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小道子竟然骑在蚩龙的脑袋上?

天梦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滚圆,脑海剧烈的轰鸣了起来,心里掀起滔天狂狼,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却见小道子正以一种帅气的姿态站在那里,那一张明明很得意却是故作淡定的脸着实让人很想一巴掌抽过去,然后狠狠的吐几口口水,在抬起脚狠狠的碾压几下。

实在是太贱了,你不打他的脸都要自我怀疑说自己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了。

因为她编造出来的那张剑网被蚩龙完美躲过之后,所以哪怕李泽道手持魂剑,她也对李泽道不是太有信心。

天梦设想过多种可能,甚至想过从此再也见不到小道子了,以小道子的那种猪脑子怕是要跟蚩龙同归于尽。

但是她还真没想过说,小道子竟会站在蚩龙的脑袋上,以一种绝对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

他究竟对蚩龙做出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了,以至于蚩龙竟然心甘情愿的成为了他的坐骑?

这种事情,天梦都自认为没办法做到,除非头顶上方那该死的禁锢即将被打破。

蚩龙若是不想被天界的强者给灭了,只能乖乖过来让她骑。

蚩龙感受到那个白痴女人的那种怪异目光,只觉得整条龙都不好了,恨不得立即赶紧找条缝隙钻进去。

真是耻辱至极啊!

在李泽道的命令之下,它不得相当屈辱的放慢了速度,飞到天梦跟前。

蚩龙的清楚的看到,那个该死的女人的眼神变得玩味,流露出浓郁的嘲讽,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一个龙爪过去将她那双丑陋的眼睛给挖出来。

尼玛的,老子就是想被骑怎么了?

李泽道站在那里,在浓郁魔气的衬托之下,仿若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似的,洁白无垢。

李泽道忍不住在心里赞叹,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啊,当真帅得让旁人都没法活的地步啊。

你看脚底下这条龙,就自卑得寻死觅活的,坚定不移的认为它没有资格当自己的坐骑。

李泽道看着天梦,眼神里流露出自认为最为帅气的笑容,声音充满了磁性:“天梦姐姐,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骑龙?”

“……”

蚩龙羞愧想死,更想让这个将它往死里羞辱的白痴死!

老子让你该死的白痴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让这个该死的女人骑?难道你这个该死的白痴不知道她是天界的人?

难道你就不怕盘古一发怒一个可怕的龙息降临喷死你?

蚩龙反抗不得,只能闭上它那双猩红无比的大眼睛,努力的无视这个该死的白痴的存在。

天梦足足楞了好一会儿,随即脸上露出了以往那种妩媚露骨的笑容。

“小道子,你当真让姐姐太意外了。”

天梦心思涌动得厉害,想着各种可能性。

随即,眸子里流露出了然的情绪,她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蚩龙之前完美的躲过那张剑网的绞杀,怕是躲进了盘古所留下的一个空间亦或者是阵法里头。

现在它更是沦为小道子所养的一条狗……

所以想也知道,那空间亦或者魂阵里,留有盘古的一缕魂魄,只有盘古的魂缕,放才能让蚩龙如此畏惧,沦为坐骑。

李泽道摆了摆手,相当谦虚的表示这压根就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畜生嘛,不听话的话你就要好好教育它,给它讲道理,用你的魅力去征服它,它知道自己错了也就乖乖的让你骑了。”

蚩龙气得那庞大的身体狂颤,它知道在不好好发泄一番的话,它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于是它嘴巴大张,狠狠的冲着下方那巨大的坑洞喷出了几道龙息。

“轰!轰!轰!”

那几道龙息让那天地变色,整个大地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就如同恐怖地震袭来一般。

李泽道见这条该死的龙竟然敢使性子,眼珠子一瞪,直接一巴掌抽在那龙头上,呵斥道:“会喷龙息很了不起啊?能不能闭嘴?能不能别抖?你妹的,差点就将本公子给抖下去了。”

“你妹的,你如此放肆天梦姐姐不就要认为本公子驾驭能力实在太差了就连一头坐骑都控制不住?你妹的!”

李泽道越说越是生气,又狠狠的几个巴掌抽在那龙脑袋上。

蚩龙耻辱得几乎就要昏厥过去了,却又对盘古有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压根就不敢反抗。

为了不让那只该死的手继续往自己的那高贵无比的龙脑袋上抽,它硬生生的将再次要喷出来的龙息吞了回去,死死的闭上嘴巴,那庞大的身体也不敢随便颤抖了,要多老实要多老实。

它在心里默默的发誓,未来有一天,定要将自己所受到的所有耻辱万倍还给这个该死的女娲后裔!

“这畜生就是欠揍,让天梦姐姐看笑话了。”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天梦说。

天梦眼神充满怜悯看着蚩龙,于是蚩龙继续发誓,未来也有一天也要让这个该死的女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天梦看向李泽道,已然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红唇轻启:“小道子,那大坑里有盘古所残留的一缕魂魄对吧?”

只有盘古的一缕魂魄,方才能让蚩龙彻底的失去反抗能力,被李泽道骑在其脑袋上,任意羞辱打骂。

毕竟哪怕是一缕魂魄,也足以将蚩龙魂飞魄散。

看来,盘古这是已经将拯救四大域甚至是对抗天的重任交给小道子了。

李泽道脸上的表情微微收敛,点了点头:“什么都瞒不过天梦姐姐。”

“所以,你这是杀姐姐来了?”天梦大眼睛眨了眨。

亮晶晶的眸子里没有惊慌失措,甚至就连玩味都没有,反而像是在调情。

这个女人哪怕随便一个眼神,就会让你觉得她在跟你调情……至少李泽道就有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被那双眼睛给电到了。

李泽道显得无意避开了天梦的眼神,轻轻摇头:“盘古并没有让我杀姐姐你。”

停顿了下,李泽道又说:“就算他让我杀,我也不会杀的。”

“哦?是吗?”天梦冷笑。

男人怎么都这么喜欢用甜言蜜语“攻击”女孩子呢?真当自己是那几个小贱人,见到小道子你直接没了脑子了?

李泽道很是肯定的点头:“是的!”

天梦的笑容有些玩味了:“怎么?被姐姐给彻底迷住了无法自拔了。”

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处男似的。

蚩龙有了一种想打死这个无耻女娲后裔的冲动,竟然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迷惑住了?当真是在侮辱他那高贵的盘古神脉。

“你想多了。”李泽道注视着那双眼睛,很是认真的说。

虽说那是幻境,但是却也让李泽道对于这个女人的提防之心更甚,也让他知道这个女人为了击碎那道禁锢可以随时的将他往死里折磨,甚至可以让他魂飞魄散。

终究,他还是没能彻底的征服她的身体,更别说是她的心了。

所以,李泽道绝对不会给这个女人任何一丁点威胁到珑公主她们,威胁到四大域的安危的机会的。

天梦笑容微滞,有了一种想活活打死这个贱人的冲动。

你心里明明没有那种想法,为什么却要流露出这样一个让人很容易误解的表情出来?你妹的!

“我并没有被姐姐倾国倾城给迷惑住,就如同姐姐也没有被我的翩翩浊世给迷惑住一样。”李泽道很是肯定的说,没有任何心虚。

李泽道脚下的蚩龙简直想吐了,这一男一女真是不要脸啊,两个人都长得那么丑,还好意思说什么倾国倾城,翩翩浊世?

蚩龙觉得相比于这两个无耻至极的家伙,自己简直不要太谦虚了,明明如此的霸气威武,却是总觉得自己长得依旧不够完美。

就比如这一身黑色的鳞片虽说显得霸道神秘,代表着绝对的黑暗,但是似乎那该死的盘龙那一身金色看起来更为高贵吧?

至少在愚昧人的眼中,盘龙所代表的是光明,而它蚩龙所代表的却是黑暗。

“那你为何不杀姐姐?你就不怕惹怒了盘古,盘古的那道魂缕一个意念就将你给杀了?”天梦饶有兴趣的问。

“不杀是因为我始终抱有一丝幻想,我幻想未来有一天,你会被我所征服,改变你的想法,跟我肩并肩,共同对抗天。”李泽道不好意思的说。

“自己一个人对抗天,那是很孤独的一件事情。”

天梦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咯咯的笑了起来。

随即脸上的笑容尽数收敛,声音里没有任何人类的情感:“小道子,你想多了。”

李泽道耸了耸肩膀笑笑,这种事情也说不准,谁知道呢?

“你真的想多了。”天梦再次强调。

李泽道脸上的笑意更甚:“天梦姐姐,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再次强调是因为心虚了?因为强大骄傲的你,是不屑强调任何事情的。”

“……”

不知道为什么,天梦真的真的很想一拳砸在那张笑得相当欠揍的脸上。

你说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

“至于盘古,他不会因为我不杀你而杀我。”

李泽道自嘲道:“他在我身上看到了可以恶心到天的可能性,哪怕那种可能性极小,但是聊胜于无,所以他大发慈悲的给了我一个拯救四大域所有生灵的机会。”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