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信都城外城的菜鸡不堪一击,都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杂兵,即使穿上坚固的甲胄,佩戴最锋利的宝剑,仍旧不能掩盖他们是杂兵的事实。

反倒是内城区域军队可堪一战。

袁绍好赖也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冀州之主,核心心腹手下还是不少的。内城十多万军队战斗力基本都在七阶左右,且对袁绍忠心耿耿,即使到了这种地步也不见他们有明显的混乱。

而且颜良还趁着军队刚进城时的混乱期,主动率军出战,打出了不错的战绩。

不过就在商戢要调集精锐消灭他们的时候,田丰亲自充当使者来到商戢军中,并向商戢递交了袁绍的降书。

只要商戢当中宣布接受袁绍投降,并保证不伤害袁绍一门命,内城十多万精锐军队立即卸甲投降。

田丰没有说拒绝投降会怎么样,不过从他那刚毅的眼神中商戢也知道他们下定了玉石俱焚的决心。

商戢没怎么犹豫就接受了田丰的条件,他和袁绍又没什么死仇,既然袁绍已经投降,商戢也没必要横生变数,十万最低七阶的军队,万一进入了哀兵状态,也是不小的威胁。

另外,袁绍病危虽然是绝密信息,可绝对瞒不过神出鬼没的千幻,根据千幻的报告,袁绍已经时无多,商戢还没小气到要和一个将死之人斤斤计较。

随着袁绍正式投降,冀州大局已定,虽然仍旧有部分世家不甘心,并且打算一条路走到黑,但已然是螳臂当车,无法改变大势。

甘陵,冀州境内最后一批大规模成建制非商戢军势力盘踞在此。

麹义率领的超过一千万冀州军在此驻扎,原来由袁绍任命的甘陵县令早就被麹义杀了,甘陵城内所有重要官职都由麹义亲信担任,就连旁边的贝丘、陵县等都被麹义所控制,赫然成了一个小军阀。

在听到袁绍投降的消息后,麹义立即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他背叛袁绍时已经断定袁绍没机会翻了,但最终消息穿出才能让心头的石头彻底落地。

不过现在让麹义有些不爽的是,他派使者去找商戢投诚,结果却没得到商戢本人的亲自接见。

要知道当初他背叛韩馥投奔袁绍的时候,袁绍差点把他当亲爹供起来,好吃好喝,好言好语,粮食、金钱、装备、美女、战马、官职,要啥给啥,丝毫都不带含糊。

可商戢倒好,啥东西都没给就不说了,连正主都没见一面,要不是商戢现在实在势大,估摸着麹义就原地又反了!

“主公!主公!来人了!!!”

麹义正在自饮自酌,庆祝老主公袁绍嗝,突然却见有人急匆匆的跑进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慢慢说,怎么了!”

“主公,商戢派人来了,现在就在大营外!!”

麹义豁然一惊,以至于杯中的酒水都洒了不少,惊呼道:“什么?商戢派人来了?怎么现在才通知本将?快组织人手迎接!”

说着,麹义慌忙起,准备前去迎接。不过刚出门口,麹义又转叮嘱道:“别老商戢商戢的,那是我们的新主公,嘴上放尊重点,知道不?”

“末将知晓,主公您放心!”

前来传讯的将领嘿嘿一笑,朝麹义挤眉弄眼道,这流程他们很熟!

麹义等人来到大营前,却见商戢军的使者团已经在等候了,为首的将领麹义还认识,正是有贪狼将之称的刘猛,而刘猛旁边还有一位膀大腰圆,肤色漆黑的壮汉,此人麹义印象更为深刻,乃是有古之恶来之称的典韦!

“诸位远道而来,某未能远迎,还请诸位降罪!”

麹义朗笑一声,主动走上前抱拳道。

刘猛笑了笑,迎面走去,拍了拍麹义的臂膀道:“既然你知道有罪,那就好办了!”

“什么?”

麹义一愣,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下一刻,刘猛抓住麹义臂膀的手猛然用力,旁边的典韦闷哼一声,一拳砸向麹义脑袋。

麹义被刘猛控制住,一下子动弹不得,典韦这一拳又来势凶猛,根本反应不及。

下一刻,铁钵大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到了麹义脑袋上,麹义如何能与典韦比?一拳下去直接将红的白的撒了一地,却是典韦已经一拳砸烂了麹义的脑袋!

这残暴且突然的一幕直接惊呆了麹义一方的所有人,愣了许久也没反应过来。

刘猛直接在麹义衣袍上擦了擦染上的血雾,然后不屑的将麹义的尸体扔掉,高喝道:“麹义乃反复小人小人,投韩叛韩,投袁叛袁,不忠不义,天地不容,本将奉镇北公之名诛之,谁有不服?”

同时,刘猛后随行中的两人突然站出来,高喝道:“本将颜良,奉主公之命诛杀叛贼,只杀贼首,余者不问!”

“我乃田丰,诸位袍泽受麹贼蒙,此时悬崖勒马,主公和商戢军保证不追究你们的过错,冥顽不灵者杀无赦!”

“别信他们的鬼话,他们就是要杀光我们,兄弟们,杀了他……啊!”

刚刚给麹义通报消息的那位武将试图鼓动军队围攻刘猛一行,不过典韦一挥手,一枚短戟破空而出,直接贯穿了他的咽喉,死的不能再死了。

“冥顽不灵者就是这个下场!”

颜良唤出战马甲胄,驱马上前,高声大喝道。

作为袁绍军的第一武将,颜良在军中的威望非常高,见到颜良亲自劝降,不少士卒顿时心生退意。

毕竟这些士卒在半个月前还是袁绍的军队,麹义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将袁军的烙印全部抹除,他能控制着军队,无非是靠着拉拢极少数上层将领,欺骗下层士卒,给他们错误信息罢了。

“兄弟们,商军军饷是我们现在的两倍以上,大家还愣着干什么啊!”

突然,大营门口的军队中传出一声惊呼,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是一位曲长。

只见这曲长三两步冲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小人受麹贼蒙蔽,以至于犯下大错。承蒙袁、商二公不弃,小人愿意归顺!”

众多士卒面面相觑,突然听到一声兵刃落地的声音,紧接着像是打开了开关,满场都是呼呼啦啦的武器碰撞声。

几息之后,营门口跪满了弃械的士卒。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