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谢安带着不满拂袖而去,把周永明的叮嘱也抛之脑后。

不过基本修养和理智还在,没在锐向的地盘上和张益达大吵大闹一场。

事情搞砸了,他心里也很不好受。

于是在晚上的时候,他找了几个京大读书认识的校友出来喝酒,每一个都家世不凡。

他非常清楚这帮人的能量,有心希望对方出面帮忙平下事。

他说明了自己的诉求,并表示可以拿出一个小目标作为报酬。

他所谓的这帮“兄弟”没说话,自顾自夹起了菜。

“怎么啦?张益达不就一个商人嘛,你们托句话,他怎么也得给两分薄面吧?”

谢安还是很会察言观色的,见众位兄弟脸色不太对,就又问了句。

“哎,不就是一家仙股公司嘛,还连年亏损,卖给张益达又如何?

价格给足了没有?没有给足我去帮你说道说道。”

“把公司换成钱,一次性退出更好,拿了几个亿再重起炉灶不就行了?

而且自己创立的公司,股权占比又高,又没人掣肘。

等产品做出来了,哥们儿给你在大陆推广推广。”

“好了,不说这些了,酒桌上不谈公事。来来,喝酒!”

……

见这群家世不凡的公子哥都避而不谈这个话题,谢安似乎读懂了什么。

“张益达很有背景?”谢安忍不住问了句。

“跟你前任老板车总差不多!”

谢安这下懂了,不再作声,装作跟个没事人一样,嘻嘻哈哈中陪着公子哥们度过了一个风流的夜晚。

次日,他回到了香港,并向周永明汇报了所了解的各种情况。

“难搞哦~”

周永明长呼了一大口气,他本想给自己等人东山再起留点种子。

可张益达连这么小小的希望,都不愿意给他们留。

他的背一下子佝偻了起来,这是他第二次遭遇挫折了。

上一次还是几年前,他在htc的权利斗争中落败,被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之女王雪红赶出了公司。

他曾担任htc的ceo,带领这家公司从代工厂走向自主品牌,一度成为了智能手机市场的霸主,市值高达338亿美元。

2011年,甚至超过了还处于顶峰状态的诺基亚,美国的市场份额在当年更是力压苹果,占据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25%。

借此,王雪红成为了台湾首富,被视作全球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女性。

他周永明也是风光无限,走向人生巅峰。

后来,他管理出现重大失误,导致htc市场份额下降严重。

王雪红亲自回到第一线,也没挽救得了htc。

如今手机行业,htc已经听不到声音了,去年就把手机工厂卖了,全面转型vr领域。

他来到数字王国,也是想在vr领域干出一番成绩,和王雪红别别苗头。

但现在是别想了,他又要再一次被赶出公司了。

“行吧,卖了吧!”

周永明已经64岁了,自己都感觉到身体精力下滑严重,有些力不从心了。

或许自己继续执掌数字王国,也不可能再复制htc当年的销售神话了。

谢安本还想跟张益达斗一斗的,看见周永明都泄气了,努了努嘴,半天都没把劝说的话说出口。

……

“李先生,幸会!”

香港某高端会所内,张益达笑着和李泽凯握了握手。

锐向的要约公告一出,李家城旗下的雷特蒙德基金作为股东之一,也同时收到了函件。

这支基金和维港投资一样,也是李家城家族多个家族基金之一,一直由精通投资的小超人李泽凯在管理。

他联系了锐向,表示愿意接纳要约,同时希望和张益达见一面,于是就有了今天的会面。

“张先生,你好!”

李泽凯“哈哈”笑道,“早听说内地出了一个世界最年轻的超级富豪,还是亚洲首富,可惜一直无缘一见。

今天冒昧邀请,还望张先生见谅。”

“我这种虚拟的估值,可没法和李先生家里的“硬”资产相比拟。”

张益达知道李家城隐藏了很多资产,全是水电气这种关于基础设施的资产,在富豪排行榜的排名一直就显示300亿美金左右。

这只是冰山下的一角,真实资产可能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金。

这些资产比互联网资产抗风险能力更强,同时他们的家族基金还在全世界积极地投资科技公司。

脸书、声破天、skype……这些国外科技公司都有投资,数量不下于60家。

光脸书就持有3%股份,价值超过150亿美金。

为什么富豪榜没统计,捐给慈善基金会避遗产税了。

“什么虚拟不虚拟的,你看企鹅集团不就雄踞中国互联网二十年了吗?”

张益达心想,你还有脸提这家公司?

这简直就是投资界的耻辱,自己也成了别人口中的反面教材和笑话。

当年看波尼马父亲是盐田港董事,又是潮汕老乡的份上。

在99年的时候,李泽凯和idg资本各自投资了企鹅110万美金,各拿下20%股份,企鹅投后估值550万美金。

到了2001年,南非mih以6000亿美金估值,买下了企鹅32.8%股份,花了2000万美金。

李泽凯所持20%股份全部套现,卖了1260万美金,赚了11倍多。

idg比较鸡贼,留了7.2%股份,没全部卖掉。

后来的事情,大家全部都知道了。

李泽凯为了1260万美金,损失了近千亿美金。

考虑到上市稀释,如果这20%一直不转让、卖出,到现在都还持有企鹅18.05%股份。

张益达自然不会当着人家的面伤口撒盐,点头道:“对,企鹅越来越强壮了。”

“听说你和pony闹了不小的矛盾啊?”

张益达笑道,“哈哈,都传到香港来了吗?

其实也还好,只是在局部领域,有一些竞争。”

李泽凯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点评起了。

“这款产品应该是中国软件应用在全世界市场最成功的一款,优势非常大。

听说扎克伯格对于的快速扩张,都感到着急上火。

急冲冲推了一款lasso,结果活跃用户连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张益达淡淡一笑,“只能说相对成功,远远没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李泽凯笑着点头,问:“锐向应该快上市了吧?”

这个问题,张益达一般不跟人透露,还是那个标准答复:“暂时还没考虑,还是希望各项财务指标更好看一点,再研究上市不迟。”

李泽凯笑问,“听说锐向和港交所在联合申请虚拟银行牌照?”

张益达笑着点头,“对,我看电讯盈科和渣打、香港电讯、携程金融也在联合申请,竞争压力很大。”

李泽凯摆摆手,“误会了,渣打占据65.1%股份,我们只占10%,凑个热闹而已。”

他看着张益达,笑问道:“倒是锐向能够拉上港交所,让我大感惊讶。”

张益达猜测对方应该嗅出点什么了,这其实就是锐向在香港上市的交换条件之一。

“要是锐向哪天在香港上市,我们基金来做一个基石投资者,不知道欢不欢迎啊?”

张益达笑道,“当然欢迎,有李超人护盘,那我可高枕无忧了。”

李泽凯笑着说:“过奖了,锐向很有潜力,投资也是为了共赢。”

李泽凯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痛痛快快地叫来下属,安排基金公司接纳锐向的要约收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