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452章被困北路之敌

国军和土匪的北路大军给围困在方圆几十里地里,先突围不成功,只能派出小队前去骚扰,结果5个小队去只有2个小队回来。

黎明前夕,丘营长马上召集连长以上以及各家匪首,开了个会。他先说出形势:“名位当家,现在的形势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了。我们给共军包围了。共军肯定是有主力前来助战,所以才得如此这般。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怎么突围。”

“我们昨晚不是突围几次,都不成功吗?”阎王大夫这回不会开“药方”了,“我们怎么突围啊?”

廖有威昨晚给他呛了几下,现在终于找到呛回去的机会了:“阎大夫一向是苦口良药,现在怎么口是苦了,良药怎么开不出来啊?!”

“你有威,你来开啊?!”阎王大夫白了他一眼,心里骂着:他娘的,缩头乌龟也叫有威,难道他爹娘眼盲的?!

“好啦好啦!”丘营长知道他俩不和,就劝说着,“现在我们要面对的是共军!共军把我们包围住后,是想把我们全歼了。在这个当口,大家一定要精诚团结,否则肯定给共军歼灭不可。”

阎王大夫和廖有威听了觉得有理,就暂时把怨气吞下肚子里去了。

“共军一向喜欢在黎明时分进攻,我们应该也要在黎明前做好突围准备!”陈营长直说,“我们若不动,共军就会把整个包围圈布置得妥妥当当的,到时我们再突围,就难上加难了!”

“丘营长不是向旅部救援了吗?”阎王大夫惊叫着,“难道旅部不管我们死活了?”

“对呀?”其他土匪头都惊呼着。

“非也非也!”差点考上“黄埔军校”的丘营长摆摆手,“张旅长不可能见死不救!因为我们没了,就等于桃源市也没了!所以,张旅长肯定会派兵前来解围的!”

土匪听了,觉得应该是这样,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但是,李营长话还没说完:“但是,从市里到这里,救兵即使是坐着汽车来,也要3几天才能到。若在路上给共军游击队骚扰,恐怕时间还会延长。即使救兵到了,也不会直接攻打解围。为什么呢?是因为共军也知道我们会来救兵的,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消灭我们的救兵。所以,张旅长也知道这个理,救兵只会在外围攻打,给共军压力,让共军不能全力对付我们。这样,就给了我们突围的机会了。”

陈营长怕土匪还不明白,就把话挑明了:“大家明白没?我们的救兵要3几天才能到。但共军也知道这一点,他们肯定会趁着我们的救兵来到这前,把我们消灭掉的。因此,我判断,天一亮,共军就有可能调集兵力,集中力量,想把我们一口吃掉。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趁共军五指不成拳之际,出击突围!”

“这仗我们怎么打得这么窝囊的?”阎王大夫气得忍不住骂了起来。刚出兵时,他还以为手到擒来呢,哪知道是这个结果的?

“打仗,胜负本来就是一念之间!”丘营长看了他一眼,“如果我们各路都打得好,即使共军有主力援军到了,我们也有大半的可能消灭共军!”

“不错!”陈营长开始推脱责任了,“李营长他们打下一线天后,就竟然无法突破象牙山。他们肯定是有保存实力的想法。否则区区一个象牙山,不是泰山,不可能一天一夜都攻打不下的!”

“不错!”丘营长也把责任推在南路大军身上,“否则,共军主力就不可能全部用来打击我们了!”说到这,他看了看大家:“但现在追责已没用,还是想想怎么突围才对!”

“还有怎么突围?”阎王大夫发话了,“向北最直接!但共军肯定防守最严。若向北不成功,我们就向东、向西,突围后再向北撤!”

“阎当家说得在理!”丘营长先捧捧他,然后说下去:“但是,我们不能一起向一个方向突围。因为一起突围,只能向北突围。刚才阎当家也说了,共军一定会在北面布下重兵的。而我们一起,无论是向东还是向西突围,再向北走的话,北面的共军也会前来堵截。那我们就前后受敌,一样会重新落入共军的包围圈里,只是包围圈不同地方而已。”

“这也对!这也对”!土匪头头连连点头。

“我们必须兵分4路,南路防止南面共军趁机北上攻击,其它3路从东、从西、从北突围!”丘营长终于把突围作战策略说出来了,“其中,北路是佯攻,真攻是无法奏效的,只能佯攻吸引北路的共军防守;东路、西路都是真攻,一旦突围而出后,绕道向北面共军夹攻。北路的共军受到夹攻,就无法死守。这样,我们的北路就可以与突围的部队会师,胜利地逃出共军的包围圈了!”

土匪也觉得只能是这样了。但对于怎么兵分4路,谁在哪路,土匪各有各的想法,而且一时也拿不下主意来。

因为土匪都是各自为利益打算的,哪敢相信别人会按作战策略来打?当北路佯攻的,怕其它路突围后一抹脚底溜之大吉,那自己就惨了!若在东路或者西路突围,万一给解放军咬住了,其他人要是不会前来支援的,那自己也惨了。

所以,土匪对于自己在哪一路,都无法拿定主意来。

丘营长知道土匪怕吃亏,就说:“这样吧,若大家拿不定主意,就拈阄吧?”

土匪面面相觑一会,觉得不拈阄真的拿不定主意,就决定拈阄听天由命了!

结果,阎王大夫、何日清和国军为东路;邓四方、刘石森、吴刚之为西路;谢连天、朱如虎、王江维为北路;廖有威独自为南路掩护部队。

拈阄完后,廖有威惊叫起来:“怎么,我独在南路掩护?”

掩护别人撤退,这是最不好的,免得别人有机会逃命了,还有谁会留下来等着他一起逃命啊?!

“你怕什么?”丘营长瞪了他一眼,“你背靠北路部队,北路能在其它路人马夹击下突围,你不会跟着突围的吗?何况,北路突围后,会在左右两边埋伏好,专打跟着你屁股的共军!你想想,你可是4路人马中,不主动攻击的部队啊!”

“有威啊有威!”阎王大夫呛了过去,“拈阄可是大家说好的啊!你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可要算数啊!”

“是啊!”其他人也也怕他反悔,就把话顶了过去:“拈阄就得听天由命!”

众怒难惹,廖有威虽然心里万分不乐意,也只得吞下肚里:“掩护就掩护!但我丑话说在前头,若那个突围后不管我的,我就操他全家!”

“怎么会不管你呢?”丘营长知道他的恼火,就安慰着,“大家是同坐一条船的。谁给共军灭了,对大家都是不利的。在这,我也警告大家,只有大家都能突围,日后共军想攻打我们,我们就多一份力量了!明白没有?”

“明白!”大家面对的是解放军要围剿他们,他们自然也知道唇亡齿寒这个道理的。

就在这时,西南面突然响起猛烈的爆炸声。大家愣了一下,才欢呼雀跃起来:“好啦,西路大军与共军打起来了!”

“这真是天助我也!”丘营长握紧拳头,“西路一旦打起来,共军就不能全力对付我们了!大家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时机,先突围,然后再作与西路大军配合的打算!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了!”土匪都感到这机会来得太突然了,不禁杀气又起。

丘营长马上一挥手:“既然大家明白了,那就马上行动!”

“是!”大家大喊一声,就马上按作战方案行动。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