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再次准备走出房门时,珑音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大桶,因为门外有人。

来者面色阴沉压抑,除了外面的压迫,他们面对的还有内部的隐患。

“怎么了?”

顾修筠勉强笑了笑:“刚才又有一个自行了断了,大部分了已经保持不了理智了,我已经不能说服他们...”

隆隆——

雷声轰鸣。

“说服不了船员,也说服不了自己吧...”珑音没什么表情的看着顾修筠。

否则他怎么还笑得出来呢?

顾修筠愣神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说什么。

离开了家族,离开了大洲,原本以为迎接他的是努力研发的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但是现在却被封闭在这奇怪的地方,不能联系星罗殿,没有人来帮助,最强的战力只有抱头防御的份。

这时候,仿若天神的暴喝从外面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持剑者,出来!”

珑音垂着眼皮摇摇头:“他们还真有耐心,这句话都重复几遍了。”

“你知道剑吗?他们到底要什么剑?如果只是一把剑的话,交出去不就行了吗?”顾修筠急忙询问道。

但是珑音只是淡淡的否定了对方:“剑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否则维泽亚大人会不做吗?白白让那些下属崩溃去死?”

顾修筠不能理解对方的意思,但是已经知道剑是不可能交出去的,自己还要在狭小的房间里继续听雷鸣。

“好吧...我去叫人把尸体处理掉。”

目送顾修筠的背影消失,珑音连忙举着桶垫步跑了出去。

血液倒入维泽亚的嘴缝,维泽亚眯了一下眼睛,振作精神。

“又有人自断了吗?”

“是的...七天连续不断的雷鸣,击溃了不少人的理智。”

维泽亚嘴唇略微扭曲,最终还是松弛了下去。

“雷声有问题,我的身体吸收了大半的负面影响,但是剩余力量对异常情绪的异能者也拥有足够的神志摧毁效果...不要告诉他们,让他们尽量坚持住。”

顾修筠来到下船舱,众多船员带着各样的神色看向他。

“顾先生,请问...有消息吗?大人怎么说?”

几个员工拥到顾修筠的面前,急切的询问道。

“把尸体...放冷冻库去吧,至于消息...没有消息,还是继续等。”顾修筠回道。

颓丧的气氛充斥着船舱,围在尸体边的人迟迟未肯动手,其中一人更是愤怒。

“七天了,冷冻库里已经放了几具尸体,为什么救援还没到,那些人要什么我们给他不就行了吗?一把剑而已!!”

“对啊!这样拖下去,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死,像他,像冷库里的尸体一样不是死在战场,而是死于没有希冀的等待啊...”

“就是!”

“......”面对众人的质问,顾修筠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是这么觉得的。

七天,连续七天不断的压抑在无法抵抗的危机之中,不断被寻求着“剑”的存在。

现在告诉他们这种折磨是有机会结束的,只不过有决策能力的人并不打算这么做...

‘这样下去不行啊...’

“外面时间过去多久了?”

大将看着下面不怎么动弹的大蜥蜴,不耐烦的开口问身边的下属。

“回大人,编号4216星球已经度过了一星球日。”

“这么说我们已经过去七天了?哼,这小鬼还真能拖啊,情报上说修罗拥有十分高深的隐匿术,要不是有黑釭剑的感应存在,还真找不到消失踪影后的修罗...”

这名魁梧的将领孤身走上法阵的最前沿,一边活动着筋骨。

“试探结束,心神余孽畏惧龟缩,前征军官鞳拓准备出战。”

手臂后扬,一把握住肩头的剑柄,将宽短剑拔了出来。

“许可!”

只听短剑传出一声无感情的指令音,嗡的一下发出刺眼的亮光,原本漆黑且短的剑身延展出两米长的光刃,赫然已经变作一把长柄宽刃巨剑!

“还不打算出来吗?”

鞳拓俯视着下方的维泽亚,用最后的耐心问道。

似乎察觉到什么的维泽亚敏锐的抬起头,笔直的看向天空上的鞳拓。

“已经...没有时间了吗,看来不行了...”

雷不再落下,只在天空中不断翻滚,似乎是在为对方造势。

缓缓舒展躯干,维泽亚站立起来,昂着头颅看向鞳拓,巨大的身躯开始缓缓缩小,同时将外部破碎的鳞片与血肉一起撕扯脱落,露出内层一副有着异样金属色彩的鳞甲。

这套鳞甲显然还是初生期,四肢关节部位的角质突起还是内卷的状态,看起来十分的柔软,没什么实质的保护能力。

重新化作两米巨汉的维泽亚依旧斗志昂扬,一双竖瞳毫不退让的直视鞳拓。

“哼,孱弱的挣扎,我要见的不是你。”

鞳拓不屑的嗤笑一声,高高举起光刃巨剑——

白光瞬间斩至颊前,维泽亚竖瞳缩成一条缝,一双粗壮的臂膀猛然合十,嘭的一声夹住实体光刃,卷起一阵狂风。

接住了!

但是双臂在颤抖!

单手持剑的鞳拓饶有兴致的看着竭力抗衡的维泽亚,向前一步欺身施力。

下一刻剑刃便被一寸寸压下,径直落在维泽亚的肩膀上,嗤的一声破开了维泽亚柔软的皮甲,红色的血液迅速涌出。

维泽亚面目狰狞,猛然将光刃甩向一边,同时顺向旋身摆腿,脚后跟带起一阵狂风砸向对方太阳穴。

啪——

气流涌动吹向另一侧,但维泽亚只觉得腿脚生疼!

他用作进攻的脚后跟被对方一手挡下并且扣住。

“就这水平也想与我一战?”

暗道不好的维泽亚急忙想要抽腿,却直接被对方单手甩了起来,咚咚咚的砸碎了地面,随后甩飞出去。

在空中旋转好几千度的维泽亚迅速平稳身形,双腿直踩地面减缓自己后退的速度,一只没了皮肤的脚掌在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随手丢弃手中的鳞甲皮,鞳拓扭头看向放置在地面的货船。

“啧...还不打算出来吗?感应不到气息...还蛮憋得住的。”

感应不到气息不要紧,剑确实是在里面,情报表面修罗最后离开的时候是带着剑走的,那他就肯定在船上。

毕竟那么“贵重”的物品,这个乡下人定然舍不得丢让。

“既然不主动出来,就全杀了吧。”

“那我可不答应。”

空气中传来微弱的摩擦声,与他体型相差无几的蜥蜴人已然来到他的面前,一拳覆满特性直接轰向鞳拓的面门。

不仅仅是将注意力锁定物分解成碎片,还有分解其构造状态的常时效果!

拳拳相碰!地面轰然炸裂

“你还不够说这话的资格。”

左拳与右拳毫无花哨的直接碰撞在一起,覆满鳞片的拳头顿时崩裂溅射出血花。

最原始的灵力从鞳拓的拳头表面倾泻出来,与维泽亚拳头表面溢出的分解特性不断碰撞,发出噼里啪啦好似连绵的爆竹声。

白色的光刃横挥一挥,准备挥出另一只拳头的维泽亚瞬间变招改竖砸,覆满分解特性力的冲击拳力将光刃直接砸进了地面,雪白的剑身上布满裂纹,但裂纹下一刻就被磅礴的灵力给灌满复原了。

“这是你们的归种力量吗?趋近规则的归种力,不算常见的体系,但是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只有绝对的力量。”

溢散出来的灵力顿时改变了其无规则的消散状态,凝聚在鞳拓的后背,一之巨大的翠绿五指之爪骤然伸出,捏拳当头砸下。

只来得及举臂抵挡,蜥蜴人就像一跟钉子一样被一拳砸进了地面,同时还砸塌了数十米范围内的大地,远在货轮上观战的珑音被震飞起来。

绿臂散去,拳印之下竟是一个深不见底的空洞。

在鞳拓的神念之中,地面五十米下,全身大部分骨骼被震碎的维泽亚正在艰难爬向地面,只不过速度堪忧。

“哼,一个法决解放灵力就能碾压的货色,还妄谈答不答应...以为是在你们星球吗?我只能动用原始灵力的状态?”

鞳拓蔑笑道,提着光刃巨剑走向货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