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老熊被弘光拉住,听到弘光的话,这才愤愤的将皇宇辰仍在祭台上,嘴中嘀咕的骂了几句,将拳头也收回去,恶狠狠的看着皇宇辰,道:“你小子可厉害,这么戏耍老子的人,这辈子可都没几个。”

皇宇辰看到这样的架势,赶忙道:“晚辈不懂事,还请前辈息怒。”一边说着,一边配上一张笑脸。

皇宇辰现在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次碰到的这几个人,和之前碰到的那些人可都不一样,自己给他们设下的下马威人家不光没接,反而直接上来就揍,这皇宇辰可吃不消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已完全放下了自己会有生命危险的担忧,不过他刚才可是看到了老熊的拳头,那一拳要真的打在自己身上,就以自己现在的状态,真的不死也残废。

“你还知道叫前辈?”一旁的弘光将老熊拉到自己身后,他自己站在皇宇辰面前,脸上带着微笑,看着皇宇辰,道:“你就是这么见前辈的?上来就给我们耍无赖?”

“前辈这可冤枉晚辈了。”皇宇辰从祭台上下来,冲几人躬身行礼,方才弘光的那一巴掌真的没用什么力,现在皇宇辰的脸上也只有一种肿胀的感觉,已经不大疼了:“这几日晚辈被弄得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刚刚看到几位前辈气宇轩昂,以为仍是梦境,就赶忙再次睡下了,谁想到几位前辈就在晚辈眼前,恕晚辈眼拙。”皇宇辰再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谦卑的笑意。

这些人和之前自己碰到的那些人不同,同样是在经脉空间内,之前碰到的不是自己,就是自己之前的故交,这次碰到的明显不是,对于这种一言不合就开揍的人,皇宇辰也有应对的方式,和对付肖一博一样就行了。

“呵,没想到你小子还会拍马屁。”弘光闻言,咧嘴一笑,也明显不想再追究方才皇宇辰的动作,凑近轻声问皇宇辰:“怎么,你小子在这种地方看到我们三个家伙,就不觉的奇怪?”

“奇怪!”皇宇辰立刻点头,道:“不过晚辈直到三位前辈不会对晚辈怎样,故此也就不惊讶和紧张。”

对于眼前这几个人,他们现在的状态和之前肖一博刚刚见到皇宇辰的状态差不多,肖一博是皇宇辰的叔父,自然会对皇宇辰亲近些,而这些人费了周章将自己弄到这里,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对付自己的,这种感觉被皇宇辰敏锐的捕捉到了,故此也立刻就有了应对的方式。

“呵呵呵,你小子说话倒是滴水不漏。”弘光微笑的点点头,道:“不错,没看错你,的确不错。”说完,他回头看向身后的白发老者。

从老熊将皇宇辰抡起来的时候,白发老者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皇宇辰,他要看看皇宇辰怎么应付眼前的局势,皇宇辰这种如泥鳅般说话的方式让原本心中也有气的弘光都露了笑,自然也让白发老者感到满意。

“你能快速的分析出眼前的形式并且做出判断,寻找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来处理,看来之前我们都低估你了。”白发老者看着皇宇辰,双目微眯,脸上同时也露出笑容,轻声问道:“小友,你可知,这里是何处?”

皇宇辰闻言,左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周边除却几人附近的祭台之外,其余一片荒芜,只有纯白色的空间,明亮而透彻,皇宇辰再一次确认了这就是经脉空间,但脸上却露出一阵茫然,而后看着白发老者,轻轻摇摇头,道:“晚辈不知。”

“呵呵呵,可真是小狐狸。”白发老者笑着摇摇头,而后对皇宇辰道:“你体内的能量运转方式已经初步的具备了凝练物质的能力,要获得这种能力,必然要进到这一层的时空之中,现在老夫问你见没见过,你却说你不知道,你小子撒谎都不带脸红的。”

皇宇辰一听,心中一阵骇然,但脸上却不动声色,依旧是一脸的无辜,道:“前辈说的什么意思,晚辈不明白。”

“好了,你别跟他周旋了,这小子嘴硬。”一旁的弘光此刻插嘴,看着皇宇辰,道:“你小子别装了,你的事情我们都清楚,你是皇烨煜的第四个儿子,你到这里来是命中注定的,虽然不知道你之前都经历了什么,但很明显你进入过类似的空间之中,这种事情在我们面前就好似透明一般,你根本不可能在这上面撒谎。”

皇宇辰闻言,冲弘光微微躬身,行了一个晚辈礼,而后站在原地,既不道歉也不说话,脸上还挂着之前那种无辜且茫然的表情,一语不发。

“小子,事情我已经跟你说了。”弘光看到皇宇辰这个样子,心中一笑,直到皇宇辰已经默认了,道:“你不必怀有敌意,你父亲当初就是我们选中的,看你的年龄,现在应该刚刚十七岁吧?”

皇宇辰闻言,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还是什么都没说。弘光几句话所透漏的信息,已经让皇宇辰心中如惊涛骇浪,他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这种情绪表现出来被这几人感知到,但这种控制几乎超过了皇宇辰的极限,如果再有其他动作或语言,自己绝对会露出破绽。

皇宇辰此行的目的,就是进入之前自己父王进入的洞穴之中一探究竟,但之前自己的父王却一句话都没和自己说。后来叶观说的也是两人进入了一处洞穴,却并没有说其中哪怕一丝细节,之前皇宇辰也完全没往这个方向去想,现在听了此人的话才知道,当初自己的父王哪里是进了什么洞穴,他当初进入的就是古门之中!

这些人一定直到很多自己并不知晓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直接关乎到皇宇辰一直追寻的秘密,此刻他心中紧张万分,之前一直在搜寻,却没想到有一天这秘密的答案会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皇宇辰一时之间没有消化,他不敢开口说话,生怕自己那一句话说错了,引得这几个人怀疑,后面的事情就不和自己说了。关于东王府的一切,自己父王的一切,自己的一切,可能在这里,都会得到答案。皇宇辰缓慢的呼吸,头颅微微的低沉着,不让对面的几人看到自己的眼睛,怕透漏出哪怕一丝情绪让几人捕捉到,影响他们后面的诉说。

弘光看了看皇宇辰的样子,心中又是一笑,他已经看出了皇宇辰内心之中的紧张,在这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面前,皇宇辰还是太嫩了,他的一举一动和心中所想,几乎都完全暴漏在几人眼前。

“当初你父亲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一件东西,我想,这件东西就用在你的身上了吧?”弘光看着皇宇辰,语气轻微的问道。

“晚辈不知。”皇宇辰轻轻的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也尽量让自己的话语简短,他当然知道这人口中说的一件东西是什么,必然就是斑斓战甲,只是皇宇辰对这件宝物自始至终也没有任何印象,也不知道其作用是什么,只知道当初自己还在襁褓中的时候,被放在混元阵中,父王为了不让自己被阵法反噬,刻意拿出了这件战甲提自己保命。

而现在,皇宇辰在这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这斑斓战甲并不是叶观说的那么简单,从这里拿出去的东西,必然非同凡响。

“也对,此事你可能真的不知道。”弘光没有说话,一旁的白发老者却开口道:“按照时间推算,那时候你应该才刚刚出生,对这件事没有印象也是情理之中的。”

“你知不知道你爹用战甲做什么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老熊忽然开口,皇宇辰听到他这么说,立刻眼前一亮。果然,这些人口中说的东西,就是斑斓战甲。而且皇宇辰也立刻联想到了之前田舜和自己说过的话。

一件东西……

看来,这斑斓战甲,真的不是简单的一个能够防护的铠甲那么简单。

皇宇辰继续保持平和的状态,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抬头看向老熊,轻轻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老熊看到皇宇辰的样子,明显一叹气,看样子这东西对于这个老熊来说,也不算普通之物。

老熊忽然的话语打断了白发老者的思路,一旁的弘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瞪得老熊直接低头不说话了,而后弘光看向皇宇辰,开口问道:“小子,你到这里来,是谁告诉你的?可是你的父亲?”

“不是。”皇宇辰摇摇头,道:“父王离世突然,什么都没和晚辈说,晚辈也不知道这里是何处,只是后面听王府的前辈说过,让晚辈到父王曾经进入的洞穴.里来,晚辈一直以为这洞穴在蛮荒丛林的深处,没想到是在这里。”皇宇辰如实诉说,说这些话的时候情绪没有丝毫波动,他讲的完全是事实。

弘光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回头看向身后的白发老者,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担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