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脱离了君主掌控的巨蛛趁着魔焰、鬼头等正竞相吞噬着君主半个身体的时候,不知从哪儿生出的力量,抵抗着‘皆’字令的压制,扭转过它的头颅。

一声尖厉的声响从它口中喷出,那对青黑的螯牙颤动,大量黑气在它巨口之中重聚,正欲喷出——

只见一道银虹闪现,一丝金色的影光从银河之中乍闪而出,化为一道惊天杀气,从它身体之上穿过!

正在此时,抓着君主的魔魂似是想起了什么,那悬浮在半空的身形微微一抖。

那已经濒临溃散的君主趁此时机转过了头,它的双眼之中的‘深渊’已经消失,变得赤红。

随着力量被魔魂吸走,它的境界也在逐渐往下掉落。

它转过的头正好看到了剑光所到之处,将失去了依持的巨蛛斩中的那一幕。

“来自深渊的魔物,听从我的召令,复活——”

君主的口中念出咒语,这话音刚一落下,它‘呵呵呵’的狞笑声里,就见到诛天剑的剑气将巨蛛撕裂。

剑光从暗影魔蛛的腹尾直到它的头颅处映开,锋利的寒芒轻而易举破开它坚硬的鳞甲及黑暗气息的加持,将其削为两半!

黑色血溅喷溅声中夹杂着巨蛛垂死的喘息,杀机凛冽的剑芒之下,巨蛛如小山般的身体飞落往村庄的两侧。

但君主的诅咒声里,那撕裂开的巨蛛身体‘轰’的一声爆裂。

无论是血块、碎肉,在诅咒的力量下重新化为一只只狰狞可怕的黑暗魔蛛。

这巨蛛的身体何其大,这一爆炸开来,所化的蛛影足足有成千上万之多。

同时,地面之上的阴影也因君主临死前的诅咒而复活,似是即将形成更为可怖的巨形怪物。

“嘿嘿嘿——我失败了,但我的气息,将永生不绝——”垂死的君主话未说完,就化为一阵惊骇异常的尖叫:

“啊!不——”

惨叫声里,魔魂将其揉成一团,塞进自己张开的嘴中。

先前还说自己的气息永生不绝的君主,瞬间成为魔魂腹中之物,黑暗力量化为养份,滋补着魔魂受创的魂体。

但它临死前召唤出来的黑暗生物确实棘手,那新成形的巨蛛看样子比先前的巨蛛还要大得多。

且因为它死前的怨气所加持,其气息好像也更为恐怖。

刚吞食了君主的魔魂见此情景,那双眼睛中的黑气开始涌动,似是缓缓裂开了嘴角,露出笑容。

鬼头形成的怪物呼啸着再次散开,化为万千鬼头,捕捉着这些黑色魔蛛。

但先前那巨蛛的体形实在太大了,爆裂开来后,其血肉、黑暗之力及肢体残渣碎沫所化的魔蛛又何止千万。

哪怕有鬼头极力捕捉,却数量仍是多得令人咋舌。

散逸的残余剑气将离得最近的无数魔蛛卷入银光之内绞杀,哪怕如此一番收割之后,仍有万千魔蛛‘卟卟’落地,如下了一场急骤的冰雹。

它们感应到君主临死前的诅咒,毫不犹豫的挥动肢足、翅膀,往宋青小的方向蜂涌而来。

‘砰砰、砰砰!’

两声来自地底的叩响声中,一只更强大的、体形更壮硕的魔物从黑暗的深渊中被君主召唤而来。

“啊——光明之神庇佑——”

地面颤抖,被围在星辰大阵内的信徒们无助的念动着神廷的教义,祈求光明的庇佑。

黑暗重新笼罩天空,密密集集的黑蛛群形成足以遮天蔽日的黑云,铺天盖地的飞拢。

宋青小的目光之中闪过一道幽芒,面对这种情况,她内心之中突然生出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

“灭神术!”

这个念头如同一颗种子,在她心中生根发芽,继而破土而出。

她深呼了一口气,丹田之内的元婴结印,化为领域,‘嗡’——

躲进金塔之内的四号只感觉塔身一震,接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塔体压制住。

在这领域之内,四号的身体、神识、灵力全部被控住,无法施展,令他面露骇然之色。

而在四号惊骇异常之时,宋青小体内的灭神术开始运转,四周的冰系灵力被吸入她的体内,继而化为源源不绝的能量,涌入诛天之中。

“破!”她神色淡然的开口,剑身之上光华流涌,化为绝世剑气劈出。

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却在斩出的刹那,四周开始有冰雪飘落。

剑气将那才刚成形,还未来得及支撑起身的黑暗生物斩裂。

力量横贯村落,透入地底之中,将地面撕裂开一个巨大的裂缝,如同一个逼仄的峡谷。

那生物受到君主诅咒,一旦被撕开,其力量再次幻化为千千万万的死灵之物,壮大了魔蛛队伍。

可是这一次的剑气并没有因为斩落入地而散逸,而是四逸开来,与飘逸的雪片相结合。

接下来被困在星辰大阵之内的人们,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又梦幻至极的绝美景物。

一朵朵靓蓝的光莲盛开着缓缓落平下,圣洁、美丽得不可方物。

所到之处那些丑陋的暗影魔物哪怕是沾到了这莲荷的半点儿光晕,便都被一一绞杀,化为虚无。

剑气所化的蓝色莲荷至美、至纯,却带着凌驾于一切的杀机,肆意收割着这些黑暗生物。

在灭神术的大范围铺盖下,它们无所遁形,根本撑不住。

这是宋青小第一次将灭神术用以真正的试炼场景之中,她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分神境中阶,灭神术的威力相较于她第一次使用之时,不知强了多少倍,已经隐隐有当年星空之海内,苏五以自身残念指导她的那一幕的几分架势了。

剑气化为盛开的莲荷,那蓝色光晕所到之处,扫荡一切世间邪魔!

宋青小的内心深处一片宁静,剑意随着灭神术而挥出的刹那,她隐约像是摸到了某种边界,将当日苏五施展灭神术时造成的情景又重新原封不动在脑海之中还原、靠拢。

灵力被撼动,灭神术的力量如同被这意境所唤醒了,那些千千万万的剑气所化的莲花,每一朵都似是试着在与她神识相连。

神魂之内,隐匿的苏五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沉寂的魂念一下被惊醒了。

他透过宋青小的‘眼睛’,看到了眼前这熟悉又震惊的一幕。

这是他当年成名的标志,是他拥有灭神术后,独一无二的专属。

可能这世间的人都认为随着天外天将他斩灭,这样的情景已经绝迹于世间之中。

却没有料到在他‘死’了的十多年后,会有一个少女,将这样的一幕场景重现,仿佛是他剑意的传承者。

“……”

苏五默默的‘看’着那些光莲盛开,将一片狼藉的村庄照亮,内心的惊骇使得他此时根本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语言去开口。

他寄居于宋青小神魂,自然也能感应得到她此时心境、神魂的异变。520

甚至凭借着老练的经验,他‘看’到的比宋青小感应到的更多。

她的筋脉之内,冰系的灵力已经在灭神术的影响下,被染上一层淡蓝色,流涌的力量已经初具峥嵘。

强大的神识外放开来,试图与那些被她挥斩出去的剑气产生交融,继而将其控制住。

她已经摸到了灭神术的规则!

凭着第六感,她已经感应到苏五的苏醒,但此时的宋青小却沉浸于这一次灭神术给她带来的心境的蜕变,并没有开口与苏五搭话。

这种意境上获得感悟的机会并不太多,兴许是今夜兴之所致,也兴许是君主所制造的黑暗纪元给她带来的影响。

还有可能是万千往她飞扑来的张牙舞爪的密集巨蛛,令她随心所欲,打破了自己给自己设置的‘在力量未足,羽翼未丰之前,灭神术不得现世,以免消息走漏’的条框规则。

所以在这一瞬间,许许多多以往积压的问题在这一剑斩出之后,尽数一扫而空。

找回银狼,失而复得的惊喜;斩杀兽王,逃脱生天的侥幸;

回到帝都,重走当年的老路;闯入时家,暂除困扰自己的心魔,及事成之后逃入隐界的种种——

这些或喜或悲、或谨慎或痛快的经历,此时都如同堵塞在她心境中的一些垃圾,被剑气冲散,化为无形了。

她的力量也似是找到了突破口,境界在隐隐提升。

其实她的实力一直提升十分稳步,并非一蹴而就。

玉仑虚境中获得的意昌族人的丰厚馈赠,本来是一笔庞大的财富,不应该令她仅只是突破分神境,并仅仅只是将力量巩固。

更别提这些年来她在星空之海内,斩杀的妖兽、积累的妖丹之力也是一笔不小的收获。

但因为她心境受限的缘故,这些力量她能接受的仅只是其中的数成,大部分积累在她身体之中,等待着她某一天将其融汇贯通,才能真正将这些力量发挥到极致的作用。

用苏五的话来说,就是她的心境之上有一把锁,尚未打开。

试炼之中的收获所得,意昌全体族人蕴养千年的魂灵之力,如同一座宝山,被她锁于其中。

那把掌控着宝藏的钥匙在她自己的手中,但需要她自己将其找出。

如果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力量若是不能得以运用,可能最终会逐渐消融。

只看她能几时找到正确的钥匙,得其门而入,时间越早,自然收获越多。

可是苏五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令他不知所措。

“江山更迭,新人倍出。”

苏五在生时,年纪尚轻,如果他没有被天外天武道研究院围攻而死,在世人心中,与那些世族坐镇的老怪物相较,他也是天资卓著的新一代。

可此时,他的心境却已经开始生出一丝暮气了。

“糟糕了——”

灭神术里有他的执念,有他赋予的特殊印记,从而开僻了独属于他的时代。

但他‘死’后,这一丝印记后继有人,那一场本来应该独属于他的法则,如今已经又重新出现在另一位少女手中。

灭神术的规则已经被她摸到,那属于他的烙印,则在渐渐淡去了。

最为重要的是,他的那一丝当年势必要重活,令灭神术重现天外天,以剑气再次横扫天下的那丝死前的豪情壮志及坚定的意志,此时已经隐隐在动摇了。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保持着一种诡异的默契度。

宋青小的心境一破开,那些积累在她体内多时的力量开始躁动。

丝丝灵力从每一分血液、骨缝间涌出,聚河为海,顷刻之间形成一股滔天巨流,冲击着她的境界。

因蕴养重伤垂死的银狼而被拉掉的境界,此时在这股力量滋养之下,重新稳固。

分神境初阶,分神境初阶巅峰!

庞大的灵力流温顺异常,并没有因为她重回分神境巅峰便止住,而是继续拓展她的筋脉、滋养她的神识。

最终如同水到渠成般,毫无波澜的进入分神境中阶,并进一步稳固。

分神境中阶之后,她的感受和之前又不一样了。

那些总想和施展的剑意相连的神识,原本是隐约窥见一丝曙光,可在即将临门而入的那一刹,又总是差了那么一丝感应,最终不能成功。

但此时进入分神境中阶后,神识进一步进化、精淬,识海相较于之前更加的强大,神识的运用比之前更加得心应手。

差的那一丝感觉,在强大神识作为后盾的情况下,轻易被破开。

神识与剑气隐隐相碰,产生共鸣,剑气成为她的每一双‘眼睛’,可以360度的盯住每一个冲她而来的细微的对手。

心境的提升所带来的力量、境界的提升并没有停止,仍在继续攀升中。

分神境中阶稳固,接着再次进入分神境中阶的巅峰。

灵力无声的冲击着枷锁,试图将最后阻挠她的那道屏障突破。

宋青小的意识从战场收回,试炼、任务、村庄,甚至是那些牧师、信徒以及被她困在塔中的四号统统都被她遗忘了。

因为她的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出意昌一族每一个人的脸。

她仿佛梦回玉仑虚境,回到当初龙王战败后,那些死去了千年的族人,一一化为灵息再次重聚的时候。

一张张含着真诚笑意的脸在她脑海中一一闪现,有初容、有次音、有季问、有宁山,还有意昌已经不再年少,饱含了风霜却又凭添威严、肃穆的俊容!

这些禁锢千年的族人,在被宋青小解救之后,心甘情愿以魂灵作为回报,送给了她。

可是她却将这样一笔馈赠,一直‘积压’于身体之中。

只是她忘了,而他们却没有忘。

此时每一张面孔都十分清晰,意昌的神色凝肃,一如当初准备同她并肩作战,召唤龙王的时候。

每一个魂灵力量与灵力相融合,每一张面孔逐渐淡去,直至被她看不清面容,化为精纯至极的本源之力,形成一股无法抵御的滔天巨波,冲击着那道阻挠宋青小升阶的枷锁!

随着镇魂族人一一的消失,初容、宁山及最后的意昌面容模糊,宋青小的力量瞬间达到巅峰!

那屏障在这聚沙成塔的可怕力量之下摇摇欲坠,最终‘轰然’破裂。

她在意昌等人‘相助’下,顺利冲破枷锁,进入分神境后阶。

力量肆无忌惮的畅涌,周身筋脉汇聚到丹田之中,继而再返回至周身各处。

以往那种升境之后,身体疲乏、筋脉空虚的感觉并没有到来,充沛的灵力安抚着筋脉,带来一种饱餐一顿后的餍足感,舒服极了。

境界还在攀升,所有化为精纯至极的本源之力的意昌等人的意志并没有完全停止,带着她的力量一路攀升。

分神境后阶的境界稳固,同时进入大圆满,再升至巅峰之境,才终于停止住。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