了,好聚好散吧。”何海雅低着头,脸上带着疲倦的神色。

“我还是爱你的。”刘谷雨勉强笑了一下,“如果是那部戏里有亲热戏,我可以去推了。”

何海雅不知道怎么解释,一股烦躁涌上心头,“推了戏?那秦小满又要找上我,说是我害了你。”

何海雅再次转身,又被刘谷雨拉住,这一次她想甩开他的手。何海雅的动作让刘谷雨露出诧异的神色,他习惯了何海雅的依赖和顺从。

两人拉扯间,保安走了过来。刘谷雨还想继续谈,于是赶紧放开了何海雅。

“我只是想把事情说清楚。”

何海雅看了刘谷雨一眼,她跟保安说了两句还是留了下来。

“小满那边我保证不会再出什么事,我会跟她解释清楚。”

“不用了,”何海雅打断了刘谷雨,“她是真的关心你,你还是跟着你姐姐好好生活吧。”

何海雅说得诚恳,刘谷雨却觉得是借口,“我可以和小满断绝关系的,反正我们从小就分开了。”

何海雅冷笑,有点同情秦小满了,“谷雨,说了别这样,我担不起。”

她转头看了看停在路边的车,“那车就送给你了,算我给你的补偿,走吧。”

刘谷雨一时无言,握紧了拳头。

何海雅摸了摸头发,叹气道:“这段时间我很开心,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再缠着我,我的心也不会回到你身上。”

刘谷雨没有说话,依旧盯着她。何海雅低头打了个哈欠,“回去睡觉吧,胡搅蛮缠不累吗?”

见刘谷雨还是没有动作,何海雅娇俏一笑,“我要回去谁美容觉了。”说完,她转身走进了小区。

坐回车上的刘谷雨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满腔怒气无处发泄。

从客人的包厢出来,小满走过走廊。电梯门打开,刘谷雨快步走了出来。小满看清楚小跑着上前拉住他。

“你来这里干什么?”小满问。

刘谷雨神情憔悴,有明显的胡渣,一看就是没有收拾自己。他想甩开小满的手,“放手。”

看见他这样的状态,小满当然没有放手,而说走到他的前面挡住去路,“你回去。”

刘谷雨眼里全是血丝,瞪了小满一眼,“你给我让开。”

“别闹了,谷雨。”小满哀求地这说。

小满不让开,刘谷雨把她推到了旁边,还是走进了包厢区。小满一个没站稳,扶着墙才没摔倒。顾不得撞到墙壁的疼痛,她马上转身跟着刘谷雨。

刘谷雨冲进包厢的时候,钟致岩和何海雅靠在一起有说有笑,很是亲昵。何海雅看见刘谷雨气势冲冲的样子,没有和钟致岩拉开距离,反而更靠近了一点。

“不好意思,钟总,我马上带他出去。”跟上来的小满尴尬地道歉又去拉刘谷雨。

刘谷雨不为所动,小满低声劝他,他听得烦了又推了小满一把。小满跌坐在沙发上,钟致岩着急地伸手去扶,但被何海雅抱着动弹不得。

“没事,让他说吧。”钟致岩说。

“谷雨,我都跟你说清楚了,你怎么……”何海雅窝在钟致岩的怀里一脸苦恼地说到。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老熟人,钟总,你和我姐关系这么好,又给我介绍资源,我还以为要有个有钱的亲戚了。”刘谷雨冷冷地说。

“你别胡说!”小满站起来挡在刘谷雨面前,“赶紧出去。”

“我不怕他。”刘谷雨说着,轻轻地推开了刘谷雨。

“钟总,麻烦你放开我女朋友。”

钟致岩倒是想放开,但何海雅不松手,他又不能像刘谷雨一样动手推人,那么看上去两人都还想连体婴似的。

“我们分手了,刘谷雨。”何海雅不耐烦地说。

“分手?我们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刘谷雨嚎叫起来。

“没感觉了,就这么简单,我没有从你身上拿过什么。”何海雅不忘替自己辩解。

“我,”刘谷雨一时语塞,拍了拍胸口,“你觉得我是看上你的钱吗?我也是真心的。”

“是什么你心里清楚,我的心意也很清楚了。”

何海雅看向钟致岩,刘谷雨再傻也看出来了,他红着眼睛愣了一下,之后拿起了桌上的酒杯狠狠地砸在地上。

一声刺耳的破裂声,何海雅转头埋在钟致岩的怀里,钟致岩觉得有点危险抱紧了何海雅。

“谷雨,你到底要干什么?”小满慌张地去阻拦刘谷雨。

正在气头上的刘谷雨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摔碎了一只杯子还不解气,又去扫桌面上的瓶瓶罐罐。玻璃破碎的声音接连不断。钟致岩已经护着何海雅躲到了角落。小满见势不对,拿起对讲机呼叫保安。

两个彪形大汉很快赶到,架住了正在搞破坏的刘谷雨。刘谷雨看着钟致岩和何海雅,看着他们抱在一起他又想挣脱,但力气又不敌保安,只能气喘吁吁地看着。

“快把他带出去。”小满催促道。她生怕刘谷雨在这里受了刺激再做出过激的事。

保安拖着刘谷雨往门口走,刘谷雨突然冷笑起来,“你们等着吧,赶走我容易,还有别的事等着你们呢。”

刘谷雨的笑声有点惊悚,等包厢门关上才渐渐听不见。

钟致岩拍了拍何海雅,“没事了。”

何海雅抱着钟致岩声音有点颤抖,“他之前已经这么威胁过我了,我害怕也忍了。我现在……只有你能保护我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