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朱小四看的是一头雾水,他等半天也没见郑长生对明空禅师憋什么坏。

两个人倒是相视一笑,理解万岁的样子。

搞什么飞机啊!他表示非常的不解。

难道是自己跟生哥儿分别的这几年,他的脾气秉性改变了不成?

也只有这一个解释能说的通了。

小时候郑长生只要憋着使坏,那嘴角就会微微的上扬,这个习惯他观察的可以说是细致入微的,记忆深刻的很。

明空禅师此刻心中对郑长生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按照他的分析,郑长生之所以对他格外的关注,那肯定是他事先知道他的弥勒教身份。

没想到啊,没想到。

袁为民安插在朝廷里的自己人竟然是他?

如此的年轻,看起来跟燕王殿下差不多年岁吧?

而且还跟燕王殿下的私交这么的好。

这下子可算是找到娘家人了,自己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了。

说实话,他身处大明边陲的北平府,在加上弥勒教树倒猢狲散,他联络不上任何人,是以,消息很不灵通。

虽然他知道了弥勒教现在被朝廷剿灭,这是通过朝廷颁发的谕旨告示知道的,但是他可不知道是郑长生带兵干的这事情。

他原本想自己单干来着,所以他费尽心机的接触燕王朱棣。

老朱把弥勒教给搞掉了,他要报仇,可是想要找老朱报仇是不太可能的了。

那好,既然找不了老的报仇,那么就找小的干。

要说是把朱棣一刀给宰了,其实他有很多的机会。

可是他并不想这么做,痛快的一刀宰了小朱,这解不了他心头对老朱的恨。

他脑海里有一个大的计划已经成型。

他先把小朱给掌控在手心里,最后挑唆小朱和老朱的关系。

让他们父子相残,让他们兵戎相见,让大明轰然倒塌。

其用心不可谓不狠毒啊!

这几年来,朱小四已经完全的对他深信不疑,他正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朱小四。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郑长生到了。

当时,他是想着露一手,把郑长生也迷惑住,这样以来,有了郑长生的助力,相信朱小四更对他信服。

可是没想到,他空手变蛇之后,就感觉似乎不太对头。

郑长生很警觉,虽然他装的很像,但是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他搞不清郑长生是敌还是友,心中惶恐忐忑的厉害。

不过,现在好了。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郑长生竟然是自己人。

这句切口可不是谁都能知道的啊!这还是当初他帮袁为民设计的切口。

用作自己人联络的。

就在郑长生说出那句诗以后,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所以,他随即就对上了下一句。

当郑长生会意的冲他一笑的时候,他心里更是有底了,这必是自己人无疑啊。

所有对郑长生的疑虑全部打消,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此刻,郑长生也在附和他似的一阵开怀大笑,笑的也是开心极了。

不过貌似这小子开心的有点不像话啊,笑的嘎嘎的,就算是找到自己人了,也不至于乐的这么尿性吧?

笑声都盖过他的了,毕竟还是年轻呀。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哈!

一个在朝廷卧底了这么多年,都混到伯爵身份的人,知道朝廷剿灭了弥勒教肯定是伤心的,肯定是迷茫的。

对未来的路不知道该怎么走,前途一片灰暗。

乍然之间找到了自己人,心情高兴,难以自制这就不为怪了。

等会把燕王朱棣先支走,在和郑长生相认。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笑了好半天,郑长生终于停下来了,他笑的肚子都疼了。

他可真没想到老家伙明空这么天真,这他娘的也太好骗了吧。

就这么轻易的接上头了。

老家伙还冲他眨眨眼,会意的笑,笑的开心的像个孩子。

笑吧,笑吧,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郑长生扭头对朱小四道:“四哥,今日真是有缘分的很啊。

小弟对明空禅师佩服的很呐!

我想跟明空禅师继续探讨佛学,你带人先回房休息如何?”

他想把朱小四支开,跟老家伙明空好好的唠扯唠扯,争取获得更多的关于弥勒教的消息。

这样方便他一网打尽。

可是谁料想,朱小四这家伙眼睛一瞪:“干嘛呀!我不,我要留下来陪你一起跟明空禅师讨教佛法。”

靠,这货咋一点眼力价都没呢。

他一直在冲他使眼色,可是朱小四这货视而不见似的,硬是要死皮赖脸的留下来。

真是日了狗了,郑长生此刻真想大脚奔过去,在他肉乎乎的臀部一边赏赐一个大脚丫,然后再揪着他的耳朵问他咋就不长一点记性。

小时候两个人刷坏的时候,配合的多么的默契,可是这厮越长大越倒退,竟然看不懂自己的眼神了。

你说气人不气人。

不过,郑长生尽管心里恨的要死,可是表面上也不能露出分毫。

他依旧是一脸小秘密的样子:“四哥,你又不喜欢看佛经,对于佛法一道又不精通,留下来也是跟听天书一样,还不如早点休息的好。”

他边说边走到了朱小四的面前,悄悄的抬脚踩在了朱小四的脚上。

郑长生也是气坏了,没留神使的劲儿有点大。

疼的朱小四一咧嘴。

朱小四想喊来着,太疼了。

可是他突然看到了郑长生的眼珠子都瞪圆了,冲他不断的眨眼努嘴的。

他似乎有点懂了,郑长生是不希望他留在现场的。

可是为毛啊?就算是他听不懂佛经的晦涩,那留下来陪好兄弟也是应该的啊。

生哥儿为毛一直要他离开捏?

他的好奇心更盛了,可以说是心痒难耐,就跟一百个小猫爪子挠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明空口诵法号:“阿弥陀佛,既然燕王殿下愿意旁听,那就不妨留下来一起切磋好了。”

明空心里是不住了的叹息啊:“毕竟还是年轻啊,这心也太急了吧?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已经互相认可了对方的身份了,那还急于一时干什么?

想要交流沟通,时间不多的是吗?

沉不住气的这个毛病,非常不好,等会儿要好好的点拨他一下才好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