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山海筑梦师此间酒馆,此间之梦71.越人事可唯有年少时,那一串串被人遗忘的过往造就了他的心结,否则他也不必喝着一壶难以下咽的苦酒,一醉解千愁了。

老者喝了半晌,终是倒下了,呢喃间,轻唤着一个人的名字,声音很小,既无忧没法听清,不过想来定是与那位故人有关。

“醉了也好,愁思虽在,可至少也躲了几个时辰。”

既无忧施法将老者移到偏厅的软榻上,又设了一道屏障隔绝了杂音,光线,让这位老者睡个好觉。

安顿好老者后,既无忧轻挥手,酒肆的地板上满是黑色的血迹,腥臭味萦绕在酒肆里头,她方才不过是施了个障眼法,为了营造一个好的环境招待老者罢了,如今老者已经歇下,也该轮到破幽谷的人前来报道了!

既无忧刚把桌上遗留的酒一一放到原来的位置上,破幽谷的人便拿着扫帚,撮箕,拖把……立在酒肆外院里。

一位中年男子一身战甲还未来得及褪去,身上还夹杂着些许刀枪味,看样子是刚结束一场战役,收到了既无忧的传信,马不停蹄的赶来。

“肆主,孽徒有眼无珠,还望肆主赎罪。”

风寻漠很是谦卑的向既无忧行了一礼。

“风谷主是六界的大功臣,昔日与魔族一战,可谓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在这六界中也是有名的谦谦君子,恪守立法从不越矩,可怎得教出个那么不长眼的徒弟?”

既无忧玩起了撒落在胸前的秀发,漫不经心的说道。

“肆主教训的是,是末将未能循循善诱,好生教导,才会酿造今日的局面。”风寻漠再一次深行了一礼。

既无忧看着风寻漠卑躬屈膝的样子,心中一沉:此事乃他顽徒一人所为,为难主人似乎也不太能说的过去,况且这风谷主还有恩于我,我着实不该如此得寸进尺。

“罢了罢了,谷主为了六界安稳已是劳苦功高,今日我处罚了肇事之人也算了了,只是辛苦您的众将士将我这酒肆打扫干净。”

“多谢肆主。”

既无忧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一眼老者,随后转身回了内室。

……

……

既无忧很是安稳的睡了整整六个时辰,外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既无忧换了件黑色的长裙走出内室,放眼望去,酒肆内的血迹早已擦拭干净,酒香再一次包围了酒肆。

“你来了。”

既无忧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原是老者醒了,她撤去屏障,“老先生昨日睡得可好?”

老者走到昨日坐的位置上,提起衣角很是端庄的坐着,“昨日唐突了。”

既无忧饶有趣味的笑了一下,“老先生可知我这酒肆是什么地方?”

老者摇了摇头道:“老朽来着咸阳也有些日头了,从未发觉这央央市集的巷子里,竟藏有一酒肆,昨日混沌间来到此处,也见识到了姑娘的神力,我想……这定是个不凡之地。”

“那老先生不害怕吗?昨日我可是亲手捏碎了一个人的头颅。”既无忧嘴角黠笑,惊悚的声音响起。

可那老者依旧是云淡风轻,不为所惧。

“姑娘若要杀我,早就动手了,何必留老朽多活一晚呢?”

“老先生果然智慧。”既无忧略有些倾佩的点点头,又道:“此处名唤无名酒肆,以故事为引,精魄为液,最后酿成一壶特有的酒,酒成梦成。”

“我是筑梦师——既无忧,老先生你既能踏进我这酒肆的大门,那便是我既无忧的客人,你也一定有憾事困扰在心头许久。”

既无忧倒了杯清酒给老先生,清酒没有老酒苦涩,适合此情此景。

“你筑的梦定不是普通的梦吧!否则也不用拿人的精魄来交换了。”老先生端起清酒,顿了顿说道。

“没错,我可以满足你所有的要求,只要你给我的精魄够多。”既无忧在心底暗爽着,这老头还有百余年的寿命,想着他也不愿活那么久了,凡人百年的精魄啊……这可比天神百年间的有价值多了!

老者无奈的长叹一气,脸上多了些乌云,“老朽年是已高,早已是半条腿入了黄泉的人了,恐怕没有多少精魄能让姑娘抽取了。”

“无事无事,您老的寿命还长着呢,否则也不会成为我的客人啊!”既无忧咧嘴一笑,她可不能轻易便放弃这个香饽饽。

倘若是寻常人已是九十多岁的高龄还从一介神明口中得出寿命还能延续很久,理应是件高兴的事情,可这老者反倒没有露出喜悦的神情,倒像是陷入了一种内疚和自责之中。

还真是个怪人!

“我不该活这么久的,这七十多年来我游走四方,救人无数,世人称我为医祖,却不知我深究医术,敢用禁方,厌恶巫术传说,不过是减少心中的负罪感罢了。”

老者眼中泛起了泪光,忆起了那段尘封,不为人知的往事。

“如若真像你所说,我还有很长的寿命,那便都拿来与你交易吧!”

一百年!

既无忧暗自咽了口口水,老者的确让人动容,可既无忧不是什么多愁善感之辈,若是人人都跑来她这动情一番,她得被眼泪淹死。

“在交易之前,我需要老先生同我讲一个故事,这是规矩。”既无忧很是礼貌地清浅一笑。

老者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一杯定下,并未直面既无忧的问题,而是:“你活了多久了?”

“什么?”既无忧一头雾水,摸不清这老者在想什么,“夏朝至今。”

“你可有遇见一个人?一览芳华惊扰了半生的岁月,此后漫漫长路夜不能寐,夙扰一生?”

“这与今日的事无关,老先生莫转移话题了,还是赶紧将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吧。”既无忧的声音清冷了几分,没了之前的热情。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你同我一样,死不掉……却又无法再见她一面。”那老者真有一双慧眼,一下子便看穿了既无忧。

既无忧很是不爽,她最讨厌的便是有人故作聪明看穿她,但介于老先生是客人,她也只是冷眉以待:“老先生,还是讲正题吧!”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老者吟唱着,目光尽头倒映出既无忧看不到的过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