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世符仙第九百五十六章遇阻那个如大海黑斑的陆地之上。

海水颤动而起,一波波汹涌的浪涛向着那片陆地疯狂拍击,爆出一声声惊天巨吼,就仿佛一只苏醒的凶灵要将这块陆地给彻底吞噬了一般。

季辽落脚的那个残破的屋子之中。

却见在那屋子的一个角落里,一片碎瓦之下亮起一点蓝芒,飘忽而出,落在了地面之上缓缓变大,逐渐凝聚,不多时便凝成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影,正是季辽。

季辽一路上就觉得这谷月不对劲,但思来想去就是猜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故而,在临行之际,季辽给自身施展了一个真假符,假的自己随着谷月和善智去击杀餂兽,而真身则是藏在了这里。

真假符创造的自己,不但可以辅助自己修炼,同时也有着几分意识,气息与他一模一样,无非就是受符箓的限制,实力差了一些而已。

季辽透过真假符创造的自己看到了一切,终于搞明白为什么那个谷月一路上这么轻松,对击杀餂兽毫不担心,原来其中竟是隐藏了这么大的一个阴谋。

这修仙之路凶险万分,一步行至踏错便是万劫不复,季辽不得不小心些。

再说,反正到了最后他与谷月和善智铁定会因仙骨翻脸,季辽又何必只身犯险与他们同行,退一万步讲,如果这谷月真的没什么阴谋,她就是个乐天派的性子,待季辽看清了没什么危险,两百里的距离,季辽在赶去也来的急。

事实证明,季辽的这一分谨慎是对的,如不是这一分谨慎,怕是此刻他和善智正和餂兽搏命呢,现今只苦了善智这个和尚啊。

季辽走出了屋外,扭头向着餂兽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这家伙命不该绝啊,朱元的神魂竟是还没彻底被他给吃掉。”

在他的假身消融之前,季辽看到了餂兽在嘴里吐出了朱元的残余神魂,他当即明白怕是阻止不了这个餂兽复活了。

最初之时,当季辽得知餂兽的这个计划时,他还以为此举能一举两得,不但干掉了善智,同时也弄死了餂兽,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了那三根仙骨,但现在却是没这个可能了。

炼神不是不能击杀化灵,不过还是那句老话,二者是修士的初阶和中阶的一个节点,二者之间有着质的差别,只有上者最弱,下者最强才有这一丝夺取仙骨的机会,否则贸贸然去招惹化灵期妖兽,十有八九就只有死这一条路可走。

这个餂兽显然不是上者最弱的那一种,其不禁是远古凶灵的血脉,又是激活了三根仙骨,哪怕是刚刚复生,实力还没完全恢复,那也不是季辽这种炼神圆满的修士能抗衡的。

仙骨虽好,可也得有命拿才是,古往今来多少自大狂妄之辈就是死在了这上面,季辽是个能认清自己的人,对此深有认识,明白二者的差距不可逆,那还不在餂兽彻底复活之前跑路还等什么。

季辽嘴角一扯,迎着刚硬的海风,听着那大海咆哮的声音,轻笑了一声,“死和尚不死贫道,善智啊善智,不好意思了,去见你家佛陀去吧。”

说完,他周身腾起一片蓝芒,飞身一跃,化作了一道长虹向着远处天际飞遁而走。

飞遁之中,季辽取出了造化玉牒,手上一动,造化玉蝶随之打了开来,现出一个较之真假符更为复杂的符文,正是遁天符。

餂兽在化灵期,遁速肯定比季辽快了不少,季辽又阴了那餂兽一把,想来那餂兽复生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玩了命的追杀他,季辽必须在他追上自己之前出了这煞海,季辽就不信,他餂兽一个化灵期也敢在外面招摇过市,毕竟化灵期修士可是个宝啊,觊觎他们体内仙骨的人可不止炼神修士,同时还有为小辈着想的更高阶的修士,一旦被人发现那绝对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哼,棋差一招啊。”季辽轻哼了一声。

掌中灵力向着造化玉牒灌了进去,遁天符的符文立即一声嗡鸣,旋即亮起一道道柔和的白光。

而正当遁天符将要催动之际,季辽的脸色忽的一变,猛然扭头看向了头顶的虚空。

却见在大亮的虚空中,一个足以遮蔽天幕的巨大掌印凭空而现,根本不等季辽反映,直接拍在了季辽的身上。

“嘭!”

一掌落下,一股无与伦比的沛然巨力爆发而开,季辽仓促之间被打了个正着,身子顿时如箭矢一般倒射了回去,轰隆一声炸响,直接砸进了那块陆地之中。

地面爆炸了开来,轰隆隆的震颤而起,那一片本就残破的房屋顿时变作了碎石瓦砾纷飞上了半空。

虚空之中,掌印之下,人影一闪,那个尾随而来一直没出手的清秀少年现了出来。

他一双细眉微微一皱,周身炼神圆满的气息爆发,单手向前一探,虚空之中立即有白光闪现,接着就见一个足有丈许的银白弯弓在其掌中一闪而出,另只手一抬,对着那空无一物的弯弓一搭。

“嗡...”

一声嗡鸣之下,一只由白光凝聚的箭矢在其两指之间一闪凝成。

“去!”

“咻!”

一声落下,就听一声急促的破空声爆发开来,那银白箭矢笔直而下,一闪即逝的直直打向了季辽砸落的地方。

这箭矢去势极快,几乎是只在眨眼间便到了陆地上空百丈之地。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陡然间就见一道粗大的白芒在陆地上直冲而起,迎着那箭矢打了上去。

“嘭!”

一声闷响,白光与箭矢轰然对撞。

那箭矢威能不小,被这白光阻了一阻却仍银光闪耀,向着下方猛刺。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却见那炸开的白光瞬间变作了棉絮一般,一股绵柔之力散发了出来,向着那直刺的箭矢一裹而去,彻底把箭矢给包裹在了当中,变作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光团。

“咻!”

却听一声破空声传来,蓝芒一闪,季辽的身影在大地之中一冲而出,一闪之下悬在了半空,再次飞出,他手里则是多了一盏八角玉瓶,正是在苍寰宇那里夺来的那个八角玉瓶。

季辽一双黝黑的眸子里射出迫人的寒芒,与那清秀少年冷冷对视。

“收!”季辽一声轻斥。

他手里的八角玉瓶立时一声嗡鸣,瓶口现出了一抹白光,接着,就见包裹着那银白箭矢的光团一扭,化作了一道乳白的涓流,倒射回了玉瓶之中。

季辽手上轻轻一摇,而后身形猛然一转,玉瓶的瓶嘴则是对准了那清秀少年。

“去!”

一声落下,就听嘭的一声闷响,他手中的八角玉瓶陡然喷出一道白芒,一根银白箭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破开了虚空,向着清秀少年直刺了过去。

清秀少年脸色一变,双眸之中立即灌满了慌乱的神色,完全没想到这个人族的炼神修士,竟能把自己的攻击在返还回来。

“哼!”忽的就听一声轻哼传来,那清秀少年的身前立即荡起了一圈圈波动。

那直射而来的银白箭矢直直打在了那波动之上,嘭的一声在半空炸裂了开来。

“什么人!”季辽沉声一喝。

“小子,我早看出你不简单,想不到你心机如此之深,差点骗过了老夫啊。”

却听一个声音在虚空传来,而后就见在那清秀少年身前的波动中走出一人。

这人一头白发,脸色苍白,嘴唇腥红,从苍老的样貌来看,应是个暮年的血屠族老者,然而当季辽感应到这老者散发的气息之后,他一双眸子猛的就是一缩。

“化灵期!”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