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从楚繁家中出来,天色已经大亮,江继二人没有选择回邮置,而是打算去拜访风堂。

“这楚繁还算有些骨气,没有因为钱财而不顾恩义,再加上他又懂得变通,说不定楚家能够在他手中再度兴盛起来。”

丰瑜硬朗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似是对楚繁挺满意。

江继不置可否,他们对于楚繁的了解只是基于这两次见面而已,现在说这些太过片面,具体品性还难以下定论。

不过也不是太重要,等到赵朔的事情完结,说不定以后他们再也不会有什么接触。

“风堂的家你打听清楚在哪里了吗?”

“这是自然,这是我们此行的目的,我怎么会搞错呢?”

丰瑜一边指引者前进的方向,一边说道:“昨日见的那风闲与那风堂确实是堂兄弟关系,不过血脉关系已经有些远了,他们的曾祖是亲兄弟,到他们这一辈已经算不得亲近,只是属于同一宗族罢了。”

“他们风氏一族同住在风息里,主脉正是如今风闲所在的那一支,而风堂所在那一支脉早已经衰落,早些年大疫,风堂双亲都没了,家道中落。”

“其七岁自请于其堂兄风回门下读书引为一时美谈,其后更是在诗书方面展现惊人天赋,神童之名闻名于咸威。”

“可惜其十五岁之时,脸上忽然出现一块吓人的印记,成了丑八怪,请来的诸多杏林妙手也无计可施,本该前途无亮的天才,忽然间变得人人避之不及。”

“也似乎是因此,此人性情大变,变得孤僻而又狂傲,不过其确实有真才实学,很多听闻其名,想要“讨教”一番的士子都灰头土脸的离开。”

“唯一的例外就是那魏云,传言两人不知因何相识,相谈甚欢,成了知交好友,风堂能够声名远播,魏云功不可没。”

听到此处,江继不由笑道:“怪不得那魏云极力向我推荐风堂。原来还有这么一茬。”

“也不知道那风堂是如何折服魏云的,竟然使得魏云对他如此推崇备至。”

这一点不仅江继好奇,很多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十分好奇。

魏云也是一个内心骄傲的人,能令这样的人为风堂鼓吹,足以说明风堂的不一般。

可惜除了两个当事人,其他人对于其中的关键都不得而知。

丰瑜玩笑似的说道:“公子若是想知道,等下不如问上一问,说不定风堂直接就告知于您了。”

“好主意。”

两人一路闲聊着,很快就来到了风息里。

风息里的里监门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衣着还算体面,他见两人靠近,略一思索,确认两人很是陌生,便开口询问:

“两位不知来风息里有何事?”

丰瑜立刻答话:“我们两人是来拜访风堂的,麻烦您告知一下他家的位置。”

里监门深深的打量了两人一番,然后说道:“一直沿着这条路往前走,走到尽头,左手边的那栋便是风堂的家。”

两人谢过,按照里监门的指点往里中行去。

里监门看着两人的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似是在感慨:“又来了两个想要踩着风堂成名的,只是多半会成为风堂脚下的又一块垫脚石。”

似是这类人,他这些年已经见过不知道多少,虽然近些年少了一些,但每年仍会有那么几个怀着侥幸心理的。

“风堂也是命不好,得了怪病,不然应该早就成了大官,光宗耀祖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像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江继与丰瑜来到道路尽头,隔着低矮的院墙朝风堂家中看去,跟普通的百姓家中似乎并没有什么两样。

丰瑜上前叫门,很快就有人应声,然后来开门。

门打开之后,一个一身粗布麻衣的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此人身高一般,不胖不瘦,身上的衣服浆洗得发白,甚至还有好几处打上了补丁。

唯一堪称优点的应该是五官端正,特别是眼睛有种异常明亮的感觉,只不过这唯一的优点,在转到他左脸上之后,就让人感觉不到优势了。

那是一块从左脸蔓延至脖颈的巨大印记,其表面凹凸不平,宛若一个个肉瘤,黑乎乎,还长着长短不一的毛发,让人看得心中发毛。

江继视线略过他脸上的印记,直视着风堂的眼睛,拱手说道:“听闻风君才华横溢,德行兼备,秀特意前来拜访,冒昧之处,还请海涵。”

风堂视线在两人身上扫过,然后落在了江继身上,他似是盯着江继,又似是望着江继身后:“贵客远来,堂不胜荣幸,两位若是不嫌弃鄙人家中简陋,那就进来歇息一会儿吧。”

风堂半侧开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江继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些意外这风堂似乎不像传言之中那样狂傲。

穿过庭院,三人于堂中的草席之上跪坐好。

“家中简陋,只能奉上热汤,还望两位见谅。”

江继端起面前装着热水的陶碗,轻缀一口,然后说道:“风君没有将我们拒之门外已经是幸事,何况还有热汤呢。”

风堂脸色严肃,忽然问道:“不知道王上突然来访,是有何事?”

被一口叫破身份,江继与丰瑜俱是心中一惊,丰瑜第一反应便是警惕的盯着风堂。

而江继虽然惊讶,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端着陶碗的手紧了紧,嘴角露出一丝浅笑:“风君是如何看破孤的身份的?”

他是真的有些好奇,两人只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这风堂竟然就认出了他。

难道风堂以前见过我?

“王上气质不凡,一看就是身份高贵之人,且您身怀龙气,又自称名讳,在整个阳州,除了您之外,我想不到第二个符合这些的人。”

风堂的神态依然如故,似乎没有察觉到两人的戒备。

“风君也懂望气之术?”

江继来了兴趣,他本以为风堂就是个精通诗书的才华之士,却没想到他竟然会有望气方面的本事。

“看过几本这方面的书,略懂一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