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南衙。

“二位,二位请息怒。”

从府衙里跑出来一个官,一边跑一边喊道。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这家伙身上的肉都随着跑动而颤颤巍巍的,像一座肉山。

“你是何人?”

陈三斤问道。

“下官乃南衙执事,这里是我负责,还望二位消消气。”

那官谄媚的说道。

“好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三斤踢了踢地上那俩衙役说道。

“衙役有眼无珠,得罪了二位,还望二位海涵。”

那执事官赔礼道。

“算了。我问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吗?”

“是的,整个南衙都由我负责。”

“那水镜山庄也归你管吧?”

“水镜山庄?哦,对对,是的,那里确实是我南衙的管辖范围。”

“那好,我们想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接纳?”

“开酒楼?”

执事官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啥情况啊这是,还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开酒楼?

“执事大人请看,这是圣旨。”

丁三元将一卷黄绢递给执事官。

执事官见到黄绢,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黄绢啊!

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东西!

再加上丁三元说这是“圣旨”,执事官就更害怕了。

他这小小的南衙,一辈子也没见过的一份真正的圣旨啊。

“执事大人别怕啊,站好了,这是圣旨,你好好看看。”

丁三元说完,不由分说地将那黄绢塞进执事官手中。

执事官颤动着打开圣旨。

才看了一眼就噗通跪下来说道:“下官遵命,下官一定按照大王的旨意办理。”

丁三元拉住他,说道:“我觉得你都没认真看,你真的了解圣旨上说的话吗?”

这话把执事官问住了。

下一刻,他把圣旨展开仔细读了读,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将圣旨还给了丁三元。

南衙。

“二位,二位请息怒。”

从府衙里跑出来一个官,一边跑一边喊道。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这家伙身上的肉都随着跑动而颤颤巍巍的,像一座肉山。

“你是何人?”

陈三斤问道。

“下官乃南衙执事,这里是我负责,还望二位消消气。”

那官谄媚的说道。

“好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三斤踢了踢地上那俩衙役说道。

“衙役有眼无珠,得罪了二位,还望二位海涵。”

那执事官赔礼道。

“算了。我问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吗?”

“是的,整个南衙都由我负责。”

“那水镜山庄也归你管吧?”

“水镜山庄?哦,对对,是的,那里确实是我南衙的管辖范围。”

“那好,我们想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接纳?”

“开酒楼?”

执事官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啥情况啊这是,还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开酒楼?

“执事大人请看,这是圣旨。”

丁三元将一卷黄绢递给执事官。

执事官见到黄绢,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黄绢啊!

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东西!

再加上丁三元说这是“圣旨”,执事官就更害怕了。

他这小小的南衙,一辈子也没见过的一份真正的圣旨啊。

“执事大人别怕啊,站好了,这是圣旨,你好好看看。”

丁三元说完,不由分说地将那黄绢塞进执事官手中。

执事官颤动着打开圣旨。

才看了一眼就噗通跪下来说道:“下官遵命,下官一定按照大王的旨意办理。”

丁三元拉住他,说道:“我觉得你都没认真看,你真的了解圣旨上说的话吗?”

这话把执事官问住了。

下一刻,他把圣旨展开仔细读了读,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将圣旨还给了丁三元。

南衙。

“二位,二位请息怒。”

从府衙里跑出来一个官,一边跑一边喊道。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这家伙身上的肉都随着跑动而颤颤巍巍的,像一座肉山。

“你是何人?”

陈三斤问道。

“下官乃南衙执事,这里是我负责,还望二位消消气。”

那官谄媚的说道。

“好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三斤踢了踢地上那俩衙役说道。

“衙役有眼无珠,得罪了二位,还望二位海涵。”

那执事官赔礼道。

“算了。我问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吗?”

“是的,整个南衙都由我负责。”

“那水镜山庄也归你管吧?”

“水镜山庄?哦,对对,是的,那里确实是我南衙的管辖范围。”

“那好,我们想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接纳?”

“开酒楼?”

执事官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啥情况啊这是,还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开酒楼?

“执事大人请看,这是圣旨。”

丁三元将一卷黄绢递给执事官。

执事官见到黄绢,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黄绢啊!

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东西!

再加上丁三元说这是“圣旨”,执事官就更害怕了。

他这小小的南衙,一辈子也没见过的一份真正的圣旨啊。

“执事大人别怕啊,站好了,这是圣旨,你好好看看。”

丁三元说完,不由分说地将那黄绢塞进执事官手中。

执事官颤动着打开圣旨。

才看了一眼就噗通跪下来说道:“下官遵命,下官一定按照大王的旨意办理。”

丁三元拉住他,说道:“我觉得你都没认真看,你真的了解圣旨上说的话吗?”

这话把执事官问住了。

下一刻,他把圣旨展开仔细读了读,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将圣旨还给了丁三元。

南衙。

“二位,二位请息怒。”

从府衙里跑出来一个官,一边跑一边喊道。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这家伙身上的肉都随着跑动而颤颤巍巍的,像一座肉山。

“你是何人?”

陈三斤问道。

“下官乃南衙执事,这里是我负责,还望二位消消气。”

那官谄媚的说道。

“好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三斤踢了踢地上那俩衙役说道。

“衙役有眼无珠,得罪了二位,还望二位海涵。”

那执事官赔礼道。

“算了。我问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吗?”

“是的,整个南衙都由我负责。”

“那水镜山庄也归你管吧?”

“水镜山庄?哦,对对,是的,那里确实是我南衙的管辖范围。”

“那好,我们想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接纳?”

“开酒楼?”

执事官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啥情况啊这是,还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开酒楼?

“执事大人请看,这是圣旨。”

丁三元将一卷黄绢递给执事官。

执事官见到黄绢,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黄绢啊!

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东西!

再加上丁三元说这是“圣旨”,执事官就更害怕了。

他这小小的南衙,一辈子也没见过的一份真正的圣旨啊。

“执事大人别怕啊,站好了,这是圣旨,你好好看看。”

丁三元说完,不由分说地将那黄绢塞进执事官手中。

执事官颤动着打开圣旨。

才看了一眼就噗通跪下来说道:“下官遵命,下官一定按照大王的旨意办理。”

丁三元拉住他,说道:“我觉得你都没认真看,你真的了解圣旨上说的话吗?”

这话把执事官问住了。

下一刻,他把圣旨展开仔细读了读,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将圣旨还给了丁三元。

南衙。

“二位,二位请息怒。”

从府衙里跑出来一个官,一边跑一边喊道。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这家伙身上的肉都随着跑动而颤颤巍巍的,像一座肉山。

“你是何人?”

陈三斤问道。

“下官乃南衙执事,这里是我负责,还望二位消消气。”

那官谄媚的说道。

“好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三斤踢了踢地上那俩衙役说道。

“衙役有眼无珠,得罪了二位,还望二位海涵。”

那执事官赔礼道。

“算了。我问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吗?”

“是的,整个南衙都由我负责。”

“那水镜山庄也归你管吧?”

“水镜山庄?哦,对对,是的,那里确实是我南衙的管辖范围。”

“那好,我们想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接纳?”

“开酒楼?”

执事官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啥情况啊这是,还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开酒楼?

“执事大人请看,这是圣旨。”

丁三元将一卷黄绢递给执事官。

执事官见到黄绢,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黄绢啊!

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东西!

再加上丁三元说这是“圣旨”,执事官就更害怕了。

他这小小的南衙,一辈子也没见过的一份真正的圣旨啊。

“执事大人别怕啊,站好了,这是圣旨,你好好看看。”

丁三元说完,不由分说地将那黄绢塞进执事官手中。

执事官颤动着打开圣旨。

才看了一眼就噗通跪下来说道:“下官遵命,下官一定按照大王的旨意办理。”

丁三元拉住他,说道:“我觉得你都没认真看,你真的了解圣旨上说的话吗?”

这话把执事官问住了。

下一刻,他把圣旨展开仔细读了读,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将圣旨还给了丁三元。

南衙。

“二位,二位请息怒。”

从府衙里跑出来一个官,一边跑一边喊道。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这家伙身上的肉都随着跑动而颤颤巍巍的,像一座肉山。

“你是何人?”

陈三斤问道。

“下官乃南衙执事,这里是我负责,还望二位消消气。”

那官谄媚的说道。

“好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三斤踢了踢地上那俩衙役说道。

“衙役有眼无珠,得罪了二位,还望二位海涵。”

那执事官赔礼道。

“算了。我问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吗?”

“是的,整个南衙都由我负责。”

“那水镜山庄也归你管吧?”

“水镜山庄?哦,对对,是的,那里确实是我南衙的管辖范围。”

“那好,我们想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接纳?”

“开酒楼?”

执事官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啥情况啊这是,还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开酒楼?

“执事大人请看,这是圣旨。”

丁三元将一卷黄绢递给执事官。

执事官见到黄绢,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黄绢啊!

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东西!

再加上丁三元说这是“圣旨”,执事官就更害怕了。

他这小小的南衙,一辈子也没见过的一份真正的圣旨啊。

“执事大人别怕啊,站好了,这是圣旨,你好好看看。”

丁三元说完,不由分说地将那黄绢塞进执事官手中。

执事官颤动着打开圣旨。

才看了一眼就噗通跪下来说道:“下官遵命,下官一定按照大王的旨意办理。”

丁三元拉住他,说道:“我觉得你都没认真看,你真的了解圣旨上说的话吗?”

这话把执事官问住了。

下一刻,他把圣旨展开仔细读了读,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将圣旨还给了丁三元。

南衙。

“二位,二位请息怒。”

从府衙里跑出来一个官,一边跑一边喊道。

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这家伙身上的肉都随着跑动而颤颤巍巍的,像一座肉山。

“你是何人?”

陈三斤问道。

“下官乃南衙执事,这里是我负责,还望二位消消气。”

那官谄媚的说道。

“好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比这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三斤踢了踢地上那俩衙役说道。

“衙役有眼无珠,得罪了二位,还望二位海涵。”

那执事官赔礼道。

“算了。我问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吗?”

“是的,整个南衙都由我负责。”

“那水镜山庄也归你管吧?”

“水镜山庄?哦,对对,是的,那里确实是我南衙的管辖范围。”

“那好,我们想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接纳?”

“开酒楼?”

执事官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啥情况啊这是,还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开酒楼?

“执事大人请看,这是圣旨。”

丁三元将一卷黄绢递给执事官。

执事官见到黄绢,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黄绢啊!

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东西!

再加上丁三元说这是“圣旨”,执事官就更害怕了。

他这小小的南衙,一辈子也没见过的一份真正的圣旨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