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招摇农妃 >   第65章 忌讳

怎么知晓?他不知道,或许是冥冥中的牵引吧,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这个小镇,回来寻又仿佛在天边。

或许就合该他找到绣娘吧,但不知道为何,明明已经找到了绣娘,回京的路上他还是心中空落落的,仿佛心被挖了一块儿,掉在了那个小镇。

转眼便是月底,这些时日李青妙倒是安分了不少,不会有事没事的找事。

除了这颗老鼠屎之外,姜瑶在绣坊的日子过的还是相当滋润的,姜氏已然能够独挡一面,绣出的帕子已与姜瑶绣的相差无几。

这日刚下过雪,天气极寒,绣坊内饶是生着暖炉都冻得人打颤,别说是客人了,连个飞鸟都没有。

门外马车将路上未清的积雪压的咯吱咯吱响,东娘从外面进来,口中喝着哈气道,“看着像是杜家的马车,八成是杜姑娘又来找瑶丫头了!”

角落里李青妙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就她话多,什么不好听说什么!

东娘看都没看她,月娘笑着道,“这杜姑娘出身高贵,却一点大家小姐的架子都没有,与瑶丫头投缘,连带着对我们也好了不少。”

“可不是嘛,我挺说啊,杜家祖上还有人做过帝师呢,那何等的气派!”说话的是莹姐。

此话一出,勾起了绣娘们的兴趣,一个个叽叽喳喳想问个究竟。

帝师呀,是皇帝的老师,是何等的荣光,怪不得杜家百年不衰呢!

“听说就是杜姑娘的曾祖父那辈的人,从咱们这小镇子走出去的,桃李满天下,现在朝中还有学生呢!”莹姐生在镇子上,自小耳濡目染,听得多也知道的多。

一席话说出,李青妙气得眼睛都红了,杜姑娘合就该是她的朋友,被姜瑶抢了去,最可恨的是不知道姜瑶跟她说了什么,杜姑娘这几次来绣坊都鲜少搭理她了。

叽叽喳喳间,杜姑娘已然在小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姑娘仔细着些,彩绣阁门前的雪虽扫干净了,但地还是滑的。”丫鬟月起叮嘱道。

杜羽微素手微抬,搭在月起的手上,踩着马凳下了马车,抬首间,就见台阶之上,一个个绣娘扒在门边在看她。

怎么了?她脸上有东西吗?这么想着杜羽微面上微微染上红霞。

东娘赶忙道,“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这么盯着人瞧,没得把人家杜姑娘吓得不敢再来了。

一路走来绣娘们都格外的殷勤,小丫鬟月起低低道,“姑娘,怎么今日绣坊的人格外的亲切呢?”

杜羽微给了她一个眼神,谁说不是呢。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有人拦在面前。

“杜姑娘可是去找姜瑶?”问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青妙。

杜羽微皱了皱眉不愿搭理,月起翻了个白眼儿道,“我家姑娘自然是来找姜姑娘的,难不成还是来找你的?”

李青妙恨得咬牙,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低贱的婢女都敢阴阳怪气儿的跟她说话了?

“快让开!”见李青妙没有离开的打算,月起催促道。

李青妙等了月起一眼,这笔账且先记着,等她拉拢了杜姑娘之后,在好好的跟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丫鬟算!

她故作神秘道,“杜姑娘还是请回吧,姜瑶这些时日也不知道惹了什么邪祟,眼下竟长出了一颗妖冶的红痣,吓人得很!”

“红痣?”杜羽微终于开口了。

李青妙心中小算盘打的啪啪响,果然书香世家是忌讳这些的,一听她说红痣,杜姑娘便皱起了眉头。

“是啊,那红痣长得蹊跷,一夜之间便出现在了姜瑶面上,杜姑娘莫要跟着沾了不干净的东西!”李青妙说的更加悬乎。

若不是自幼良好的教养不允许,杜羽微真想白她一眼。

“你都说了是不干净的东西,为何你们绣坊还留着姜瑶的人?”一句话直击要害,噎的李青妙说不出话来。

“让开!”月起边斥责边伸手推开李青妙。

李青妙急急的追上去道,“是姜瑶不肯走,怎么哄都不走,也不知道脸皮怎么那么厚!”

月起实在看不下去,掐着腰道,“也不知道脸皮厚之人是谁,走开,别总缠着我家姑娘!”

她是丫鬟不假,但她是杜府的丫鬟,在这个小镇上,人人皆以为杜家做事而荣,是以月起比一般人家的女子硬气不少。

“你!”李青妙咬着牙,狠狠的瞪了月起一眼。

月起搀着杜羽微往前走,还小声嘀咕着,“姑娘你看李青妙那样子,恨不得吃了我,却又无计可施!”

杜羽微嗔了她一眼道,“别跟那些人学些嚼舌根的坏毛病!”

“哦!”月起嘟着嘴。

杜羽微转头看了一眼,正见张牙舞爪,见了她又换上一副笑脸的李青妙。

再转回头她道,“还真是!”

月起噗嗤一声被逗笑了,“姑娘你还说我,你真调皮!”

李青妙见杜羽微回头了,还以为得了杜羽微的青眼,却不知自己是被消遣了。

耽搁了一会儿,姜瑶便迎了出来,接着话茬笑问道,“谁调皮了?”

银装素裹的雪地上,少女身披大红色狐裘披风,小丫鬟走在一侧,手执油纸伞,遮着北风吹起的风雪,裹着狐裘的少女见了来人,面上嫌恶尽去,打趣道,“还不是你!”

姜瑶望了望二人身后的李青妙,心下多少了解几分,也不搭理她那茬子,笑问道,“微微,雪刚停你怎么就来了?”

月起扬了扬手中的药包道,“寻思着姜姑姑的药快吃完了,我家姑娘便过来了。”

杜羽微嗔了丫鬟一句,“就你多嘴!”

姜瑶颇为不好意思道,“天冷,你差个人过来便好,还亲自跑一趟,瞧瞧,脸都冻红了。”

杜羽微面上的笑意如三月春风般温婉,丫鬟月起在腹诽,马车里比绣坊还暖和呢,姑娘哪里是冻得,分明是被那些绣娘瞧的。

“瑶儿。”杜羽微拉过姜瑶的手,放在手心,道,“今儿绣坊是怎么了?我还未进门,便一个两个去门口盯着我瞧,活像是没见过似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