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祖安笑了:“其实要判断我们的算术水平很容易,那就是我也出20道题,不管你作弊也好,用猜的法子也罢,只要能做对20道,算了,哪怕你能做对一半,我立马收拾东西从学校滚蛋;否则的话你滚蛋,怎么样?”

他心中清楚,对方为朝廷命官,又是学院聘任的老师,不管是他也好,还是校方也好,绝不会许因为刚才那个赌约让他离开学院,可如果他连学生的题一道都做不出来呢?他脸皮再厚恐怕也没脸继续留在这里吧?

杨委一怔,对方笃定的神让他有些发虚,特别是想到对方刚刚那么容易就答对20道难题,他更是相当忐忑。

一旁的商留鱼朱唇轻启:“杨老师莫不是不敢答应吧?”

“怎么可能!”杨委立马直了板,“你放马过来,莫说20道,就是200道也没问题。”

尽管他牛批吹得轰轰响,但他还是没有更改对方的条件,因为他担心20道题总有那么几道会做不出来的,不过只要做对10道这家伙就可以滚蛋了,他在明月城是首屈一指的算术专家,多少户部银钱都是经他手核算,一个小娃儿出的题,再难能难得过自己实际碰到的那些事么?做对10道绝对没问题!

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祖安大致也猜到了他的心理,不微微一笑,就让你尝尝被数学支配的恐惧吧!

他没有出那些什么偏微分、解析几何、圆锥曲线之类的题目,出了莫说杨委看不懂,这世上估计也没谁看得懂,那样只会当我是在故意为难。

要出就出那种谁都能看懂题目,但是却很难做出的那种,有了!

只见他奋笔疾书,很快便写出了20道题,一脸憨厚的笑容递了过去:“阁下在算术方面是大家,这些题应该不成问题。”

杨委一愣,没料到他忽然这么谦虚,一时间倒也不太适应,哼了一声:“那当然,你一个后生小子出的题,能难道哪里去。”

他接过卷子一看,只见第一道题写着:

1-20的两个数,把它们相加的结果告诉第一个人,相乘的结果告诉第二个人。第一个人说不知道这两个数是多少,第二个人也说不知道;这时第一个人说我知道了,第二个人接着说我也知道了。

请问这两个数是多少?

从之前杨委出的题来看,这个世界有相乘的概念,所以祖安也不怕出题超纲了。

杨委看到第一题,下意识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鬼,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题目?

这……这是什么条件,这样的题如何入手?

杨委看到这个题,第一眼觉得很简单,不过再看的时候冷汗就出来了,因为他平生所学,竟然完全不知道这东西该怎么做?

莫说是他,其他那些围观的学生也开始讨论,可如此新颖的题型他们以前哪里见识过?想了一半天就毫无头绪啊。

“都给我安静点!”杨委本来就心烦意乱,本想着看能不能从学生的讨论那里得到什么灵感,但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全是废话,根本半点帮助也起不到。

那些学生一个个吐了吐舌头,心想你自己做不出来,拿我们撒什么气啊。

听到他们的咕哝声,杨委脸色黑得如碳一般,忽然啊他灵光一现,总共也就20个数,大不了我一个一个试,总能试出来的,刚刚那家伙应该也是用这种方法猜的。

想到这里,他不安定下来,开始各种演算。

旁边的那些学生见他在纸上奋笔疾书,不由心生佩服:老师果然是老师,这么快就想到怎么做了。

只有祖安好整以暇地坐在凳子上敲着二郎腿,一边喝着韦索不知道从哪里端来的茶,一边欣赏着不远处商留鱼曼妙的姿,不得不说,这女人长得是真漂亮。

商留鱼原本注意力也在题上,她虽然是外语老师,但算术也略懂一些,之前杨委出的那些题她不少都会做,可祖安这题太古怪了,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该如何解答。

下意识望向祖安,却发现他正肆意打量着自己,一时间不由乐了,这小家伙胆子还真是大,当真是有些与众不同。

相比于祖安与商留鱼眉来眼去的轻松不同,杨委此时后背的衣裳早已被冷汗打湿,他用穷举法,一开始还好,算到后面越算越昏,总觉得不是这里错了就是那里不对。

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他下意识望了祖安一眼,看到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

忽然心中一动,一定是这家伙故意把最难的题放在前面故意坑我,哼,差点上了他的大当!

他决定先看后面的题,最后再来攻克这道最难的。

只见第二题写着:

现在你面前有三扇门,只有其中一扇门背后有宝物,其他的后面都是空的,你选择了一扇门过后,有人帮你打开了剩下的两扇门其中一扇,门里是空的,这个时候那个人问你:你需不需要变更选择,选剩下的另一扇门?为了最大概率得到宝藏,请问你换还是不换?请说明理由。

杨委瞬间大乐,这家伙果然把最难的题放在第一个,这题就简单多了。

哼,这个换不换概率不都是一样的么?还故意引导我,给我各种错误提示,当我是白痴么?

他直接写下答案不换,另外犹自不放心,还补充写到,不管换与不换,概率都是一样的。

然后这才满意地看第三道题:

五个海盗一次抢劫中得到了一百颗的元石,现将五人分为甲乙丙丁戊,现由甲来分,但他提的方案必须要其中的一半人以上同意才会施行,不然就会被扔到海里,由乙丙丁戊以此接着分,如此类推。请问甲要提出怎样的分配方案,才能分到最多的元石?

已知条件:每个海盗都是很聪明的人,都能很理智的判断得失,从而做出选择。

看完题目过后杨委顿时愣住了,这家伙脑袋瓜子是怎么长的,怎么会相处如此生僻的题目?他急忙在纸上开始演算,第一反应便是每个人20颗,不过他马上推翻了这个答案,接着又开始演算另外的。

其他的同学也陷入了激烈的讨论,只不过一个个都是些没头苍蝇,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的。

商留鱼看到海盗两个字,觉得分外亲切,心想这小家伙出的这些题目真有意思。

隔了一会儿,杨委再次拿出手帕擦了擦汗,他发现自己手帕早已被浸湿,现在真的有些慌了,因为他发现这道题他也不确定答案对不对。

要不看看下一题?想到那家伙刚刚特意把最难的放在前面,说不定后面这个也会简单一些。

杨委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开始第四道题目:

有5个囚犯,分别按1-5号在装有100颗绿豆的麻袋抓绿豆,规定每人至少抓一颗,而抓得最多和最少的人将被处死,而且,他们之间不能交流,但在抓的时候,可以摸出剩下的豆子数。问他们中谁的存活几率最大??

提示:

1,他们都是很聪明的人;

2,他们的原则是先求保命,再去多杀人;

3,100颗不必都分完;

4,若有重复的况,则也算最大或最小,一并处死。

杨委差点骂娘了,这家伙出的都是些狗题目,一个个这么刁钻,看着是简单,但一细想,脑袋都要爆炸的那种。

做了一阵,杨委黑着脸决定再换下一题:

一个岛上有100个人,其中有5个红眼睛,95个蓝眼睛。这个岛有三个奇怪的宗教规则。

1.他们不能照镜子,不能看自己眼睛的颜色。

2.他们不能告诉别人对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3.一旦有人知道了自己是红眼睛,他就必须在当天夜里自杀。

某天,有个旅行者到了这个岛上。由于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所以他在和全岛人一起狂欢的时候,不留神就说了一句话:你们这里有红眼睛的人。

最后的问题是:假设这个岛上的人足够聪明,每个人都可以做出缜密的逻辑推理。请问这个岛上将会发生什么?

杨委眼前一亮,这个题似乎比前面的简单一点,他拿起笔刷刷地就开始写了。

……

……

……

就这样,杨委一会儿面露笑容,一会儿抓耳挠腮,一道题一道题读下来,到最后他发现自己没几个会做的。

此时教室门口早已围满了其他班上的人,原来早已过了下课时间,平里最贪玩的黄字班竟然没一个学生出去,便引起了其他班级的好奇,有人过来查看,很快这里发生的事便传遍了整个学校啊,各个班级的学生都忍不住跑来看戏。

当然如果只是祖安和杨委之间的比试那些天字班的天才们一个个眼高于顶,恐怕也懒得过来,但有商留鱼在这里,那就不一样了。

商留鱼是学校最受欢迎的老师,其他老师

的课也许很多人都不想上,但每次她的课都场场爆满,而且没有一个人会睡觉走神——一双眼睛欣赏她的美丽都还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分神呢。

闻讯赶来的这些学生一小半是来看戏的,一大半是冲着商留鱼而来的,不过到了后来,一个个却是被祖安出的题目所吸引。

他的题目有趣就有趣在所有人都看得懂,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做得出来,不像有些难题,大家看一眼就知道超出了能力范围然后就失去了兴趣。

一个个都开始暗中讨论每个题的解法,甚至连天字班那些只对修炼感兴趣的怪胎心中也开始计算。

“姐夫好棒!”场中最开心的莫过于楚还招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出风头仿佛是自己出风头一样,她倒也没多想,只是把他当成了楚家的亲人,有一种荣辱与共的感觉。

另外小软萌的少女纪小希在人群中默默地记着那些题目,一双秀气的眉毛哪怕皱起来也相当好看:“这些题到底怎么做呢,要不要回去问问爹爹吧,不过爹爹似乎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只对那些乱七八糟的画册有兴趣,最近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一本新书,碰都不让我碰,哼……”

另外一边裹在黑袍中将自己傲人材隐藏起来的裴绵曼嘴角微微上扬:“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意思啊,看来初颜有些看走眼啊,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将他抢过来呢,抢她的东西一定很有意思……”

躲在人群后面的郑旦却是惊疑不定,之前她得到的所有报都是祖安是个废物,哪怕是前些天从银钩赌坊赢了750万两所有人也觉得只是他狗屎运好,但联系到他在算术方面造诣这么深,银钩赌坊输得那750万两恐怕还真不冤。

今天这个杨委和他对上,看样子是吃尽了苦头,也不知道是哪一方派来的。

看样子我得小心一点了,免得美人计弄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商留鱼忍不住提醒道:“杨老师,已经超时了。”

杨委抹了抹脸颊上的汗水:“快好了,快好了。”以前只有他监考的时候看着那些学生一个个做不来他出的题,在那里各种争取时间,没料到有朝一自己也会经历这样的事。

不过这么多人看着,他实在拉不下脸来太过拖延时间,又写了一会儿后便说道:“我写好了。”

这二十道题除了一两道之外,其实他没有一道有把握,但想来想去自己的那些算法应该没太大问题,最后综合下来怎么也应该能对10道左右。

想到这里他暗自庆幸,一开始没有说大话非得对20道,不然现在真的可以不用活了。

能对十几道也好,勉强说得过去,毕竟这些题这么难,大家都是亲体验到的。

“怎么样,对了十几道啊?”看着正在检查他答案的祖安,杨委将手帕放回兜里,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得的笑容,放眼整个明月城,想来也没人能做得比他好了——当然祖安这个变态例外。

“不愧是杨老师啊,竟然所有的题都做出来了。”

“对啊,我一道都不知道怎么做。”

“杨老师毕竟是学院的算术老师,没有几把刷子怎么镇得住场子。”

“不过这个祖安出的题目还真是有些刁钻啊,我看他的算术造诣不在杨老师之下啊。”

“多半是老师让着他的吧,谁会跟学生过不去啊。”

……

听到周围学生的窃窃私语,杨委只觉得腰杆越发直了,看来自己这些年在学校的威望还是高的嘛,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看一旁的商留鱼,想在她面前挽回一下形象,谁知道对方压根没看他,一双美目正好奇地望着另一边审查卷子的祖安。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祖安的声音:“这就是你的算术水平?我实在高估你了,竟然一道都没有对!”

教室里顿时一片哗然!

“什么?”杨委怀疑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一道都不对,但是看到对方戏谑的神,顿时大怒:“竖子,你敢血口喷人!”

来自杨委的愤怒值 1024!

上一秒还得意洋洋,结果下一秒就当着几乎全校师生的面,被批一道题都没做对,这个落差实在太大了,而且这个脸他根本丢不起!

---

昨天喊简单的那些哥们,要不试试今天这些题?不作弊的况下都会做的话,估计微软、腾讯之类大公司随便进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