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嫁千户 >   91、炫耀

战盈刚梳好了妆, 就听得丫鬟来传话, “十三娘子,十娘子她们来了。”

战盈边起身, 边道,“正好我这儿也妥当了,走,随我去寻十姐她们去。”

她走在前边,丫鬟追了上来。

片刻, 就到了前厅, 战盈笑盈盈同厅中姐妹们打了招呼,战氏偌大一个家族, 人丁兴旺, 郎君娘子的序齿排得有些吓人。旁支还没这等资格同她们一道论序齿。

就如五伯伯家的堂姐寻回来了,才有资格重新排序齿。

不久前, 战盈自己还被众人称作“十二娘子”, 不过她倒毫不介意,战盈同她爹有几分相似性情,人如其名, 总是笑盈盈的,不爱同人起争执,更不爱争高低。

战十娘子战嫆见了她,便挑起眉,打趣她道,“十三妹妹如今许了人家, 便不爱出门了,都不爱来寻我们姐妹们说话了。”

战盈不怎的爱与十姐打交道,按她爹的话来说,这人以群分,不爱折腾的人,得和同样不爱折腾的人相处,她自己便是那不爱折腾的。而战嫆呢,打小就是姐姐妹妹中最好面子的,最爱折腾的。

战盈笑着装傻,呵呵一笑,“我娘怕我日后给她丢脸,让我在家里学刺绣。”

战嫆翻了个白眼,仿佛十分看不上战盈这幅装傻模样,但今日到底不是冲她来的,便也道,“是麽。那咱们就走吧。别让九姐姐久等了。”

她口中的九姐姐,不是旁人,正是刚认祖归宗的知知。今日便是家中未出阁的几个小娘子,打算一齐去见见这新回来的堂姐。

她打头阵,身后追着十一娘子、十四娘子等几个未出阁的小娘子,战盈不着痕迹撇撇嘴,不远不近跟上了。

家中最小的十九娘子乐颠颠跑过来,凑到战盈身边,亲亲热热喊她,“十三姐姐!”

战盈牵起她的手,见前面走远了,压低声音道,“茹茹啊,等会儿见了九姐姐,得同她亲热些。”

十九娘子笑眯眯,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十分讨喜,认真点头,“嗯!我知道,我出门前,我娘和我说了。”

战盈揉揉小妹妹脸蛋,夸她,“真聪明。”

再抬头看到前边趾高气昂的战嫆,战盈心下无奈,不就是重新排序齿时,恰好将她的序齿给占了麽,又不是什么大事,至于这么斤斤计较麽。再说了,她们年纪小的几个,不都改了序齿麽,又不独独改了她一人的。

想到战嫆的做派,战盈就觉得头疼,只得期盼今日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她们都是隔房的侄女,侯爷平日里能关照一两句,都算很给面子的,真要把人好不容易寻回的亲女儿给欺负了,可就不好收场了。

战盈胡思乱想之中,便到了九姐姐的住处,一进园子,她眼睛都不够用了,她也算在家里很受宠的,但也没这样的待遇过。

假山是用的珊瑚的、栏杆是用的玉砌的、池塘里养的鱼都是百两一条的,亭台楼阁,不说金碧辉煌吧,绝对造价匪浅,合着这待遇比公主,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战盈心宽,看了之后,也就心中羡慕一下。

走着前面的战嫆,却是眼都红了,转过头,冷着脸呵斥几个目露羡慕的妹妹,“没见过世面麽,这幅样子,让人瞧见了,还以为我战家女子都是这样没规矩!”

几个妹妹被她这样一训,俱面上火辣辣的,稍有性子的,不声不响便疏远了她,同走在后边的战盈凑在一处了。

都是家中宠大的小娘子,谁愿意受旁人的呵斥,更何况,战嫆仗着自己年纪大些欺负人,她们便更不乐意搭理她了。

……

青娘打远处瞧见几位娘子,便笑着上前,十分客气道,“娘子们来了,我家夫人在里边呢。几位娘子随奴婢来。”

战嫆挑剔看了眼青娘,听到那句“夫人”,眼中不由露出鄙夷之色。

她听自家娘说了,五叔家的堂姐,估摸在外边没遇上什么好事,嫁了人,还生了一儿一女,也不晓得那人家是什么门第,但堂姐回家,夫家连面都没露,估计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指不定就是个庄稼汉呐。

几人入了厅堂,知知瞧见几个花朵般娇艳的小娘子,面上先带了笑。

有珠珠和小儿子陪着,其实倒也不无聊的,但爹爹却怕委屈了她,问她要不要找人说说话。恰好几个妹妹们叫人来传话,说想来看看她,她便应下了,也省得爹爹还要替她操心。

互相打过招呼,众人便落座了。

小娘子们慢热,起初还不好意思似的,不怎的开口,过了会儿,青娘带着人送了茶点上来,独具兖州特色的茶点,让小娘子们很是新奇。

最小的十九娘子嘴里塞得满满的,圆脸蛋上露出讨喜的笑,含含糊糊道,“好好吃喏!和我以前吃的不一样!”

这娇憨的模样,看了便让人很喜欢,知知也被逗笑,叫丫鬟快递茶给她喝,又道,“这是我在夫家时惯爱吃的,十九妹要是喜欢,叫你屋里的厨子来我这儿,几日便学会了。”

十九娘子仿佛生怕她改口似的,立马点头,“多谢九姐姐!我回去就同娘说!”

知知忍不住又笑了,温温柔柔点头。“好,我等你。”

另几个小娘子见她这样好说话,并不似她们想象中的那样难以相处,既不粗鲁,也不刁蛮,全然就是个温柔温婉的姐姐,尤其这堂姐的模样,实在是太好看了,更叫人隐隐生出亲近来。

十一娘子等几个也道,“九姐姐可不能只疼小十九,我们也喜欢这茶点呢……”

知知露出个温和的笑容,对于几个妹妹的要求,一一答应下来。

这几句下来,众人间的疏远一下子便烟消云散了,十九娘子几个直接一口一个“堂姐”,一口一个“九姐”,十分亲热。

一旁的战嫆却目露不屑,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丁点儿破茶点就收买了,这堂姐倒也是个心机重的,还晓得收买人心。

小门小户长大的,就是擅长这种曲意逢迎的手段。

“堂姐这茶点真不错。”战嫆先虚伪又敷衍夸了句,紧接着就道,“方才听堂姐说,夫家?堂姐已经许了人家麽?”

这话一出,其余几个姐妹们脸色都变了。

她们也隐隐约约从自家爹娘那里知道了一些,九姐姐在外嫁人了,但谁也不会这样没脑子,直接便问出口。这种私事,本人愿意说,自然会说;若是不说,自然是有难言之隐,何必戳人伤口,撕人伤疤。

都是一家的姐妹,又不是什么仇人,至于么!

知知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问,问得有些想笑,她回家之后,碍于自家爹爹的地位,还真没人问过她这事,她私底下还想,估计大家都觉得,她要么是丧偶了,要么是嫁的不好,所以都不敢问。

但战嫆这么问,她除了有些想笑,倒也不生气,十分心平气和地笑着道,“是,我夫君姓陆。”

战嫆隐隐露出点得意的神色,满脸“好奇”道,“那九姐夫家是做什么的啊?”

这话问得不太客气,仿佛笃定了知知肯定没嫁给高门大户,直接问是做什么。

战盈立马跳出来了,帮着道,“十姐问这些做什么,等九姐夫来了,这些自然知道了。”

战嫆轻蔑瞥了眼自己这个吃里扒外的妹妹,故意道,“我就是问问,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不能问了?!”

还扭头,冲知知道,“是吧,堂姐。”

知知现在算是确定了,面前这小娘子,仿佛对自己很有敌意啊,一上来便想看她的笑话。她微笑着,倒也不生气,“倒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我夫君打仗的。”

知知说完,仔细想了想,这也不算撒谎吧,夫君的确是打仗的麽,就是打得稍微厉害一些,但也不算错。

战嫆听得一嗤,撇嘴,拉长调子,慢吞吞道,“原来堂姐夫是打仗的啊……”

又捂嘴一笑,口不对心道,“打仗多威风啊。我未婚夫就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士族郎君,也就靠着祖上余荫,日后捞个官位,混混日子,同堂姐夫比起来,差远了呀。”

知知听罢,觉得这小娘子阴阳怪气说话很有意思,大大方方道,“那倒也是,我夫君是白手起家,家中无甚长辈帮衬的,的确很是厉害。”

比起战嫆手无缚鸡之力的未婚夫,自然还是自家夫君厉害多了。

这绝非她自夸,兖州陆铮之名,各大士族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一介军户到如今的逐鹿天下的侯爷,岂是一个寻常的士族郎君能够比拟的?

但战嫆却不晓得这些,被知知“厚颜无耻”的程度弄得嘴角一抽,脸黑了又白,想辩驳几句,却被一旁打圆场的战盈等人,彻底堵住了话头。

一直到不得不起身告辞,战嫆也没找到机会,再炫耀几句自家未婚夫,顺便再讽刺几句自己这堂姐,好叫她晓得,自己不是夸她嫁得好!

战嫆憋得难受,满肚子的腹稿都用不上了,要不是还要脸,简直想拽着门槛不放了。

等走出了园子,她气得一跺脚,冷哼一声,直接就走了。

战盈几个面面相觑,互相无奈看了几眼,方才在九姐那里,她们都快被吓破胆了!

真把人惹得不高兴了,侯爷能放过她们?

再说了,九姐人又温柔,说话又和气,都是自家姐妹,真搞不懂,战嫆发什么神经,非要戳人家伤疤。

姐妹几个也各自回了家。

而知知这边,送走了几个妹妹们,越回想战嫆出门时憋得慌的样子,越觉得好笑,甚至有点担心起来,自己这堂妹不会憋出病来吧?

正胡思乱想着,便见到爹爹进来了。

“你那几个妹妹,没惹你不高兴吧?”战胥毫不掩饰自己的偏心,上来就问。

知知笑着摇头,“没什么,妹妹们挺有意思的,说话很有趣。”

她心道,尤其是十妹妹,阴阳怪气说话,憋得慌的样子,比戏班子里的角儿还有趣!

战胥放下心,“那便好,既还说得上话,便喊到一处玩玩。我那堆了不少帖子,等会儿叫你哥哥送来,你挑着喜欢的,便带着你那几个妹妹一道去。出去走走也好。”

知知应下,战胥却还没走,神色仿佛有迟疑。

知知哪里看不出,但很少见他这样迟疑不决,便主动问,“爹爹,还有什么事麽?”

战胥点头,“嗯,还有件事。”

“陆铮在交州大捷了,陈寅阵亡,交州易主。”

知知足足愣了好一会儿,露出十分欢喜的笑来,“太好了,夫君总算能休息休息了。”

战胥看到自家女儿面上毫不掩饰的喜悦,心里有些不是没底。

他其实知道,各房都很好奇知知的夫家,但他却一直没提过陆铮,原因便是怕陆铮当真因为那荒谬至极的杀父之仇,或是将母亲看得比妻子重,不来幽州接知知。

若是他不来,那知知将面对怎样的流言蜚语,战胥一清二楚,所以在他看来,倒不如先不公开知知的夫家。

即便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这一段婚姻注定破裂,那他也能在幽州,替知知寻一良婿。

这便是他身为父亲,唯一能给自家女儿留的后路。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