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刺客之王正文卷第一百零六章指点裂成两半的雕花银色酒壶,碧色酒水迅速蒸发,雕花银色酒壶不断变形,似乎还想融合在一起。

酒壶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看着也不像有什么智慧。

高玄没客气,斩神剑连斩,把雕花银色酒壶斩个烂碎。

崩碎的银色碎片化作一点点银光,都被斩神剑所吸收。

高玄不知道这酒壶有什么具体作用,只知道酒壶带着浓厚灵性,虽然不太适合斩神剑,却也能勉强吸收。

这就像吃肉的老虎,得到了一大锅米饭,虽然不和胃口,却也是勉强能吃的。好歹都有点营养不是。

斩神剑吸收了酒壶后,剑身上浮现出青色流光。

高玄也没在意,斩神剑是黄金能级奇物,法则具有超高的优先级别。

这种奇物间互相干扰,最终必然是斩神剑获胜。

不过,这个酒壶居然能干扰斩神剑,也是件很强大的青铜奇物。

高玄猜测,这是曹雄当神探的根基。可惜,他没兴趣当神探。

高玄解决了曹雄,飘然离开房间,还很体贴的顺手关上房门。

顶层的其他成员,早都被高玄以剑气击倒。这些人都是小卒子,对所有谋划一无所知。高玄也没必要为难他们。

高玄坐电梯到了二楼,电梯门才打开,就看到青色剑光流转,在几个机器人傀儡中个闪耀纵横。

旁边已经有两具机器人被砍成了一地的零件。整个二层也几乎被打通了,残破的机器人到和环境很搭,隐隐有点废土的感觉。

燕清歌也感觉来人了,但她没心思旁顾。

那个半米高机器娃娃太难缠了,速度奇快,弹射之际犹如子弹。

燕清歌虽然斩破两个机器傀儡,面对机器娃娃却没有太好的办法。

不过,燕清歌明显还有余力。应该还藏着什么杀招。

“你的飞燕剑有问题。”

高玄觉得燕清歌还有用,他低声说:“飞燕是神,不是形。剑气中枢在眉心不在剑器上……”

高玄对飞燕剑很熟悉,他精通的飞燕双刃术,就是飞燕剑的最高层级变化。

飞燕剑在联盟流传颇广,只是得到真传的却没几个。

中京城燕家,在东洲是一等豪门。可放在联盟来说,那就是不值一提的小家族。

燕清歌所学的剑法,都没有得到真传。只能算是二流。

当然,就是这等二流剑诀,在飞马星都是最顶级秘法。

燕清歌达到十级后,也觉得自身剑法有问题,却不知问题出在何处。

高玄指点两句正点在诀窍上,燕清歌恍然大悟。她识海深处飞出一只青色飞燕,轻盈落在她眉心上。

青色飞燕一转,已经化作一只飞燕状星轮,体内源力节点瞬间被统合起来。

疾飞跳跃如的机器娃娃,在燕清歌眼中突然面对缓慢,甚至有几分笨拙。

燕清歌很自然挥剑,青霜剑如飞燕回翔,湛青色剑刃在空中化作一道美妙回转弧线,跳跃而来的机器娃娃一剑斩成两段。

机器娃娃身体本来异常坚固,燕清歌这一剑却以神御气,以气御剑。

轻盈灵动一剑,却有无坚不摧之锐。

被斜斩成两段的机器娃娃,诡异笑脸也变成痛苦之色,断裂的身体甚至流出大片血水。

燕清歌也觉得很诡异,但她才领悟飞燕剑神髓,心中剑气纵横,却并不害怕。

她手中青霜剑一闪,最后一个机器傀儡就碎裂成了满地零件。

这一剑如庖丁解牛,轻易从机器傀儡最弱点入手,把机器傀儡分解。

燕清歌对此也颇为得意,但她想到高玄提醒那几句话,心中得意顿时就没了。

对方这是什么眼光见识,一眼就看出她剑道滞涩之处,随口指点就帮她突破了瓶颈。

要不是亲身经历,燕清歌绝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等强者。

燕清歌抬头看过去,却发现高玄周身水色马赛克,根本看不清身形,显得异常神秘。

这种神秘,反而更让燕清歌敬畏。对方绝对是剑道大师,甚至的剑道宗师。

虽然行迹诡秘,可举止间却有自有一股堂皇正大宗师气象。让人不由是心折。

高玄并没有理会燕清歌,他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一处坍塌的墙壁角落。

这里都是水泥碎块,崩断的钢筋胡乱的支棱着。因为许多照明被战斗破坏,墙角处显得很昏暗。

高玄对着空荡荡的墙角说:“傀儡秘技,到颇有可观之处。”

“别杀我,一切都可以商量。”

谢顶的曲兴从阴影中浮现出来,他郑重拱手说:“我可以做主,黑龙会从此罢手,再不和原龙集团发生冲突。”

曲兴一副求饶的姿势,精神核心力量却不断收缩膨胀,任何外力刺激都能让他爆炸。

他也知道自己远不是血影的对手,正面战斗必死无疑。只能鼓荡所有力量时刻准备自爆。

高玄不置可否,他识海内六翼天蝉一声清鸣,极光剑意先一步落在曲兴精神核心。

高妙无匹的剑意,瞬间压制了曲兴所有意识。

斩神剑跟着刺入曲兴眉心,把他精神核心和所有意识灵性尽数斩杀、吸收。

这一剑决绝锋锐,剑光却若流星横空,一闪即逝又韵味悠长。

曲兴脸上还带着求饶的表情,仰天就倒。等了一下,曲兴身体迅速干瘪下去,有一半身体血肉干瘪碎裂,露出了里面诡异的机械结构。

傀儡师,显然也没那么好当。曲兴修习傀儡秘术多年,他早就变成了非人状态。

高玄收剑入鞘,他微微侧头对着燕清歌。

燕清歌身体陡然一僵,她感觉自己似乎从内到外都被看透了,却根本无力抵抗。

对方的强大简直让她绝望,也让她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勇气。

这种任凭宰割的软弱感,更让燕清歌痛苦,她却无法挣扎反抗。

幸好血影并没有做什么,他周身水光荡漾,悄无声息的融入空气彻底消失无踪。

燕清歌瞪大眼睛看着,也没发现高玄到底去了何方。

血影离开,也让她喘了口粗气。

她又有些后悔,刚才应该和对方请教请教剑法,或者交流交流,和这位强者结交一下。

她却因为太害怕,错失了良机。

这个时候,战甲小队才匆匆赶到。

燕清歌瞄了眼战甲小队带队的人,她很怀疑对方是故意的。

战甲小队当然不愿意拼命,尤其是和血影这样的可怕刺客拼命。

故意磨蹭一点时间,非常合理。

燕清歌剑法突破瓶颈,心情大好,也没和这群人计较。

她冷然说:“通知你们部长,让他来收拾现场。”

张长水很快就到了,还有许山,还有相关部门一众高官。

没人认识曲兴,甚至没人知道曲兴。

可只看曲兴半人半机械的尸体,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人。

曲兴被杀到不算什么,毕竟只是个没身份的老头。

曹雄的失踪,却让张长水等人大惊失色。

专案组其他人都昏迷不醒,被救醒后也都是一问三不知。

燕清歌让人掘开地板,把六颗云爆震荡弹挖出来,张长水更是当场就面色如土。

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的。他不敢想象六颗云爆震荡弹爆炸的后果。

云清歌冰冷的表情,也证明了她有多愤怒。

张长水知道他完蛋了,这件事一定要有人负责。包括曹雄失踪,都需要人来负责。

云清歌好歹是参加了战斗,还击杀了重用人物。这事扯不到她头上。

上面问责,就只有他顶上去了。

从中元酒店离开的时候,张长水神不守舍,整个人都傻了。

执法系统的其他人都是默然不语。都知道卫越厉害,这一次卫越手段更是高明之极。

许山等人都想明白了,这事水太深,他们掺和不起。

第二天,张长水就被停职了。

监察部认为张长水涉嫌受贿、徇私舞弊等多项罪名,启动调查程序。

毫无疑问,是卫越开始报复了。

随着曹雄的失踪,中京城的专案组工作也陷入了停滞状态。

专案组副组长燕清歌,到是和卫越来往密切。这一切更让外人看不透了。

燕清歌和卫越接触了两天,对原龙集团的进行了考察,她对考察结果很满意。

当天晚上她联系了燕清风,把考察结果做了详细说明。

“我建议立即投资入股,不要太计较具体金额。”

燕清歌说:“卫越很有能力,也有魄力。这是一个很强的掌门人。值得信任。”

燕清风有些好笑的说:“你是不是被卫越收买了,给的评语这么好听。”

“我实事求是。”

燕清歌摇头说:“有好几家大财团正和卫越接触,我们不能再等了。”

她顿了下又问:“你查到了没有?”

自从那天被血影指点了几句,燕清歌对血影就有了无比浓重好奇心。

她郑重拜托燕清风,让他调查血影的情况。

燕清风摇头:“根本查不到任何讯息。血影此前从都没有现身过,也没有留下任何记录。这个人就像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

“暗网呢?”燕清歌不太相信什么都查不到。

每个人都必然有其来历。尤其是血影这样绝顶剑客,他成长道路必然与众不同。

在这个大数据的时代,普通人就是上个厕所都会被记录下来。怎么可能查不到一点信息。

“就是查不到任何痕迹。”

燕清风叹气:“智囊团做出评估,血影应该是男的,年龄在六十岁以上。性格冷酷无情。剑法高绝。做事目的性明确。”

他有些好笑的说:“智囊团都觉得血影可能是卫越母亲的情人,甚至可能是她外婆的情人……”

燕清歌点点头,她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血影无疑对卫越很照顾。这点毫无疑问。要说双方只是雇佣关系,那也太侮辱人的智商了。

燕清风叹气说:“按照这个方向筛选了一圈,毫无所获。暂时还是先放弃吧。疯狂追寻血影,很容易触怒对方。”

“好吧。”

燕清歌虽然有点不甘心,却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真要触怒了血影,她小命可就难保了。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

曹雄失踪了!

专案组所有工作都停滞了。燕清歌一口咬定这件事和黑龙会有关,还有曲兴的尸体作为证据。

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个说法。黑龙会没理由杀曹雄。只有卫越才有这个动机,只有血影才有这个能力。

但是,没人会和燕清歌对着干。她不止是专案组副组长,更是燕家直系精英。

推翻燕清歌的定论,那就是和燕家作对。

明京城也好,中京城执法总部也好,都接受了燕清歌的说法。

第二天,燕清风带着几十人考察团来到明京城。

经过几天的考察谈判,燕清风很快和卫越达成了合作协议。

没过两天,就传出消息了,中京城的燕氏集团投资几千亿入股原龙集团,成为原龙集团战略合作伙伴。

这个消息震惊了明京城,震动了东洲。

有了中京燕家的入股,代表着原龙集团已经成为一个大型财团,有着雄厚资本和靠山。其崛起之势已经不可阻挡。

这个利好的消息,也让原龙集团股票再次疯涨。

作为原龙集团掌门人,卫越在东洲都是名声大振。

在明京城内,卫越更是风头强劲,一时无两。连带着高玄都多了几分威风,在明京城二代圈子里也成了一号人物。

黑龙会对此则没有任何反应。中京城联盟执法总部,也默默把结案归档。再没人提这件事。

曹雄和曲兴,就好像从没存在过一样,安静无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正在全球巡演的罗伽,却对明京城更有兴趣了。

庞大的血神会组织,也开始围绕明京城运转起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