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而现在的皇宇辰,脑中只浮现出一个让自己心中震惊的字眼:瞬行者。

而且是高等级的瞬行者,素容的级别,高出了当初的疾影。光凭弘光的这一次举动,就让皇宇辰的脑中好似炸开了。

他知道这三个人来历不凡,但却完全不知道这些人和瞬行者还有关系,或者说他们就是瞬行者的一员?

当初皇宇辰问过苍茫城主瞬行者的事情,他大概了解了一些,瞬行者在这世界上并不只有素容和疾影这几个,而是分为不同的几波人,至于他们到这个世界是来做什么的,皇宇辰却完全不明白。他只是从疾影和赤弘宗的人对话中的只言片语了解到,在赤弘宗的瞬行者涉及了三十年的约定,而这一切好似也和东王府有关。

“他们……是瞬行者……”皇宇辰呆呆的站在弘光身边,脑中一片混乱,这和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没有想过这一切都会与瞬行者有关,而且当初瞬行者出现的时候,皇宇辰也并没有觉得他们会和自己真的有什么关系。

当然,肖一博除外。他是因为和疾影之间的约定才从赤弘宗下来的,后面和皇烨煜一同创立了东王府,在皇宇辰的认知之中,也根本不觉得肖一博和瞬行者有什么极深关系,或者说不觉得瞬行者和东王府有什么很深的关系,肖一博进入东王府,在皇宇辰看来,更多的是他自己的选择,而并不是一个未知势力的布置。

“他没说假话。”弘光看了一眼暴怒的老熊,不动声色的将皇宇辰挡在身后,而后冲老熊道:“你这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你们都觉得他是奸细了,那老子还不灭了他?”老熊闻言一瞪眼,怒气一点未消,恶狠狠的瞪着躲在弘光身后的皇宇辰,道:“小子,你别躲,老子现在就捏死你!”说完,老熊再次上前,伸手就冲皇宇辰抓来。

皇宇辰下意识的向后躲,但老熊的手却根本没有碰到皇宇辰,径直被他身前的弘光挡住了,弘光一只手轻易的抓住了老熊的手腕,而后看着老熊道:“不要动手,你要明白,这里还是我说了算。”说这句话的时候,弘光收回了自己脸上的那种邪魅的笑,现在是一脸的严肃,老熊看到这样的弘光之后立刻一咬牙,而后直接将自己的手腕从弘光的手中抽回来,道:“好!你说了算!”抽回手腕之后的老熊立刻走到一旁生闷气去了。

很明显的,在场的三人之中,弘光占据主导地位,一旁的白发老者和身材魁梧的老熊,实际上都算他的下属。

皇宇辰此刻已从方才的震惊之中缓了过来,并在脑中制定了新的计划,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真相的复杂也完全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期。

之前得到的种种碎片线索,现在因为弘光的出手,好似被拼上了最后一块拼图,皇宇辰之前的所有经历,好似都能连在一起了。

当皇宇辰意料到在苍莽城主之后还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掌控这一切的时候,皇宇辰并没有想到这有可能是瞬行者,不光没想到,他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想。但现在看来,这一切很可能都和瞬行者有关系。

方才弘光亲口说过,自己的父亲就是被他们选出来的,那当初自己父王进入的洞穴,很有可能就是之前发现石门之前通过的城墙之下的通道,这一切都和瞬行者有关系,甚至整个祈天帝国,都和瞬行者有脱不开的关系。

自己父王经过历练回到帝国,放弃继承皇位的权利,选择替帝国开疆扩土,最终建立了东王府,而在建立东王府的过程中,他进入了这里,被这些瞬行者选择。

皇宇辰站在原地,忽然间极多的碎片涌入他的头脑之中,让他有一种头疼欲裂的感觉,他看着眼前走开几步站在一旁的老熊的背影,已经不知道该从何入手去分析了。

总之,现在已经可以能够确定,这里就是他想要了解的核心秘密的开端,无论如何,只要皇宇辰自己还有命从这里出去,出去之后的皇宇辰,必将走上另外一条道路,这可能是从许久之前,就被人定好的一条道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算是皇宇辰自己选择的道路。

皇宇辰正站在原地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小友,你方才说的,我们信了。”皇宇辰一回头,就看到之前那个白发老者站在自己身后,此刻他离自己的距离极近,几乎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皇宇辰甚至能看到这老者脸上细密的皱纹,能问道他身上传来的一股异样的气味,这味道无法形容,总之让人闻了有一种虚幻的迷惑感,就好似这人不是站在自己面前,而好似在很远的地方一样。

故此,皇宇辰并没有做出什么应激的反应,而是下意识的点点头,脚步都没向后退一下,点头的动作也显得十分木然。

白发老者微微一笑,自动的后退了一步,此刻,一身红衣的弘光忽然出现在白发老者的身侧,同样是一脸笑意的看着皇宇辰,目光之中透着一丝柔和。

皇宇辰摇了摇头,从方才那种奇异的感觉中缓过神来,看到两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步的距离,立刻躬身,微微行礼。

“小友,你说你们东王府和天清城之间有嫌隙,可否如实告知?”弘光的脸上再次出现笑容,看着皇宇辰,语气柔和了许多,他的目光之中也不再夹带锐利的感觉,让皇宇辰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皇宇辰随机轻轻点头,而后如实道:“这要从我父王战死的消息刚刚传来开始说起。”

随后,皇宇辰将他知道的,东王府和飞地以及天清城之间发生的事情如实诉说,只不过在诉说的过程中隐去了他曾经去过苍茫山的情况,也并没有说混元阵的事,因为事情的重点并不在此处,故此弘光和白发老者也并没有发现皇宇辰有所隐瞒的情况。

许久之后,皇宇辰将飞地的所有事情诉说完毕,此刻白发老者和弘光脸上的笑容已是有所收敛,但却还说不上严肃,很显然是在分析和消化皇宇辰所说的情况。

白发老者作为这里的长久守护者,本身就知道东王府和飞地之间的战事,不过他却不知道其中许多细节,皇宇辰将他到飞地之后的所有事情和细节事无巨细的全部诉说,其中重点描述了天清城在这场战斗之中的各种表现,这些事实引得白发老者和弘光深思。

“后面你们就退回去了?”过了一会,弘光再次开口问道。

皇宇辰点头,道:“是的,我二哥皇永宁带着大队人马退回了东王府的属地,从那之后就东王府就一直守着黑石大桥,再也没踏上飞地一步。这也是当初天清城和东王府的约定,他们让我们东王府的叶观城主加入他们,以此作为交换,让东王府的大部队撤回属地。”皇宇辰如是回答。

“他们废了这么大的心思,就为了一个叶观?”弘光微微皱眉,转头看向一旁的白发老者,那意思显然是在问他怎么回事。

“叶观我知道。”白发老者轻声道:“当初皇烨煜到这里来的时候,祭品就是这个叫叶观的人,不过他的生命力顽强,一道阴之力打入他体内也没有立刻要了他的命,皇烨煜从这里出去的时候,将他带了回去。当初我料想他活不了多久,却没想到居然坚持了这么长时间,最后还引出了这么多事情。”

“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弘光闻言一皱眉,但明显现在不是要讨论这件事的时候,他将目光转向皇宇辰,继续问道:“后面的事,全部都说了。”

皇宇辰闻言,再次点头,这些事情他本来也没打算隐瞒,这些都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如果这些人要去探查,也很容易就能知晓,故此皇宇辰将他从飞地回来一直到赤弘宗之间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其中隐瞒了自己身体的变化,重点说了自己昏迷之后东王府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叶观和宁乙袭击东王府的事件。

这些事在其他地方可以当成秘密,但在这几个人面前,皇宇辰却直接说了出来,目的之一是洗脱自己奸细的嫌疑,目的之二就是将矛盾的焦点引到天清城身上,让这几个人真的能成为自己的后援,也让自己能够真的和他们站在一起。

因为事情已经十分明显,东王府的建立如果是他们授意的,而天清城是东王府的敌人,那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场的这三个高手的敌人。

“你是说……叶观离开东王府没多久就再次出现了?而且他的修为能力和年龄都有了很大的增长?”白发老者听闻这样的事情之后,脸上终于挂不住了,从方才较为平和的状态,明显变得有些焦虑。

“对。”皇宇辰看着白发老者,轻轻的点了点头。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