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然而,就在下一刻,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莫良泰然自若,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一名蓬头厉齿的灰发老翁不知从何而来,就犹如凭空出现一般横在了莫良的身前,帮莫良挡下了幽龙的攻击。这灰发老翁就犹如横挡在莫良面前的万丈高山一般,幽龙的攻击打在灰发老翁身上,攻势犹如泥牛入海,瞬间湮灭!徐如惠和董七胖等人皆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道源境二层强者的攻击竟不能撼动其分毫,这灰发老翁到底是何方神圣?幽龙在内的一众魔族强者更是瞪大了双眼,战争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北境中隐藏的人族强者几乎悉数露面,他们竟从来不知还有这么一号人物。此外,不知是错觉还是怎地,幽龙发现自己竟然在这灰发老翁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就像是死物一般,这灰发老翁,究竟是人还是鬼?!灰发老翁,自然就是屠伯,龙道子说过,屠伯乃是他好友所制的一种战斗傀儡,其攻击能力虽然只有道源境一层的水平,但是制作它的材质极为特殊,根本就不是流云大陆上的力量可以摧毁的。换而言之,道源境四层之下,没有力量可以摧毁它,就连魔皇都做不到的事情,何况幽龙乎?除非是耗尽屠伯的能量,否则,它就是一个不知疲倦和痛疼,且肉身无敌的大杀器!“你又是什么人?”幽龙怔怔的望着屠伯。屠伯却根本就不搭理他,犹如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化为一道飙影飞掠而去,主动朝着幽龙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屠伯的每一拳都蕴含着足以开山劈石的恐怖威能,势大力沉,凶狠无比的朝着幽龙砸去,发出惊人的爆响声,惊天动地!“你、你们欺人太甚!”幽龙愤怒无比,浑身的道源暴起,煞气滔天,其挥舞的黑色龙爪上更是散发出无比恐怖的气息,转眼间和屠伯激战在了一起!幽龙那叫一个气啊,先是有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少年不将他放在眼中,如今又凭空出现了一个糟老头子,一言不合,哦不,是片言不回便主动朝着自己发起狂风骤雨般的攻势,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今天要是不将这不知死活的一老一少斩杀,有何颜面继续位居十二邪主之位?幽龙一族一向以强悍无匹的肉身见长,幽龙最擅长的也是近距离肉搏血战,然而遇到屠伯,他就悲剧了。仅仅是和屠伯短暂的交手,幽龙的内心便惊涛迭起,掀起了浪千丈。他只感觉自己的每一击仿佛都打在了一块坚不可摧的铁板上,这灰发老翁的肉身居然比自己还要强大数倍!更令他震惊的是,这灰发老翁仿佛不知道痛疼为何物似的,仗着肉身无比强大,也丝毫不在意暴露自身的破绽,完全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搏命攻击!不一会儿的工夫,幽龙已经满身是伤,这些伤倒不全是屠伯给的,大部分都是他的攻击打在屠伯身上,被反震出的伤,幽龙苦不堪言……而就在屠伯和幽龙战作一团时,幽龙的手下,那上千名魔族强者也开始对莫良等人发起了攻击。徐如惠和董七胖等人虽然不知屠伯是何方神圣,但此人明显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他能牵制住幽龙这个最大的威胁,那么他们就有希望突破魔族的防御逃脱了!就在徐如惠和董七胖等人准备大开杀戒,杀出一条血路时,莫良却是挡在了他们的身前,淡淡笑道:“不用你们出手,给我个机会,让我试下我新练成的招式吧。”徐如惠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这里是你练招的地方吗?而且据她所知,莫良的炼丹水平虽然高超,但其修为不过是天罡境四层,而包围他们的上千名魔族,有一半都是天罡境强者,其中不乏高阶天罡境的强者,莫良这点修为,在如今这个场合根本就不够看!这莫良也太胡来,太不靠谱了吧!然而,当一股震荡的能量波动从莫良体内汹涌爆发而出时,徐如惠当即就愣在了原地。道源能量!至精至纯的道源能量!!形如聂凌施展御剑术那般,源木剑从莫良的背后呼啸飞出,而源木剑的剑身之上,陡然间竟有皎洁的银光涌起,随即一股惊人的剑意自剑锋出激荡而出,直冲霄汉!斩月剑意!众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上万道熠熠闪耀的银月光剑涌起,如仆见主般臣服在莫良身周,似星辰大海的磅礴壮阔!小玄剑阵瞬息成型!而且是融合了斩月剑意的小玄剑阵!莫良振臂一挥,宛如蝗虫遮天一般的银月光剑极速狂飙起来,银月光剑狂风暴雨般的飞卷着,剑势如网,凌厉无匹!那些冲上前来的魔族强者无一例外,瞬间被银月光剑绞杀,漫天都是血雾!那些意识到不妙,神色勃然大变,急忙飞退开来的魔族强者也不能幸免,即便他们瞬息间飞出数十丈,也被追踪而来的银月光剑无情的贯穿身体,身体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血窟窿,一命呜呼……漫天魔族,哀哉痛乎!仅仅是数个呼吸的工夫,上千名魔族强者便悉数被斩杀!“我靠!良哥这也太强了吧!”董七胖的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饶是聂凌这么冷静的人都呆住了,而且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自己又从莫良的招式中看出了《御剑真诀》的影子……徐如惠更是思绪凌乱,她能感受到,莫良已经踏入了道源境,只不过气息比一般的道源境一层稍弱一些,应该是半步道源境!可莫良半年之前不还是天罡境四层的修士吗?难道说短短半年时间,莫良便晋升了六七个等级?不可能!一定是之前的消息有误,莫良之前肯定隐藏修为了,他应该早就是天罡境大圆满的修士了,经过半年的闭关,方才踏入半步道源境,一定是这样!可即便莫良跨入半步道源境,也没道理这么厉害啊,一招秒杀在场的上千名魔族强者,这种惊世骇俗之举,就连一般的道源境二层强者都很难做到!这也强的太离谱了吧!正在和屠伯苦战的幽龙注意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一名半步道源境的少年一招解决了他的全部手下???幽龙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恨不得马上醒来!愣愕间,幽龙结结实实挨了屠伯一记重拳,脑袋瞬间嗡嗡响,剧烈的痛疼告诉他,他不是在做梦!天呐,这都是些什么妖孽!幽龙心中的恐慌超过了战意,与屠伯拉开距离,转身便跑。一番交手下来,幽龙发现,这灰衣老者的肉身强大的匪夷所思,自己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但自己要走,他也绝对拦不住自己!却不料,幽龙刚飞出不足百丈,一只仿佛从天而降的巨大虎掌,像打苍蝇一般,“啪”的一巴掌将他从天空拍落!幽龙的身体化作炮弹,在一阵响彻天地的轰然巨响中,身体砸穿了地面……徐如惠和董七胖等人愕然,怔怔的望向幽龙被打落的那片天空,只见一头身长五丈有余,吊睛白额的庞然巨虎横立在天,其一双巨大的虎眼中闪动着慑人的雷芒,威风凛凛,霸气侧漏,犹如天虎下凡!正是小白虫!小白虫借助在甘国妖兽山脉中服用的天霖果,以及丹源金液,成功进阶为五阶初级妖兽,并拥有了御空而行的神通力。从此,小白虫不仅能在陆地称王称霸,天空,亦是它纵横驰骋之所!修士在流云大陆的修为巅峰是道源境三层,而五阶初级妖兽,便是妖兽在流云大陆所能进化的巅峰,相当于人族道源境三层的超级强者!徐如惠和董七胖等人皆是深受震撼,面面相觑。而那被小白虫一掌拍落在地,躺在巨坑中苟延残喘的幽龙则是在大口吐血,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若不是幽龙的肉体足够强悍,小白虫那一掌可能已经把他送走了,即便现在没死,他也几乎丧失了战斗能力。莫良并没有杀幽龙,感受到有不少魔族强者的气息正在向这里飞掠而来,莫良带着重伤的幽龙,呼唤着一脸愣愕的徐如惠和董七胖等人坐上小白虫巨大的阔背。小白虫旋即便化作一道巨大的虹光掠向远方,小白虫口中吞吐的霹雳雷电,将沿途阻挡的魔族强者尽数化为灰烬,带着众人强凶霸道的离开了丹城!路上,莫良从董七胖的口中了解到了这半年来发生在北境的剧变。饶是莫良如此镇定的人,脸色都几经变幻。其实,当日那些神秘人袭击惜惜和墨婉儿时,莫良心中就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隐隐感觉此事可能和落刹城有关,毕竟,以蒋无言在北境的地位,除了落刹城的人外,又有谁敢去不计后果的招惹呢。只不过莫良当初只是有这么一抹一转即逝的念头,没有任何的证据,便也没有明言。莫良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猜中了,落刹皇果然有问题,不过莫良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身为北境之主的落刹皇居然就是魔皇,也难怪魔族能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占据大半个北境,将人族打压的退守一隅……莫良随即又向董七胖询问起了他最关心的问题,惜惜、闫霏等人如何?卫国如何?在从董七胖口中得到众人皆是平安无恙的回答后,莫良方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莫良将目光投向了被徐如惠看押的幽龙身上,稍作犹疑,最终还是问:“黑凰何在?”莫良突如而来的发问让徐如惠和董七胖一脸茫然,幽龙也是一脸懵逼,他还以为莫良要问他什么魔族的机密呢,却没想到竟是问这么无关紧要的问题。实际上,莫良是替识海中的小菠萝问的。最开始,莫良对小菠萝这个想夺舍自己的魔族是没有丝毫好感的,留着她单纯只是为了榨干她的剩余价值,等她对自己没什么用的时候便将之焚灭。但随着一段时间的相处,莫良已经习惯了小菠萝这个腹黑又话痨的小魔女在自己的识海中叽叽喳喳,这段时间小菠萝不在,他反倒是不适应了。而且他发现,虽然小菠萝有时腹黑又邪恶,但骨子里其实就是个没长大的魔族女娃,至少在自己面前,单纯的像个孩子,夺舍他人这种事情,可能在她所受的教育里,就跟困了想睡,饿了想吃一样,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他们种族之间是天敌,天生对立,这点无可厚非,譬如狮子搏兔,兔就该死吗?狮子就是邪恶的吗?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罢了。而小菠萝之前以自损神魂的代价,助他鞭杀隆多,拯救宗门,虽然有他胁迫的成分在里面,但莫良还是记下了这份情谊,而且一路走来,他能到达今天这一步,小菠萝确实帮了很大的忙。如若小菠萝真的想离开,去寻找黑凰一族,莫良愿意放她一马,哪怕以后在战场上为敌……小菠萝其实也就是试探性的问下,如今人魔大战爆发,她以为,莫良过去都不会放过她,如今肯定更不会放她离去。但她万万没想到莫良这次居然变了性子,愣愕之余,心中也不由涌现出一抹暖流和感激。“嘿嘿,没想到老大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然而,幽龙的回答却是让小菠萝的笑容僵滞了。“黑凰背叛魔皇大人,已经被魔皇亲手斩杀,黑凰一族也已经被灭族肃清。”此事本来就不是什么机密,幽龙没有丝毫顾虑便道了出来。识海中的小菠萝顿时陷入了沉寂……莫良则是为小菠萝默哀一秒钟,然后照着幽龙的屁股猛踢了一脚,又险些踹掉幽龙半条命,算是为小菠萝出口气吧。幽龙可怜巴巴,一脸委屈,我特么都实话实说了,怎么还打人?!徐如惠和董七胖等人则是持续懵逼…………圣域,人族联军大营。在一处万众瞩目的讲武场上,一名黛眉红唇,凤目皓齿,容貌和身材皆是堪称完美的年轻女子正在发表着振奋人心的演说,鼓舞军心,让士气低落,萎靡不振的人族大营又逐渐充满了希望和生机。这女子,正是闫霏!当日闫霏在收拾完蛮荒秘境的残局后,趁着那位代理族长外出,在三长老等人的协助下,率手下“杀”回闫氏一族,成功用武力统一了闫氏一族!紧接着,还不容闫霏松口气,魔族便死灰复燃,魔族在相继沦陷丹城和器塔后,又将兵锋指向四大古族在内的境主域顶尖势力。闫霏反应及时,果断率领闫氏上下放弃祖地转移,方才保存了闫氏一族的有生力量,而相比与闫氏,四大古族中的其它三族试图以祖地的护族法阵等为屏障,背水一战,结果皆是损失惨重,甚至有两族连老祖宗都被魔皇斩杀,最后逃出升天者寥寥无几。后来,在圣月宫和神阳殿的领导下,境主域的残余势力组成人族联军,对抗魔族如火如荼的侵略。而在与魔族长达半年之久的战争中,闫霏表现出了出色的大局观以及出众的领导和指挥天赋,被联军推举为统帅,和圣月宫宫主,神阳殿殿主并立为人族联军的最高指挥,指挥对抗魔族的战斗。人族联军目前尚能固守圣域,闫霏可谓功不可没。此外,闫霏由于得到蛮荒秘境中红袍女子的衣钵,道源境之下根本就不存在瓶颈,在与魔族半年的对抗中,闫霏也成功突破天罡境大圆满,步入了道源境一层。此时,在听闫霏发表演说的人群中,不止有那些生活在惶恐和绝望中的人族底层修士,还有许多曾经在境主域名声赫赫的大人物,甚至还有圣月宫与神阳殿的强者,段淮安、冯图南、邹阳、郝如云……以及惜惜和蓝烟二女!当初蒋无言离开时给郝如云留下了一块神念玉佩,蒋无言告诉郝如云,他若是一月之内未能回来,郝如云便可感受神念玉佩中的内容,并按他的交代行事。郝如云是除了蒋无言和段淮安外,第一个意识到落刹皇有问题,并且境主域可能将要发生剧变的人。他第一时间便将消息扩散了出去,只可惜罕有人相信他说的话,毕竟,在境主域大部分人的眼中,落刹皇的形象一直都是高大伟岸的,是北境守护神般的存在。不过郝如云可不管别人相信不相信,也懒得做口舌之争,他将消息扩散出去,完成蒋无言交待的任务后,便第一时间带着惜惜溜了,并吩咐蒋无言的侍卫将墨婉儿送回了甘国避难。但郝如云没有想到,事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不光是境主域大乱,遭受魔族入侵,处处烽烟战火,就连十国也未能幸免。在圣月宫和神阳殿领导境主域残余势力组建人族联军后,郝如云听说蓝烟是圣月宫宫主的亲传弟子,便果断带着惜惜来投奔蓝烟了。蓝烟自是欢迎的不得了,她和郝长老本就熟识,和惜惜师妹更是在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亲密无间,二人的到来,正好可以帮她解闷。再者,联军内部正缺炼丹师呢,而郝长老和惜惜可都是地阶炼丹师,正是联军所需的人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