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略懂一二?

江继可不会这么认为,如果只是略微懂得风水、望气就能看出他身怀龙气,那这龙气未免也太过廉价。

“既然你知道孤的身份,为何见到孤还不行礼?”

江继故意板着脸,想看看这风堂会作何反应。

风堂闻言既没有惊慌,也没有不屑,只是好整以暇的跪坐着,从容的回答:“王上既然微服私访,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草民不过是按照王上的意愿行事而已,以王上的宽宏大量,即使不给与草民赏赐,也必不会因此责怪于草民。”

“你倒是反应挺快,这胆子也挺大,不过若只是这样,离所谓的王佐之才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江继放下手中的陶碗,饶有兴趣的观察着风堂。

一般人,即使是士族中人,见到身为诸侯王的江继也会略显拘谨,更不要说像是风堂这般大胆。

是以江继想要知道这风堂是真的对于各自的身份并不是很看重淡泊名利。

还是说他本性如同之前风闲所说的那样狂傲,又或者因为一些其他因素而故意这样。

“王佐之才也好,庸才也罢,都不过是他人的评价,嘴长在他们身上,草民可管不了,若王上只是因此而来,那恐怕要让王上失望了。”

风堂语气淡然,言辞平缓,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好像江继说的不是他一样。

眼见风堂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江继对其更是好奇,但如果继续说一些刺激他的话估计效果不大,或许还会被看轻。

于是,江继缓缓站起身,做出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嘴中却说道:“孤确实有些失望,本以为魏云如此郑重推荐的会是什么惊世之才,因此特意跑到这咸威来,没想到却只是见到一个胸无壮志,蝇营狗苟的草头百姓。”

“等下!”

风堂的声音陡然提高,整个人也站了起来。

江继回过头,似乎有些诧异:“你叫住孤还有何事?”

风堂深吸口气:“还请王上恕罪,方才王上是说是魏云向您举荐了草民?”

江继微微颔首:“若不是如此,孤岂会来这咸威,特意来见你?难道你觉得仅凭你那点名气就值得孤亲自登门拜访?”

虽然江继说的不客气,但是风堂知道江继说的是实话。

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人因为他的名气前来拜访他,但是最多也不过是本地县令那个级别而已,而且都是咸威周边的一些地方,至于郡守级别或者外郡、外州的基本没有,更不要说江继这样的天潢贵胄,一国之主。

之前初见江继,风堂还以为是江继来这咸威游玩,碰巧听说了他,所以来看看,没想到却是至交好友的举荐。

魏云竟然如此看好这秦王,特意向其举荐了我,他肯定在秦王面前帮我说了不少好话,我却是不能让他失望。

也罢,现在乱象初现,也是该我出世大展拳脚的好时机。

心中心思转动,风堂拱手行礼:“草民刚才失礼了,王上还请先坐下,堂虽然只是微末本事,但必不再让王上失望。”

“哦?”

江继现在对风堂与魏云的关系越发好奇,他只是搬出魏云的名字,风堂的态度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要知道在此之前风堂的态度可以称得上是冷淡。

“风君猜猜孤此行来拜访你是为了何事?”

“自然是为了让堂为王上所用。”

风堂自信满满的样子与不久前似乎对什么都不为所动的样子截然不同。

江继坐下,直视着风堂:“卿既然乃是王佐之才,那应该知道孤如今的处境,不知有何妙策?”

风堂知道重头戏来了,他如果想要秦王不会因为自身的相貌问题而排斥他,就需要展现出超凡的智慧。

不过风堂却没有着急表现自己,而是问道:“不知道王上有何志向?”

君择臣,臣亦择君。

即使有着魏云的关系,但是风堂也要亲自了解一下,秦王究竟是不是值得他辅佐之人。

如果不能得到他的认可,那他只能向魏云说一声抱歉,辜负了他的好意。

“海内动荡,灾祸四起,民不聊生,孤自当澄清宇内,还百姓一个安宁。”

一直默不作声的丰瑜听到江继的话,不由大感惊讶。

对于自家王上丰瑜自认为挺了解的,吃喝玩乐,胸无大志。

而刚刚江继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毫无疑问他是想要登上九五之尊之位,才能实现他的那些抱负。

不过丰瑜想到这段时间江继表现的远远超出他了解的那些本事,忽然也就释然了。

唯有胸怀大志,王上才会故意藏拙,此番天下形势大变,王上自是要向那至尊之位发起冲击。

而江继对面,风堂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毕竟秦王若只是安心做个诸侯王,那根本不用特意跑来这里招揽他,安安心心在王宫做个吉祥物就好了。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风堂开始回答江继之前的问题:“王上现在若是想要谋大事,名不正,言不顺,而且在秦国境内还有诸多掣肘,首当其冲的便是陈磊。”

“陈磊其人乃是大皇子母族之人,天然与王上敌对,而今他在秦国之内大权在握,党羽遍布秦国郡县,王上若想图谋大事,第一个就应该除掉他,然后暗中操控秦国军政,以待天时。”

“这想法与孤不谋而合,不过该怎么做呢?”

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事情,稍微有些见识的都知道,但是知道不等于做得到,想要将势力庞大的陈磊除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风堂没有丝毫迟疑,侃侃而谈:“听闻不久前王上已经拉拢郭中尉,并且还得到了卫傅的支持?”

“确实如此,风君消息挺灵通的,不过短短两日,便知道了这些。”

江继有些意外,虽然咸威离阳翟很近,但是这么快就传到了这里,而且连风堂都知道了,这明显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似乎猜到了江继的心思,风堂笑着说道:“这消息传得如此之快,幕后之人恐怕是想要坏王上的名声,毕竟诸侯王不得干政这是流传已久的规矩。”

“但凡是有利就有弊,若是在天下太平之时自然是祸事,但现在这个时候,在事出有因的情况下,天子未必会在意。”

“再加上王上之前的遭遇,以及种种举措,正好在这个时候能够混淆视听,让那些对王上抱有同情之人会减少对此事的抗拒,毕竟王上此举可以看作是自保。”

“在这种情况下,消息传播的越广,那自然能够使得王上的贤名传播得越广,积累人望,现在也许还看不到成效,但若是王上之后要招募人才,那无疑多了一分认可。”

“那接下来孤该怎么做呢?”

江继继续问道。

“阳翟既然大半已经掌握在王上手中,接下来首选自然是赶走陈磊,但这基本不可能,除非他犯了极大的错误。”

“所以接下来王上要一步一步削弱他的影响力,剪除他的党羽,到时候即使他还是秦相又如何?”

风堂意气风发,他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陈磊自入秦以来不过虽然安插了不少亲信,但是因为有郭中尉处处掣肘,在秦国之内远远称不上是一手遮天,他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在秦国有如今的威势,乃是因为他出身士族,获得了秦国各大士族的支持。”

“因此,接下来王上首先查清楚哪些人是他的亲信,而哪些人仅仅只是因为利益团结在他身边,之后设法铲除那些亲信,对于其他人则是分化拉拢,从而将整个秦国掌控在内。”

“秦国有阳翟、咸威、洛水、平昌、苍邑、安阳、相城、洛南、平阳九县,原本陈磊影响最大的是阳翟以及阳翟旁边的咸威,以及平昌和洛水。”

“咸威县令、洛水县令、平昌县长都与其关系匪浅,乃是其亲信。”

“咸威县令平庸之辈,洛水县令贪婪成性,平昌县长中上之材,以咸威、洛水两县立威,慑服其他县城,则陈磊之势消去大半。”

风堂端起陶碗喝了一大口,然后望着思索的江继,问道:“王上以为如何?”

江继之前虽然也是如此打算的,但是因为缺乏情报,没有这么全面,而且方法也不尽相同,他更倾向于在幕后掌控整个秦国。

但是因为有人刻意散播消息的缘故,江继想要隐在幕后的想法无疑破灭了,而风堂的方法则有些过于激进。

现在毕竟还不是真的天下大乱。大宇帝国上千年的威严尚存,他如果过于明目张胆,他那个权力欲望极重的“父皇”未必会坐视。

江继将自己的顾虑讲出,然后就见风堂笑着说道:“堂何时说过由王上亲自出面?这一切乃是郭中尉的手段,王上不能干政,与王上有何关系?”

“至于王上担心的事情,只需要与郭中尉演一出反目成仇就是,不过这想要郭中尉对您绝对忠心才行,不然就是给他做了嫁衣。”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