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哎!你们听说了吗?昨日轮回司主府中来了一位尊上,听说很是厉害,轮回司主对其毕恭毕敬,连自己的彼岸玉魂都被那位尊上当了把玩的小玩意儿,彼岸玉魂可是各城主的身份代表,竟也能随意给那位尊上把玩。”

“对对对,这个我们也听说了,而且我还听说那位尊上会去参加轮回司主的百万岁整寿,那可是王城尊上啊!数百年都不一定能遇上一位呢!”

忘川客栈中,那些魂者们也如凡界的凡人一样说着他们魂界的八卦。

君玥儿走进忘川客栈,听得这些魂者的言说,眉角微微一动。

王城尊上?是说她?还是…

扭头看了身旁的弑玖情,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探究。

她昨日在奈何路那边,多半不是她,而在哪儿都能那么自在随性的人,也就他了吧!

他为何去轮回司主府?

弑玖情未曾理会君玥儿这目光,也好似没有听到那些魂者的八卦,径自走上二楼。

带着一个荧白色的面具,将他的容颜遮挡。

君玥儿抿鼓了唇角,一息,还是快步追了上去。

忘川客栈中的声音顿了一刹,那些魂界的魂者们目光纷纷落了君玥儿身上,眸中闪现了一阵惊艳。

“忘川城中何时来了这么一个绝色的美人儿。”

一个魂者一声痴迷之语,垂涎三尺的感觉。

“如此女子,多半是各魂城中那些大家小姐吧!轮回司主的百万整岁寿,各大魂城的城主好像都会前来贺寿,那必然会带上自家的小女,毕竟各大魂城都是有联姻之好的。”

又一个魂者一语。

弑玖情脚步微微一顿,眸底一抹寒凉扫向说话的魂者。

那些魂者们霎时抖了抖身,尤其是那个垂怜君玥儿美色的魂者,感觉自己都被冻住了。

弑玖情的停顿只是短短一息,可君玥儿还是察觉到了,脚步也是微微一顿,见弑玖情又那么走上去,君玥儿唇角愈发抿鼓起来。

……

二楼客居中。

渔儿守在仓煜的身边,昨夜她答应仓煜会好好去轮回,仓煜才闭眼休息了,他也必须要尽快的养好精力恢复仙力,才能为自己疗伤。

君玥儿带着弑玖情推开门,渔儿霎时看过来,手中拿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一根木棍,明明很是害怕,却是整个身子都挡在床榻前,目光紧紧看着门口很警惕,保护着仓煜。

那身染血的白衣已经换下,翠青色的纱衣,面上还是有些苍白。

见来人是君玥儿,渔儿刚松气,又见走进来的弑玖情,刚松了手的木棍又紧握了手中。

这样的渔儿,到底是被那花仓安怎么折磨了,才会一点的风吹草动都如惊弓之鸟一般。

君玥儿蜷握了手,她那时真该杀了那花仓安才对。

【那是她们的命数,自己都蠢笨的要别人管,还想去管别人。】

海识中传来弑玖情声音,人已经越过君玥儿去了床榻,指尖混沌之力萦绕,渔儿直接被推开了一旁,昏厥了,就和凡界那半年的每次一样。

君玥儿再次抿鼓唇角,却是跟着走过去,一个晚间,仓煜的面色还是苍白,只是比起昨夜间要好很多,他自己还是为自己疗了伤。

“大师兄会没事的,对吧!”

明明知自己问这样的话弑玖情肯定不会给自己一个好脸色,可君玥儿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果然,弑玖情愈发寒了面色,虽然一半的面容被面具遮了,可从他压起来的嘴角就能看见,而且就算不看,君玥儿也能知道。

弑玖情手中混沌之力荧荧而出,包裹了仓煜,目光却看着君玥儿。

“本帝没掰开你的手,是本帝自己自虐作死,可是君玥儿,你每次每多说这样的一句话,就是将本帝推开一分,从你的泥潭里推离一下,等哪一天,你在本帝眼中什么也不是的时候…”

后面的话没了,也不看了君玥儿,专心为仓煜疗了伤。

君玥儿低垂了眼睑,一语喃呢:“我就是仗着你现在泥足深陷,就是仗着你舍不得…”

一声咳,君玥儿抬了眼,见仓煜醒过来,嘴角弯鼓,霎时欣喜。

“大师兄…”

“小师妹…”

沙哑的声音,仓煜眼中映入弑玖情的身影,眸底现出疑惑,刚要再开口,弑玖情走了,直接消失在客居中,片刻都不想多待。

“大师兄,我等会跟你说。”快速一语,君玥儿追出去,弑玖情却已经没了踪迹。

站在忘川客栈外,看向四周之地,来来往往的魂者,与凡界差不多的集市,却没了那道身影。

“你现在就这么避我如鼠蚁。”低语喃呢,吸了吸鼻子。

“这位美人儿,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委屈上了,来,告诉好哥哥,好哥哥来帮美人儿。”

那个垂怜君玥儿美色的魂者走了君玥儿身旁,目光放肆的在君玥儿身上来回的打量。

君玥儿刚跑出来他的目光就盯了君玥儿身上,此刻见君玥儿这要哭不哭的委屈样子,终是没忍住的出来客栈,如此美人儿可是百年难得一见,这般我见犹怜,真是…

客栈中的其他魂者一个个目光看向客栈外,然后一致摇了摇头,不知是在叹息君玥儿要倒霉了,居然被这万花丛中过的采花魂盯上,还是嗟叹这采花魂胆子也太大了,这女子如此容色,还有她身上的那身衣着,那可是王城才有的织锦纱,他也敢贪恋。

君玥儿没有理会采花魂,目光还是看着四周,弑玖情没出现,她被魂界男子这般调戏,他没出来,袖中的手紧紧的再次蜷起。

登徒子,你可知悠莲花海之地那刺目的血红,我的族人如今只能靠着我的悠莲之力才能存活,就算有了灵,可却再也无法化身成人了,过去了万年,我全都忆起来了,那万年前的事就过不去了,过不去了,你知道吗…

“美人儿…”采花魂的手搭在了君玥儿肩膀上,鼻息一嗅,悠悠的莲花香,竟感觉他的魂力都纯净了,采花魂浑身倏然一震。

这是什么魂灵之力?竟有如此净化之效。

魂界千年才出现一次的金阳银月之光带来的净化也没有这么纯净。

“很香,很纯,是吗?”一语清灵之音。

采花魂霎时回神,贪婪了目光。

“那你还想要吗?”又一语,笑了容颜,嘴角微鼓,绝色娇艳。

采花魂痴迷了眸光,一瞬,霎时又亮了眸子。

“原来是一个多情的美人儿,看来还是同道之人啊!那不妨美人儿随好哥哥去个好地儿,如…”

最后一个‘何’字直直咔了喉间,采花魂僵硬的低头看了自己的腹部,君玥儿的右手直接穿透了他的腹部,将他的魂丹活活挖了出来。

墨黑色的魂丹被这么挖出来,采花魂啊的一声痛吼,带着不甘与不可置信,整个人化作了一团黑雾,就这么死在了君玥儿手上。

忘川客栈中那些本来看戏的魂者们一个个霎时倒吸了一口气,拿杯盏的也一个个哐当声,杯盏摔了地上。

条件反射的捂了自己腹部。

魂丹可是他们魂者的命魄所在,就这么活生生给挖了出来,那可是魂飞魄散直接陨落,连再修的机会都无,这女子,蛇蝎美人啊!

君玥儿看着手中的魂丹,手上悠莲之力包裹,没有染上那采花魂的一滴血,目光再次看向四周,还是没有,他还是不出来。

还是已经走了?

“本尊今天心情好,这枚魂丹,谁捡到,就是谁的。”

随手扔了魂丹,转身走进客栈,脚步刚踏进,却直直顿住,目光望了二楼一脸错愕惊恐看着她的仓煜,条件反射的将那右手藏在了身后。

心中生出慌措。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