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除掉了千年蜈蚣精后。

不出意外祭坛果然发生反应,重新刷新了任务进度。

望着地上蜈蚣精的尸体,那长达千丈,腹有背刺的妖身,看上去格外可怖,但是这在修士或者妖怪眼里可谓是全身是宝。

要知道这蜈蚣精修炼了上千年,一身妖躯可谓是上佳的炼器之物,而蜈蚣精的内丹无论是用来炼丹,还是对于其他妖怪修炼都是有着莫大的益处,像白素贞就曾经得到了蜘蛛精的佛珠,然后一幅宝贝的不得了的样子。

那蜘蛛精也不过修炼了数百年。

可是这条蜈蚣精却修炼了上千年,他的妖丹有多么厉害不言而喻。

苏陌招了招手,九环锡杖飞出在蜈蚣精的腹部位置轻而易举的划开一道裂痕,然后一颗通体圆润,甚至带着一丝佛光的妖丹便从里面飞了出来,最后落到了他的手里。

“好浓郁的妖力。”

看到这颗蜈蚣精的妖丹,苏陌忍不住咋舌着。

只可惜自己身为人类修士,无法吸收里面的妖力,至于说炼丹什么的,苏陌并不会,他所学的神机百炼只有炼器的部分,而且他修炼的是佛门功法,嗑药对他是没用的,不过这妖丹好歹也是一件宝物,所以很快就被他收了起来。

至于那蜈蚣精的妖身。

因为蜈蚣精是死于他的三昧真火之下,直接被烧的形神俱灭,所以他的妖躯完好无损,如此完好的千年妖躯,这在凡间可是非常少见的,想必可以卖个好价钱,所以也被一并收走,装入到噬囊之中。

等到苏陌做完这些事情后。

皇宫之中的皇帝和文武百官也渐渐地回过神来,看到蜈蚣精被除掉,那大夏皇帝这才壮着胆子慢慢的靠近,然后走到苏陌的面前,朝着他恭声道:“多谢大师替我大夏除掉了这只妖怪,没想到朕一只被这妖怪所蒙骗,要不是大师今日出手相救,斩妖除魔,恐怕我大夏就要亡于此妖之手了。”

想到自己的国师竟然是妖怪。

大夏皇帝简直是一阵后怕啊。

苏陌闻言后,脸上不悲不喜,口中说道:“如今国师已除,还望陛下以后勤政爱民,贫道去也!”

“等等,大师!”

看到苏陌准备离开,大夏皇帝急忙喊住他,然后非常诚恳的邀请他道:“这蜈蚣精已经死了,但是我大夏的国师之位空悬,朕要册封大师为我大夏国师,封金山寺为大夏的的护国寺庙,不知道大师意下如何?”

在看到苏陌和蜈蚣精大战的情景之后,大夏皇帝也知道苏陌是个得道高人,这样的人才自然不能放过,所以便想用国师之位留住他。

只可惜苏陌志不在此。

对于凡间的皇朝,苏陌其实不想和他们有太大的纠葛。

至于说国师之位,那更是没兴趣。

一旦当上国师,他的气运就和大夏的国运绑定了,从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苏陌的慧眼看来,这大夏的国运已经流失的差不多,估摸着在过个几十年可能就会亡国,这样的朝廷根本不值得他效忠,又何必把自己陷入到这摊泥潭之中呢?

“陛下好意,贫僧心领了,不过这国师之位万万不可,还请陛下三思。”

苏陌委婉的拒绝了,眼看着大夏皇帝还要劝,最后他只能无奈的手掐法诀,口中念叨:“大威天龙,飞天!”

整个身体直接腾空而起,迅速的飞离了皇宫。

看到苏陌说走就走,大夏皇帝脸上写满了失落。

不过这些已经不关苏陌什么事情了。

……………………

一路飞回了自己京城的住处。

苏陌重新落到地上时,白素贞小青,还有小谢她们纷纷围了上来。

“大师,我刚刚感应到长安城内妖气冲天,还有佛光普照,是不是有妖怪在京城里作乱?”白素贞有些担心的问道,刚刚苏陌和国师斗法的异象可是被整个皇宫的人看见,就连皇宫外的不少人也有所感应。

“不错,那大夏的国师乃是一条千年蜈蚣精,不过已经被贫僧铲除了。”

苏陌不置可否的点头道。

说到这里,苏陌忽的想起一件事,从噬囊中取出蜈蚣精的妖丹,口中问道:“那国师被贫僧所杀,他的内丹和妖躯也在我这里,你们两个人也是妖怪,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你们可有用处?”

反正蜈蚣精的尸体对他没什么用,所以苏陌就想问问白素贞和小青要不要。

白素贞闻言后脸上露出一丝兔死狐悲的色彩。

这个世界的妖怪太惨了,不仅要被修行之人追杀,甚至很多妖怪都会自相残杀,这让同属于妖类的白素贞不免有了几分凄然,心中更加坚定了要成仙的想法。

只有褪去妖身,飞升成仙,从此就不必经历每五百年一次的小劫,千年一次的大劫了,而且还不会被修行之人追杀,可以自由自在的做个快活神仙。

“多谢大师的好意,不过那蜈蚣精的妖丹对我没什么用。”白素贞摇了摇头。

她现在离成仙也只有一步之遥,任何的天材地宝对自己都是没有太大的用处,倒是旁边的小青看到蜈蚣精的雷妖丹时两眼放光,一把将蜈蚣精的妖丹抢过来,口中叫道:“姐姐不要,那就给我吧!”

这妖丹对她们这些妖怪可是大补之物。

只要吸取了蜈蚣精妖丹中的妖力,说不定小青还能免去几百年的苦修,早点追上白素贞的境界。

拿着蜈蚣精的妖丹,小青一脸喜色,简直是爱不释手的不停的抱着妖丹猛吸着。

看到妖丹对小青有用,苏陌也不多说,然后又问道:“我这里还有蜈蚣精的尸体,你们几个需要什么样的法宝,我可以用这玩意给你们炼制出来。”

虽然蜈蚣精的尸体可以用来炼器。

不过对苏陌来说其实用处不大,他手中的三样佛宝一个比一个来历大,而且手上还有自己炼制的九龙子,所以对于其他的法宝也不太看得上。

于是便想着白素贞和小青她们需要炼制什么法宝,大不了自己炼制几样出来给她们防身。

对于法宝白素贞和小青的需求并不是很大,很多妖怪都不怎么使用法宝,在她们眼里自己的本体便是最强的法宝。

“大师若是用不上那蜈蚣精的妖躯的话,不如拿到宝青坊去换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白素贞突然开口说道,然后解释着:“那宝青坊乃是妖怪世界里的黑市,很多妖怪都会在那里进行交易,这千年蜈蚣精的尸体价值不菲,想必可以卖个好价钱。”

宝青坊?

苏陌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忽的愣了一下。

貌似在白蛇缘起中也出现过宝青坊,不过也不知道那个宝青坊和这个世界的是不是同一个。

“那宝青坊在哪里,其老板娘是不是一个狐狸精,正面是个小女孩的模样,反面则长着一张狐狸脸?”苏陌将自己心中的猜想说出来,颇为好奇的询问道。

白素贞怔了一下,随后摇头:“宝青坊的主人是何来历我也不知道,那地方我也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去过一次,不过大师想要去宝青坊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位置,那宝青坊开在芙蓉城中。”

在听到芙蓉城三个字时,苏陌忽的想起一件事。

当初他离开金山寺时,曾遇到镇江府知府的公子,对方的两只眼睛中长出了小人,据说施法的人便是芙蓉城的人,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竟然从白素贞口里得知了芙蓉城的位置。

“芙蓉城,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时小青也回过神来,插嘴问道。

“你道行太低,自然不知道,那芙蓉城被誉为妖都,乃是群妖聚集的地方,里面居住的都是一些实力强大的妖怪,而且想进入芙蓉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有他们亲自送出的请帖才行。”白素贞伸出玉手,摊开之后突然有一块金色令牌出现在手中,“这是芙蓉令,只有修炼有成,得到芙蓉城城主承认的妖怪才能拥有,当年我修炼有成时,那芙蓉城的人突然出现将这块令牌送给我的。”

“只要持有芙蓉令,才能进入到芙蓉城中。”

说到这里,白素贞看着苏陌说道:“大师要是想去芙蓉城的话,那我倒是可以陪你去一趟。”

没想到凡间竟然还隐藏着这么深的妖都,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这让苏陌对芙蓉城也更加感兴趣了。

“那就多谢白施主了,等我处理完秋容的事情后,若是有时间的话倒是想亲自去芙蓉城拜访一下。”苏陌点头笑道。

如今秋容已经记起了生前的事情,恩怨已了,现在只需要找到她的尸骨就可以投胎转世。

只可惜姜侍郎害怕苏陌挖他祖坟,所以死活都不松口。

不过没关系,老的不说,那就从小的下手。

苏陌很清楚的知道姜府的女婿王安旭已经怨鬼缠身,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求到自己的头上,到时候他就以姜府的祖坟为代价从对方口里问出,既能除鬼,又能知道秋容埋在哪里,简直是一举两得。

接下来的两天里。

苏陌一直呆在家里教白素贞她们礼佛,很快这一天有书生慌慌张张的找上门来。

此时的王安旭心里很慌,自从上次苏陌告诉他印堂发黑,恐怕是怨鬼缠身之后,起初王安旭并没有太当回事,只当苏陌危言耸听,结果第二天他又遇到了那个姑娘。

因为见到对方和自己的初恋情人梅三娘一模一样,所以他动了恻隐之心上前攀谈,一番了解之后王安旭才知道了这个女子的身份。

原本这个女子是京城某个戏班的当家花旦,从小被戏班班主收留唱戏,还被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妧含梅。

只是随着她越来越大,眉眼长开之后变得愈发的美艳动人,所以这戏班班主就动了色心,三番两次的对她动手动脚,甚至想要强行占有她,于是为了避免自己失身,妧含梅便偷偷的从戏班里跑出来,结果就撞见了王安旭。

王安旭见这个女子身世可怜,再加上长得和梅三娘实在是太像了,所以便收留了她。

不过王安旭乃是姜府的赘婿,家里的妻子擅妒,自己还住在姜府时就因为和一个丫鬟眉来眼去的,结果她的夫人就特意陷害丫鬟手脚不干净,然后将其赶出了姜府。

后来那个丫鬟因为不忿之下直接在姜府的水井里投井自杀了,上次苏陌去姜府探查时就在水井里感受到一股很浓郁的怨气,其实便是那个丫鬟变成鬼魂一直在水井里徘徊着。

为了收留妧含梅,王安旭便将其安顿在城外的一座山上。

因为王安旭擅长画画,而画画这种事情经常需要取景的,所以便特意在长安城找了个风景不错的山上建造了一座暗香阁,以前王安旭经常来这里画画,所以便将妧含梅藏在这里,来了个金屋藏娇。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自然是干柴烈火。

这两天,两人打的火热,很快就走在一起。

甚至王安旭还用那张人皮纸给对方画了一幅美人图。

原本王安旭觉得这样挺好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可是当苏陌在皇宫之中和国师大战了一场后,正好王安旭也听闻了这个消息,这让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王安旭第一次动摇了,然后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当初苏陌跟他说过的话。

虽然不太相信妧含梅是个女鬼。

可是王安旭既然起了疑心,所以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悄悄观察起妧含梅起来,结果他就发现了几样不同寻常的事情。

首先是他的人皮纸不见了,后来他还发现自己作画时的颜料用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终于就在昨天晚上。

他原本是打算回玉琼苑和自己的妻子住一晚上,然后第二天再去暗香阁陪妧含梅的,只可惜因为他这两天经常不着家,所以妻子大发雷霆,和他吵了一架。

这让王安勋心里不舒服,所以当天晚上就离家出走,准备回暗香阁的。

结果就是这么一次。

当他回到暗香阁时,突然发现妧含梅坐在梳妆镜前,她的脸上全都是被火烧成的疤痕,而此时对方手中正拿着王安勋的人皮纸,用笔薰上颜料在上面勾画着,很快一张美人脸便出现了,紧接着女子又将人皮套在自己的脸上,一个完美无瑕的美人便重新出现了。

看到这幅画皮的景象。

王安旭哪还不知道自己的小情人就是女鬼啊,吓得他赶紧跑了,然后急匆匆的按照上次苏陌告诉他的地址找到了这里。

使劲敲打着大门。

王安旭口中大喊道:“大师,救命啊,赶紧开门!”

此时的王安旭心中非常慌张,在发现妧含梅是女鬼后,很多事情也渐渐明悟起来。

首先妧含梅这个名字就有些不对头。

这名字倒过来念。

那不就是——梅含冤?

想到这里,王安勋浑身一颤。

他终于知道那女鬼不是别人,很有可能是梅三娘的鬼魂回来缠上他了。

这让他敲门的力气更大了几分。

没过多久。

大门的应声而开,露出小青那张亦嗔亦喜的俏脸。

“和尚,有人来找你,出来接客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