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且说,此时的周书宇已经到达了山北道的湙州,这个地方拥有着一条宽阔的名为湙水的河流。河水已然结冰,住在河水两岸的百姓正在砸冰捕鱼。其实,原本这个名为湙州的地方,是被炎宋国朝廷封给湙国公赵奂的封地,然而赵奂却是个只知鱼肉乡里的恶吏,他的子孙不仅在原本就已经是重赋重税的程度上,巧立名目,巧取豪夺。而且,竟然不允许贫困的百姓们在湙州钓鱼取食,凡是取鱼用食的百姓,皆遭其戕害。而湙州当地的地方官员,也尽皆都为虎作伥,甘愿为其驱驰。

而在光明军到来此地之后,他们首先就抓了这个湙国公赵奂以及他的全族,紧接着从湙国公公府抄家抄出了数量庞大的金银财帛、古玩字画,其总数相当于湙州的二十年的收入。其所占据的土地达到了数十万顷,相当于数百万农民的土地。

当光明军将湙国公赵奂一族人以及那些为虎作伥的官吏们押送到刑场的路上,当地的百姓们家家户户都开心的像是过年一般。等到看到湙国公全族以及那些为虎作伥的官吏们人头落地之后,那些家人遇害的百姓们都在刑场上痛哭流涕,对于光明会以及光明军那更是感激不已。

之后光明会与光明军所颁布的土地、赋税政策,更令百姓们铁了心地跟随光明会与光明军。如今,湙州十八郡的百姓们在对来年的美好期盼中,还是过上了一个能够吃饱饭的新年。

光明元年元月初五,当百姓们家家户户都在欢度春节之后,周书宇来到了这湙水的上游的一个名叫聚贤庄的大村庄。这个村庄既然能够以这个名称命名,也就说明这个地方是个聚集贤才的地方。

看着此地的优美风景,周书宇的心中不由得心旷神怡。只见冰面上有十几个年轻小伙子正在凿冰,一位老翁正在看着他们干活。恰巧,他的目光转向了此时的周书宇,他那双矍铄的眼神中充满了一抹惊讶之色。

而此时,周书宇身旁的楚国璋,对着周书宇说道:“大帅,我们也该有两三个月,才能回到光明镇吧!”

“呃,是啊!这路途还真挺远的。看看那些砸冰的人,应该是来捕鱼的吧!”周书宇好奇地说道。

“应该是,听人说,这湙州的湙水可是盛产一种名为凤尾锦鲤的地方,看来咱们是少不得买一尾,尝尝吃呢!”一旁的言濬言老先生抚摸了一下胡须,建议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群骑着战马、身着黑色甲胄的人,径直冲向了那群砸冰的人。可是,那位老者明显看到了那群冲向他们的人,却表现的稳如泰山。

不过,他们可以不在意,周书宇可不想让这群人在他面前杀人。他对着楚国璋说道:“国璋,你的人呢!本帅可不想让他们在本帅的面前杀人。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遵命,大帅。”楚国璋自然是感觉到了大帅已经有些怒气了!只见他招了招手。

而那群骑马的、身着甲胄的人,觉得自己即将要得逞之时,突然之间,一阵箭雨从天而降,紧接着便是无数身着光明军甲胄的骑兵,他们身上的银色铠甲,在阳光地照耀下闪闪发亮,他们朝着那群敌人冲了过去。

在经过第一次箭雨之后,那群身着黑色甲胄的敌人,已经伤亡了大半。他们惊恐万分地看着迎面而来的光明军骑兵,这群人中带头的一个人,大声下令道:“你们都给本将军挡住这群光明军。”

然而,他们又岂是光明军的对手?在光明军的围攻之下,他们迅速的被消灭殆尽。甚至,光明军都没有出现任何的伤亡。

至于那群看到此情此景的年轻人以及那位正坐在椅子上的老者,满脸都是诧异之色,他们本来已经是设计了陷阱,让那群湙国公赵奂麾下的残兵败将自己找死。只可惜,竟然被光明军一个不留,全部都被灭呢!

只见那位久久坐在自己椅子上的老先生,站了起来,只见他在光溜溜的冰面上竟然健步如飞,不到一息之间,他便来到了周书宇的面前。而周书宇很是礼貌地对他说道:“老先生,打扰了你们今日捕鱼的雅兴,请恕晚辈无礼呢!”

“不必如此,老夫原本想要舍几条人命在此地,结果没想到他们被您这位光明会的会主给灭呢!既然周先生能够光临本庄,那么身为庄主也该略尽地主之谊啊!”只见这位老人家竟然一下子就说出了周书宇的身份。

“既然老人家如此说,那么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呢!”周书宇答应道。

“孩子们,收摊了。留几个人,处理一下尸体。”只见这位老者对着那些年轻人大声喊道。

“遵命,庄主。”只见那十几个年轻人立刻从那凿开的冰面内,网出了一网的凤尾锦鲤,之后便拖着走呢!

当周书宇他们跟随这位老者,来到了这座聚贤庄之时,发觉这个村庄还真大,看着庄内升起的袅袅炊烟,周书宇都觉得自己肚子饿了。

当他随着这位庄主进入到庄子内之时,看着沿途的那些百姓,他只觉得他们都十分知礼,而且每个人都看起来能文能武,这更加引起了周书宇的好奇。

当来到了这位庄主的府邸,周书宇看着眼前的正红朱漆大门前,有一位老仆正在等候着他们。那位老仆看到这位庄主之后,便立刻迎了上来。

“老仆见过庄主。庄主,这几位看来是远道而来的贵客。”这位老仆恭敬地说道。

“是啊!老楚,他们可是救了老夫以及这十几位青年人的命啊!”这位庄主感激地说道。

“这样啊!几位客人,快快请进。”楚老立刻邀请道。

“谢谢您,楚老。”周书宇感谢道。

而此时的这位白发苍苍的庄主直接对着楚老吩咐道:“老楚啊!将这些刚刚打捞上来的凤尾锦鲤做上几条,让这几位贵客尝尝鲜。”

“知道了,庄主,老仆这就去吩咐厨房。”这位楚老直接吩咐人捡了几条凤尾锦鲤,带入府中。而那些剩余的凤尾锦鲤,则是被楚老直接吩咐送给那些鳏寡孤独之家呢!

而周书宇则跟随着这位庄主,进入了府邸之中。只见内部有着几进庭院,而百折千转的走廊旁边,则是小巧玲珑的花园假山。甚至,在东西厢房中,还可以听到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

随着庄主,周书宇走进了大堂,而那位楚老已经吩咐人将烹好的新茶端了上来。

而这位庄主,自然是对着周书宇自我介绍道:“周先生,老朽慎鉴,略通些诗文。为了躲避战乱,故此修建了这聚贤庄,目的在于聚集一些因为战乱、兵匪、地方豪强,而不得不流离失所的能人贤才。如今,这庄内已经有上千户人口呢!而能够得遇您这位明君,实乃是聚贤庄之福啊!原本,老朽并不建议聚集在庄内的这些能人贤才们出山,因为一则能够知人善任的明君未至;二则,外面兵荒马乱,他们实则有生命危险。如今,明君恰巧到来,庄内的这些能人贤才也终于能够伸展其才能呢!周先生,不知您能否在本庄内多留些时日,毕竟那些本庄内的能人贤才空可是有很多问题要请教您呢!”

“请教不敢当,既然慎老先生如此说,那晚辈也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呢!”周书宇答应道。其实,此时的周书宇心里,感到十分高兴,因为即便是人才源源不断地加入光明会与光明军,但是依旧是供不应求啊!自然,他是希望人才越多越好啊!

随着楚老进来,对着慎老先生恭敬地说道:“庄主,午膳已经备好。如今,庄内听闻有贵客到来,已经有十几位后生,准备来见见贵客。”

“好,周先生,不知您可否方便?若是不便,老朽这就让老楚让他们回去。”慎鉴老庄主说道。

“不必,老庄主,晚辈正好可以见见他们。毕竟,他们与晚辈同年,晚辈也可以有许多话与他们说。”周书宇倒是很好奇这些后生才能如何?如今,能够在这一次会面,考校一番,如若他们真的才德出众,那么他自然立刻就重用他们。其实,他还真是庆幸,不仅是炎宋国,还是已经被光明军灭亡的北燕国,因为君主的昏庸无道,导致贤能之士不得重用,忠义之士又因为遭到奸佞之臣地构陷,导致他们要么惨遭杀戮,要么身陷囹圄,要么流亡在外,这也使得他光明会的招贤令一公示,大批的能人贤才便源源不断地应召而来。

而在慎老庄主这次对周书宇他们接风洗尘的宴席中,突然而至的十几名年轻后生,已经在庭外等候着慎老庄主以及那些贵客们。

只见这些后生之中,一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手持一杆长枪,对着这些同庄的熟悉的兄弟们说道:“兄弟们,你们觉得这位贵客究竟是什么人?”

“不清楚,于大哥,我当时正跟国豪、文昭等兄弟一起在捕鱼,只有老庄主与那位贵客说了几句话。”其中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说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