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看着地上不能动弹的兄弟们,龙哥知道反抗毫无意义,在猴哥的威逼之下,龙哥带着猴哥和庞小南来到了一个豪华的办公室,这里是老大平时办公的地方,只是老大一般不会过来,平时都是由龙哥和另外一个帮派成员坐阵。

办公室的书柜旁边有一个保险箱,龙哥颤颤悠悠的输入了密码,打开了保险箱。

猴哥把里面的现金一股脑的扒拉了出来,总共才几十万,不过还有几根金条。

“哈哈,算你们剪刀帮还知道规矩,留下点流动资金在这里,不然,我今天非血洗了你们总部不可!”猴哥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个大皮包,把所有的金钱都装进了皮包里。

龙哥虽然失去了一些威风,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发威道:“你们……你们就不怕我们帮主找你们报仇吗?”

“我们要是怕你们报仇,今天我们就不来了!”猴哥恶狠狠的盯着龙哥,稍微点了点龙哥的身上,龙哥当即痛的跟杀猪一般的叫唤了出来。

“告诉你们老大,我们随时奉陪!”猴哥潇洒的转身离去,丢下了一张名片,“记得按名片上的地址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龙哥捡起名片一看,上面写着“华海市蓝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钟汉斯”。

猴哥的真名叫钟汉斯,这个名号让龙哥怔了一会儿,因为道上的朋友都几乎忘了他叫什么名字。

猴哥一走,龙哥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剪刀帮的老大,伍奇。

伍奇很少来剪刀帮的总部,平时都在家里休养生息。

龙哥亲自跑到伍奇的家里,报告了猴哥来捣乱的前前后后。

伍奇阴沉着脸,训斥道:“你们这帮没用的家伙,让饿狼帮两个人就灭了威风?”

汇报的地点在伍奇的家中一处茶室,布置的古香古色,墙上有一幅字“剪却三千烦恼丝”,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大师,没用一笔是断开的。

龙哥争辩道:“大哥,猴哥的功夫我是领教过的,不过他身边那个小弟,的确是厉害,出手如电闪雷鸣一般,短短几秒钟,就把我们的兄弟撂倒了。”

龙哥当然是夸张了一点,不过他要把自己的责任撇干净,自然要夸大一点。

“哼,那么厉害的角色,怎么会屈居在钟汉斯的手下?”伍奇了解自己的手下,龙哥虽然武功不行,经营社团却是一个良将,自己久不出山,都是龙哥在帮他打理帮派的生意。

“真的,大哥,我和那小子交过手,他一拳就把我打在墙上了。”龙哥急忙辩解,他听出老大的语气里有不相信的成分。

“一拳就把你打到墙上?”伍奇开始回味龙哥的话语,龙哥不致于在这种大是大非上撒谎,从他的描述看,这个猴哥的小弟至少是武道高阶的水平。

“是的,大哥,这件事的起因其实就是我到饿狼帮的地盘去考察他们的娱乐场所,那天……我几个小弟从外面抓了一个学生妹,说是吐了他们一身,结果这小子就跑过来找我们的麻烦,说我们得罪了他的班长,就跟我们干上了,几拳就把我们撂倒了,没想到他是钟汉斯的手下……”

龙哥说起来有些心虚,不时的瞄一眼伍奇。

伍奇自从修身养性以来,脾气修炼的不是一般好,但是此刻他猛的把茶杯摔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你们这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我早就叮嘱过你们,在外面少惹事,现在惹祸上身了吧!”

“大哥,是你说的,我们不能坐吃山空,要谋发展……”龙哥苦着一张脸,打饿狼帮主意的最早就是伍奇提出来的。

“好了!不管怎么说,敢挑衅我剪刀帮,就是不把我伍奇放在眼里,你,约一下钟汉斯,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底牌,敢跟我伍奇对着干!”伍奇把茶杯重重的往桌上一放,眼睛里充满杀气。

猴哥从“飞丝美发俱乐部”出来后,问庞小南:“你怎么不让我直接废了阿龙那臭小子。”

庞小南笑着摇头说:“废他容易,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以后我们兼并了剪刀帮,谁来帮你打理整个帮派?”

“那还不容易,我直接从饿狼帮调个大学生过去。”猴哥对自己的人事安排很有自信,饿狼帮在他的打理下,也没出什么大乱子,这些年更是搞储备干部这一套,从应届大学毕业生里招了不少生力军。

“据我所知,剪刀帮的管理水平比饿狼帮高了不少吧?”庞小南早就从侧面打听到,剪刀帮以美发业起家,稳打稳扎,现在已经掌握了华海市的美业大半江山。

“高个屁,他们就是选对了行业!”猴哥当然不服气,这是从一边验证了自己的管理水平不如龙哥。

“不管这么说,剪刀帮的实业管理有目共睹,这里面很大的功劳要归功于龙哥,所以,一旦我们兼并剪刀帮,龙哥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能打残了。”庞小南严肃的看向猴哥,“还有,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再提饿狼帮,你是南海帮的老大。”

过了两天,龙哥主动联系了猴哥,说他们老大约猴哥一聚。

龙哥在电话里很客气,“猴哥,我们老大说,之前是我们不对,不该去你们饿狼帮……不,南海帮的地盘上闹事,所以他想亲自和你赔个不是,地点呢,就选在他家里,你知道的,家宴的级别是最高的,他愿意在家里接待你,已经是充分说明他对你的尊重……”

“别废话,我来就是了,我倒要看看他伍奇有什么招子!”猴哥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这是庞小南预先交代的,但凡剪刀帮有什么服软的举动,应着就是了。

龙哥义愤填膺的把手机砸到了地上,大骂道:“我草他奈奈的,你个臭猴子,敢在老子面前耍威风,这回我看你哪里逃!”

伍奇这次摆的是鸿门宴,不管猴哥的手下有多强,伍奇的家里是配了保镖的,而且都是持枪保镖,要是猴哥这次不能给伍奇一个满意的答复,必定要命丧当场。

当龙哥报告猴哥的情况时,伍奇眯着眼睛问了一句:“南海帮?这么说猴子是自立门户咯?这也没错,他多年屈就在安吉娜娜那个女流之辈的手下,是该出来自己干一番事业了,不过,他不该挑我们剪刀帮下手!”

猴哥打电话给了庞小南,约他一起去赴鸿门宴。

庞小南正好在黑曼巴。

贝大军兴奋的说:“小南啊,你这个眼镜确实牛叉,我们的几个科学家都说了,你这个武器是跨时代的产品,如果装备我们的队伍,我们的战斗力要提升好几个层次。”

庞小南自豪的说:“那还用说,我发明的东西,绝对有料,怎么样,老贝,我们第一批进多少啊?”

“这样,先买30个试试。”贝大军比了个OK的手势。

“才30个啊。”庞小南有点失望。

“你别忘了,我们黑曼巴总共才多少人,而且出任务也不是同时一起去那么多人,30人的队伍已经是大部队了。”贝大军说的没错,再困难的任务也用不到30个人,比如庞小南他们的布洛斯行动,也才动用了10个人。

“那行吧,不过有一点,你们是第一个试点单位,有什么意见,尽量的提,我们好持续改进我们的产品。”庞小南本来也没打算在黑曼巴打开市场,更大的市场还在各国的军方,只要黑曼巴开始试用,他这个眼镜就一定会名扬万里。

猴哥打来电话,庞小南跑到一个僻静的篮球场旁边,问道:“去伍奇的家里吗?这是鸿门宴啊。”

“那你说,去还是不去。”猴哥也觉得自己草率了,伍奇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当然要去了,这是铲掉剪刀帮的绝好机会!”庞小南认为擒贼先擒王,这次伍奇既然送上门了,就一定要把握机会。

庞小南提前到了伍奇的别墅,这是一个位于郊区的独门大院,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一堵高墙挡住了庞小南的视线,高墙外栽着密密麻麻的竹子,把墙体掩映的十分隐蔽,绿色的竹子,和白色的墙体相映成趣,看起来格调很高。

离约定的见面时间还早,庞小南开始观察墙外这斑斑点点的竹子。

这是湘妃竹。

相传尧舜时代,九嶷山上有九条恶龙,住在九座岩洞里,经常到湘江来戏水玩乐,以致洪水暴涨,庄稼被冲毁,房屋被冲塌,老百姓叫苦不迭,怨声载道。舜帝关心百姓的疾苦,他得知恶龙祸害百姓的消息,饭吃不好,觉睡不安,一心想要到南方去帮助百姓除害解难,惩治恶龙。

舜帝有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是尧帝的两个女儿。她们虽然出身皇家,又身为帝妃,但她们深受尧舜的影响和教诲,并不贪图享乐,而总是在关心着百姓的疾苦。她们对舜的这次远离家门,也是依依不舍。但是,想到为了给湘江的百姓解除灾难和痛苦,她们还是强忍着内心的离愁别绪欢欢喜喜地送舜上路了。

舜帝走了,娥皇和女英在家等待着他征服恶龙、凯旋的喜讯,日夜为他祈祷,早日胜利归来。可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燕子来去了几回,花开花落了几度,舜帝依然杳无音信,她们担心了。

娥皇说:“莫非他被恶龙所伤,还是病倒他乡”女英说:“莫非他途中遇险,还是山路遥远迷失方向”她们二人思前想后,与其呆在家里久久盼不到音讯,见不到归人,还不如前去寻找。于是,娥皇和女英迎着风霜,跋山涉水,到南方湘江去寻找丈夫。翻了一山又一山,涉了一水又一水,她们终于来到了九嶷山。她们沿着大紫荆河到了山顶,又沿着小紫荆河下来,找遍了九嶷山的每个山村,踏遍了九嶷山的每条小径。

这一天,她们来到了一个名叫三峰石的地方,这儿,耸立着三块大石头,翠竹围绕,有一座珍珠贝垒成的高大的坟墓。她们感到惊异,便问附近的乡亲:“是谁的坟墓如此壮观美丽三块大石为何险峻地耸立”乡亲们含着眼泪告诉她们:“这便是舜帝的坟墓,他老人家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里,帮助我们斩除了九条恶龙,人民过上了安乐的生活,可是他却鞠躬尽瘁,流尽了汗水,淌干了心血,受苦受累病死在这里了。”

原来,舜帝病逝之后,湘江的父老乡亲们为了感激舜帝的厚恩,特地为他修了这座坟墓。九嶷山上的一群仙鹤也为之感动了,它们朝朝夕夕地到南海衔来一颗颗灿烂夺目的珍珠,撒在舜帝的坟墓上,便成了这座珍珠坟墓。三块巨石,是舜帝除灭恶龙用的三齿耙插在地上变成的。娥皇和女英得知实情后,难过极了,二人抱头痛哭起来。她们悲痛万分,一直哭了九天九夜,她们把眼睛哭肿了,嗓子哭哑了,眼泪流干了。最后,哭出血泪来,也死在了舜帝的旁边。

娥皇和女英的眼泪,洒在了九嶷山的竹子山,竹竿上便呈现出点点泪斑,有紫色的,有雪白的,还有血红血红的,这便是“湘妃竹”。竹子上有的像印有指纹,传说是二妃在竹子抹眼泪印上的;有的竹子上鲜红鲜红的血斑,便是两位妃子眼中流出来的血泪染成的。

陈鼎称“潇湘竹”“泪痕竹”。竿部生黑色斑点,颇为美丽。是我国竹家具的优质用材。卷八:“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汨挥,竹尽斑。”:“斑竹即吴地称‘湘妃竹’者”。

所言尧之二女,舜之二妃,以及其他著作中湘妃、潇湘妃子、湘君等指娥皇和女英二人。西汉刘向有:有“虞二妃者,帝尧之二女也。长娥皇,次女英……娥皇为后,女英为妃……死于苍梧,号曰重华。二妃死于江湘之间,俗谓之湘君……”从列女传可得知,所云潇湘妃子为娥皇、女英。

竹长在南方,是四君子之一,它性刚品柔,幽静淡雅,在南方随处可见片片竹林,密密麻麻,整齐的生长着,坚韧挺拔,刚正不阿,笔直的枝干,翠绿的叶子.一年四季长青不败。生命力极为顽强,像那正人君子,谦虚不张扬,竹林是人们的最爱,特别是盛夏时节走进竹林,静寂优雅,阳光从缝隙中透过,给那片浓绿披上了外衣,竹林中飘着淡淡的清香,心中满是安逸舒适.

在君山岛上满山都是竹林,在那里就长着湘妃竹,君山岛也被称为爱情岛也许和他有很大关系,那种竹子不同平常的竹子,它的身上因为多了斑点,所以叫湘妃竹,也称斑竹.据说是舜帝的两个妃子因思念他,日夜伤心,哭出血泪,染红了竹子。那种斑点有黑色,也有红色.因为有了这故事,竹子也被赋予了传奇色彩。

传说,舜帝的二个妃子娥皇女英千里寻追舜帝。到君山后,闻舜帝已崩,抱竹痛哭,流泪成血,落在竹子形成斑点,故又名“泪竹”,或称“湘妃竹”。

庞小南正在观察竹子,突然背后有人喊道:“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庞小南转身一看,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身后,一个穿校服的女孩正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这不是普通学校的女生,因为华国的校服基本上还停留在运动服那一套,而女孩身上的这一套制服,是贵族学校的打扮,剪裁得当的上衣,把女孩的发育良好的曲线勾勒的一览无遗,一看就是定制的。

而女孩的下身穿的是一条超短裙,露出了修长的大腿,脚上蹬着一双厚底的小皮鞋。

女孩身后的轿车,修长宽敞,看起来似乎也是某大品牌的定制车型。

“我在看竹子。”庞小南淡淡的答了一句,又转过身去观察湘妃竹身上的斑点。

虽然这里是荒郊野外,不过这里的私人别墅非常多,庞小南以为碰到的是哪个富豪家里的千金,放了学经过。

谁知女孩没有走,而是拍了拍庞小南的肩膀道:“看什么竹子,这是我家的竹子,是你随便看的吗?”

庞小南乐了,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你家的竹子不能看,你站在这里,不也是被我看到了吗?”

“你!”女孩被庞小南惹毛了,朝身后喊了一句,“浪哥,帮我教训他!”

被女孩成为浪哥的人,走到了庞小南的面前,戴着一副墨镜,身材健硕,国字脸,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一看就有黑道气质。

“小子,赶快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浪哥开口,像极了机器人说话,没有丝毫的感情。

庞小南明白过来,这是伍奇的女儿。

冤家路窄,庞小南开始仔细的打量起面前这个趾高气扬的女孩。

浪哥推了庞小南一把,“你看什么,我们小姐是随便被你看的吗?”

庞小南拍了拍被浪哥推到的肩膀,冷哼了一句,“你推什么推,再推我一下试试?”

浪哥随即又推了庞小南两下,边推还边叫嚣:“推你怎么了,推你怎么了?”

庞小南没有答应,直接出了一拳,浪哥飞出去十几米,掉落在路边的稻田里。

“啊?你……”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她引以为傲的浪哥,在学校帮她教训了不少纨绔子弟,现在却被一个看起来不打眼的男生一拳打到了稻田里。

“美女,你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老子看个竹子你都要打扰我的雅兴?”庞小南走上前去,用食指勾起了女孩的下巴,装作是个无赖。

“你……你想怎么样?”庞小南的坏坏的眼神竟然让女孩觉得特别的有男子气概。

“我想怎么样……”庞小南的身子越压越低,都快碰到了女孩的嘴唇,“走,跟我回家。”

庞小南搭着女孩的肩膀,朝院子的大门走去。

女孩是伍奇的独生女儿,叫伍子琪,她刚刚从学校回来,发现庞小南鬼鬼祟祟的在自己家的墙外偷窥,以为是坏人,于是下车想教训庞小南。

没想到一下车就被庞小南来了个下马威。

伍奇的家里,外面是两道门,一道是大门,进车的,大门旁边有个小门,供人出进,伍子琪在小门那里按了一下指纹,门开了。

“我警告你,我家可不是随便进的,你进得来可未必出的去!”作为黑老大的女儿,伍子琪虽然被庞小南挟持在手,依然不忘耍威风。

“哟,还叫我出不去?出不去好啊,那我就在你家混吃混喝,你长大了也要服侍我!”庞小南不怀好意的瞄了伍子琪一眼,这姑娘看起来还是初中生,可是身体已经是发育的凹凸有致。

“哼,你等着瞧,我爸一定会教训你,让你痛不欲生!”伍子琪是伍奇的掌上明珠,她认为庞小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庞小南手上使劲,狠狠了掐了一把伍子琪的肩膀,痛的伍子琪龇牙咧嘴的叫了出来。

“还教训我,我先教训教训你。”

进了伍奇的门,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大大的园林,把远处的一栋小楼映衬的诗情画意。

“想不到这黑帮老大,还有点品味,不愧是剪头发出身。”庞小南饶有兴致的看着园林的布置,那一棵棵树木都被料理的整整齐齐,就像被剪刀剪裁过。

“不知绿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庞小南忍不住念了一句诗,心想伍奇不愧是理发师出身。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庞小南有心戏弄一下伍子琪。

“你就是一个偷窥我家的小偷!”伍子琪嘴里毫不留情的说了出来。

“我偷窥你家?”庞小南心想虽然自己的别墅气势是差了一点,不过就伍奇的这个院子,也不算特别豪华,“我告诉你,是你爸请我来吃饭的。”

“你少吹牛,我爸请你吃饭,你怎么一个人站在门外呢?”在伍子琪的眼里,自己家里的客人,非富即贵,都是坐着豪车过来,哪像庞小南,一个人在门外偷窥。

庞小南为了遮人眼目,把车停到了几百米外的一棵大树下,才步行到了伍奇的宅子。

“等下你就知道了。”庞小南松开了伍子琪的肩膀,掏出手机给猴哥打电话。

“喂,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呢?5分钟就到,好,我在门口等你。”庞小南挂了电话,伍子琪已经跑出去几十米,看样子是去叫人了。

不多久,几个保镖出现在了庞小南的面前。

这几个保镖倒不像浪哥,穿的那么正儿八经,都是休闲装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路人甲乙丙丁。

为首的一个壮汉指着庞小南道:“臭小子,是你欺负我们家小姐吗?”

庞小南抠了一下耳朵,抠出一大坨耳屎,啪的一声弹到地上,冷笑了一声,说:“我欺负她?是她先欺负我的好不好?”

“就是他欺负我,你们别跟他废话,快把他打出去!”仗着有人撑腰,伍子琪在后面大声的嚷嚷。

真正的保镖,人狠话不多,伍子琪话音刚落,几个保镖就如狼似虎的朝庞小南走来,不过他们见庞小南身体单薄,并没有出手,直到为首的那个保镖被庞小南一拳打飞,挂在一棵树上哀嚎不止。

所有的保镖都朝庞小南冲了过来,但是很遗憾,几秒钟过后,都一个个飞到了庄园里的各个地方。

“怪物!”伍子琪惊叫一声,可是马上被庞小南抓住了手腕。

“不错啊,还知道找帮手。”庞小南嘲笑的看着伍子琪,任她怎么挣脱,就是不放开她的小手。

“你快放开我!”伍子琪人生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从来还没有人碰过她的身体。

伍奇的家里到处是摄像头,庞小南的举动逃不过监控,当即有人拿着手枪举到了庞小南的面前。

庞小南丝毫不害怕,把伍子琪往身前一拽,淡定的看着枪手道:“开枪啊,打死了你家小姐,可不关我的事!”

“住手!”一个修长的中年男人从小楼里跑了出来,命令枪手放下了手枪。

“你是什么人?”中年男人严峻的脸庞有些焦急。

“爸,他是坏人!”伍子琪激动的叫喊了起来,刚刚那把枪对准了她,让她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害怕。

“你就是伍奇啊。”庞小南放开了伍子琪,伍子琪当即逃命一般的跑到了伍奇的身边。

枪手再次端起了枪。

庞小南根本没有害怕对手有枪,正好趁这个机会,他要试试武道巅峰的实力,能不能躲过子弹的速度。

伍奇抬手放低了枪手的手臂,皱着眉头问:“你认识我?你是干什么的?”

这时门铃响了,伍奇吩咐枪手去开门,不多时,猴哥便出现在了庄园里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