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所以后来易梓凛就只能搂着她跟陆如风讨论着合作:“对不起,陆总,我的妻子没有熬过夜,她睡着了,希望您见谅。”

陆如风怎么可能不介意,他当然是不想让林佳觅累到了,“没关系,那要不要易总先将佳觅送回房,让她睡得安稳一点?”

易梓凛笑着说:“这就不必了,我妻子要是离了我的怀抱肯定该醒了,还是就这样让她睡着吧。”

陆如风气得差点把自己手中的杯子给握碎,这个易梓凛一定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自己喜欢林佳觅他还这样刺激自己。

“那既然这样的话,咱们就继续吧……”

“白先生,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一个大概十八九岁的女孩子鼓起勇气朝着白舒竹伸出了手。

她觉得白舒竹是一个绅士,一定不会拒绝了她的。

可是白舒竹指了指旁边的唐灵诗,“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已经有舞伴了,你去邀请别人吧!”

那位小姐不好意思的走开了,唐灵诗继续喝着她的果酒:“烂竹子,你人缘挺好的嘛,一晚上都有十几个女人来找你跳舞了吧?”

白舒竹将唐灵诗拉到怀里:“是啊,你羡慕不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又不是花蝴蝶。”

听到唐灵诗的话,白舒竹点了点她的小鼻头,“你说谁是花蝴蝶呢?我这一晚上就只陪你一个人了,你还嫌弃我?”

“哎呀,那就多谢帅气多金的白先生咯~”

“知道就好。”

虽然唐灵诗喝的是果酒,但是这一晚上她几乎都没有停止过喝酒,所以她的脑子有些晕晕的,靠在白舒竹的怀里有些昏昏欲睡。

“灵诗,要不要我陪你回房间?”白舒竹低头问道。

“白先生,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吗?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怎么没有告诉我一声?”又有一个女孩子跑过来对着唐灵诗和白舒竹大喊大叫。

白舒竹对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撇了一眼怀里的唐灵诗,那意思是不让她吵到怀里的她。

那个女人气的不行:“白先生,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你难道不考虑考虑我吗?”

听到了这个女人的说话,白舒竹怀里的唐灵诗迷迷糊糊地坐直身体,眼睛微眯的看着那个女人,嘴角微勾,似乎是一种看不起的表情。

“这位豪门大千金,有钱就了不起了吗?那你有钱怎么就不买一个充气的东西呢?到这里发什么疯,没看到我和白舒竹在一起呢吗?”

白舒竹挑了挑眉,“你看吧!我女朋友都不乐意了,你赶紧走吧,别耽误我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

那个女人气呼呼的走了。

唐灵诗靠在沙发上微眯着眼睛,她也不知道刚刚她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只是觉得这些女人都来找白舒竹她有些生气,想把这些女人全部赶走。

“灵诗,我扶你回房间吧!”白舒竹说道。

“嗯,你扶我回去吧!”

虽然这个酒店的规模很大,但是只有两三层的高度,因此,这家酒店是没有电梯的,他们就只能走楼梯。

要是没有喝醉走楼梯却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唐灵诗已经走不稳了,几乎走一下都要缓半天,最后白舒竹只能抱起她带着她回房间。

“你的房间号是多少啊?你房卡在哪里啊?”白舒竹低头问道。

“门牌号啊……好像是二零三四吧!房卡……应该在我的包里吧。”唐灵诗嘟囔的说着。

“好。”

白舒竹抱着她来到了二零三四房间,为了方便找包,他就抵着唐灵诗在门上,然后他低头去找唐灵诗的包。

可是找了一圈,里面都没有房卡,“灵诗,你确定房卡是在包里吗?”

喝醉了的唐灵诗并不老实,她一会儿搂着白舒竹傻笑着,一会儿低头不知道喃喃自语着什么,弄得走廊里很吵。

突然,门被人打开了,没有了支撑力的唐灵诗向后倒去,好在白舒竹身手敏捷先是稳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将唐灵诗拉回怀里,抬头看着那个开门的男人有些吃惊,“你是谁啊?”

“我还想问你们是谁呢?大半夜在我的门口闹挺,你们不会回房间吗?”

白舒竹满头黑线,行吧,一定是唐灵诗记错了房间号:“不好意思,我们马上就走。”

唐灵诗啊唐灵诗,你这可不能怪我了,谁让你记错了房间后,我就只能把你带回到我的房间了。

他将唐灵诗放到床上,她就像一只虫子一样将被子滚到了身上睡着。

白舒竹笑着躺了上去:“唐灵诗,我挺喜欢你的,要不要咱俩交个男女朋友试试?

唐灵诗像听到了什么似的迅速回头搂住白舒竹的脖子,给白舒竹吓了一跳:“灵诗,怎么了?”

唐灵诗笑嘻嘻的搂着他的脖子,说:“你这个烂竹子,怎么老是出现在我的梦里啊?我不想再梦见你了,讨厌死了。”

白舒竹不可思议的问着她:“灵诗,你每天晚上都梦到我吗?你是也喜欢我吗?”

这次唐灵诗却睡了过去没有理会白舒竹,可是白舒竹却非常的开心,他以为就只有自己有这种感觉呢,原来唐灵诗也对自己有了好感。

那太好了,只要两个人心意想通,那这件事就好办。

他们可以一起去说服自己的父母。

第二天清晨,范小颜醒的非常早,看着旁边还在睡着的聂铭桦,她坏心思的戳了戳他下巴上的胡茬。

聂铭桦闭着眼睛将他的手拿下去:“别闹,我在睡觉呢。”

范小颜听话的窝在他怀里睁着大眼睛四处乱转,转着转着她就睡着了。

一个小时后,聂铭桦总算是醒了,看着怀里还在睡着的小丫头,他无奈极了,这丫头半夜不睡觉,搞得自己也睡不好,现在倒是睡得香甜。

“小颜,快醒醒,都已经很晚了。”

范小颜只是嘟嘟嘴巴,在聂铭桦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睡着了。

因为范小颜紧紧的压着聂铭桦,他根本就动不了,所以就只能在那里陪着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