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八十八章 归心

“你——”田畴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你怎么可能在这。”田畴不可思议。

身后树林里走出武松和几名方家侍卫,悄无声息的围住他左右将他包围在最中间。

“公子果然神机妙算,来时曾言若被拒绝就让我扼守所有要道,果然猜中了。”武松道。

方牧在武松走之前告诉武松,如果被文士,也就是那种看着文文弱弱的家伙拒绝了招揽或者他们用各种理由拖延时间,那么他有九成的可能是在想办法逃跑。

一定要心!千万别给他们机会!

到时候只要将他附近所有要道全部封锁,然后再派人暗中跟踪,这些文人绝对跑一个逮一个。

只要捉住后接下来不管他什么你都别听,直接捆住带回来死活不论。

田畴叹了口气,“你家公子还真了解我,罢了罢了,既然被捉住了那我就跟你去见你的公子吧......诶等等。”

武松仿佛没有听见田畴话,上前用绳子把田畴捆得结结实实。

“粗鄙!你这个粗鄙之人!”

田畴被武松扛在肩上,两条腿就像兔子一样乱蹬。

返回营地武松和方杰告别。

“公子要的人已经找到两个,我准备先带着两人返回大宋再来这边。”武松道。

方杰看着被捆得结结实实像个兔子一样的田畴和半大不的曹性,脸色有些古怪。

怎么感觉这么随便......随便捉了两个人就带回去。

不过武松是方牧的人,方杰也不方便什么,只是想到以后有机会再提点一下侄儿。

武松带上少许精锐带着两人骑马北上返程。

上了草原后田畴察觉到不对。

“宋国不是在东?你们怎么向北。”

武松烤着干饼,淡淡道:“谁只有一个宋国了,你们汉朝都有三个,还不允许宋朝有两个了。”

田畴震惊,他突然醒悟原来自己一开始就猜错了。

随后田畴沉默,草原以北居然还有一个王朝,而中汉却对此一无所知。

偏偏这个王朝却已经开始注意到了南边的中汉,而且还开始谋划中汉的人才,想到自己这种人才被劫掠到宋国,田畴就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是多大的损失啊。

看着田先生一会儿唉声一会儿叹气的模样,曹性心翼翼的拾起干饼,有些烫手他左右双手各捧了会儿,然后吹了吹气,心翼翼的撕下一块递在田畴嘴边。

田畴嘴唇碰到食物,他转过头看向曹性,忍不住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亏我还给你起字,你就这么看着他们把我捆住,没良心的混蛋。”

看着唾沫横飞的田先生,曹性缩了缩脖子。“可我打不过他们啊。”

“你就不会找机会偷偷给我松绑吗。”田畴瞪眼。

曹性哦了一声,埋头继续吃饼了。

“咳咳。”武松咳嗽两声,开口道:“我听着呢,你们两个人不要无视我。”

田畴翻了个白眼,肚子恰到好处的咕噜咕噜发出响声。

武松使了个颜色,让人给田畴喂吃的。

田畴边吃边骂,态度极其嚣张。

......

离杭州城二十里外的一条支流中,两艘大船船头互相抵住,在两艘船上各有一批穿着黄、蓝两色头巾的士兵用着木制武器厮杀。

在水中也有一个个脑袋时不时浮出水面又沉下去。

这场比试持续了两刻钟的时间才结束,最终是戴黄头巾的士兵取得了胜利。

这时有人来报,武指挥使已经返回正在军营等候。

方牧赶紧返回军营,他的营帐里除了武松以外还有两个人坐着。

【曹性】【武:62统:45政:21智:49】【赋①袭射:射箭瞬间提升自己4点武力值,降低敌人3点武力值。】

【田畴】【武:33统:84智:96政:92】【赋①守节:所属第一任主公死亡后田畴未认新主时提升田畴5点政治,3点统率。】

武松居然真带回来了两人。

一个吕布的八健将之一曹性,还有一个田畴。

曹性现在还是一个屁孩,和岳飞一样可塑性很强,暂时无法发挥战力。

倒是田畴这人有才能,果子已经半熟了,现在能治理一方也能出谋划策。

三国里田畴被刘虞征辟认刘虞为主公,后田畴奉刘虞之命出使长安,当他长途跋涉返回时刘虞已经被公孙瓒杀死。

田畴悲痛欲绝,在刘虞坟前立誓报仇,并立誓不寻二主。

后来公孙瓒、袁绍等人都征辟过田畴被他拒绝。

在这期间因为乌桓屡次劫掠百姓,让田畴对乌桓极为憎恨。当曹操征辟他讨打乌桓时他同意助伐乌桓。

他协助曹操大破乌桓立下大功。

但他也拒绝了曹操的封赏。

他信守了自己曾经在刘虞坟前许下的承诺,终身未接受曹操任命的官职。

这是一个只要认主了就忠诚度极高的人才。

就是这赋为什么要主公死了才激活。

“你就是那傻大个口中的方公子?”田畴毫无礼数的坐在地上,身上的绳索已经被解开,他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

方牧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走到田畴身前也跟着一起坐在地上。

两人大眼瞪眼四目相对。

“哈哈哈。”田畴自嘲,“你这人真是狠,直接把我从中汉拉到新宋来,还真看是得起我。”

方牧坐在地上挪腾着屁股坐到田畴身旁,右手顺势揽住田畴的肩膀。“那些都过去了,现在我们一起干个大事,你来帮我,到时你就是从龙之臣。”

从龙之臣?!这家伙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出来,好家伙。

但随后他注意到营帐里的其他人都充耳不闻,以及这随意的态度时,瞬间明悟这些都是方牧的心腹。

田畴感受着肩上的手有些别扭,他刚才那一副狂士姿态其实是故意演给方牧的,实际上他有轻微的……田畴不露痕迹的想将方牧的手扒下去。

但武人出身的方牧力气不是他能扒得动的。

一息,两息,三息。

田畴最后认命。

“你就和沛公一样。”田畴咬牙切齿的骂道。

“我可以认为这是你对我的夸奖,不过我和他不一样,我能容忍功臣。”方牧道。

田畴冷哼一声。

想到兵仙韩信的下场,他心情有些复杂。

“我可以帮你,但是我要知道现在新宋的局势,情况越详细越好,如果局势没救了我立刻就走你不准拦我。”田畴道。

“来人,上沙盘。”方牧转头吩咐。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