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从连珠城到月城大都是官道大阔,其沿途中也都是连乡串村,而且来往的人与车马也比较多,余璞也不好在此大道展开电驰身法,于是,就稍比行人稍快的步伐行走着。

余璞虽然身材挺拔,俊挺英朗,但衣衫破败,一路行来,到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从早上走到了晚上,现在已经到达了一个镇甸,镇子的镇口,有一块立着石碑,上面写着“临月镇”

临月镇就是月城最近的一个镇甸,这里镇不大,但异常热闹,临月镇外围通往镇内的是一片开阔的平原地,平原地的右方树林边有一个月牙般的大湖,就叫临月湖,湖边树木郁葱,垂柳映水,湖堤拱桥如虹,加上湖沿一带,那大一坡的草地,正是一处烧烤扎营的好地方。

余璞没有想着进镇过夜,或者说穿镇直达月城,临月镇到月城,就以他现在的脚程,差不多三个时辰不到,就会到达月城,如果连夜前往,那么凌晨就能到达月城,按照月城的开城时辰,在那要等好些时间,在那都城边上过夜,还不如在如此之地渡一晚,毕竟这里安静,无人打搅。

余璞的所谓过夜,其实很是简单,他无需什么点火烧水,只服用了一丹辟谷,取出长条石,点起了两盏风灯,拿出地图,他要计算计划一下,从月城回转学院的路线和时间。

正在此时,一阵密集轻微的马蹄声,传入耳识,他心里一动,窥识瞬间开启,只见自己来路的方向,有十几道修者气息涌入自己的窥识范围之内,估计在七千米的距离,这些以马为跑的工具,其七千米,也就是不久就到,但人家也许不是冲着自己而来,也没必要神经过敏,余璞自笑了一声,继续看着地图。

近了,近了,马蹄在离余璞所坐的湖边的官道上停了下来。

“那边有灯火……”

一个声音,就那么直直地传入余璞的耳朵里,接着就听到了下马的声响和衣袂飘动,还有脚步踩在草地的声音,十三道气息由远而近,向着自己走来。

余璞慢条斯理地把地图和长条石收进了戒指,缓缓地站了起来,转过了身。

此时,透过地上的风灯,十三个人的脸孔进入了余璞的眼帘,这十三人中,其中两名却正是那成公子身后的保镖,其他的都不认识,有四名年约偏大,都有白须白发,其余的也都是青一色的三十出差,大武宗修为,这十一人,都跟那两名保镖一样,穿着统一的红暗色行服,似乎有那么一点气势汹汹的感觉。

“伍供奉,就是他,五路悬赏令中的人,就是他……”两名保镖中的其中一位,对着中间的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低头说了一句。

余璞微微一叹,得,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你就是余璞?”那伍供奉眼光如鹰,阴沉地看着余璞,似乎眼前的余璞就是他嘴上的肉块。

“是的,各位有什么事吗?”

“麻烦余公子,跟我们去一趟成家”那伍供奉对着身边的人施了个眼色。

顿时,十三人一下子围开,扇形排列,包围着余璞,而余璞根本无动于衷,任由他们把队伍排好。

“余公子,余财主,跟我们走吧”那伍供奉边上的另一位白发白须人边说边笑着,而且还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你们既然决定要惹我,那么一句话,后果自负……”

“哈哈……”十三人轰然大笑,伍供奉笑着说道:“后果自负,你才不过是风进入大武宗的修为,还后果自负,快跟我们走,麻利的,不然的话,你就要受点苦头了……”

“真是废话一大堆”余璞的嘴角一动,眼睛里狼光骤闪,一股威凛之气猝然间冒起,握匕冷却,暴龙闪闪出四个残影,顿时,十三人的眼前出现了四五个余璞的身影,还没等他们拿出武器,两人的咽喉间却已经是血喷如箭。

那伍供奉急忙一声大喊:“围杀,快围杀……”

残影中,余璞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晚了……”

咻嗞,握匕已然划过了一人的颈部,真是那两名中的其中一位,而此时,也正是伍供奉的大砍刀砍来的时候,余璞的握匕划过他的咽喉,他还没来得及握住自己伤口,那伍供奉的大砍刀却是直接把他砍起两半,他连个惨叫也没发出,却已经碎死当场。

扑,余璞一个旋风步,已然在伍供奉的后面,这时候的伍供奉刀势用老,正砍了保镖还没收好,余璞已经到了他的后面,握匕随手一插,已然插向了伍供奉的后背,而此时,另外的两外白发白须之人已经靠近过来,余璞看也不看,直接左手一挥,两把爆裂飞刀随手而出,轰轰响声中,余璞的握匕已经挺进了伍供奉的后背,没等拔出,余璞已然人往前闪,鬼踪步综合施展,手上又见握匕,划过了刚刚迎面过来的两人的颈部。梦想中文

侧面两道刀光飞闪,两记刀刃飞动耀彰,余璞却是已经完全不在他们的刀刃飞出的范围之内,一记刀刃于空处,一记刀刃却是飞到了自己人的身上,一记刀刃瞬间把人切断,也无生息。

什么叫狼入羊群,这就是,余璞就象是收割草丛的割机,一割而倒,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没有多久,十三人只剩下一名白发白须和另一名站着的人,那人真是两名保镖中的最后一名。

就在余璞一路斩杀的过程中,那名保镖有点哆嗦地对着身边的白发白须说道:“卫,卫供奉,这,这人太厉害了”

卫供奉眉头锁了一下,急忙对着保镖说道:“我们快走……”

两人急忙闪动,朝着官道方向狠命地跑去,头也不回,官道上,马儿正悠闲地吃着道旁的野草,它们才不管这一边人类斗得死去活来。

两人靠近了马儿,手已经拉到了马绳,正准备上马,只听得咻咻两声,保镖手刚拉到绳子,背后已经被一把飞刀射中,飞刀入肉,直没刀把,幸好不是爆裂飞刀,但飞刀却已经要了他的性命。

那卫供奉一听咻音,急忙身体一别,关一低,把手就是一秘刀刃飞突,便背后却是无人,于是,他急忙地弃马回跑,速度提到了极点,一百米的距离跑出,他禁不住回首一望,无人追来,他正准备枪口气,却似乎见到有一道光闪闪过,带着弧形的轨迹,扑,横向地射进了自己的脖子,眼睛余光之中,他清晰地那看到了那是一支箭支。

“鬼,鬼箭……”说完,呯然倒地,两腿弹而抽搐了几下。

“真是一群不自量力的人……”黑暗中闪出了余璞的身影,他来到了卫供奉身前,拔下了拐箭,把卫供奉的尸体一提往回急飞,回到了湖边,把十三人堆放在一起,剥撸下他们的戒指,然后点起了一堆火,让他们在烈火中成灰,接着来到了那十三匹马儿边上,仔细地看了一下马儿的特征,这一些马儿生得很是俊壮,马身上也没有什么记号,于是,把十三匹马用绳子串好,自己骑上第一匹,悠哉悠哉地走向了临月镇。

想起妹妹等人都喜欢骑马,余璞可不放过这些马儿,到了临月城,敲开了一个有院子家的户头,出来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余璞把马全部托付于他,让他代为保管,三天后过来取,而费用就是赠送一匹马儿给他,这一下子让老者高兴地应允了下来。

现在离天亮还有一点时间,余璞也不好再休息,索性,就朝着月城而走。

从临月城进月城,进的是月城的北门,夜晚中,余璞也看不见月城的城图布局,但规模之大,却是他所仅见,光光那城门墙楼,就到达三十多米,巨门有两处,一进口,一出口,均是紧闭,只能在城外等到城门开启之时,余璞也不想飞墙而进,没有那么个必要。

月城的北门也有一处很空旷的等待区,全部框架结构,里面小吃美食一排排,烧烤肉架商铺店廊,杂七杂八都有,现在已经是黎明在即的时候了,这里走动的人还是有很多,余璞也就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闭目养神,就在此等待城门的开启。

卯时末,辰时初,月城的北门进城城门终于吱呀呀地打开,一大群等待进城的人挤挤攘攘地涌向城门。

城门中那些城门岗察,在月城,这些城门口岗卫称为岗察,岗察有九位,每边四位,中间一位,全部是精装黑卫服用,进城的人也极有纪律,不能喧闹,不能乱插队,鱼贯进入,高举身份之牌。

余璞挤在人群中,他个子高,犹如鹤立鸡群,再加上高举着身份牌,尤其出眼。

站在城门中间的那名是一位年约三十五六的汉子,身材也是魁梧如塔,他犹如一尊门神,打量着进城的人们,当他看到余璞的时候,眼睛一凝,对着余璞招了下手。

“那个谁,你,过来”

余璞看到那人指着自己,就问道:“你问的是我吗?”

点了点头,那人问道:“你的身份牌……”

余璞挤过人群,把过家的微分牌递了过去,他戒指内,月国里的八大家中都有好几家。

“过家的?”

余璞点了点头,脸色平静,毫无什么变化。

那人看了一下余璞,又看了一下身份牌,突然,凑过脑袋,在余璞的耳边,低声地说道:“你叫余璞,对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