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林小志立时以凤血祭昊天正法,先前十殿阎罗降临的太虚被破坏殆尽,昏黑天色也被生生撕开一个大口,早上七点钟的朝阳洒落万丈光芒。

十殿阎罗一时都失了颜色,金湛明显地感觉到这些阎罗的生命力一下子被削弱了很多,变得越来越假,疑心等到林小志打败他们以后,会不会变成一张十殿阎罗图飘在地上。

“昊天在上!”林小志喝道,纹身的光芒又一次大作,和洒落的阳光彼此呼应。那阳光的形状开始变化,被压成了薄片状,齐齐向着十殿阎罗处劈去。

十殿阎罗同时发出惨叫:“啊!”

金湛想起了前些年玩过一款叫切水果的游戏,不由得笑出声。

“林小志!!!你必须死在这里!!!”十殿阎罗齐声怒吼,仿佛要发出最大的声音来对他进行最恶毒的诅咒。

林小志看出他们是假的,而且操纵他们的人也应该是强弩之末了。

林小志勾起嘴角,冷冷一笑,比第二殿执掌冰雪地狱的阎罗还冷。

十殿阎罗齐齐吐出一口血,然后消失在了山谷中。

林小志心道,应该是那位住持搞的鬼,他们离金山观也没多远。

林小志带头折返。

“老板,刚才不是还让我们快走吗?”韩浩疑惑道。

“金山观现在有麻烦了。我们离远点看看,喏,那边那块石头视野不错。”林小志说。

站在石头上,可以纵览金山风景,尤其半山腰的金山观,在树木掩映下,塔身流金。很多游客会选择在这里拍照。

韩浩望着望着也想拿起手机自拍一张了。

但是还没等他按下快门,他就从手机屏幕上看到了通过前置摄像头捕捉的场景:金山观所有建筑都轰然倒塌。就像经历了一场地震一样。

“奇怪的是,当日还有许多游客,都没有感觉到地震。金山风景区的其他地方、其他建筑,也没有发生相同的情况。本台记者为您报道。”一只手拿起遥控器,按下了关闭键。

正是酒店的阮经理。

阮经理和应经理原本素不相识,只是应经理一直收他的保护费,而且让他留心酒店里名叫林小志、金湛的客人。他为了在本地开酒店,不敢反抗。

“我们赶紧走吧。”林小志说,“金山观遭报应了。”

金湛幸灾乐祸:“活该!”

林小志脸上也绽放出笑容:“走吧。”分明是背对着大家,但是韩浩莫名觉得林小志很开心。

大家都开心,连黑猿巴卫也蹦蹦跳跳的,一路采了好多生果子回去。

来的时候是闯龙潭虎穴,走的时候是旅游玩乐,天底下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情了。

金湛一路上都在唱歌,唱到最后,林小志忍不住问他:“你是要回酒店还是要去KTV?”

当然还是回酒店,服务员已经把他们的房间打扫了,前台小妹给他们办了退房,因为听阮经理说这些人不回来了。

此时见到他们回来,前台小妹惊了,指甲油整瓶掉到地上。

“多少钱,我赔给你。”林小志说。

“不用不用!你们、你们怎么回来了?我听经理说你们去金山观讨行李,以为你们回不来了呢。”前台小妹说。

“说来话长,总之行李是还给我们了。”林小志说着,瞥见酒店大堂的电视上正在播报金山观塌陷的新闻,“可惜了。那地方挺有意思,以后去不了了。”

前台小妹冷汗,赔笑几句,又帮他们把房间登记起来。

“对了,既然你们经理这么关心我们,金湛,我们去给经理报个平安吧。”林小志故意说。

金湛一开始不高兴,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很牛逼,有种炫耀能力的意味在里面,一晚上没睡觉也不困了,搂着林小志就往电梯里去。

一回生二回熟,他们来到经理办公室,只见这里的保安多了一排。

金湛的笑容一时凝固在脸上。

“要不我们还是走吧,我累了。”

林小志不管,就站在电梯口朝里面探头,大喊:“阮经理——”

里面阮经理也不好意思不放他们进来,毕竟他也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请进请进!”

经理办公室有个敞亮的客厅,阮经理就把林小志等人请到客厅里坐,还给亲自泡茶,上好的西湖龙井。

真坐下来也不知道从哪里聊起。

阮经理于是就问:“我今早一直联系不上应经理。”

林小志露出一副哀痛的神情:“应经理没出来,希望人没事。”

阮经理又问:“那个住持年事已高,我们还见过面……”

林小志还是那个表情,还是那句话:“希望人没事。”

金湛憋笑憋得很辛苦,早知道不来了,但是听林小志一本正经在那瞎扯太有意思了。

阮经理就懵了:“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林小志说:“我们昨晚拿了行李就离开道观了,但是金山这边挺有意思的。”

阮经理赔笑:“是挺有意思的,你们玩了哪些景点?”

林小志说:“十殿阎罗,很好看,很逼真。”

那边韩浩快憋不下去了,说:“老板我去趟厕所。”

阮经理指了个方向,韩浩去了,厕所的冲水声也没能盖住韩浩的笑声。

金湛说:“等下,咳咳,我也去。”

林小志只得替同伴遮掩道:“玩得太开心,又要讲文明不能随地大小手,然后又坐车。唉,这个旅游景区还有待开发,公厕太少了。”

阮经理叹气:“你们年轻人真有活力,通宵一晚上,回来还上我这儿。”

林小志听出这是送客的意思,就说:“这不是听前台小妹说您担心我们来着,赶紧上来报个平安,我们这就告辞。”

那边韩浩笑够了出来了,然后林小志等人就告辞了。

阮经理其实也一晚上没睡好觉,但是听说金山观出事了,料想今后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阵,于是也松了口气。他直觉金山观出事和眼前这些个少年有关,但是又没有证据。

无论如何,得说句谢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