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就……吃个饭而已, 你们至于一套一套的吗?

若是店中的顾客们听到阮绵蛮心中的想法, 肯定会告诉她——至于!怎么不至于!

尤其是个别吃过蟹黄炒饭的顾客, 至于到还想继续套路。

【z**n:凭良心说, 蟹黄炒饭味道是还可以,但说实话,这个价钱买一份炒饭是真不划算,有这钱, 还不如正经买几只大闸蟹吃,岂不是更爽?反正再来一次我肯定是不会买了, 我这次买的都没吃完。[图片]】

【个**次:呸!个糟老头子坏的很!这会还想玩套路,以为放半碗炒饭的图我就信你是吃不完?我看你是舍不得一下吃完吧!】

【5**还:我信了你的邪!明天你要是不抢, 我跟你姓!】

【n**x:你猜我信不信?】

……

【h**q:不划算你会买?想忽悠谁呢?给爷爬!】

见忽悠不住他们了,“z**n”只能摊牌,表示蟹黄炒饭确实是人间美味,吃起来还方便, 然后喊着小老板明天多准备一些。

阮绵蛮看完他们在评论区的一套接一套, 也起了促狭心思。

【商家回复:你们都说蟹黄炒饭贵,所以我已经将预定的大闸蟹全退了, 明天连十份也没有了。】

这条回复一出,顾客们瞬间炸窝。

【4**b:别啊小老板, 我们是开玩笑的, 没看今天这十份抢得贼快吗?】

【5**还:谁说贵我打死他,小老板,你别理那群不识货的, 反正我是不觉得贵的,你赶紧再把大闸蟹定回来。】

【h**q:就是啊,怎么能退货呢?多买一些还差不多,这个价钱真不贵,毕竟一瓶蟹黄酱还要几百块呢。】

……

【武**w:小老板我错了,我摊牌,我就是怕抢不到蟹黄炒饭才说贵的,实际上一点也不贵,尤其是尝过以后,简直是太物有所值了!】

【是**山:小老板我也错了,求求你别退货啊,我还没吃够呢!】

阮绵蛮本来也只被忽悠了想反过来也逗逗他们,看到他们一个个的都急了,这才表示明天会再加十份蟹黄炒饭。

顾客们见她说明天会有二十份蟹黄炒饭,高兴的同时又有些不满足。

不过,想到之前连小老板也一起忽悠了,让她以为新上的蟹黄炒饭不受欢迎而退货,他们还是有点心虚的,所以暂时不敢催她再多加一些。

司景霖过来时,就见她拿着手机在笑,走到她身边坐下后问:“在看什么?”

阮绵蛮闻声抬头,却是忍不住冲他告状:“我原本以为他们真嫌蟹黄炒饭贵,刚刚才知道,他们是怕太多人抢,故意那么说的……”

她之前每出一样新美食就备受顾客们的欢迎,这一次的蟹黄炒饭被嫌弃,心里怎么可能没心里落差。

结果,自我安慰半天后……全是顾客们的套路!

司景霖见她说到后面,忍不住轻哼一声,含笑揉了一把她的发顶后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卖蟹黄炒饭了。”

这话,倒不是随意安抚她的,而是在司景霖看来,她本来也没必要那么忙。

“算了,他们也知错了,蟹黄炒饭也就卖这段时间。”阮绵蛮道。

二人闲聊一会后,这才开始今天的复习。

太阳落山时,阮绵蛮没再复习了,而是开始准备晚餐。

“要不要吃蟹黄狮子头?”店里还有螃蟹,阮绵蛮想了一下后转头问他。

司景霖道:“你做什么我都喜欢。”

阮绵蛮笑了一下后,将蟹黄狮子头要用的食材拿出来。

五花肉切成石榴粒大小后,再用刀斩一遍,细切粗剁以后,将肉碎加调料蛋清搅拌,再加入马蹄碎、胡萝卜碎……

司景霖在她放下刀开始搅拌时,凑上前从背后将人搂住。

“你干嘛?”阮绵蛮偏头嗔他一眼。

暖色的灯光下,她顾盼生辉的杏眸,另司景霖沉醉其中,低头在她面颊上亲了一口后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阮绵蛮想了一下,将拆蟹黄的活交给他,并指点他加调味拌匀。

食材准备得差不多后,阮绵蛮拿出砂锅放到火上,煮开一锅排骨汤后,将之前准备好的肉做成狮子头,镶好蟹黄后下锅,小火慢煨。

这道菜还是挺费时间的,不过店里最不缺的就是吃食,他们先吃了点其他东西垫垫肚子后,才一边下棋一边等。

“喵呜~”

浓郁的鲜味从厨房飘满整个店里时,桌上的两个人还坐得住,橘猫却是已经按耐不住的叫起来。

它跑到厨房门口蹲了一会,见他们还不过来,又从头倒回去,仰头冲着桌前的二人“喵喵”叫个不停。

“小馋猫。”阮绵蛮看它一眼,见它口水都快流下来,这才起身往厨房走。

厨房中的鲜味更加浓郁,深吸一口气都能令人陶醉。

阮绵蛮将砂锅盖子打开,取出里面的排骨,放入菜心后又煨了一会,直接端着砂锅上桌。

知道橘猫馋,她方才特意多做了一个没放调料的狮子头,用清汤煮熟后,捞出来放在它食盆中。

有得吃后,橘猫瞬间安静下来,埋头在食盆里苦吃,喉咙里偶尔发出愉悦的呼噜声。

阮绵蛮看了它一会后再转头时,司景霖已经先盛了一碗狮子头给她。

比起红烧狮子头的酱香浓郁,蟹黄狮子头口味偏清淡。

白瓷碗内,清澈的汤色中,几颗碧绿的菜心环绕着狮子头,狮子头本身就很诱人,配上顶端的蟹黄,看起来更令人食欲大开,恨不得立刻咬上一大口。

司景霖替她盛好后,这才给自己盛了一碗,随即低头轻咬一口。

“如何?”阮绵蛮没急着吃,而是看向他。

司景霖微微点头,等将口中的肉细细咀嚼下咽后才开口道:“蟹鲜肉嫩,软糯爽口,很好吃。”

排骨汤很鲜,蟹黄狮子头本身也很鲜,用排骨汤慢煨出来的蟹黄狮子头,岂一个鲜字了得。

而蟹黄狮子头中,还放了马蹄和胡萝卜碎,吃起来鲜嫩中更多了一些爽口,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

阮绵蛮见他喜欢,这才开始动筷。

不光蟹黄狮子头好吃,就连碗里的汤也特别鲜。

边吃蟹黄狮子头边喝上一口汤,这滋味……简直了!

阮绵蛮胃口小,吃完一个蟹黄狮子头喝完一碗汤,再吃一些菜心后就饱了。

至于砂锅中剩下的两个蟹黄狮子头和汤,全被司景霖给解决掉。

见他吃得连滴汤都不剩,阮绵蛮十分有成就感,和他一起收拾完碗筷后道:“等过两天我做蟹黄汤包给你吃。”

听到她说蟹黄汤包,司景霖忽然觉得又有些馋了。

明明他以前也不是多爱吃的人,结果认识她以后,倒是忽然好吃起来。

司景霖想到此,心里有些无奈。

解决完晚餐后,时间也不早了,司景霖又呆一会便离开了。

他走了没多久,忽然下起雨来。

断断续续的一夜雨后,次日天气也凉快不少。

热了这么久,终于能有一天凉快,大家都很高兴,尤其是对天天往外跑的外卖员来说。

中午,几个外卖员到店里后,原本心情还挺不错,等闻到越来越浓的蟹黄炒饭的香味,渐渐都耸拉起脑袋来。

蟹黄炒饭实在太香了,闻得到吃不到的感觉,当真是有些不好受。

“服务员,给我拿一包小萝卜。”一个实在有点馋的外卖员开口道。

周玲应了一声后,很快从柜子里拿了一包小萝卜递给他。

外卖员接过来,拆开包装吃了两条后,忽然将袋子丢到桌上。

“咋了?吃腻了?”旁边一个外卖员看到他的动作,随口问。

“不是,本来准备解解馋,结果感觉越吃越馋了。”

“嘿,你那不是废话吗?小萝卜本来就是开胃的,你可不越吃越馋。”

“主要这蟹黄炒饭真的太香了,简直馋死个人。”

桌上的几个外卖员纷纷点头,随即其中一人忍不住提议:“要不……咱们凑一凑,买一份来尝尝味道?”

他们一起平摊的话,一个人只用出几十块钱,今天努力多跑几单就回来了。

几个外卖员犹豫两秒后,都同意下来。

阮绵蛮猜到肯定会有堂食的顾客要吃蟹黄炒饭,所以除了外卖的二十份外,还额外多准备了十分。

几个外卖员点单后,周玲很快就端着一盘炒饭和几个一次性碗出来给他们。

他们都是第一次吃这么贵的炒饭,都先拍了几张照片后,才开始分。

仔细的按人头分成几份,力求大家都不吃亏后,他们这才开始吃起来。

“真香!”

“太好吃了!”

“简直是人间美味!”

几个外卖员感叹完,小口小口的品着碗里的炒饭,根本舍不得一下吃完。

蟹黄沙沙的口感合着有嚼劲的米饭,越嚼越鲜,越嚼越香,甚至让人有点舍不得下咽。

若非怕单子超时,这一小碗炒饭,几个外卖员怕是能品尝到天荒地老去,因为舍不得太早失去这种美味。

“等发工资了,我要带我奶奶过来吃一碗蟹黄炒饭,她操劳了一辈子,还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炒饭。”一个外卖员忽然有感而发。

“这个可以有,有机会的话,我也带我爸妈过来尝尝。”

闲聊几句后,几位外卖员拿着各自的单子,带着一脸满足离开幸福炒饭店。

某直播间。

“哈喽大家好,我是美食测评家大饼,今天给大家给测评点不一样的东西……三位数的蟹黄炒饭,看看究竟值不值。”

主播话落,屏幕上瞬间刷起一片弹幕。

【在外卖上点三位数的蟹黄炒饭?不用测评都知道,肯定是血亏。】

【哈哈,这还用测评吗?一看就知道不划算。】

【主播你是不是傻,感觉这外卖也就坑坑你这种人了。】

【妈呀,三位数的炒饭?金子做的吗这么贵?】

……

【主播今天又要翻车了,有三位数,买点啥吃不香。】

主播见他们都不看好自己,摇头道:“不一定哦,这家店我虽然是刚知道,但据说在我们a市可是很有名的,蟹黄炒饭今天销量二十份,我好不容易才抢到一份……”

【切!还销量二十份,一看就是知道没人买,故意搞这种饥饿营销。】

【主播真有钱,反正三位数的炒饭,打死我也不会买。】

……

【有这个钱,我去吃火锅、吃烤肉、吃烧烤或者来一份小龙虾它不香吗?】

直播间里的观众基本上都认定,他今天肯定要血亏,只有个别几条弹幕,问他是不是“幸福炒饭店的蟹黄炒饭”,但还没让人看清,很快就被其他弹幕刷下去。

主播本来还准备再解释两句,结果手机响了,猜到是外卖员打过来的,他和直播间的观众们打了声招呼后,一边站起来一边接电话。

很快他提着一份外卖回来,屁股刚落座,就看到屏幕上观众们催他赶紧打开,让他们见识见识三位数的炒饭。

“好,这就打开给你们看看。”

主播说完,拆开包装袋,拿出里面的圆形餐盒。

【就这?包装也太简陋了吧……】

【和我十块钱买的炒饭没什么区别。】

【主播果然上当了。】

【三位数?两位数我都不会买。】

……

【白送我都不要。】

主播也觉得这个包装对不起它三位数的身价,心里有那么点动摇,不过想到食物更重要的还是它本身的味道,他还是先将盖子揭开。

开盖那一瞬间,一股诱人的鲜香之气扑鼻而来,另主播整个人都静止了。

直播间里的观众见此,还以为是网卡了,直到主播开口:“我的天哪!这蟹黄炒饭太香了!光是这个香味,它就值三位数!”

然而,直播间里闻不到的观众们却不信,用一种看透一切的口吻发弹幕表示,主播这是在强行挽尊。

“真的,骗你们我是狗,这蟹黄炒饭是真的香,光闻这个味道我口水都要下来了。”主播看到弹幕后,一边说一边端起碗倾斜向摄像头。

蟹黄炒饭的卖相自然也是无可挑剔的,金黄的米饭中夹杂着蟹黄以及胡萝卜与青豆,光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观众们通过手机看到屏幕上的炒饭后,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看起来好像有点好吃。】

【虽然但是……那也不值三位数吧?】

【要是真蟹黄的话,应该值吧,毕竟看炒饭里,蟹黄可真不少,吸溜……我口水都要下来了。】

……

【有被馋到,主播你赶紧尝尝味道。】

“不行,太香了,我先尝一口。”让观众们看了两眼后,主播迫不及待收回手,拆出一把勺子就开始吃起来。

“嗯……”一口蟹黄炒饭入口,他一脸享受地拖了一个长音。

直播间里,观众们纷纷被他馋到,喉咙滚动个不停。

见他吃了一口后,恨不得将脸埋进碗里,完全不记得自己还在直播,观众们一边流口水一边发弹幕提醒他。

连着吃了小半碗蟹黄炒饭后,余光扫到手机的主播才反应过来,意犹未尽地抬头道:“这蟹黄炒饭真是人间美味,富含油脂的蟹黄吃起来沙沙的,口感有点像咸鸭蛋蛋黄,不过比咸鸭蛋要更鲜更美味百倍……米饭粒粒分明,配上蟹的黄的鲜美,吃起来又香又有嚼劲……人生要是不吃上这样一碗蟹黄炒饭,实在是一种遗憾……”

点评的过程中,在蟹黄炒饭的香味诱惑下,他时不时就没忍住再吃上一口,等说完,碗里的炒饭也所剩无几了。

他端起碗将碗底剩下那点炒饭用勺子刮到一起后,小心送入口中。

说实话,这一份蟹黄炒饭的分量真不算少,平日里这么多饭,绝对够他吃饱了。

但今天,将一碗蟹黄炒饭吃得半粒米都没剩下后,他却有一种没吃够的感觉。

意犹未尽的咂着嘴回味一会后,他举着空空如也的餐盒道:“怪不得这家炒饭那么好吃,别家炒饭每次吃到底下都全是油,而这家只有碗底隐约带着点油星,让我连舔碗的机会都没有……”

他这副好吃到恨不得舔碗的模样,成功让之前说他血亏、说他翻车、说自己不会买、说白送也不要的观众们通通都真香了。

【别废话了,快说这是在哪买的炒饭?】

【馋死我了,我也要吃蟹黄炒饭。】

……

【馋得我眼泪从嘴边流下来。】

“别急别急嘛。”主播见这会儿没人在说他血亏,心里有些得意,“总结一下,这碗三位数的蟹黄炒饭,食材新鲜,分量足,味道更是无可挑剔,在我个人看来,三位数这个价格,绝对物超所值!”

他说完,见弹幕上都在问是在哪买的,笑了一声后道:“除非你们也在a市,不然我告诉你们也没用啊。”

话是这么说,他最终还是拿手机打开汤圆外卖,介绍了一下幸福炒饭店。

【这家店我知道,在网上挺有名的,你早说是这家店,我肯定不会说血亏。】

【咦!这名字有点眼熟,是不是之前a市美食节最受欢迎那家店?】

【就是那家,而且美食节之前就因为“救命炒饭”上过热搜。】

【可惜在a市,看得到吃不到。】

……

【哈哈,我是a市的,谢谢主播推荐,马上就去点。】

【你在想屁吃,我也算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她们家只中午营业,而且新推出的蟹黄炒饭,一天销量二十份。】

……

直播结束后,主播觉得今天的内容有火的趋势,认真剪了下视频后,挂了个“三位数的炒饭”的标题发到各个平台上。

大闸蟹刚上市的季节,本来就有很多人馋螃蟹了,一开始被标题吸引进来,想看看啥样的神仙炒饭值三位数的网友们看完这个视频后,口水哗啦啦的流了一地。

因为这个视频,网上有更多的人知道a市有一家幸福炒饭店,以及她家新推出的蟹黄炒饭。

种花家别的不多,吃货最多。

看完这个视频后,有几个在邻市的吃货直接约起来,决定趁着明天是周末,自驾去a市吃饭。

阮绵蛮并不知道,自家蟹黄炒饭香到都能把邻市的人诱惑过来了,她现在正在为评论区一溜催她增加蟹黄炒饭的评论而感到头疼。

“没吃到的催也就算了,你们都已经吃过的还凑什么热闹……”

她看着几个眼熟的名字后,忍不住嘀咕。

【k**l:小老板,你可怜可怜我吧,就因为吃不到你家的蟹黄炒饭,我这两天已经茶不思饭不想,人都饿瘦了三圈了……】

【n**x:满地打滚求小老板多加一些蟹黄炒饭。】

……

【5**还:小老板啊,会炒饭你就多炒一点不行吗?我真是太想吃蟹黄炒饭了!】

阮绵蛮继续往下看了几条评论后,忍不住摇摇头。

倒不是她不愿意做,是再加的话,她真忙不过来了。

算了,不想了,反正每次他们都是这样。

阮绵蛮这么想着,干脆关掉手机睡觉。

周末是个好天气,不冷也不热。

因着很多人都放假了,今天来堂食的顾客更加多。

来店里以后,不少人才知道,堂食每天也有十份蟹黄炒饭,顿时懊恼自己来晚了。

“不管了,明天要是外卖还抢不到的话,那我就请一个小时假在店里等着!”

“好,我跟你一起。”

个别顾客闻着蟹黄炒饭的余香,一边吃着自己手上味道也很好,但比蟹黄炒饭还是要差一些的炒饭下决心。

因着堂食顾客比较多的缘故,幸福炒饭今天值到三点多才成功打烊。

周玲正在擦着桌子时,余光忽然看到又有人进来,赶紧道:“不好意思,我们店已经打烊了。”

闻言,为首的白衣姑娘一巴掌拍向身旁人的胳膊:“都怪你磨磨蹭蹭,现在好了!”

挨打的黄裙子姑娘往旁边躲了一下后,小跑到周玲面前,双手合十恳求道:“我们是特意从邻市开了三个小时车过来的,就是想尝尝你们家的蟹黄炒饭,可不可以通融一下,拜托你了。”

来店里吃饭的外地顾客也不少,但听说他们开三个小时车过来就是为了吃蟹黄炒饭,周玲还是有点惊讶。

“这个我做不了主,我帮你们去问一下老板。”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