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不久之后,老板端上来了一瓶本地特色的杏花白烈酒。

杨青喝了一口,眼睛一亮。

好酒!

羊杂,羊肉,兔头,再加上一小碗面。

杨青吃的满头大汗,乐在其中。

魏都的饭菜最大的特点,就是口重。

盐味重,酱味重,而且分量也重。

怪不得老板说,有一个菜就能吃饱了。

这里的饮食和这里的人一样,粗狂且直接。

抿上一口烈酒。

杨青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白天给丁璇发的信息,现在还没回。

难道还在闭关?

杨青想了想,犹豫了一下,再次拨通了视频电话。

滴里搭拉的声音过后。

视频被接通了。

刚刚沐浴过的丁璇,如出水芙蓉一般,出现在了视频中。

沐浴后的她,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的浴袍。

长发湿漉漉的,肌肤白嫩。一张俏脸散发着诱人的红晕。加上浴袍领口有些深,杨青的眼睛老是不由的往里边偷瞄。

“杨青!”

丁璇开心的说道。

“你可算是接通了!”

杨青笑着说道:“你猜我在哪儿?”

丁璇美眸顿时一亮:“你来高柳县了?”

“是啊!”

杨青愣了一下,然后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真的来了啊!”

丁璇兴奋的都跳起来了。

杨青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啊,我来看你来了。你给我发个地址,我过去找你!”

“不用,我就在县城里啊。我和师父今天来县城买东西来了!”丁璇开心的说道:“你在哪儿呢,我这就过去找你!”

“我……我在……”

杨青连忙询问老板道:“老板,这是哪儿?”

“西门街,丁三刀削面!”老板叼着烟,从后厨探出头说道。

“西门街,丁三刀削面!”杨青对丁璇说了一声后,正准备说还是自己过去找她吧的时候,丁璇已经挂了电话了。

十分钟后。

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停在了面馆门前。

而这时,杨青已经站在路灯下了。

头发还没干的丁璇,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带着一阵香风跑了进来。

看到杨青的那一刻。

丁璇如同乳燕归巢一般,直接扑进了杨青的怀里。

昏黄的路灯下,朔北的寒风中。

二人紧紧拥抱。

……

入夜后。

二人在高柳宾馆安歇。

恶战十几场,房间内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二人的痕迹。

一场战罢,杨青靠在床头上,抱着丁璇的肩膀轻轻的抚摸着。

“你怎么来高柳了?”

杨青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在山里修行吗,怎么还带逛街的啊!”

“不是啦,山里没有洗澡的地方。我不闭关的时候,基本上隔三差五就来一趟县城。幸亏有公交,也方便!”丁璇俏脸贴在杨青的胸口,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洒下。

她轻声说道:“这次,刚刚闭关完。好几天都没洗澡。都快臭了!”

“等你筑基完了,就不用每天洗澡了!”

杨青笑着说道。

“为什么?”

丁璇好奇问道。

不洗澡,那多脏啊。

“筑基之后,你的身体会发生一些变化!”杨青说道:“首先,筑基的过程就是改变体质,排出体内毒素和污垢的过程,筑基之后你的皮肤会变得更好哦。还有,筑基后,修士就已经脱离了炼化食物精气的境界。进入了炼气化神的阶段。你只需要在吸纳天地元气,通过内丹的转化,形成真元,然后在体内完成周天运转,就可以了。”

“那你为什么还那么喜欢吃!”

丁璇抿嘴笑着问道。

“这个嘛!”

杨青道:“小时候没得吃,长大后就特别喜欢吃。而且,我筑基后依然喜欢吃,并不是因为为了吃饱肚子,或者是怎么样。我是喜欢品尝美食,各种各样的美食。毕竟,人活着,还是要有点追求不是?修行者也是如此,我觉得如果修行中仅剩下了呼吸吐纳打坐闭关,那也没什么意思!”

“嗯!”

丁璇轻嗯一声道:“我也觉得是!”

她想起了和杨青的过往。

如果杨青是那种高高在上,飞来飞去的神仙。二人也不会有交集,更不会拥有现在了。而且,就是在交往的过程中,那些俗世中的烟火气,二人走过的每条街道,吃过的每个小吃,让二人渐渐亲近,心灵交融。

“不过,吃归吃,玩归玩,修行还是要赶上进度的!”

杨青说道:“毕竟,人是会有三百年一劫的。若是三百年到了,还没有修炼到元婴期。那可真是万劫不复了!”

说完这些,杨青挑眉道:“对了,上次给你的那些丹药你吃了没!”

之所以有此一问,是杨青感觉到丁璇的修为似乎不是那么的令人满意。

丁璇拥有绝佳的天赋,资质也是非常难得。以她的心性资质,再加上杨青之前给她的归元丹,凝神丹。按道理即便不到筑基期,也应该不远了。

可为什么,现在还在心动期。

丁璇闻言,心虚的低下了头:“你不要问了好不好嘛!”

杨青看着这一幕,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给你师傅了,是吧!”

杨青笑着问道。

“师父她……”

丁璇小声的说道。

看着这丫头怯怯的样子,杨青翻了个身,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傻丫头,我又不怪你。毕竟是你师父,给就给了。反正咱家也不缺这点货!”

丁璇美眸如水看着杨青,然后一个翻身将杨青推倒。

随后,她披着被子,坐在了上面。

……

第二天一早。

杨青就退了房。

清晨的高柳县,笼罩在一片雾霾中。

糟糕的空气质量,让杨青稍感不适。

修行者还是喜欢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的地方。毕竟,灵气才是修行者的安身之本。

早晨的县城,人不多,所以街道上看上去就空落落的。

这里不像龙城那样,大清早的时候,人们就匆匆忙忙去上班了。高柳县还是个农业大县,人口主要以农民为主。此时又是农闲,在农村农民们估计此时正走街串巷走亲戚呢。

“这里的生活很安逸!”

丁璇美眸凝视着窗外空荡荡的街道,手托着下巴喃喃道:“生活简单!”

杨青点点头,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街边的店铺,看看有没有买早点的地方。

走了一路后。

在快开出县城的时候,杨青看到北街有一家卖羊杂汤的饭店,已经开始营业了。

热气滚滚的锅中,羊杂汤的香味飘出去很远。

杨青停了车,带着丁璇走了过去。

二人要了两碗羊杂汤,两根麻花,一盘小咸菜。

然后坐在店内,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杨青抓了一把香菜,舀了一勺辣椒油,吃的满头大汗。

吃过饭,身子顿时暖和了许多。

出门后,感觉北国的寒风也变温柔了许多。

随后,二人开着车出了城,沿着北上的公路,一路向北。

“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北走,走到尽头!”丁璇坐在副驾上,指着前方的坑洼不平的水泥路道:“到了尽头,就该用走了!”。

杨青点了点头。

这里的路不宽,且水泥皮被磨掉,露出了里面的大小石块。

开车走在上面,颠得那叫一个厉害。

“听说是几年前的村通公路!”

丁璇轻叹道:“不过,修成还不到一年,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杨青闻言,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一层一层分包下来,能修好就有鬼了!”

幸亏这车子的悬挂系统出色。

不然的话,杨青甚至担心,说话的时候会不会因为车子的颠簸而咬了舌头。

这条路属于乡道。

一里一个村,三里一个屯。

一个个的村子,被原野上的薄雾笼罩。点缀在这片黄土平原上,在这清晨中静谧安详。

开了一会儿。

前面出现了一个女人骑着一辆破旧电动车,顶着寒风缓慢前进。

女人带着围巾,挡住了脸。

但依然冻得瑟瑟发抖。

杨青连忙减速,靠边行驶,给女人让开了路。

擦肩而过的时候。

杨青看着那个女人围巾露出来的通红的脸,不由一愣。

“怎么了?”

丁璇敏锐的看到了杨青的目光,连忙问道。

“我好像认识她!”

杨青皱眉,看着女人骑着电动车远去,脑子里急转如电。

很面熟,而且心里莫名亲切。

在哪儿见过呢?

杨青怔怔出神的想着。

在梦里吗?

杨青心头一颤。

他终于想起来了。

他在佩韦克的时候,曾经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回到了童年。

父母吵架,打架的时期。

后来,父母离婚后,他没人看管,饿的不行的时候。温柔的女邻居将他接到了自家中。

给了杨青一碗热饭吃。

“是她!”

杨青心潮澎湃,目光复杂不已。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塞北的小城,遇到了自己的过往。

片刻后。

杨青深吸一口气,猛打方向盘,车子在原地甩尾掉头后,直接跟了过去。

一路不快不慢的跟着那个骑着电动车五十多岁的女人,重新回到了高柳县。

而此时,坐在副驾驶上的丁璇,也发现了杨青的不对劲。

她敏锐的感受着杨青心中的激动,忐忑,不安和亲切。

然后,她看着前面,那个衣衫单薄,骑着车的女人,心里满是狐疑。

她是谁?

开着车,一路跟着。

直到到达一个商场的时候,女人才停了下来。

她锁好了车,搓着被冻僵的手和脸,跟开门的保安打了个招呼后,就进了商场。

杨青坐在车里,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眼神复杂,既有兴奋和开心,也有忐忑和怯懦。

身边,丁璇还是第一次看到杨青这样的神色。

她想了想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她走到商场门口,询问了一番保安。

片刻后,她回到了车里,看着杨青,欲言又止:“她现在是在这个商场打扫卫生。早八点到晚上七点,一个月七百块!对了,她叫王秀梅,龙潭村人。”

“我知道!”

杨青长叹一声,掏出了烟点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