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当然,这种事情,唐元断然不可能承认就是了。

“老伯,上次送您老那烟,抽着还合适吧?”唐元笑嘻嘻的问道。

闻声唐装老者眼前一亮,而在注意到唐元手里拿着的东西之后,唐装老者的眼睛就更亮了。

“不合适!”嘴上,唐装老者则是说道。

区区一盒烟……不对,区区一条烟就想收买他,开什么玩笑?

“我就知道您老抽着肯定不合适,所以特意换了一条贵点的烟,要不您老先尝尝。”唐元笑的一脸的人畜无害,话音落就是将烟给拆开,递过去一盒给唐装老者。

唐装老者板着张脸将烟接过,随手抽出一支塞进嘴里叼着,唐元会意,赶忙拿打火机给点上。

“这烟不太行啊,还有更好的吗?”唐装老者吞云吐雾,吞吞吐吐的说道。

他抽烟速度极快,一支烟一口气直接吸完,又是拿出第二支塞进嘴里,这次不用唐元点火,一把就将打火机给抢过去,自个点着了。

“这算什么,吃拿卡要?”

唐元一阵傻眼,猛的反应过来,送烟绝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这次抽了好烟,唐装老者下次铁定会要更好的,胃口一旦养叼,往后纵使想拿差点的烟糊弄,都是绝无可能。

“这已经是我能买到的最好的烟了。”想到这里,唐元张嘴就来。

“最好?”

唐装老者一声冷笑,“小小年纪就满嘴谎言,我看你真是来找抽的。”

“您老别不信啊,这真是最好的。而且,实不相瞒,我实在是太穷了,能力有限,您老若是友情赞助点,我满世界给您找好烟也不是不行!”唐元含糊不清的说道。

不等唐元把话说完,唐装老者手里的拐杖就是已经抽了下来。

“啪……”

“啪啪……”

“啪啪啪……”

只见唐装老者抡着拐杖,不要钱似的往唐元身上一顿狂~抽,又快又急,声音串联成一片,活生生就是大型放鞭炮现场。

伴随着被唐装老者抽打,唐元一边嘴角扭曲着倒吸冷气,一边暗自叫爽,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有没有更好的烟?”唐装老者怒声质问道。

“没有!”唐元咬紧了牙,打死都不松口。

“到底有还是没有。”唐装老者震怒,于是抽的愈发起劲了。

“这个真没有!”唐元把脑袋摇晃的跟波浪鼓似的,说没有就没有,别以为这样他就会服软!

“老夫抽死你!”

唐装老者发出一声厉吼,最后一拐杖,直接就是将唐元给抽的横飞出去。

“噼里啪啦……”

唐元周身骨骼发出爆豆子一般的爆裂声响,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顿感神清气爽,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老伯,说好的抽死我,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唐元快步就朝唐装老者冲去,示意对方继续。

“砰!”

唐元就又一次飞了出去,不过这次唐装老者用的不是拐杖,而是一脚把唐元给踹飞了。

唐元手里的烟脱手而出,唐装老者一把抓过,身后的那扇门瞬间就是关上,再也看不到唐装老者身影。

“这感觉,真是不错!”唐元一阵龇牙咧嘴,嘿嘿傻笑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场景已然是变成了二人的相处模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顺便拿点好处费。

“老伯,你抽完了烟告诉我,下次我还给你送!”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句,唐元这才是拖着脚步,不紧不慢的在老街上闲逛起来。

老街上的居民并不多,从那亮着的灯火细数过去,也就十来户人家,算上金刚萝莉和旗袍少妇在内,唐元已经与其中的六户人家打过交道。

也正因这般打交道的经历,使得唐元对剩下的几乎人家,充满了好奇。

当然,唐元并不会轻易去打扰,每次进入老街,都是一段充满悬念的旅程,宛如开盲盒一样,谁也不知道,下次会有怎样的惊喜。

唐元很是期待那样的惊喜发生,但并不会一股脑的将盲盒全部打开,有的时候,留下一点悬念,往往更好。

“金刚萝莉……旗袍少妇……”

二女不知道去了哪里,大门紧闭,不见灯火,似乎短期内没有要回来的迹象,唐元盯着两扇紧闭的大门看了一会,不是不失望的。

“剑!”

唐元正在老街上走着,忽然一束亮光激射而来,唐元睁大了眼睛看过去,那却是一柄飞剑。

飞剑不知道从哪里飞出,虚空盘旋,璀璨的剑芒照亮了半条老街。

唐元眨了眨眼,直接就看傻了。

那柄剑分明寻常,但湛湛剑芒耀空,照亮半条街,看在眼里,唐元几乎要窒息。

唐元有见过青君的飞剑,已然叹为观止,但青君的飞剑比之这一剑,差距之大,宛如萤辉和太阳,这是不可思议的震撼,一股震悸的情绪在唐元心头涌动,瞬间就是让唐元头皮发麻,不能自已。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唐元喃喃说道。

却是唐元刚刚开口,飞剑就是破空而去,瞬间消失。

“喂,我话都还没说话呢?”唐元又一次傻眼。

那柄剑似乎富有某种奇特的灵性似的,仿佛是察觉到了唐元的心思,当即遁去,唐元有如丈二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真有这么神奇吗?

“嗡!”

旋即,唐元眼前所见,陡然变幻,几乎来不及反应,唐元就是已经回到了书房中,看着书房里熟悉的一切,唐元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

“越来越像是做梦了。”低语一声,震撼的情绪犹在,提醒唐元并非是做梦。

“砰!”

“砰砰!”

敲门的声音响起,不等唐元回应,门就被推开了,楚鹿月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处,手里端着一杯水。

她径自走进来,将水杯往唐元手里一塞:“喝!”

唐元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迟疑片刻,便是问道:“我有说要喝水吗?”

“你肯定很渴了。”楚鹿月甚为笃定的说道。

“这你也知道?”

唐元当时就震惊了,由于过于震悸之故,唐元委实就是口干舌燥,但这种事情楚鹿月怎么会知道,简直没道理。

一口气将剩下的水喝完,唐元把杯子还给楚鹿月,楚鹿月伸手接过,也不再说别的,转身就是走出了书房。

“难道……不会吧?”

愣了愣神,唐元方才反应过来,就刚才,楚鹿月的反应明显就不对劲,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但楚鹿月能察觉到什么?

唐元心想,除非楚鹿月之前有进过书房,但真的有这么巧吗?

稍微一想,唐元就是迷了。

毕竟如果楚鹿月当真有进过书房的话,那么,他的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就无法解释,好在即使如此,也算不上是露出破绽或者马脚之类的,唐元心态就依旧很是稳健。

有关老街的秘密,唐元不可能向任何人提及,别说楚鹿月并非他女朋友,就算是他女朋友,也断然不会。

此事牵扯太大了,必须小心翼翼的藏着。

一会之后,唐元回到书桌旁坐下,顺便整理着此行的收获。

此行最大的收获自然是自杀丹,如果陶稷那边没问题的话,那么凭借这颗自杀丹,完全能与杜明巍那等层次的强者强行硬撼。

这一点,也是唐元最为看重的。

随着安澜中学挖掘出七具尸体,各方形势都是急转而下,虽然楚鹿月算是一张保命底牌,但唐元一贯认为,唯有亲手掌控自身的命运才算得上保险。

至于被唐装老者大力抽了一顿,则算是额外的好处,总而言之一句话——血赚!

这就是让唐元愈发期待有朝一日能够随时随地自由进出老街,不过唐元心知肚明,做人还是别太贪心为好。

他每一次进入老街的收获,普通人纵使花费五年,甚至十年,也都未必比得过,如果这还不能满意的话,简直就没天理。

“很好,再接再厉!”

眯眼轻笑了一声,唐元就不再多想,埋头看书做题。

不知是什么个情况,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各方面都很平静,唐元没事可干,成天除了看书做题,就是顺带着给楚鹿月做饭。

这种情况让唐元很不适应,楚鹿月则是非常享受。于是唐元就更加不适应了,所以,男女同居到底是为了什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不对,是偷羊不成反惹一身骚?

问题是唐元从未有偷羊的打算,便是连想法都没有,这就很不友好!

只是不友好唐元也没办法,楚鹿月可以不吃饭,权且当是减肥,但他不行,一顿不吃就饿得慌,从这方面来看,捎带着给楚鹿月做饭,自然就是一点都不过分。

第三天的时候,唐元终于等来了李红袖的电话,让唐元去一趟临时指挥部,唐元闲着也是闲着,屁颠屁颠就过去了。

临时指挥部比之以前热闹了不少,南江省各个分部的部长差不多来齐,桌子椅子摆的满满当当。

厉泽也在这里,不过袁龙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居然不在。

“李部长,你找我有事?”进门后,唐元开口问道。

“不是李部长找你,是我找你。”不等李红袖开口,厉泽就是把话题接了过去,转而说道:“我和李部长商量了一下,把你的桌椅挪出去,李部长的意思是,要征询你的意见,你怎么说?”

“谁在放屁,太特么臭了,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唐元拿手扇了扇鼻子,毫不客气就硬怼了过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