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在云中君看着那气度苍茫的身影,自语苍天之主的时候,赵离的视线也落在了那衣物之上有群星环绕,气度威严漠然的男子身上,看到那男子头戴高冠,长发柔软,眉宇面容不好形容,却偏向柔和,平心而论,足配得上光风霁月这样的称呼。

如同雨过天晴,万物明净。

与帝君气度有些冲突,却又不显得突兀,予人自然而然之感。

当然,前提是和他不熟。

赵离脑海中闪过熟悉的身影,叹道:“……东皇太一。”

心中则是忍不住调侃,过去至少几十万年,审美都没有变化,那一身衣物上面有着群星的纹饰,除去北斗群星,和贪狼身上战袍‘纹饰’几乎一般无二,只要看到这一身衣服,就知道是东皇没跑了。

就是贪狼过来都能认得出这个是东皇啊。

心中吐槽了一句,赵离面上神色则是有些微的凝重,心里首先便想到,这石碑是否是外界之物,紫砂壶吸入外界一日的时候,同样也被吸纳其中,落在这里,但是立刻便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因为这空旷荒原之上的石碑,具有太过于强大的气韵,落在那里,就仿佛是整个天地的中心,和这一方天地世界息息相连,不可能是自外界进入的,也就是说,这个石壁应该是这个世界的重要部分。

收敛精神再看,这石壁之上绘画所用的笔法很粗狂古朴,但是能够传递出人物的特质,东皇威严而傲,苍天浩渺淡漠,就只是最后那个,脸上一片空白,身上衣物也平平无奇,没有东皇这样显眼;气质也寻常……

就像,就像是个普通的凡人。

赵离微微皱眉。

返璞归真?

石壁上绘画的背景已经伴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散去?唯独三个人物却越发显得清晰,凤凰看着石壁上的人物,道:“……这石画是他们三人留下的吗?”

云中君微微摇头:“以我所知?苍天的性格淡漠?不会做这样的事。”

“祂说过?众生不必知道是谁在庇护他们。”

赵离揉了揉眉心,答道:“不会是东皇太一。”

“为何?”

赵离指着在画面上处于三者相对而坐的布局,木然道:

“很简单。”

“如果是东皇授意作画?那么毫无疑问?他自己会在画面的中心,而不是这样割据而坐。而且大概率会用通过放大画中的人物大小,来展现威严的笔意?也就是说?他会坐在中间?周围两人簇拥着他。”

“而且他的角色至少会占据整个石壁的二分之一?是其他两位的一倍大小。”

赵离说着便想起来了过去老家那边的挂画?像是观音菩萨?财神爷之类的民间主流祭拜的神,就会占据大的位置,而周围的其他神就小很多,用这样来表示主次。

嗯,天神的主要性格不会发生变化?当年的东皇就如同现在一样?对于手下极为大方?合理推测?当年的东皇太一也和现在差不多,即便对面是苍天,也能理所当然地把自己放到主位。

天老大?

不?我老大。

而苍天,按照云中君的说法,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情。

“不是东皇,不是苍天……”

三者的视线落在了最后那个平平无奇,仿佛一个凡人的身影上。

是他吗?

或者说,第四者,将这一切看到,然后记录了下来?

不管如何,这里恐怕是和东皇,苍天两个相关的;同时和他们作对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幕后的那位,这一处法宝的裂缝,大概率是由幕后黑手打破的,假使确实如此,那么石壁所绘制这一幕的时候,壶中界还是完好。

赵离按了按眉心,一个个问题闪过,脑海中构建出一幅幅画面。

在天地盛世,人神共存的时代里,东皇和苍天,以及最后那位,似乎察觉到了盛世当中潜藏的涟漪,并且为抵抗这样的涟漪,三者来到了这壶中界,进行过一次交谈,并且很有可能,在之后发生了冲突矛盾,选择了各自为战。

天工记载,东皇太一最后一战,剑气划过苍穹,照亮三千世界。

赵离和飞廉交过手,祂真正出手的时候,力量极度凝聚,毫无半点外露,却让赵离有会被直接斩杀的感觉,而东皇太一,天地至尊之位,剑气溢散的力量怎么可能如此庞大?

那属于根本毫无必要的浪费,除非是祂故意。

而剑光照亮三千世界苍穹,作为苍天概念的神灵,不可能察觉不到。

哪怕祂和东皇太一不和,也一定会出现,会保护住这极强的盟友。但是足足三年不曾有过黑夜的太古之战,东皇太一最终独自和幕后黑手战斗至两败俱伤,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星主苍天出现矛盾,彼此分开各行其事,最终导致被各个击破。

苍天已没,东皇孤立无援,战至濒死,幕后黑手无力再针对生死,以活祭逆转其生死权柄比重,使其沉睡,而后大地崩裂,曾经的盛世不复存在,第二层次和第三层次的先天神彼此各有立场,不断争斗,连凤凰都是在当代才再度复苏。

直到最后,只剩下了龙神在世上行走。

赵离徐徐呼出一口气,沉默了下,将自己的推测简略说出,然后道: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必须要在独自战斗能力和东皇,苍天处于同一档次。如此才能够在力战的时候,和东皇太一大战三年而后两败俱伤;而且,隐没数十万年,恐怕是那种并不常在时间走动的强大先天神,且极为擅长遮蔽类型的权柄,要不然的话,也做不到潜藏在幕后,不被察觉。”

他声音顿了顿,想到花果山下痛苦愤怒至极的雷神,和留下了怨念的水神。

微微皱眉,又补充道:“和雷神,水神相关。”

“幕后黑手的出手,会让雷神感觉极度的愤怒和不甘;会让水神那种生性豁达的天神都极度地难以接受,身死之后,留下了怨念化身,数十万年不散,若不是雷神用雷痕镇压,龙神以量星尺功德加固,必然化作大魔。”

“显然,只有幕后黑手和雷神,水神关系极为亲近的时候,祂的出手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另外,火神似乎在祂那一方,所以祂应该和火神也有些许的联系,至少不是敌对。”

凤凰和云中君微微颔首,都一一记下。

云中君感慨,当年他受到重创,说是自囚,也是休养生息,确实曾经感受到了巨大的战斗波动,只是当年祂懒得插足于诸神争斗,便带着云中仙境远离天下,当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而且退一步来说,以他当时的状态,恐怕不如全盛期的东皇。

毕竟全盛东皇,能以众生命格锁定,天地群星覆压。

基本就是锁定,然后攻击,简单朴素,但是几乎无解,克制诸多神通。

这种层次的交手,弱一线踏入其中,很快就会导致重创,还会拖累东皇,被对方所利用,不过……云中君眸子微敛,开始一条条回忆,思考赵离推测出的情报,来判断是否是自己所熟知的先天神。

首先,和东皇,苍天大概处于同一层次,嗯,这一下就少很多。

而后,擅长遮蔽类的手段。

和雷水的关系很亲近。

和火有关。

关键的是,即便长时间不出现在诸神面前,也不会被看出问题……

云中君的思绪一点一点地凝滞,苍青色的瞳孔微微收缩,即便是以他散漫的心境,在这一瞬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升起,感觉到头皮微微发麻

这一切的组合,只能指向一个身份。

祂创造雷霆暴雨,而交手产生火焰和水流。

遮蔽天地日月生死命格。

正自囚于禁地。

那是……

“天蚀君。”

凤凰微微抬眸,嗓音清冷,道:

“天蚀君,满足目前一切的情报,而且还有一点,祂是太古之前诞生的源初神灵,曾有一段时间统摄天地,极为暴虐,也因此和诸神大战,最终因为某个原因而落败,被迫自囚于一处,已经近百万年不曾现身。”

“想来或许和诸神结下了仇怨……”

“雷神水神,和祂极为紧密,几乎可以被称呼为祂的养子或者胞弟。”

“火焰和祂也不无关系。”

“祂……”

凤凰将自己已知的情报告知于赵离。

云中君苍青色的眸子内蕴,感觉到了微微的寒意,祂瞬间做出了判断,当其他诸神搜集到这些情报之后,也会推断出一切的答案,祂们会再度聚集而寻找到云中仙境,而自己和他们关系极差,根本不会给他们好脸色,最后一定会爆发大战。

而几乎一直没能痊愈的自己,几乎免不了围攻之下陨落的结局。

而这个结论之后,赵离所说的一句句话都浮现出来。

我被利用了?

甚至于雷,水都被害了,是为了设计我?

我不可以脱困,所以风女在被遮蔽天机的地方害了?

因为风女不来,我就不会踏出云中仙境。

如此方便祂行事……毕竟,我一旦出现,这一连串的推断就会出现破绽。

所以风女必须要死。

啊……原来如此啊,呵……

如此铁证在这里,根本无法辩驳,我自己都觉得是我。更要如何取信于其他神?

也就是,不得不战一场,真是,聪明啊……

聪明到了朕都忍不住,想要给你抚掌感叹了。

云中君苍青色的眼眸低垂,嘴角微微勾了下,神色越发地散漫温和,只是双眼仿佛有无尽的狂风雷霆潜藏,只在这一刹,连赵离和凤凰都难以察觉到的一刹,分明还是那个懒得动弹的天神,但是气息却陡然不同。

像是遮天蔽日,几乎压到地面上的铅云。

在这个时候,赵离却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是祂。”

云中君微怔,呆滞了下,气息都微有波动,凤凰看向赵离,嗓音清冷,道:

“是证据不足么?”

“不,不是不足,而是太过于充分了些,要是指向好几个目标是正常的,直接指向了一位,那就足值得怀疑了。”

赵离耸了耸肩膀,道:“尤其是起决定部分的两个证据,雷水,火神,后者是敌人,就算开口也不可信;而前面两位,根本没有主动开口告诉我们,一切可能性,都只是我们的推测,换句话说,莫须有。”

“而且,线索过于充分,就会出现矛盾。”

“譬如说,东皇和苍天这一层次的天蚀君,为何会留下水神残余?甚至于为了这一点,还留下了水神权柄复苏……你要知道,能够击败全盛的东皇,绝对可以将雷神水神都抹去,留下了线索会指向自己,天蚀君不可能会不懂,只能说,是故意的……”

“故意给我们看到。”

“可能只是一步作为备用后手的仙棋。”

凤凰还要多说,赵离伸出食指竖在嘴巴前面,做了个安静的手指,微笑道:

“不要说可能是天蚀君受伤,或者不忍,那都是推测,没有实际证据的支撑,就是假的;而推测,是可以被对方引导的,当我们连推测都陷入对方的引导当中时候,赢的机会就很渺茫了啊。”

“这是驱狼吞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以现在诸神的力量,和那位古代的天帝打起来,恐怕两败俱伤是最好得结局。”

凤凰若有所思,嗓音清冷道:“多谢……”

赵离洒然一笑,本来打算随意道一声不客气,可顿了顿,却是笑叹道:

“……只是经验所在,罢了。”

他突然心有感触。

在过去的时候,厌恶平淡,却失去了平淡,来到这里;伪装经验丰富的密捕,混着日子,每日小酒炖肉,觉得伪装经验丰富很头疼,现在却连那样的日子也没有了啊;他日还会失去什么……

赵离,凤凰,乃至于云中君都陷入某种思绪当中的时候。

突然有脚步声音在后面响起。

然后是诧异含笑的低语。

“罕见有客人来到这里啊。”

声音平淡温和,让人心喜亲近,赵离微微抬眸,刚刚他就注意到了,石壁后面有一座小小的屋舍,看来这里还有人在看守着,是壶中界的器灵吗?不知道何时起风了,云雾压得有些低,似乎要下雨,或者已经微微下了点,所以那男子手中便撑着把竹伞。

靠得近了,那伞微微一偏。

露出了下面的面容。

不知应该说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的男子,气度淡漠,苍茫浩渺,似笑非笑,赵离思绪微顿,下意识猛地回头,看到石壁之上,和东皇太一相对的男子,气度淡漠,浩渺。

画上男子眼眸似乎微微动了一下。

画中人,眼前人。

视线交错,将他们笼罩。

苍天……

Ps:今日第一更………四千两百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